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体香只有爱的人才会闻到(借借你的爱)最新章节列表

    很多人,或许都会在人生的某一段时间,对糟糕的现实感觉到疑惑,并且生出莫大的使命感。

    或许是十四岁中二的时候。

    或许是十七岁高二的时候。  体香只有爱的人才会闻到(借借你的爱)最新章节列表    

    亦或是二十岁大二的时候。

    甚至是,中年时,从工作的烦闷中惊醒,看向窗外的那个瞬间;在被愁苦无趣的现实压垮,忍不住想要冲入大雨中,对着天空咆哮的刹那。

    生命都会有那么一段时间,有那么一个瞬间。

    他们会觉得,这个世界糟糕透顶,不如毁灭来得好。

    是的,很多人都会这么想。但也仅仅是想,仅仅是幻想,他们在一时的冲动后都会控制住自己,这不是任何错误。

    更何况……在这么一群人之外。

    亦有另外一种幻想,虽然比较少,但也同样存在于许多人的心中。

    那个时候,他们会想。

    ——倘若自己一个人牺牲,去做某些事情,就能拯救全世界的话,是多么帅气的一件事情啊。

    那个时候,他们或许刚刚被父母责骂,或是忍受着升学的压力,亦或是即将面对社会的恐惧,甚至干脆就是正在承受社会的重负。

    他们正在逐渐长大,知晓自己不再是孩子,要面对自己人生的岔路,要走向真实的人类世界,乃至于看透未来时光的晦暗。

    那个时候的他们,当然会有那种想法。

    倘若——倘若。

    有需要的话,自己选择牺牲,在某个盛大的场景中死去,然后拯救整个世界,让黑暗退却,让光明可以普照于苍天之下。

    那是多么帅气的一件事情啊!

    自己的生命,不再愁苦,虚无,而是有了绝对的意义。

    自己平平无奇的一生,将会极具价值,事迹会被后人们传颂。

    如此伟大的,似乎胜过自己一生可能性的结局,似乎并不是不能接受?

    为什么不牺牲呢?一个人死去,就可以拯救一亿一万亿个人,凭什么不这么做?那些反对的人究竟在反对什么,真的遇到那种危机的情况,难道还有纠结该不该牺牲一个人的余裕和时间吗?

    “人都是要死的,倘若真的可以选的话,我的生命为全人类的未来而牺牲奉献,难道不是一件大好事吗?”

    他们总是会这么想。有些人是希望别人牺牲,而他们是希望自己去牺牲。

    他们觉得真的可以。

    虽然只是中二,高二,大二亦或是中年老家伙的幻想,但是这种想法总是会存在的。

    只是。

    无论怎么说,都是捷径罢了。

    只要询问,‘倘若牺牲的是你的家人,你的友人,你的爱人,由你来选择’时……任谁都会犹豫吧?

    谁都会明白,牺牲这种东西不是正确的,因为那不是会让人发自内心,毫无犹豫,就可以让人去承认的东西。

    毕竟,无论是自愿还是非自愿;无论是必须还是不必须。

    牺牲都是捷径。

    “……这些,就是弘始曾经遭受过的痛苦吗。”

    与源苍瞢之魂共存,阿素落岛群空域中,苏昼凝视着眼前的一切,他注视着浩荡的护法佛军舰队,注视着那些闪耀的光辉。

    他不禁长叹一声:“在我抵达之前,所有的一切都已成定局,而在我的抵达的瞬间,同样有诸多苦难已经结束。”

    “哪怕是未来,我抵达之后,也未必能救出所有——多么庞大的无力感与挫折,简直就像是无限力一样可怖。”

    “这种感觉,难怪弘始当初如此颓废,如此绝望,如此念念不忘,无法释然。”

    但苏昼并没有因此停滞。

    他只是转过头,看向一侧陷入茫然的源苍瞢。

    此刻,神木烛昼对浑天之界中的灼目光辉瞠目结舌。

    祂没有丝毫怀疑,没有做任何他想,源苍瞢在注视到这一幕的瞬间,心中想的,就是‘改变这一切’,改变这种将人灵魂视作薪柴燃烧,用以照亮光明的举动。

    这足以证明祂是当之无愧的烛昼,即便躯体是神木,即便施行的是创造之道,但祂仍然是纯粹的烛昼。

    但是,想要改变的祂,却不知道该从何改起。

    面对浑天之界这浩瀚无穷的诸天空域,祂只能呆愣在原地,即便是创主天尊面对这一切,也和傻子无疑。

    是啊。

    归根结底,祂还很年轻,是一个没有经历过太多事情,太多冒险的年轻烛昼。

    源苍瞢一生中遇到的人绝大部分都是好人,遇到的问题也都是努力就可以解决的小事,那些难题,在聊天群的朋友互助中就会烟消云散,那些真正会威胁到自己生命的强大敌人,也会为了原初烛昼的名号而退避三舍,即便是真的想要冒险出手,祂也可以依靠种种方法规避。

    所以,这样的祂,对浑天感到震撼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知晓这些,苏昼并没有鼓励,也没有斥责。

    “醒来,烛昼。”青年只是开口道,呼唤自己后来的同道者:“现在不是因震撼止步的时候。”

    “多元宇宙无穷无尽,总是会遇到这种,甚至比浑天更加糟糕的世界,你的迟疑也会导致无穷的人因此步入终结,我们得鼓起勇气面对这晦暗。”

    【……我,我知道了】

    源苍瞢被苏昼的话刺激,从震撼中脱出,祂微微后退一步,神木烛昼的语气带着匪夷所思地恐惧:【但是,始祖啊……】

    【我在过去,自以为自己已经对这个多元宇宙的绝大部分事情都已经足够了解,您和其他烛昼兄弟姐妹汇总的诸多信息,也令我知晓了许多邪恶的阵营的构成,令我知晓了何为野兽与怪物】

    【我本以为我熟悉这些事情……但直到今天,亲眼见过这些可怖的光辉,我才仿佛第一次摸到自己的身躯,感知到的的确确深入我心的畏惧】

    祂喃喃道:【我现在抚摸自己的躯体,却只感觉空虚】

    【心中甚至不禁升起疑惑……我自以为熟悉的自己,我自以为熟悉的世界乃至于多元宇宙,真的是我过去所想象的那样吗?】

    “不要觉得一切都已熟悉。”

    苏昼轻声道:“却到死时抚摸着自己的发肤,生了疑惑,询问这是谁的躯体。”

    “你能有这样的困惑,是好事。”

    神木烛昼就居住在浑天三千界中,祂旁边就是浑天之界,过去虽然觉得浑天有点高高在上,那些合道强者到处飞来飞去很是烦人,但源苍瞢并没有觉得祂们是什么恶人。

    祂们没有压迫其他世界,也没有剥削浑天三千界,祂们只是专注于自己的修行,哪怕是合道互相战斗,也是潜入那些寂灭的时间线中,在过去未来中战斗,对于祂们这些‘现在’的居民而言,并没有任何影响。

    源苍瞢没有打算进入过浑天之界,也不了解,祂只是理所当然地觉得,既然自己的世界还算是幸福,那么比自己要强那么多的浑天之界,肯定会更加幸福。

    只是推己及人。

    所以,直至如今,祂看见第五纪元的战争时,才会觉得难以理解。

    【罗曼陀,希贾,悉多罗,加布门,克洛拿达特……】

    凝望着虚空,源苍瞢喃喃着这些名字:【除却那些自愿牺牲的上师外,还有许多许多仅仅是有着觉悟的普通人灵魂湮灭】

    【我已经看见了,始祖,我已看见那些岛屿上的兴衰,那些上城和战舰残骸间衍生的阿修罗众,我已经看见这一切的始终,知晓那些灵魂为何愤怒地意欲超脱,要打破那一切固有的秩序】

    【然后……变成弹药的结果】

    如若源苍瞢有手的话,祂肯定已经握拳。

    但树木的声音再怎么肃穆,也难以表达愤怒的情绪,祂只是沉重地叙说着自己的所见所闻:【我看见,这些普通人的灵魂,将会与一位不朽者的魂魄共鸣,化作足以将天尊天帝都湮灭于无形,即便是合道也要直视的一缕神光——这是不可思议的奇迹,仅仅是天仙就能扭曲世间的常理,但这也是最卑劣的掠夺和压迫,亿亿万万众生都因此……】

    “源苍瞢。”

    苏昼开口,打断了神木烛昼的叙说:“冷静,不要用‘我以为’这种主观的视角。你再看看。”

    “即便五至圣再怎么愚蠢,也不会故意让人这样牺牲又湮灭,重复这无聊的恶毒。”

    【……是】

    抖搂叶片,源苍瞢察觉到自己的失态,祂冷静下来,然后再次观看世界。

    然后,怀着极其复杂的心情道:【……每一道否天破光界的神通,可以压制无方天魔三到五千年,庇护在其舰队之后的数千上万岛屿世界不被无方天魔侵扰】

    【数千有生命岛群,意味着数以万亿计的人口,一位天仙的牺牲,可以庇护其数千年。这几千年中,即便不算舰队群中‘天上人’的自我培养,哪怕仅仅是这些岛屿中,都会涌现出几十位,甚至是几百位天仙种子,可以接替过那位天仙和凡人的职位】

    【那些种子……有些会成为导士,操控战舰;有些会反抗,意图摧毁佛军建立的秩序;而有些会沉沦,让自己腐烂,不再去看这个黑暗压抑绝望的世界……】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348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