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舞蹈室里啊…用力(晨勃顶弄h)最新章节列表

  派出所内

    事情脉络清晰简单,处理得也很快。

    在警方主持调解下,曹丹给周小楼赔礼道歉,痛哭流涕,居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她面前,跪求谅解。  舞蹈室里啊…用力(晨勃顶弄h)最新章节列表    

    “我不打算追究起诉你,你放心吧。”

    饶是周小楼如此说,曹丹还是哭得悲痛欲绝。

    因为她很清楚:

    她之前对周小楼做的一切,因果循环,终将轮回到自己身上。

    一群人离开派出所时,已是正午时分。

    谢荣生是做长辈的,由他请客,带众人去了附近餐厅用午饭。

    周小楼没想到自己这点事,会惊动这么多人,很不好意思。

    “遇到这种事,你怎么都不告诉我。”

    苏羡意位置紧挨着她。

    “你最近也挺忙的,我也想着,她总不可能一手遮天,我肯定能找到工作的。”周小楼冲她笑着。

    说到底,总是不想麻烦别人。

    谢荣生抬眼看她,“你想找什么样的工作?”

    “谢叔叔,您想给我介绍啊?”周小楼抿了抿嘴,“我自己能行,就不麻烦您了。”

    “我最多就是能帮忙牵线搭桥,能不能留下,还得看你个人能力。”

    周小楼冲他笑得灿烂,“谢谢叔叔,不过我打算回老家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愣住。

    许阳州下意识看了眼身边的肖冬忆,他拿筷子的手明显顿住。

    肖冬忆看向周小楼,心脏随她所说的那句话……

    狠狠颤了下。

    她,要走?

    “怎么突然想回家?”苏羡意也满脸诧异。

    “就觉得最近挺累的,想回去休息一下。”

    周小楼最近诸事不顺,今天的事虽然圆满解决了,却也麻烦了这么多人,尤其是肖冬忆,总让他帮忙,自己心里也挺过意不去。

    “回老家?”许阳州皱眉,“还回来吗?”

    “等意意结婚,我肯定回来啊。”周小楼笑道。

    言外之意:

    她可能会留在老家工作,并不一定会回来。

    “意意,你今天去检查怎么样……”

    周小楼关心起苏羡意腹中的孩子,笑得没心没肺。

    ——

    吃完饭,谢荣生陪着苏羡意先去医院给陆时渊给送午饭。

    周小楼特意叫住肖冬忆,“肖医生,今天谢谢你及时出现,帮我解围,仔细算下来,真的麻烦您太多次了。”

    许阳州位置距两人很近,能清晰听到两人对话。

    “客气了。”

    “挺不好意思的,非亲非故的,却一直给你添麻烦。”

    许阳州当时内心就叫嚣着:

    老肖!

    你特么赶紧支棱起来啊。

    什么非亲非故的,变成一家人不就行了吗?

    结果肖冬忆却说了句:“我是房东,应该的。”

    许阳州差点被气到吐血!

    你到底会不会说人话!

    你丫真是活该单身。

    就某人听说周小楼出事,从医院狂奔出来的速度。

    许阳州打死都不信,他对周小楼的感情,就是普通房东和租客。

    周小楼干笑两声,“关于公寓那边,我可能只住到这个月结束,如果你想转租的话,需要提前找其他租客。”

    肖冬忆点头,两人又客气两句,周小楼才抱着苏琳的胳膊离开了。

    “真的要回老家?你家肖医生怎么办?”苏琳看着她。

    “我现在没工作,存款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再这么下去,就怕房子也租不起了。”周小楼叹息。

    “这套公寓,原本就是看在陆舅舅面子上,便宜出租给我的,我若是拖欠房租,他肯定也不会说,可我哪儿好意思啊。”

    “再说,马上就要过年了,我也想回去陪陪父母。”

    在喜欢的人面前,都是很要面子的。

    周小楼也不想总是以这种状态出现在肖冬忆面前。

    “姐,你还要在燕京待多久,如果我退租,你住哪儿?”周小楼看向苏琳。

    “我爸过些日子会过来,我这边你不用担心。”

    ……

    肖冬忆看着两人背影消失在视线中。

    眸色深沉,若有所思。

    “老肖啊,你可怎么办哦。”许阳州拍着他的肩膀,“小楼要走了,我看她那语气,可能不会回来了。”

    “谁说她不会回来?”肖冬忆偏头看他,那语气竟透着几分生冷。

    “她回来干嘛啊?”许阳州耸肩。

    “出了这样的事,她憋了这么多天,肯定很难过,她再乐观开朗,毕竟是个刚毕业的小姑娘,哪里见过这种事。”

    “除了意意,这里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吗?”

    “她当初来燕京,也是为了陪她吧。”

    肖冬忆没作声。

    待两人上车,许阳州打开车载电台,里面正播放音乐,肖冬忆心里烦得很,听到摇滚乐,便觉得聒噪,抬手关掉。

    “你干嘛啊?”许阳州皱眉。

    “难听。”

    “卧槽,你居然说难听,我得告诉秦纵。”许阳州说着掏出手机准备发信息。

    秦纵?

    肖冬忆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微微收紧。

    **

    铭和医院,病房内

    陆时渊和谢驭正在吃午饭,听苏羡意说着周小楼的事。

    “……一想到她可能不会回来,我就觉得很难受。”

    “她什么时候走?”陆时渊问道。

    “不清楚。”

    “她近段时间,经历了很多事,想回老家调整一下也正常,我明天出院,到时候约大家出来聚聚,你再和她好好聊聊。”

    “明天就能出院?”苏羡意诧异。

    “我本来伤得也不重,在医院休养,跟在家是一样的。”

    “那我给小楼打电话。”

    谢驭撩着眉眼看向陆时渊:

    伤得不重?

    倒是挺会说胡话。

    ……

    苏羡意拿出手机准备给周小楼打电话,没想到她却主动联系了自己。

    她按下接听键,刚喂了声。

    就听到对面传来某人歇斯底里的尖叫声。

    “啊啊啊——”

    声音大得,就连陆时渊和谢驭都眉头微皱。

    “小楼、小楼?”苏羡意试图阻止她。

    “啊——意意,我疯了,我真的要疯了。”

    某人说完,就开始放肆大笑,听得苏羡意心惊肉跳。

    这丫头,该不会是受刺激过度,傻了吧。

    待她冷静下来,苏羡意才皱眉询问,“小楼,你还好吧?”

    “好啊,特别好,好得不得了!”

    “你……究竟怎么了?”

    “我接到偶像公司的通知了,让我明天去面试,我的天,你说,这算不算否极泰来,东窗不亮西窗亮,我居然接到了秦纵娱乐公司的面试通知。”

    “这么突然?”

    “哪里突然,我前段时间刚投了简历,果然,老天爷还是待我不薄的。”

    “那你……还走吗?”

    “去哪儿?”

    “回老家啊?”

    “我现在只想去我家偶像身边。”

    “……”

    苏羡意嘴角狠狠一抽,觉得自己白担心了,某人自我调节能力这么强,哪里需要她操心。

    谢驭见她挂了电话,问道:“她怎么回事?叫得这么惨烈。”

    “不是惨烈,她是兴奋。”

    “兴奋?”陆时渊挑眉。

    “她接到了偶像公司的面试通知。”

    “她偶像是谁?”

    “秦纵。”苏羡意说完,担心这两人不认识,“就现在很红的一个摇滚小生,你们应该听说过吧?”

    陆时渊和谢驭对视一眼,“听过。”

    苏羡意心底想着:

    连他们都知道,足见秦纵是真的火啊!

    谢驭轻哂,“她眼光挺独特。”

    “确实独特。”陆时渊轻笑一声,低头继续吃东西。

    偶像是秦纵,又喜欢肖冬忆,这审美品味,是真的独特。

    “对了,谢哥儿。”陆时渊忽然抬头看向谢驭,“你跟我姐,是打算这周出去拍婚纱照吧。”

    谢驭点头,“对,这周末。”

    “带上我和意意吧。”

    “……”

    谢驭无语:

    你丫要脸吗?

    我们试婚纱的时候,你俩就去蹭了一件婚纱。

    现在拍个婚纱照,也要来蹭?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322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