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两个男的一前一后叫什么/贵妃喂奶H

   叶仵轻车熟路来到第四厄域,弃路人,帝尊同样走在前面。

    三大高手开路,第四厄域能跑的高手都跑了。

    陆隐特意扫视一圈,卫书也没了,唯有遥远之外的一座座永恒国度还存在。  两个男的一前一后叫什么/贵妃喂奶H    

    不急,现在就算解决了那些永恒国度,将来若没能击败永恒族,永恒国度依旧会出现,他要在彻底解决永恒族之后,再来摧毁这些永恒国度,那是一个巨大的工程。

    很多很多人在永恒国度出生,他们的认知就是自己属于永恒族,唯有将他们分散,再经受教化,才能回归人类世界。

    这件事不比击败永恒族简单多少。

    陆隐一步步走向黑色母树,来到属于黑无神的黑色山脉之下,失望了,这里依旧没有通往母树根部的通道。

    倒不是永恒族封起来,而是母树自我生长,无法容纳任何人通过。

    陆隐也想过直接出手,但黑色母树的坚硬程度与母树差不多,永恒族无法轻易摧毁母树,他这边也没时间去摧毁黑色母树,更不能让永恒族看出目的,否则转移初尘的位置,他永远都得不到。

    下一个,第三厄域。

    来到第三厄域,位于第一厄域的帝穹看去,武天,还在第三厄域,如果他想走,立刻就能走,他倒想看看武天究竟走还是不走。

    陆隐都抢走第三厄域了,这样武天都不走,那问题就大了。

    第三厄域,陆隐算是比较熟悉的,这里有尸王碑,有观武台,还有他身为夜泊时,居住的高塔。

    路过那座自己曾居住的高塔,陆隐头也不回的朝着观武台而去。

    一座座永恒国度将观武台包围,陆隐进入,四周都是人,恐惧而又忐忑的望着他。

    这些出生于永恒国度的人看陆隐目光都带着敌意,陆隐无法责怪他们,他们本就出生在这里,看尸王都比看他亲切。

    有人朝着他砸了一块石头,还未接近就被粉碎。

    陆隐停下,看向那个人。

    那是个年轻男子,蜷缩在房子窗户后面,看得出来,他生活的不错,看自己目光充满了憎恨与厌恶。

    这种目光,周围到处都是。

    陆隐一句话没说,继续朝着观武台走去。

    见那个人砸陆隐没什么事,周围不少人捡起石头砸他,当然,这些石头都接近不了陆隐就被粉碎。

    陆隐忽然停下,抬手,对准一个方向,屈指轻弹,力道形成肉眼可见的涟漪荡漾开,扫过半个永恒国度,将永恒国度一角,彻底摧毁,寸草不生。

    这一幕让所有人呆滞,然后恐惧的逃离,面都不敢露。

    那个角落都是尸王。

    永恒国度本就是尸王与人类共存。

    人类砸他石头也就算了,这些人的认知就是他们属于永恒族,但暗中居然有尸王出手,这陆隐怎么可能忍。

    抹平这座永恒国度的尸王,陆隐走到观武台前。

    武天还是那样,被捆绑在观武台上。

    陆隐到来,武天睁眼,与他对视。

    陆隐缓缓行

    礼:“前辈,多谢。”

    当初,是武天带他进入武学天穹,让陆隐领悟了残阳,这才有了够资格进入太古城战场的夜泊,看到了太古城真相。

    武天欣慰:“多少年才出你这么一个人杰,即便你在我们那个时代,我们自问也比不上你,小家伙,你很好,不像沃土的后人。”

    陆隐看着武天:“前辈,现在可以走了。”

    武天摇头:“抱歉,不能走。”

    陆隐不解:“到底是为什么?”

    他当初为了让武天脱离,特意演了一场戏,但被武天拒绝,而慧武那边,他同样佯装进攻第一厄域,给了慧武机会,慧武也是拒绝。

    这些人压根没打算活着离开永恒族。

    慧武的目的陆隐不知道,但他的留下,确实帮了人类太多,是他将少阴神尊带去了黑色母树,否则六道轮回界未必能布置出来,永恒族不傻,师兄他们出手目的太明显了,少阴神尊自己都能看出来,就是为了把他逼去黑色母树。

    也是慧武告诉了陆隐初尘的下落。

    慧武如此,那么,武天呢?他在这里究竟是什么情况?

    武天吐出口气:“命数,一切,都是命数。”

    陆隐迷茫:“何为命数?”

    “穷极而恶,这就是命数,我在这里,这命数便不会被引去人类。”说着,他看向陆隐:“记住,不要冲动,人类之火生生不息,败,可以,却不会灭亡,逃,可以,再战就是,小家伙,活下去,想尽办法活下去。”

    陆隐走上观武台,与武天距离很近:“前辈,到底怎么回事?”

    武天叹息:“说了,那命数便会盯上你。”

    陆隐张了张嘴,不知道如何说。

    有些事他根本无法知晓,因为他的修为太低了,半祖,看似可以靠一切手段对拼七神天,但,七神天就真的很强吗?他们比不上三界六道,而三界六道,唯有古神与陆源老祖是始境,始境之上还有渡苦厄的存在,再之上,是永生境。

    唯一真神口口声声说在这方宇宙无法达成永生境。

    天罚死后,那道血色人影的强大历历在目。

    自己还是太弱了,弱的可怜。

    陆隐握紧双拳,他要破祖,不管如何,必须破祖,四个内世界未必要一起破祖。

    破祖,序列规则,始境,唯有达到那个层次,他才可以知晓一切。

    以前他觉得自己走的路很苦,一个白夜族就让他想尽办法对付,但现在,陆家归来,天下归宗,他的路,依旧很苦,看不到边界。

    武天的话很悲观,哪怕自己征服了一片片厄域,他都觉得会败,会逃,就因为那所谓的命数?

    “前辈,晚辈不信命,只信自己,您觉得晚辈到什么程度,才可以承担这命数?”陆隐问。

    武天深深看着陆隐:“师父怎么样了?”

    陆隐身体一震,没有说话,朝着黑色母树方向走去。

    武天没有回答,却是最好的回答,因为连始祖都承担不了,落得如此下场。

    四方镇守使,必然

    与他们有关。

    陆隐压抑,压抑的难以呼吸,明明拥有了对战永恒族的优势,却又冒出个四方镇守使,始祖究竟是不是四方镇守使打伤的?陆隐很想去太古城问问,问问始祖,问问木先生,问问这方宇宙到底有多深。

    武天看着陆隐离去的背影,久久无言。

    第一厄域,帝穹陡然起身,脸色低沉,没走,武天又没走,混账。

    他被耍了,一直以来他都觉得是他困住了武天,然而如今看去,反而是他被武天困住。

    武天到底在想什么?

    他陡然看向古神,声音低沉:“为什么武天不走?”

    古神睁眼:“我说过,不知道。”

    “武天有问题,我一定要杀了他。”帝穹语气充满杀机,有种被耍的耻辱。

    没人回答他,杀武天?如果可以做到,他早就做了。

    武天至今都不愿离开第三厄域,不仅给帝穹带来阴影,也给永恒族带来一丝阴影。

    第三厄域依然无法通往黑色母树根部。

    陆隐站在六道轮回界外,看了一会,转身就走。

    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母树可以被汲取星源液,提高修炼星源力量修炼者的速度,这是什么原理?红颜梅比斯他们说过,母树算是这个宇宙最早的生物,始祖存在的年月都未必比母树早,既如此,母树为什么还会被汲取星源液?

    星源是始祖的力量才对,母树能成长起来,如果光靠星源,它必然在始祖之后才生长,但事实貌似不是这样。

    这是否意味着,母树可以随着宇宙变化而生长,比如始空间,始祖改天换地,以星源遍布始空间,教化众生,母树便可以以星源为养分,最终生长到体内都有星源液的程度。

    母树可以如此,那么,这黑色母树呢?

    这黑色母树可以媲美母树,是否意味着它体内,存在着当前时空改天换地的力量?是否意味着,神力河流并不仅仅局限于黑色母树之外以及厄域大地,在黑色母树内部也存在神力河流?

    一旦对母树汲取星源液太多,会损伤母树,那么对这神力河流应该也是如此。

    陆隐走着走着,停下,回望黑色母树,如果将六片厄域大地流淌的神力河流尽数吸收,这黑色母树会怎么样?永恒,又会怎么样?

    想到这里,陆隐目光炙热,他很想尝试一下,也够资格尝试,但,红颜梅比斯那边,武天那边,包括那无数无数六方会的人,如何对他们交代?修炼神力,一旦传扬出去,对自己乃至对天上宗都是巨大的打击。

    除非不会被人知道是自己吸收的神力。

    夜泊。

    陆隐目光一凛,自己还有这个身份,那么,夜泊这个身份,还要再出来?那木季那边怎么办?如何对永恒族交代?

    沉思着,陆隐朝着第二厄域走去。

    目前为止,夜泊并未暴露就是自己,木季好像没说,否则早就传出来了。

    而在永恒族那边,夜泊已经死了,太古城神选之战后,夜泊就再也没出现过,如今再要出现是什么情况?如何出现?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280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