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他每走一步就深入一点*隔着布料顶了几下

  陆景琛三两句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顾南舒想要从他口中再扒出有关林嫣的一丁点儿消息,那都是天方夜谭。

    但有一点,有关嫣儿的腿,她大概有些头绪了。

    这件事或多或少都应该跟薄荷和林珩有些关系。  他每走一步就深入一点*隔着布料顶了几下    

    一年前,她走得突然,以至于没来得及跟嫣儿见上一面,没来得及告诉她当日在淀山湖薄沁跟她说的那些话。

    “怎么?不说话是在琢磨着要怎么调查自己的好闺蜜?”

    顾南舒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陆景琛已经不耐烦地出声,“谢三哥把林嫣保护得很好,你不亲口去问她,什么消息都查不到的。”

    “我知道了。”顾南舒点头。

    “就这样?”陆景琛反问。

    顾南舒怔了一下,反应了一会儿,又说:“谢谢陆总的提醒。”

    ……

    两分钟之后,陆景琛出门抽烟,站在露台上,他拨通了谢回的电话。

    “她为什么不求我?”

    陆景琛有些烦躁地踢着一旁的围栏,“求我不比去找林嫣容易吗?”

    手机那头的谢回早已被堆积成山的策划案折磨得痛苦不堪,难得偷闲,却还要应付自己的老板。

    “咳……咳咳……”谢回清了清嗓子,“总裁,您也没跟太太说,她可以求你啊?”

    “这还需要说吗?!”

    陆景琛更烦躁了,伸手扯开了领结。

    “当然需要啊!”谢回叹气,“您都跟太太憋了这么久的劲儿了!谁都知道您还在气头上,太太也不是傻子,没必要上赶着往枪口上撞吧?!”

    “谁说我还在气头上了?!”

    陆景琛的眉头跳了跳。

    谢回愣了一下,然后赶紧追问,“总裁,您不生太太的气了?”

    手机那头一阵沉默。

    陆景琛重重踢了一下露台的大门,回眸却刚好看见餐桌上那个女人还在气定神闲地吃早饭。他反手就掐灭了烟头,对着电话那头说:“气!当然气!但是……”

    但是不在气头上,她为什么就不能尝试撞一撞他的枪口?

    “好了总裁,我待会儿还有个会,你先陪太太吧。回头我再给你回电话。”

    谢回火速挂了陆景琛的电话。

    ……

    套房里面,顾南舒只当陆景琛是去露台打个寻常的电话,却怎么也没想到,电话打到一半的时候,他突然踹了露台的大门。

    秉承着不主动招惹他的原则,顾南舒逼迫自己低头吃早餐,没给他投过去一丝一毫的视线。

    没过多久,陆景琛回到客厅,重新在沙发上坐下。

    “有关林嫣的事,如果你愿意求我的话,我可以告诉你。”

    他突然开了口,双腿交叠、姿态矜贵地坐在那儿,仿佛在等着她去跪舔。

    顾南舒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转了性,于是试探性地问:“那我……求求你?”

    “嘴上说得没用。”

    陆景琛板起脸,“我跟你在一起这么多年,还不知道你的性子?嘴上说求我,心里恐怕是在诅咒我吧?”

    “那要怎样?”顾南舒站起来,推开了椅子,“要我给你跪下吗?”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301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