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结婚前和健身教练通宵健身 (翁熄H文)最新章节列表

  三长老被打的口吐鲜血,滴滴答答。

    这一掌用了全力,也是致命一击。

    神皇境的掌力,神圣境根本承受不住。    结婚前和健身教练通宵健身 (翁熄H文)最新章节列表  

    一掌便要了半条命。

    “三长老,你是自行了断,还是由我亲自裁决?”大长老强势道。

    “自行了断岂不是怂货?”三长老擦擦嘴角的鲜血,眼眸通红,怨恨不已。

    “那老夫就彻底送你走。”大长老大手一张,杀伐而去。

    三长老死死盯着,衣襟鼓鼓,四周灵气突然朝他自身涌去。

    空气为之一紧,仿佛空间凝固。

    “不好!”

    “大长老小心,他要自爆。”

    是的,三长老想玉石俱焚,同归于尽。

    谁知大长老根本不在意。

    “雕虫小技罢了。”大长老手臂一挥,一道光芒疾驰,快到极致。

    “嗤!”未等自爆,灵体停止涌入,三长老瞳孔逐渐放大。

    张了张嘴巴,一个字没说出口,‘噗通’一声趴在地上。

    这就是实力的碾压。

    想自爆也不一定可以自爆。

    神皇想搞死一个神圣境简直不要太轻松。

    “把人带下去,随意找个地方埋了。”大长老命令道。

    “是!”

    “还有,将门主安置在后山,人死如灯灭,门主大人……”大长老话未说完,便大步离开。

    他心有愧疚,有些难受。

    门主之死,虽然与大长老无关,但死后无法沉冤得雪却和他有重大的关系。

    包庇四长老,残害同门,这些都令他羞愧。

    等儿子恢复正常,就辞去长老之位,安度晚年。

    再也不管任何事。

    大长老一走,四长老便主持大局,眼泪含眼圈,红彤彤一片,演的十分逼真。

    不时的还擦擦眼泪,一脸悲痛。

    等埋葬好门主之后,已经后半夜了。

    四长老又带着人去往门主小妾的住处,命令弟子把院内遭到破坏的地方修一修。

    又亲自查看了门主小妾的伤势。

    有外人在场,四长老知道避嫌,不敢胡来。

    门主刚死就眉来眼去,成何体统?

    也会让人不禁想起三长老所说之言,乃是合伙将门主害死。

    这个节骨眼不能出差错。

    也不允许有议论之声。

    “夫人,你伤势不轻,这些天尽量多休息。”四长老端正道,“都怪三长老那个可恶的老家伙,竟然对夫人下如此重手,死不足惜。”

    “麻烦四长老了。”门主小妾躺在床上虚弱说道。

    “不麻烦,我先回去了。”

    “哎?”

    “夫人,怎么了?”

    “门主刚死,我有些害怕,能不能留下来陪我聊聊天。”

    四长老看了看门口站岗的弟子,急忙朝门主小妾眨眨眼睛,示意她不要乱说话。

    “夫人,您此时的心情老夫可以理解,但男女有别,我不太方便在此久留。”

    “这样吧,老夫留下两位弟子保护夫人安全。”

    “也行!”门主小妾会意,点头答应。

    “夫人,告辞。”

    “那我就不送了。”

    “嗯!”四长老大步走了出去,吩咐了一下两位弟子便离开了。

    乾坤门主已死,事情顺利完成一半。

    只要四长老完成登位,大功告成。

    可事情瞬息万变,计划永远没变化快。

    之前三长老之所以撞破毒杀门主,无非有紧急的事前来禀报。

    乾坤门和千百会发生摩擦,能惊动长老级别,必然不是小事。

    小打小闹的,管事就能处理,无需小题大做。

    长老汇报门主,事情能小的了吗?

    第二天天色还未亮,已经有弟子去请大长老。

    门主死了,新的门主还未选出来,乾坤门最大的就是大长老了。

    有重大的事情,肯定要向他汇报。

    大长老得知来龙去脉,事情经过,便召集所有长老前去大殿议事。

    不到一刻钟,全部聚齐。

    只是上面的位置空空如也,没有人敢坐在上面。

    “大长老,这件事我们大致有了了解,还请你做主吧,门主已故,大家伙都听你的。”四长老首先发话。

    这句话是说给别人听的,也在避嫌。

    他目前有争议,不好出头。

    “好!”大长老义不容辞,转身看向不远处的一位年轻人。

    “二公子,你有何话说?”

    “大长老,这件事不怪我。”年轻人挺直胸膛道。

    他叫焦恩利,是门主的二儿子,修为不算高也不低,一直平平无奇。

    “说说事情的经过吧。”

    “是这样的,五天前我路过丰和镇,也是奉父亲的命令去办一件事。”

    “丰和镇我知道是千百会的势力范围,一直保持低调,不惹事不闹事。”

    “可有时候你不惹事,不代表别人不惹你。”

    “在半路上遇到八人抬着一顶轿子迎面而来,由于道路狭窄,必须有人让路。”

    “我本这礼让的态度,侧身主动让道。”

    “谁知对方骂骂咧咧,让我按照原路返回,倒退回去。”

    “路虽狭窄,我侧身足以让他们通过,但那八人不乐意,于是便起了冲突。”

    “乾坤门不是小门小派,不惹事不代表胆小怕事,嚷嚷之下我们打了起来。”

    “最后八人落败,不是对手,我则顺利通过。”

    “不对!只是打了一架,千百会没必要喊着血债血偿吧?”大长老听出不对劲。

    “我还没有说完,大长老勿急。”焦恩利又继续道,“我刚过去,那八人心有不甘,于是起了偷袭之心。”

    “胳膊上的这一刀,就是被他们暗算所伤。”

    “当时我怒火升腾,起了杀心,所以……”

    “所以把人都杀了?”

    “是!包括轿中之人!”焦恩利承认道。

    这件事从头到尾的叙述了一遍,几乎没什么毛病,别人找麻烦在先,焦恩利反击在后。

    虽然杀了人,但从道理上,完全说的过去。

    江湖就是这样,不一定因为巨大利益才杀人放火。

    有可能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造成颇大纠纷,导致人员伤亡。

    现实中也是如此,双方打架或许就是因为一句话的事,失手打伤或者打死,不算特别稀奇。

    “那你知不知道轿中的女人是谁?惹了多大祸吗?”大长老质问道。

    “开始不知道,现在知道了。”焦恩利沉声道。

    “唉!”大长老叹息一声,“那女人是千百会会长的婆娘,明媒正娶的妻子。”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316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