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攻在受写作业的时候干瘦受*沉腰抵入紧致

    “我们?”向山笑出声,“兄啊,我们两个算什么‘完全合不到一起去的人’的人?我们两个可是创造了世界上最有权力的集团咧。我们认识九十年了,一起工作也有八十多年了。”

    ——话虽这么说,但是他完全没有放松警惕的意思。

    约格莫夫一边记忆从那个人头里流出的记忆数据,一边打量向山。    攻在受写作业的时候干瘦受*沉腰抵入紧致  

    将武器藏在身后,是为了掩盖自己武器的方位、自身的准备动作。这样不算是“明显的表露攻击姿态”,不会引起对方的激烈反击。但是向山确实是在准备战斗。

    约格莫夫道:“是这样吗。我们可是经常争论。”

    “那叫君子和而不同。”向山纠正。

    约格莫夫停下脚步。向山几乎是同时停步,保持一个合适的攻击范围。

    约格莫夫道:“你打算给‘小人’也分享这权柄吗?”

    “不,当然不。”向山道:“但只有一群君子是不行的。我们这个团体肯定是有问题的。我想过很久了,窃国者这件事,本质上是我太过追求‘组织的纯洁性’的结果。我只不过遵循资本主义的逻辑,用最大的利益裹挟了全世界的资本。被我全心全意信任的,只有‘我们’这个范畴内的理想主义者——到最后我才明白,精英主义要不得。即使当年我们优势那么大,不还是被摘了桃子。”

    约格莫夫点了点头。

    大概是认可了这个说法。

    “老狄的事情,我一直很后悔。因为他出身不好,是资本家。”向山继续说道,“但是,他……最后还在问我,‘你们常说,新社会把鬼变成人……你觉得我变成人了吗?老板’。”

    约格莫夫晃了晃手中的人头:“但你被这边这位给骗到了。”

    “人毕竟是可以伪装的。”向山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似乎回忆起什么来了。

    但他另一只手始终藏在身后,握着兵器。

    “如果我当初多信老狄一点就好了。所以我也该多信其他人一点。可信的人足够多,那么其他同伴识破不怀好意者的可能性就增大了。我们这样的人,也应该受到制衡与监督。”向山看向约格莫夫,“我们实在是太像了。我们的目光总是看向一处——不只是你和我,英嘉大卫心雨托利亚老杨老陈……我们所有人都是一类人,都只会看向一处,必然会有遗漏的地方。”

    “不能再犯被窃国之时的毛病了,约格。”

    约格莫夫叹了口气,继续向前走。

    向山则继续向后退。

    “你的意思是,就算拥有绝对的权力,也会被暗中架空吗。”

    “是这个道理啊伙计。”向山摇摇头,“倒不如说,当一个人具有巨大权力,但其利益与下属利益相同之处太少的时候,他就很容易被架空。就算他手段残暴,也经不起下属大面积阳奉阴违,广泛消极怠工,集体表面配合。我觉得窃国者们哪怕有了绝对的权柄,也非要披上我们的皮,就是因为这一点吧。”

    “这一点我同意。”约格莫夫点头。

    向山一摊手:“所以……对吧?抱着这玩意不放没意义的。”

    向山还在劝说约格莫夫。

    约格莫夫点了点头。

    这一点他倒是能够认同。

    向山始终期望有一个能让人民幸福生活的社会。

    而一个能让人民幸福生活的社会,不会是低效的——虽然高效的社会未必符合人类的福祉,但人类的幸福却往往以高效的社会运转为前提。

    理性的人大抵是会认可他的想法的。

    但是……

    是否真的……

    有那么一瞬间,约格莫夫确实放弃了。

    向山也通过内功赋予的能力读到了他的心态。

    两人走进甬道之中,保持这对峙的姿态,就这样缓慢的向外侧走去。

    一串脚步声突然传来。

    英格丽德出现在了拐角处。

    向山松了口气,侧过身体准备打招呼。

    但就在这个瞬间,约格莫夫突然发出一则通讯。

    【小心,这家伙是假的!】

    英格丽德本来就对向山与约格莫夫对峙的一幕有些疑惑,听到了这则传讯,将注意力集中在向山身上。

    而向山第一时间怀疑的也是英格丽德。他在猜想,是不是约格莫夫注意到了自己没有注意的细节。

    接下来的记忆有些模糊。大脑的表层意识几乎是一片空白。

    脑子没有多少资源投入给“自我意识”这种娱乐APP的运作了吧。

    约格莫夫只记得自己抬起手来,一拳捶向向山的头部。向山也转过身,一击重击。

    两道攻击在半空中交错。

    约格的拳头正中向山头颅的侧面。

    而向山手中的重型打桩机则擦着约格莫夫的脑袋落空。

    然后,约格莫夫便是在有准备的情况下,近距离对抗一个无心理准备、以内功为主的武者。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英格丽德已经倒在地上了。

    他甚至顺手扔了一发金属气溶胶炸弹,来阻断信号。

    ——我到底干了什么……

    约格莫夫的手微微颤抖,然后握紧拳头。

    接着松开。

    然后再握紧。

    在向山转向英格丽德、身体放松的那一瞬间,一个并不明确的念头如同野火一般窜起,接着如同链式反应一般迅捷的爆发。

    他意识到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

    所以他就下手了。

    约格莫夫转向向山,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老朋友。

    “你最后一刻居然没有把我当做敌人。你还是不够谨慎,向山。”

    正是因为意识深处,“约格莫夫”这个概念没有与“敌人”关联起来,所以向山的思考多了一个“对英嘉进行判定”的步骤。

    尽管向山以最快速度跳过了这个步骤。他可能意识到了。

    但神经反射需要时间。

    动作需要时间。

    如果没有这一刹那的失神,约格莫夫最多拼出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

    只要约格莫夫迟疑哪怕0.1秒,结果都会被改写。

    约格莫夫刚刚几乎真的说服了自己。他刚才有一瞬间是真的认可了向山。

    约格莫夫这时也陷入了迷惘。他已经不记得,刚才自己是真的觉得向山的想法可行,还是说一切都是为了造就这个局面的“演技”——自己只是为了让向山有一瞬的迟疑才说服自己。

    向山和英嘉索绪尔神域发达,都足够读取他人的想法。

    约格莫夫闭上眼睛。片刻之后,他拆了向山和英嘉的四肢,将两人扔进一个电梯井里,然后炸掉电梯的制动装置。

    他最终没有下杀手。两人只是脑震荡昏迷。

    约格莫夫提上了那一支装着权力的头颅。

    他对地球说道:“现在咱们俩来斗一斗吧。”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300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