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求求你们一起上(浪妇杨雪[完])最新章节列表

    终于,他们看到了前方的灯光,那里应该就是湖心小岛了吧。

    阿飞已经在湖水里浸泡了两三个小时。

    金肆跳上岸,将阿飞从水里提了上来。    求求你们一起上(浪妇杨雪[完])最新章节列表  

    阿飞双腿一软,差点就跪在地上。

    还好金肆拉着。

    “不用行此大礼。”

    “谁在外面?”湖心小岛上的屋子里传来一个老人的声音。

    老人拿着灯笼出来。

    看到金肆和阿飞:“你们是?”

    “张神医,你可还记得我?”

    “你是……你是沈大侠的公子?你是飞少爷?”张百川连忙上前:“阿飞少爷,你怎么会这样?你……”

    “我这次是来,是想请张神医帮我医治我的双手的。”阿飞说道。

    “快快,让我帮你看看。”

    张百川连忙将阿飞领进屋子。

    “这位是?”张百川看着跟进来的金肆。

    “路过的,路人,你不用管我,先看看阿飞的伤势吧。”

    “阿飞少爷,先把这身衣衫换下,我去给你拿一身干净的衣衫。”

    “劳烦张神医了。”

    阿飞艰难的脱下身上的衣服,从衣服里掉落下一本秘籍。

    张百川捡起秘籍《通天神功》。

    张百川隐约记得,最近江湖上争夺着一本绝世大魔丢出来的秘籍,似乎就叫《通天神功》

    “阿飞少爷,这秘籍是?”

    “嗯?我什么时候有这秘籍的?这不是我的。”阿飞说道。

    “哦,是我的是我的,我口袋放不下,放你那保管的。”

    张百川将秘籍放在旁边,眼中露出几分异色。

    随后拿出工具来,给阿飞做检查。

    “阿飞少爷,你这伤势倒是不难,可是如果要治疗,需要些许时日。”

    “好,我知道了。”

    “先将这碗药喝了,这是沸麻散,喝下去后,你的身体会暂时的失去痛觉。”张百川说道。

    阿飞将沸麻散喝下后,果然感觉四肢开始使不上劲,身体瘫在台子上。

    “那位朋友,你要不要去吃点东西,我在厨房备了一些食物,阿飞公子这伤不是一时半刻可以修整的好,不如你先迟一些东西休息去吧?”

    “是吗,正好我肚子饿了。”

    金肆没有拒绝,转身就去了厨房。

    过了片刻就捧着一只烤鸡出来了。

    “张神医,我觉得你改行去当厨子妥妥的够了,这手艺真是绝了。”

    “喜欢就多吃一点。”张百川面带微笑的看着金肆。

    突然,金肆手中的烧鸡掉在地上。

    “这……这么好吃的鸡……你……你居然……下毒!?”

    金肆开始口吐白沫。

    阿飞惊愕的看着中毒倒地的金肆。

    “张神医……这是……”

    “阿飞少爷,你别怪我恩将仇报,这《通天神功》价值连城,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将这秘籍摆到老夫面前,财不露白的道理,阿飞少爷都不知道吗?”

    阿飞满脸苦笑:“张神医……我若说我与这人不熟,甚至有仇,张神医信吗?”

    “阿飞少爷,现在说这些毫无意义。”张百川显然不打算留活口:“至于沈大侠的恩情,老夫只能下辈子报答了。”

    既然都已经暴露出自己的真面目了,张百川也不再遮遮掩掩。

    阿飞叹了口气:“没想到闻名天下的张神医,居然也只是个虚伪小人。”

    “只要没有人知道,我依然是名满天下的张神医。”张百川微笑的说道。

    “我……我不想死……”

    就在这时候,张百川的脚脖子被人拽住。

    张百川低头一看,金肆居然没死躺在地上,拽着他的脚脖子。

    “嗯?中了我的见针盲之毒,居然还没死,你的命还真够硬的。”

    张百川一脚踹开金肆。

    “我不想死……救我……”

    张百川拿起旁边工具盒里的一把薄如蝉翼的刀片,蹲下身子切开了金肆的颈部。

    突然,金肆跳了起来,捂着脖子在屋子里横冲直撞。

    “额额额……”金肆的颈部已经被切开,发不出声音。

    张百川身形微微一动,让开了金肆的横冲。

    他也没去阻止金肆,他想看看金肆在被切开脖子后能活多久。

    十息、二十息、三十息……

    张百川皱起眉头,一刻钟!!

    这家伙中了见针盲剧毒,脖子还被切开了,为什么还没死?

    他还真没见过生命力这么顽强的。

    金肆不断的横冲直撞,整个屋子都被他糟蹋的一塌糊涂。

    阿飞都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他平日里和人比剑,也曾经下锅杀手。

    脖子也是要害,只要被切开那是必死无疑。

    可是金肆居然能坚持这么久。

    突然金肆冲出屋子,然后整个人跌入湖水中。

    噗通一声,成了一具浮尸。

    “总算死了,我还真的以为他死不了。”张百川看向阿飞。

    “啊……我又活了。”金肆突然又跳了起来。

    阿飞和张百川都错愕的看着从水里跳起来的金肆,只见他被切开的脖子切口处,插着一根芦苇杆。

    “这……”张百川满脸不敢置信。

    这……这都没死?

    用芦苇杆给自己做抢救,理论上是可行的。

    可是那见针盲剧毒,见血封喉。

    “好险,差点就玩脱了。”金肆抹了把冷汗。

    张百川冷着脸看着金肆,手中突然射出几枚金针。

    “啊啊啊……”金肆又一次倒在地上。

    “哼!看你还不死。”

    阿飞的目光一直聚焦在金肆的身上。

    他总觉得……金肆可能……

    就在这时候,金肆又动了。

    又开始在地上艰难爬行。

    “我……我不甘心……那只鸡……我……我还没吃完。”

    张百川脸色变得烦躁,提起旁边阿飞的剑,上去就给金肆捅了个透心凉,心飞扬。

    这总该死了吧?阿飞和张百川心中想着。

    突然,金肆又开始爬行:“不吃完那只鸡,我死不瞑目……”

    张百川眼中闪过一道狠厉之色,提剑就朝着金肆的脖子斩去。

    他就不相信,金肆头颅斩下来还能活。

    突然,张百川背后一痛。

    却见阿飞咬着一把柳叶刀,朝着他的背后狠狠的刺过来。

    阿飞得手……不对,是得口后,自己也失去平衡,重重摔在地上。

    “你……你……”张百川没想到,阿飞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够抵抗的了沸麻散的药效。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378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