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刺激的性经历细致描述,校花被按着深喉

   几里国上世纪六十年代宣布“独立”,脱离了殖民地的地位,发生在米国和毛罗联盟争霸的特殊背景下。

    当时的米国和毛罗联盟都致力于改变原罗巴诸国主导的世界殖民体系,很多地方都是某大势力匆忙扶植一个政权便宣布独立了,至少名义上如此。

    但是几里国成立以来,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独立,经济、政治、外交、军事仍控制在原宗主国集团手中,直至烂透了根,继续控制它已无利可图……刺激的性经历细致描述,校花被按着深喉    

    这反而成了新联盟解放几里国全境、建立新几里国的有利条件,因为几乎没什么人愿意理会这里的烂事。

    几里国当年宣布“独立”的唯一意义,就是在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几里国这个地理概念。现实中它也从没有统一过,就连其疆域都不是自己决定的。

    周边四国分别划出了自己的国境线,把几里国圈在了中间,另一侧就是大安洋的海岸线。联合国颁布的世界地图,将这片区域标注为几里国。

    在新联盟成立之前,几里国所谓的七大邦区,由五大主要的武装势力割据,居然是近年来难得的相对“稳定”时期。

    在这些大势力下面,还有无数小势力,直至散布到每一个街区的实控帮派,彻底的碎片化,可以说碎了一地。

    这些地方势力颁布的地图,从来就没有统一的标准,不仅界线彼此错乱,很多地方甚至是大片的留白,连地形、地貌、道路、河流的标志都没有。

    这也是客观条件造成的,每到大雨季洪水泛滥漫过荒原,地形地貌会发生很大的改变。新联盟使用的地图,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精确的,由墨大爷组织人手勘探绘制,而且还是动态的。

    新联盟解放几里国的过程,就是把这些碎片捏合在一起,就像在修复一件脆弱的瓷器。这件瓷器如今基本捏合成型,却留下另一件独立的“器皿”,就是华真行刚才讲的欢想领邦。

    在华真行的心目中,它就是未来的欢想国真行邦,但欢想国尚未正式浮出水面,那么这个欢想领邦就是它的雏形与发源地。

    欢想领邦如何打造,与今天大家讨论的新几里国第一个五年计划,其实关系并不大。

    但是几里国需要颁布一张官方地图,为了从一开始起就避免将来的某些麻烦,华真行便明确提出,将欢想领邦标注为不同的颜色。

    这是什么意思?在场的人能坐在这里,至少都不傻,他们能听不出来吗?

    很多人尽管表面上无动于衷,看似没什么反应,心里却好像都松了一口气。有那么一只靴子已经悬了很久,直到此刻终于落地了,源自那位根本不在会场的风自宾。

    风自宾创建了欢想实业,而没有欢想实业恐怕就没有新联盟。在新联盟解放与改造几里国的过程中,欢想实业要钱给钱、要人给人、要物资给物资、要装备给装备,完全是不计代价地支持。

    欢想实业是一家私人资本集团,风自宾想要的回报是什么?

    瓦格良曾私下问过“风自宾”——您难道是一位社会主义者?“风自宾”当时回答——我是一位大资本家!没有外人知道这段对话,但风自宾的回答,就是大家对他的认知。

    风自宾投入了这么大的本钱,一定有其目的,如今到了该收获的时候,他会提出什么样的要求?假如他的要求几里国满足不了,又会发生什么样的变故?

    华真行刚才的话一出口,问题便明朗了。风自宾会得到他想要的,而几里国新政府也无需付出额外的代价。

    在场大部分人都不会认为这是华真行的意思,而是他代表风自宾转达的意见。当然了,华真行身为养元谷的负责人,应该也是支持这一方案的。

    原因很简单,养元谷也在欢想领邦的疆域内,华真行总导师和风自宾之间应该有过协商,已经达成了共识。在座大部分人都是这么想的,他们并不知道华真行就是风自宾。

    华真行将众人的反应尽收眼底,又不紧不慢地说道:“现在这段话,是我以欢想实业全权代表的身份讲的,也得到了风自宾先生的授权委托。

    从三年前开始,欢想实业就分批次买下了非索港农垦区及农垦区以北,累计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且地域连成了一个整体。

    总计购入价三十亿米金,分十年支付给几里国新政府,目前已经支付了两年,今后将继续支付八期,只要新政府还存在。

    这片土地以前没有任何势力控制,也没有任何部族定居,完全就是一片荒原,所有的一切都是欢想实业单独投资建设。

    我们打算在此基础上建立一个真行联邦,拥有独立的治权,官方地图上也如此标注。至于外交方面的事务,暂时委托几里国代办,欢想实业会派专门的代表常驻几里国外交部。

    欢想领邦成立后,仍会一如既往地支持新几里国的建设,深入打造友好协助关系,互为依存共同发展……我代表风自宾的话说完了。”

    会场中的很多人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在他们看来,风自宾这样一个人怎可能没有野心,或者说野望。风自宾到底想要什么,假如不说清楚,很多人都会睡不着觉的,如今倒是能睡安稳了。

    风自宾想要的,无非是一个“独立王国”,而且那个“王国”早就属于他,如今只是要明确地位而已,再仔细想想,风自宾其实已经很“客气”了,这个要求是合理得不能再合理。

    欢想实业是一家私人企业,由风自宾百分之百持股,假如换一种情况,可能就是“欢想工业园区”的概念,整个园区都是这家企业的经营场所。

    但是这个园区太大了,面积有十万平方公里,所以才有必要成立一个相对独立的欢想领邦。

    其实世界上不少巨型跨国资本集团,从其内部看,不就是一个个王国吗?只是没有疆域概念,却能决定世界上很多疆域发生的事情。

    华真行对自己的计划,并不想解释太多。在公开的场合,假如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元神中推衍一番,将来说不定还会发生很多有趣的事情。

    假如是在一个成熟的现代民族国家,欢想实业提出这样的要求,可能会让人难以接受。但对于几里国来说,却并非不可思议,否则华真行当初也不会有“欢想国”的计划。

    几里国不是一个成熟的现代民族国家,从来不是,甚至真正意义上的国家概念,也不是六十年前宣布“独立”时就有的,而是今天才出现的,且是华真行一手打造的。它原先只是个地理概念。

    假如你在街头去问一名普通民众:“你是哪里人?”他首先回答的肯定是某个街区的人,再倒退几年,大部分的答案则是某个帮派的人。

    假如你换一种问法:“你是什么人?”答案也是一样的,顶多再加上某个部族的人,总之没有人会想到回答:“我是几里人”。

    几里国没有什么“有史以来”的概念,当地土语连文字都没有,更别提由文字承载的历史,就连五十年前才彻底消亡的神隐之国,如今都已经被很多人当成上古神话了。

    它所谓的历史,都是殖民者的历史,其疆域不停的变化,宗主国也换了好几拨,这个国家真正的民族史也是从现在才开始的。

    欢想领邦所在的区域,历史上从没有人真正占据与定居,更别提经营和治理了,它就是荒野无人区,位置处于非索港的北边。

    华真行三年前曾护送罗医生穿过这片区域,它与北方特玛国的边境线都没有明显的标志,只有荒原上每隔一公里、殖民时代留下的界桩,既无人看守也不需要办什么出入境手续。

    欢想实业当初想要,很顺利地就买下了,风自宾要将它从地图上单独划出来标以不同的颜色,那就划出去呗,没人会在乎。真正可能会在乎的人,眼下都坐在这间会议室里了。

    大家都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夏尔,夏尔果然开口问道:“那么三湖镇呢?”

    居然是这样一个问题,夏尔显然在提醒华真行,整个三湖镇也是欢想实业买下的土地,位于几里国领土的包围中,是否也标以不同的颜色,搞成欢想领邦的一块飞地?

    夏尔的言下之意,显然是毫无意见,认可了华真行刚才的提议。

    华真行笑了:“三湖镇就不必了。”

    夏尔又补充道:“欢想实业在其他地方,也有不少投资项目。”

    华真行:“以非索港农垦区为界,在几里国境内的其他投资项目,与当地其他的民营企业并无区别,欢想实业仍会为新几里国的建设贡献力量。”

    夏尔也笑了:“明白了,那我就没有什么其他意见了,请问华总导还有什么意见?您刚才是代表风自宾勋爵在讲话,可是你本人对五年计划的看法,好像还没有说完。”

    会场中的很多人都笑了,气氛竟莫名变得轻松起来。方才的一问一答确定了一件事,欢想实业尤其是风自宾,并不会控制与干涉几里国的内政,而是将自己的势力范围限定在欢想领邦之内。

    皆大欢喜!

    华真行又继续自己的发言:“这份五年计划的草案纲要,细节方面的意见,我刚才已经说了很多,现在再讲几句宏观方面的、很不成熟的意见。

    前两天我刚读了一本书,名字叫《全球化与国家竞争》,某个外国研究组写的。如今的世界格局,很多国家,尤其是弱国、小国,在全球化的资本与产业链条上,处于很不利的位置。

    但摆脱这个链条的代价又过于沉重了,甚至于承受不了,还会遭受外部强大势力的镇压与干预。

    几里国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已基本脱离了这个链条,原因很荒诞,就是我们太烂了,甚至都没有参与进去的资格。

    但既然我们已经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就可以重新考虑很多问题,以我们自己的方式、以全新的思路,很多国家恐怕都难以做到这一点。

    首先第一个问题,新几里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多D制、议会制、总统制?我们可以回答,但是没必要在这种既定的语境中回答,而是用我们自己的语境。

    没有人规定,我们只能在已经出现过的制度中进行选择,而不能选择一种尚未出现过的制度。新联盟的很多制度,都是参考借鉴了东国,但也不可能完全照搬。

    如果一定要给出一个名词,我们也可以用自己的名词,比如叫“夏尔主义”,或者“几里主义”,在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中实现,叫什么其实无所谓,重要的是其实质。

    我们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就是真的为人民服务,在制定各项具体政策时,指导原则就是社会公平,刚才讲到各个领域的具体政策时,已经反复强调了这一点。

    我们大力发展国有产业,但也并不禁止私营与民营经济,至少在条件上来说目前并不具备,在这个过程中重点要解决什么问题,刚才也提到了。

    我们镇压了穷凶极恶的旧势力,但是接下来呢?我看过一句话,叫‘和尚摸得,我摸不得?’在这个新社会,和尚与我都摸不得!我用这种方式讲,相信很多人都能听得懂。”

    在座很多人都有东国的教育背景,自然能听懂“和尚摸得”这个梗。但还有人不明白,于是纷纷互相打听,也有人小声做着解释。

    华真行停了几秒钟,才接着说道:“比如我刚才讲了教育方面的议题,还着重强调了产业工人队伍的培养。

    但是我更要强调的是,我们并不是在为哪位资本家、哪批资本家培养可以更好剥削劳动力,目标就是为了提高每个人自身素质,提高他们可以创造与享受世上诸多美好的能力。

    我是风自宾的全权代表,而风自宾毫无疑问也是一位大资本家,但我还是要这么说。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新联盟究竟是什么样一个组织,或者说是怎么样一个政D?

    我认为,也完全不必在别人设定好的、现有的语境体系中回答。新联盟可以是一个此前并未出现过的组织,甚至我们可以不把它定义为一个政D,尤其是西方社会语境中的那种政D。

    谁规定了几里国就一定要搞他们那种D派政治,除此之外就别无出路了吗?我们现在使用的是东国文字,而在东国的传统文化语境中,D争从来就不是一个好词。

    比如牛党和李党、蔡党和元佑党、严党和清流党、阉党和东林党……看似斗得很热闹,其实大多数时候都是在争夺各自圈子的小利益,沦为至高皇权搞派系平衡的工具。

    现代很多国家已经没有了过去那种至高皇权,但仍然存在这样的工具,为背后看不见的另一种意志服务,就是掌控国家的资本利益集团。新几里国不能落入这种模式中!

    在我生活的非索港,从小看见人们打群架,围观者不会问他们为什么打架,而是问哪个帮派和哪个帮派在打架,然后选择加入那边。

    我看很多人都笑了,这也是你们的切身经历,对吧?

    所以几里国不能这么搞,否则就会涌现出无数的“大头D”、“神枪D”、“黄金D”,取代原先的“大头帮”、“神枪帮”、“黄金帮”,没有对错原则,只是代表了碎片化的某股势力。

    我们在近似部落联盟的基础上,好不容易捏合起来的国家,很快便会再度分崩离析。假如我们有一个敌人想搞垮这个新国家,他们应该首先就会想到这种手段。

    假如是那样,社会真正的矛盾被掩盖了,吸引眼球的只是大头帮与神枪帮的争夺,而无力去解决,大头帮与神枪帮这样的存在,对民众的欺压、对公平与秩序的破坏。

    假如有一个人走到大头帮的地盘,让那个街区的人投票决定他是否应该被抢,十有八九的结果,是他应该把身上所有的财物都交出来……我看很多人又笑了,很容易想象那样的场景,对吧?

    言归正传,新联盟铲除了所有的黑帮,要团结这个国家所有的人民,问每个人愿不愿意自己被抢劫?从而制定不许抢劫的规则与秩序,然后去执行它、维护它。

    我听说现在加入新联盟的条件很简单,只要能用东国语背诵夏尔总席的十二篇演讲,并能解释清楚其中的意思,就可以登记成为新联盟的成员。

    但是加入新联盟之后,要求却不简单,必须要维护它的宗旨。也许将来有一天,整个几里国的公民都将成为新联盟的成员,这也是值得期待的,它并不代表某一个人,而是代表每一个人。

    新联盟是这个国家的觉醒者与先行者,今后也将是监督者,我们的目标是创造一个更公平、更合理、更美好的世界,为我们自己……”

    华真行的发言很长,从午休后一直讲到了晚餐前,手中事先没有稿子,而是对照那份五年计划草案纲要,来了一次通篇梳理。

    华真行讲的很多内容,其实是对未来欢想国的构想,但他并没有全讲出来,只挑选了其中可能适合目前这个几里国的部分。

    很多细节措施,大家几乎都听明白了,但是后来的宏观部分,有人听得还有些发懵。当他最终结束了这番讲话时,全体委员还是习惯性地报以热烈掌声。

    夏尔宣布休会,晚餐后进入分组讨论时间,讨论的议题就是华总导今天下午的讲话,一个半小时后,会务人员就将这次讲话的整理稿发到每个委员的手上。

    夏尔说完后,沈四书突然插了一句:“华总导,您这水平,还有必要去东国留学吗?”

    这倒是实话,华真行用不着混那样一张文凭,哪怕是春华大学的文凭对他而言也是毫无必要。别人将文凭拿到手中是块敲门砖,而敲的就是华真行这种人的门啊!

    华真行笑道:“我不是为这个目的去留学的,东国我必须要去,就像学生去看望老师,还有其他很多事情要做。”

    当晚十二点左右,非索港克林区的街头,一家三年前开业的老字号烧烤店门前,巷口拐弯处的大树下摆了一张小桌,上面架着长条形的小烤炉。

    夏尔背朝街巷而坐,身形恰好被大树挡住,旁边的地上放着一箱啤酒,一起撸串的除了华真行,还有夏亚丁、夏长青、古水门、郎校民。

    难得有这样的放松机会,夏尔很开心,晃着杯子道:“没想到本地产的木薯啤酒,只要口味喝习惯了,感觉也相当不错啊!”

    夏亚丁解释道:“这是欢想实业搞的一个重点研发项目,用木薯酿啤酒,啤酒花用本地产的一种律草类植物加工,还是华总导亲自找到的。”

    夏尔:“大丰收那边刚给了我一个好消息,他搞定了一千万支牙膏、两千万支牙刷、两千万块肥皂、三千万个硬质塑料盆、五千万条毛巾。

    都是根据我们的需要,包含在东国方面的一揽子援助计划里,和其他合作项目打包,正在谈分几年落实、怎么落实。

    今天听了小华的讲话,我有个新想法,刚才也和大丰收讲了。几里国现在没有日化厂,这一批援助物资,商量看看能不能要白板货,我们成立一个公司、注册一个品牌,先搞贴牌。

    牙膏、牙刷、肥皂啥的,都贴这个牌子,这样我们也就有了自己的民族品牌,普及性的。等将来的日用化工厂搞起来,我们自己也能生产的时候,就继续用这个牌子。

    我们不可能发展所有的工业门类,但是日用化工还是要搞的,不能只进口产品,也好引进生产线……小华,你说呢?”

    华真行:“我没有意见,但是你说话别乱挥签子,上面还有油呢!其实我的意见今天下午都讲了,后面几天的会议,就没必要再参加了吧?我不是决策者,你们才是。”

    夏尔:“哪还有后面几天的会议!让你提了这么多意见,很多计划都需要重新讨论。我刚才询问过很多委员,已经决定了暂时休会,一个月后再开。”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307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