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男票动得快的的时候就有感觉(挺进花心)最新章节列表

“是,殿主!”

    东方小夭如同往日一样,第一时间领命。

    “小夭,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去接你出来。”    男票动得快的的时候就有感觉(挺进花心)最新章节列表    

    姜无名又安抚了一句,才挂断电话。

    耳畔响起姜无名的话,东方小夭那张冷漠的脸上,罕见地浮现出一抹笑意。

    那笑容,很青涩,也很甜美。

    笑容在东方小夭的脸上一闪而过,而后她收起手机,推开车门。

    “东方小夭,你涉嫌……”

    眼看东方小夭下车,领头那名移民部东海分局的工作人员立刻开口。

    “我刚才已经听到了。我跟你们走,配合你们调查。”东方小夭冷漠打断。

    “那就走吧!”

    那名移民部东海分局的工作人员被东方小夭打断话,心中有些不快,但见东方小夭很配合,便没再说什么。

    “诗韵姐,我已经给无名哥打过电话了,你不用担心。”

    东方小夭又扭头看向苏诗韵,告诉苏诗韵自己刚才给姜无名打电话的事情。

    因为有外人在场,她没有称呼姜无名为殿主,而是像当年在龙虎山那样叫无名哥哥。

    “好。”

    苏诗韵长长松了口气。

    曾经,在姜无名小的时候,她像是老母鸡一样护在姜无名身前,不让姜无名受欺负,是姜无名的依靠。

    如今,经历这么多事情之后,她心中已不知不觉间将姜无名当成了依靠,认为这世上没有事情能难得住姜无名。

    所以,当她听到东方小夭说,已经给姜无名打过电话了,悬挂的心便落了下来。

    随后,在苏诗韵的注视下,东方小夭被带走了。

    另外一边,姜无名在结束与东方小夭的电话后,第一时间拨通了二师兄诸庸的电话。

    “小师弟,你今天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诸庸有些疑惑,他按照天龙道人的指示,一直在关注姜无名的动态。

    “师兄,有人为了对付我,拿小夭做文章……”

    姜无名没有跟诸庸寒暄,直接说起了事情。

    “小师妹怎么了?”

    然而——

    不等姜无名将后面的话说出口,诸庸便惊呼打断。

    虽然天龙道人一直没有收东方小夭为徒弟,但诸庸一直将东方小夭当成自己的小师妹看待。

    在东方小夭跟随姜无名离开龙虎山之前,诸庸对东方小夭极其关照,故而听到东方小夭出事,直接急了!

    “师兄,小夭没有危险,事情是这样的……”

    姜无名知道诸庸在担心什么,先是给诸庸宽心,然后说出东方小夭被移民部东海分局带走调查的事情,最后问道:“二师兄,小夭的身份到底有什么问题?”

    “小夭的身份的确是假的,当初是大师兄找人处理的,没想到竟然出了问题。”诸庸答道。

    “小夭的身份怎么会是假的?”

    姜无名闻言,先是一怔,然后又问道。

    “唉……小师弟,我给你讲个故事,等你听完这个故事,你就明白了。”

    诸庸叹了口气,然后酝酿了一下情绪,才缓缓开口:

    “小夭出生在南广的一个城市,其父母是大学同学。

    小夭的父亲在大学时期是校足球队的,人长得很帅气,足球也踢得好,小夭的母亲是校队啦啦队的。

    两人在大学时期恋爱,毕业之后都留在了南广发展。

    其中,小夭的父亲进了证券公司,而小夭的母亲进了银行工作。

    两人工作一年之后,便结婚了。

    因为两人工作都很好,小两口婚后的日子一开始过得很好,直到小夭的父亲开始炒股。

    因为小夭的父亲在证券公司工作,对股市有一定了解,而且有一些内幕消息。

    一开始,小夭的父亲炒股赚了不少钱。

    然后,小夭的父亲以为找到了发财的路子,加了杠杆,结果遇到股灾,被爆仓,连本带利全部赔了,房子也输掉了。

    当时,小夭三岁。

    小夭的母亲要离婚,但被家人劝阻了,认为已经有孩子了,离婚不好,只要小夭的父亲改过自新就好。

    小夭的母亲听取了家人的意见,没有离婚,给了小夭的父亲一次机会。

    然而——

    小夭的父亲并没有改过自新,反而变本加厉,四处借钱,继续炒股,又赔了很多钱。

    而这个时候,小夭的母亲跟其他男人好上了。

    银行的工作会接触很多有钱人,面对很多诱惑,小夭的母亲原本就对丈夫失望透顶,这个时候一个优秀的男人追求她,她自然无法抵挡这种诱惑。

    于是,在随后的那两年里,小夭的父亲继续沉迷于赌博,从股票到到六合彩,凡是跟赌有关的东西,他都尝试过,想一下翻本,但这根本不现实。

    而小夭的母亲则沉浸在新的恋情当中,对于家庭和小夭的照顾越来越少。

    小夭在那三年里,完全没有感受到任何家庭的温暖,经常饱一顿饿一顿,过年穿新衣服、去公园这种事情对她而言,简直就是奢望!

    小夭六岁的时候,她的母亲怀上了那个男人的孩子,于是和小夭的父亲离婚了,但没有带走小夭。

    小夭的父亲借机讹诈了一笔钱。

    那笔钱,是小夭母亲新任丈夫,给小夭的抚养费。

    那笔钱,最终被小夭的父亲输掉了,一分不剩,而且小夭的父亲还借了高利贷。”

    说到这里,诸庸停顿了一下,控制了一番情绪,才接续道:“高利贷的人去小夭和其父亲租的房子多次催债,小夭的父亲没钱还,最后便用小夭抵债!”

    “什么?”

    姜无名一直心情压抑地听着二师兄诸庸讲述,但听到这里的时候,终究还是忍不住骂道,“他是畜生吗?”

    “他被赌博泯灭了人性,连畜生都不如!”

    诸庸也忍不住骂了一句,然后道:“小夭被高利贷的人带走之后,高利贷的人准备将她卖给人贩子。但在那之前,他们想对年仅八岁的小夭做禽兽不如的事情!”

    姜无名心头一颤,但没有打断诸庸,而是屏住呼吸,等着诸庸后面的话。“那天晚上,当小夭深陷人间地狱的时候,师傅救下了她。师傅在小夭四岁的时候,路过小夭所在的城市,发现小夭的武学资质不错,便一直让大师兄留意,直到的那天晚

    上才去带走小夭。

    师傅将小夭带回了龙虎山,并且为她改了名字,目的是想让小夭忘记过去,开启新的人生。”

    诸庸继续说道:“小夭的原名叫沐小柔。我曾问过师傅,为什么要给小夭起名为东方小夭。”

    “师傅怎么说?”

    姜无名忍不住问。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沐小柔从三岁开始记事,身处地狱,频临绝望,心有妖魔。

    东方小夭从八岁获得新生,来到人间,看到希望,斩妖除魔!”

    诸庸缓缓开口,声音低沉。

    姜无名沉默不语,胸口发堵。

    他想到了女孩冷漠的脸;

    他也想到了孤独的眼神;

    还有那句充满殷切希望的话。

    “我想给你当影子。”……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345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