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带班花到没人的地方:被深度开发过的女友

   茶素张凡在茶素以外的地区,在同行们特别是同行的领导中口碑不是很好,因为什么脸黑手辣之类的评语很是很常见的,至于鸟市,茶素医院刚升格的时候,骂茶素张凡的医院院长多的很。

    现在不敢骂了,因为要是让张凡知道,一个手黑,直接挖走四五个科室主任,医院还办不办了。因为,张凡的一个高级培训班,弄的周边几个省的儿科都经营不下去了。

    这个威力,当院长的能不怕吗!  带班花到没人的地方:被深度开发过的女友    

    至于茶素当地的医疗同行们,刚开始的时候是嫉妒,觉得茶素医院福利好,后来茶素医院工资大幅度的提升后,就赤裸裸的是羡慕了。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想调进茶素医院,结果一个成功的都没有。越是严格,越是让茶素地区医疗系统的人想进茶素医院。

    办公室里,张凡有点发愁,说他不想吞并了茶素地区的医院,那就是矫情了,他嘴上不像欧阳那样,喊打喊杀的,可他也是做梦都想着把隔壁的华医院给吞了,那么大的地方,眼馋的张凡口水止不住的流。

    以前不当家不做主的,他也不知道这个医院的收支情况,如果打个比方的话,盖楼买设备就是斩立决,痛痛快快一刀子下去,要死要活就一下。

    而工资福利这一块,正儿八经的是钝刀子杀人,看着每月好像没多少,可上千的医生,过三千的护士,还有几百人的行政后勤总务人员,差不多小五千人的单位呢。

    就政府的那点补贴,目前按照茶素这种薪资,连一半都不够。而且什么钱都能欠,工资福利不能欠,所以当初提高工资待遇的时候欧阳有多心疼,现在张凡就有多发愁。

    而且还有只见出不见进的败家实验室,说实话,以前张凡觉得科研,医疗科研简单,拿钱砸就行了。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这玩意拿钱砸也会有砸不起的一天。也就这趟沙漠国让小金库充足了一点,和设备企业合作的沙漠国设备更新赚了一点,不然张凡都想去茶素政府问问,银行的行长那个好打交道!

    所以,当听说要成立医疗集团,兼并茶素地区的大型医院的时候,张凡真的是发愁。

    说实话,要是按照正儿八经的来说,茶素的华医院也别说发扬和继承民族医学的责任了,连基本的华医治疗都做不到。抽着莫合烟的黄眼睛医生,说到生僻一点普通话都要想半天,这尼玛还是华医正高职称!

    而华医院的这个现任院长呢,其实是从茶素医院这边过去的。当初和欧阳竞争院长失败后,骂骂咧咧的离开了医院。

    老居老高和欧阳的矛盾是可调和的,而和华医院院长的矛盾估计这辈子都无法解开。反正针尖对麦芒,可以说欧阳压了他大半辈子。就算去了华医院,仍旧被茶素医院的巨大阴影给笼罩着。

    这位呢是早些年工农兵大学生出身,技术呢就不谈了,反正当年能上大学,现在能当院长,也有自己的一套。

    张凡发愁的时候,华医院的院长都快疯了。

    因为医院里的老娘们造反了。

    这个华医院的院长呢,有个不好的毛病,就是喜欢成熟的女性。在茶素医院的时候估计被欧阳欺负狠了,去了华医院,真的是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

    他就想着要把成熟的女性压在身下,从医务处主任、到总务处主任,从总务处主任到护理部主任,全都是熟的流水的少妇。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了六味地黄丸蜜蜡丸。

    反正偷摸的干了不少事情。

    如果茶素医院没发展起来,这家伙估计能逍遥到退休。别看华医院患者不多,可人家不缺钱,每年国家的专项医疗资金只要不发展医院,绝对够他霍霍了,今天装个喇叭,明天按个灯泡的,反正能把钱合理的应用起来。

    上级领导心里也清楚,这些医院上了年纪的医生必须要解决好,不然张凡未必会接手。

    鸟市的老大对于张凡秉性还是很清楚的。

    所以这次就是一刀切,男性五十岁,女性四十岁,全部内退。很多男医生到挺乐意,早退休虽然拿的少,可自己能去外面药店社区之类的坐诊啊,轻松不说赚的还不少。

    可这些女性中层领导就不乐意了,这尼玛能行?忍着恶心让油腻男天天打针才成了中层领导,好不容易脱离了群众的行列,现在要退休。

    也不知道哪个部门的女领导先发了飚,然后有人带头,女领导们直接围住了专家测评组和华医院的院长要说法。

    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气愤,最后就成了群英战院长,院长的假发被拽下来了,衬衣被撕破了,要不是专家组的领导组织人手拦截,估计裤子都能给脱了。

    “污蔑啊,这是赤裸裸的污蔑啊,领导,您要给我做主啊!”华医院的院长死的心都有了,他一脸惊恐的给专家组的领导解释。

    这要是真的被追究起来,这就不是院长当不当的问题了,这尼玛就是进不进高墙的事情了。

    专家组的领导还没说话,华医院的一个女领导,不知道是什么职位,但硕大的大灯,就好像用白布包裹了两个篮球一样,虽然在打架,可看体型看脸盘,还是有一种勾人的气质。

    “冤枉?你也好意思说,你让领导打听打听去,华医院稍微有点姿色的那个没被你骚扰过,说个不要脸的话,医院里的母猫见到你都不敢翘尾巴!”

    然后其他女性也开了炮,biubiu的,华医院的院长张着嘴,声音都出不来,吵架他真的不是对手。

    华医院的测评进行不下去了,欧阳原本是去落井下石的,一看这个情况,转身就走,她嫌丢人呢!

    张凡发愁的时候,欧阳和小陈来了。现在医务处的小陈就是欧阳的小跟班。

    小陈绘声绘色的描述了一下华医院的情况,张凡都傻眼了。

    其他行业张凡不太清楚,可医疗这个行当,这种事情多的很。

    小医院有小医院的招数,大医院有大医院的手段。张凡的一个同学毕业去了小医院,结果人五人六的院长各种关怀,等稍微熟悉一点后,带着这位女同学还有很多年轻刚毕业的女同志们,去参加卫生系统领导的招待宴席。

    吃饭的时候,一群老男人各种的忽悠,什么我看好你,你就是医院的未来,个人奋斗,领导重视,然后想着把张凡的同学灌醉。

    张凡的这个同学也是高手,兜兜里装着一个手术刀片,等院长下手的时候,亮闪闪的刀片就抵在了院长的眼珠子上。

    院长当时就吓尿了,腿抖的像软面条一样,跪在地上叫奶奶,警察都来了!

    所以,有时候运气不好遇上这种人渣,一定要有防备之心,要不就远离,远离不了就想办法把事情闹大,不要怕丢人,越怕越糟糕。

    张凡他们这一届,除了张凡当了院长,就张凡这个女同学现在是一个二甲医院的副院长,上级安抚了她半年!她要死要活的,今天跳楼,明天上吊。

    最后卫生局的领导都怕了,就问她,你到底要干什么?张凡的这位同学说的也好听,我要为人民服务!

    ……

    就在张凡觉得这个事情估计要黄的时候,茶素政府的命令也下来了,一刀切,仍旧是一刀切。当然了,华医院前任院长的事情也查清楚了。

    张凡、任丽还有欧阳、李存厚被请到政府开会。

    “华医院的事情,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啊同志们,不查不知道啊同志们,令人发指啊同志们。

    但我们绝大多数同志还是合格的,不能因为一个老鼠就坏了一锅汤。合并是势在必行的,我在这里要求,也是恳求,请茶素医院的领导尽快的派人进入华医院。

    不能让华医院垮了,我们建设一个医院不容易,但毁掉一个医院很简单。张院,你不能推辞!”

    部里的领导都说这话了,而且又是开会说,张凡点了点头,用相当肯定的话表示自己和茶素医院的同志们一定全力以赴。

    开完会,张凡就没这么容易打发了。会场里给的是领导的面子,现在才是正儿八经谈条件的时候。

    “华医院的其他医生我也不要,我自己招聘!”

    “这不是胡闹吗?这么多医生你不要,你上哪里去找医生。”

    部里的领导眉毛都竖起来了。鸟市陪同来的卫生主管领导在一边一句话都不说。至于茶素主管卫生的领导,这个时候躲得远远的!朝这边看都不看一眼。

    “那也行,工资福利政府发!”这个时候不坐地起价,还要等什么时候呢。这个机会张凡要是放过了,估计晚上都心疼的能失眠。

    鸟市的领导牙都开始疼了。

    他就知道,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能打发掉张凡。

    “胡闹!”部里的领导都气到发抖了,会场上说的好好的,他还觉得其他人对张凡的评价是错误的,张凡是个好同志,结果这个时候,他才明白。“开会的时候不是说的好好的吗,你怎么能变卦呢!”

    这个家伙太难缠了!大家一点都没有冤枉这个脸黑的货啊!

    “我一个人说了也不算啊,民主集中制我们还是要严格遵守的,刚刚医院书记还批评我了!”

    任丽这个时候立刻认真而配合的点了点头!至于开没开会,反正张院说开了就开了呗。

    看领导要发飙,张凡赶紧说道:“领导,我们也难啊,您先别急,您听我给您说一说。

    先说华医院的资产,你看看手术室只有骨科手术室,手术床都是上世纪的,就这个破床评估的价格是七十八万,领导,这不是评估,这是欺负人啊!”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280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