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被房东揉搓奶头(国企美妇征途)最新章节列表

    从殷储房间离开后,皇甫云便让月柒吩咐下人去找木匠,好把北厢苑房间的木门修好,随后便可回去歇着,自己则打算去宇文异的房间,看看他和阮飞河两人练琴练得如

    何。  被房东揉搓奶头(国企美妇征途)最新章节列表    

    房门微敞,微风拂进,发丝轻摇,熏香缥缈,十分惬意。阮飞河弹断几个音后,发出一声懊恼的骄哼,宇文异便微微俯着身子,伸出右手轻轻拨动阮飞河面前凤琴的几根琴弦,又见阮飞河也随着他的手指前后拨了几下,顺畅的

    几声音调顿时悦耳起来,阮飞河便仰起头。

    从宇文异温柔的笑意来看,便知道阮飞河方才的表情有多可爱!皇甫云笑着转身离开,如果自己此刻前去打破这份暧昧,阮飞河一定会抛给自己一记白眼,现在连他都看不透阮飞河了,到底她是真的生出几分爱慕,还是为了完成父亲

    交代的任务而独有的千面伪装。

    接着,便去了常欢那里,见皇甫云来了,江流沙便一言不发的起身出去了。

    皇甫云一边坐下,一边无奈的苦笑道:“怎么我来了,她就走了?”

    “不待见你呗!”常欢笑道。

    皇甫云坏笑道:“江流沙不去练功,总往你这跑,怕不是移情别恋了吧。”

    常欢调笑道:“我想一个废人还不足以令这意气风发的大小姐移情别恋吧!但若真如你所言,江圣雪能少一个强劲的情敌,我倒也可以走得安心了。”

    “常欢少爷果然是一个捂不热的凉薄之人,一心只想着你的圣雪表姐,却舍得说些不吉利的话惹我这个朋友伤心!”说罢,便故作不悦的假装起身离开。

    常欢急忙笑着拉住他的手:“你心里还不清楚,在这世上我唯一认定的朋友就只有你皇甫云一人吗?”

    皇甫云这才笑着重新坐下:“你的手不像前些日子那么冰冷了,脸色也红润了许多,若不是如此,你方才说那样的话,我早就生气了。”“我怎么舍得离开你这个朋友,离开我那圣雪表姐呢!”常欢苦笑道,“可我又常常梦到淹没在《烈焰焚祭》中的他……凤绫罗不是被你所杀,所以你能走出来,可他……却

    是由我这双手,亲自送入了黄泉……我又怎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皇甫云不想提及一品红,让常欢本来已经恢复的心情重新陷入悲郁,索性生硬的转移了话题:“你比我了解江流沙,她的拳法究竟如何?”

    “现已在我之上!你问这个干什么?”常欢疑惑道。

    “我想利用至上心法《灵诀煞》,自行冲破任督二脉!”

    常欢顿时严肃起来,惊呼道:“自行冲破任督二脉?我看你是疯了!”

    “以我现在的内功,根本无法修炼《百花祭》,为了日后能顺利修炼,只有打通任督二脉,才能拥有源源不断永不衰竭的内力,以此驾驭《百花祭》中的剧毒!”“打通任督二脉是每个习武之人的至上所求,也是成为至尊高手的必经之路!但是据我所知,普天之下在世高手,唯有杀流幻和鲁妙子二人得此之幸!你要自行冲破而没有

    高人指点,恐有残废和走火入魔的风险!想我修炼《烈焰焚祭》,是先服下烈焰丸达到身体所能承受的温度,还有江流沙为我保驾护航,才没有被反噬而死!”皇甫云说道:“所以我才想到了江流沙,她的内力若是在你之上,必然与我不分上下,让她替我打通,我也事半功倍。《百花祭》中的毒是无解的,就是星叔叔,也不能研

    制出百花之毒的解药,所以,我才想到了冲破任督二脉来达成修炼目的!”

    “但江流沙她根本无法做到,若是杀流幻和鲁妙子两位大侠出手相助,倒还有几分希望!”

    “几分希望?你是对我多么没有信心?”皇甫云仰起头,用轻松的口吻打趣道,“也许我骨骼惊奇,天生就要走这一劫,才能打通任督二脉,成为天下第一高手呢?”

    常欢柔声道:“不是我小瞧你,只是担心你,连皇甫叔叔和皇甫风都做不到,你就别痴心妄想了。”

    “不成功便成仁,白之宜也没想到,她能从一个毫无根基的普通少妇在三年之内习得天下第一邪功,必然是无意间打通了任督二脉,否则绝不可能修炼!”“但她还是被反噬了,不过我们有十二个人修炼一世葬,而她却一人就能承受如此邪恶的武功,也只有这种可能了。但当初白之宜失去一切,想必也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但

    你能吗?”常欢见皇甫云一时无言,安慰道,“你现在只是缺少时机,何必急于一时?””“我的确是有点过于心急了,今日尝试修炼《灵诀煞》的最高境界,想看看我原本修炼的内功与《灵诀煞》的内力相撞能否冲破任督二脉……”皇甫云故作委屈的捂着自己的

    心脏,“所以受了点内伤!我是来寻求你的安慰的!”

    “寻求我的安慰?我只想骂你自不量力!”

    皇甫云大笑起来:“你骂我几句,我反倒清醒了,自是不必再急于这一时了!”

    《百花祭》集于天下最毒的百种毒花,其中的剧毒已不是普通内功所能驾驭,若是内力不够浑厚,必会危及生命。

    皇甫云深知这一点,故而今日打坐修炼才会有此之举。内力生于丹田,运行于经脉之中,经脉又分为正经和奇经,十二条正经供应气血运行,主导人体生命之本,而奇经有八条,故而又被称作奇经八脉,包括任脉、督脉、冲

    脉、带脉、阴维脉、阳维脉、阴跷脉、阳跷脉,对正经有着统率、联络和调节的作用。

    在奇经八脉中,任督二脉最为重要,任脉主血,督脉主气。内力的积蓄在丹田,任督二脉若是不通,便不会供不应求,但如果能将任督二脉打通,则会让人体所有经脉互通,让内力游走全身,循环往复,彼此交融,不会相撞,那

    便是内功至上,不要说小小的《百花祭》不在话下,就是天下所有武功也能轻易修炼,达到逍遥人杀流幻的境界。任督二脉的打通意味着可以达到至上武功境界,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将任督二脉打通,因为达到天时地利人和的机遇很难,而且打通任督二脉有着很大的危险,所以就是

    星天战、星印和皇甫青天这些排行榜上前五位的高手都不敢轻易尝试。

    常欢听他说完,便也笑了几声:“那便最好,我可不想你英年早逝!”

    皇甫云挑了挑眉:“我死了,不知道天下要有多少伤心人了,哈哈!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完,自然不会让自己白白丢掉性命的。”

    “听说阿阮姑娘加入了《玄音煞》的修炼,你舍得把你的凤琴给人用了?”

    “阿阮姑娘与绫罗交情不错,她用这把琴,绫罗不会生气。”

    “你想找人打通你的任督二脉,为何不去找阿阮姑娘,或是宇文异?他们都是内功高手,何必非打江流沙的主意?”

    皇甫云做贼似的回头看了看门口,才悄声道:“别人未必下得去手,但是我知道江流沙,够狠!”

    说罢,二人相对大笑起来。

    金瑶倚靠在溪湖对面的一棵树下,手中托着一把瓜子,一边看着远处的段如霜修炼《移形换影》,一边嗑着瓜子做消遣。

    今日衙门无事,段如霜也有时间修炼禁功,自己也难得可以空闲一上午。

    段如霜现在准许在他修炼的时候自己可以光明正大的看,但就算如此,想要偷学这种禁功,掌握其中要领,还是难上加难。作为一种突破体能极限的武功,虽然极少人才能达到最高境界,但是段如霜修炼起来,却看起来不像是修炼禁功那般辛苦,但也是因为段如霜的轻功无双,就是换做同样

    轻功了得的自己去修炼,也不能达到段如霜的程度。只见段如霜脚不沾地的活动了几下筋骨,才脚尖踏地,迅速飞起,霎时他的身体开始层层叠出一个又一个自己,虽然每一个影子依然有些许透明,但是比起之前的残影,

    却已经以假乱真,迷惑一般的高手都已经不再话下,金瑶甚至眼睛都没眨一下,却已经分辨不出哪个才是真正的段如霜了。随后就见那些影子迅速并肩成一排,每个人的手中都开始散出一团白色略带一点幽蓝色的光,齐齐击向湖面,湖面瞬间就被炸出一层波浪,但破绽也在于此,因为虚化出

    来的残影只能做出攻击的假动作而没有实质性的伤害,这也是《移形换影》不能比拟白之宜修炼的《千寻七镣》中的千寻幻法最重要的原因。但就在被人察觉真实身体的段如霜,他的身影随后又迅速消失在原地,瞬间散布四面八方,令人眼花缭乱,不能查明真身,所以这也是《移形换影》必须要达到的境界,

    才能真正的以假乱真,而段如霜已经做到了这一点,但如果对手是白之宜,那么,这样的程度还远远不够。随后段如霜又开始迅速变换位置,这是在假想敌人察觉出真身后,必须要有的动作,金瑶也看得出,这也是将空气中的元素集结掌中幻化攻击武器攻击敌人最好的机会,就在金瑶心中暗自叫好和羡慕段如霜的成果后,段如霜却彷如迟疑了一下,没有很快幻化武器,但当他想要幻化武器时,他突然像是受到了阻力一般,此时若强行突进,

    势必骨头震碎,若被迫后退,恐有五脏六腑受损危机。说时迟那时快,金瑶察觉后便一个起身瞬间飞到段如霜身前,先是一掌将他往后击退,令他受到自己掌风的攻击,可以减少空气阻力强劲的伤害,再随后飞速至他身后,

    点重他的膈俞穴,待他静脉血液恢复正常后,才解除他的穴道,而他虽然吐了血,却已经减少到最少的伤害了。

    金瑶扶着段如霜让他在草地上坐下,并将水囊递给他:“你有些心不在焉啊!”

    “一时分心!”段如霜重重的喘息了会儿,才有些抱歉的看向金瑶,“下次不会了!”“还有下次?下次若是没人在你身边,你会伤得更重!”金瑶怒声道,随后,又缓和些语气,低声道,“你很快就要修炼到《移形换影》最重要的阶段了,是万万不得分心的

    !功成,你将是英雄!失败,也没人能体会到你吃过的苦头,只会记得你是个不自量力修炼禁功的失败者!你可以不怕身败名裂,也可以不怕死,但我会担心死!”段如霜被金瑶那似乎要喷出火的眼神吓得不敢说话,便赶紧打开塞子,举起水囊喝了起来,结果金瑶还是很生气的盯着自己,便笑着刮了一下金瑶的鼻子:“没那么严重!

    ”

    “以前从没有这样的情况发生!”金瑶认真而犀利的盯着段如霜的眼睛,试探道,“是不是……因为珠儿啊?”

    “你这狼一般犀利的眼神已经把我给里里外外的看穿了,不愧是无敌旋风狼!”段如霜叹道,“我是有些担心珠儿,她从没离开过家太久。”

    金瑶露出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反而没有了方才的愤怒,柔声道:“有秦大侠在她身边,她会安然无恙回来的,你现在应该担心你自己!”“她一直都想成为像金簪子百里嫣一样的女侠,我虽然是第一个知道她心愿的人,但我却从来都没当真过。我一直觉得,一个几乎从没认真练过武功习过正统剑法的人,怎么可能是认真的,只当她是千金小姐无聊时的消遣罢了。她的剑法糟糕,身手更糟糕,也就只能去对付对付普通的小毛贼,所以我从没有真正的高看过她一眼,也总是无

    视她下定的决心,甚至有时还会笑她几句。”

    “但你却一直在以你的方式照顾她,陪伴她,而她也是看得最清楚的人,一直以来,她所喜欢的、所依赖的,不就是这样的你吗?”

    段如霜苦笑着摇摇头:“这样的我,本不该让一个姑娘喜欢这么多年,珠儿她该遇到更好的人,就像秦络绎。”“有的人,什么都不必做,光是站在那里,他就已经赢了。而有的人,哪怕付出一切,也如同覆水难收,得不到一点回应。而你,就是前者。你什么都不用去做,她也自会

    把你当成最重要的那个人。而无论是秦大侠,还是比秦大侠更加好的人,他们都不是你,对于珠儿来说,你是任何人都替代不了的。”“珠儿以前的确很喜欢缠着我,光是听到她的声音我就想落荒而逃了,我不是不喜欢她这个人,只是她每次拿着剑跟在我身后,我都觉得她是一个麻烦。不想让她跟着我,一来是怕她受伤我不能保护她,二来,也是怕她会成为我的累赘,我除了轻功好一些,只论武功还不足以护她毫发无伤,文大人爱女心切,她若是受到一点伤害,我就没什么好果子吃。”段如霜看向金瑶,一向温润云淡风轻的他此刻有几份愧疚和悲伤,“但是秦络绎的出现,我才知道,她是多么喜欢剑,对于学习各路剑法也有着很高的造诣,一直以来是我小瞧了她,也辜负了这么多年她对我的照顾。有机会去跟九杀剑客学剑法,她该有多开心啊!我却从来都没有鼓励过她,或是真正的指点她一招半式,

    每每想起,便会心生愧意,这也是方才我为何会突然分心的原因。”这也是段如霜第一次如此认真的吐露心扉,虽然是关于文珠儿的,但是金瑶不仅能体会到段如霜的心情,同样也对文珠儿感同身受:“珠儿她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她对你一直从未失望过,改变过,一如初心,所以你根本不需要愧疚!以前,她是太过依赖你的保护,所以不肯努力练剑,但是现在,她该成长了,她已经不仅仅是个待嫁闺中的小姑娘了,而是成为除魔同盟中一位真正的江湖女侠了,她必须要努力练剑,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不让文大人、不让你我、不让她身边的人担心。但……这其中也是为了

    你啊!”

    段如霜有些惊讶:“为了我?”“大多数时候,她总是缠着秦络绎讨教剑法,而闲下来的时候,也不再与你我谈笑风生,自从我出现以后,她有多久没有缠着你了?自从比武招亲的闹剧发生之后后,她又

    有多久没有跟你说过心里话了?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我当然明白,但我不想将她的希望重新点燃!”段如霜叹道,“对不起,瑶儿,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却总是提起珠儿,我不该太担心她。”

    “你要是不担心她,就不是你了,也不是我所喜欢的段如霜了!其实珠儿开心,我们也会跟着开心,对吧?”金瑶温柔的笑道。

    段如霜笑着点了点头,看向金瑶:“你真的不会介意吗?”金瑶靠在段如霜的肩膀上:“连我自己都很奇怪,我真的一点都不介意,甚至每次跟你在一起的时候,都会想,珠儿也在就好了。我们两个人在一起是幸福,但是三个人在

    一起的时候,我内心也会觉得很快乐,也许,在无敌山寨生活习惯了,总是喜欢热闹!”“你真的跟别的女人不一样,我有时候怀疑,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段如霜苦笑道,“你明知道珠儿喜欢我,但你,却好像总想跟珠儿一起分享我一样,我是真的有些吃不

    消!”“我曾很认真的想过,如果把珠儿换成别的人,哪怕是圣雪,我也做不到去分享,就算是珠儿,也无法拱手相让,所以,我只能做到分享!如霜,我不想失去你,也不想失去珠儿,我曾经愧疚过,觉得是我把你从她身边抢走,我们是那么相像,但你却选择了我,于是我很自卑,毕竟,我只是个山贼,而她却是县令之女,但是现在,我们是平等的,虽然我和圣雪才是最好的姐妹,但跟珠儿却是最合拍的姐妹,所以我开始不想失去她。我们三个人,曾经经历过最灰暗的时刻了,她赌气比武招亲,招来一个秦络绎,你赌气回家卧床不起,我也便赌气回到无敌山寨逃避问题,可结果是什么?”金瑶很认真的看着段如霜,“是我们三个人,都不能分开彼此!我不能分开你们,她也不能分开我们,你也不能让我和珠儿决裂,所以,现在便走到这种尴尬却又十分舒适的程度,全都是因为珠儿的牺牲和成全,她心里还有你,她是不可能放下你的,所以现在,只有她装作退出才能结束那样的局面,但却不过是在逃避,她会开心吗?终有一天,她会顾忌到我的处境,要么离开她的家去行走江湖,要么就与人成亲彻底断了念想,可只要看到你,她就必须要克制情感,那该有多痛苦啊!所以,我终于说服我自己,如果那个人是珠儿,我愿意跟她一起陪在你身边,照顾你,爱着你。多一个跟

    我合拍的女人一起爱你,这是别人可得不来的福气呢!”“我虽然不喜欢她却好像也无法完全割舍跟她之间的情感,我能明确的告诉我自己,我喜欢的人是你,想娶之为妻白头偕老的人也是你,可对于珠儿,我分不清那些情感,也许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缘故,哪怕是我抱着她,也不觉得是在抱一个女人,我一直都当她是妹妹,更别说亲吻她,娶她做妻子了,我光是想,都觉得别扭!瑶儿,如果,

    我是说如果,我的身边也有珠儿的位置,我的爱就要分给两个人,你真的,可以承受?”“足够爱足够信任,就会像桃庄大夫人是如何容纳二夫人一样!但我和珠儿不一样,我们姐妹情深,从最初的妒忌到接纳,甚至还彼此相让,再到现在她的退出,我胜利后的不安分,都再告诉我,珠儿是特殊的。如果在我身子不舒服的时候,有珠儿陪在你身边,我会放心,在我陪你出去办案的时候,有珠儿在家里等我们,我会安心。今天你陪着珠儿,明天再来陪我,若是我们其中一个有了身孕,还可以彼此照顾,这样一来,我们三个人都不会寂寞,不会疲惫,也不会厌倦。珠儿想娘亲了,我们就一起陪她去坟前祭拜,等到文大人告老还乡,就把他接过来我们一起住,还有我大哥和满月,我们两个都无父无母,文大人就是我们的父亲,我们一起孝敬他,一家人其乐融融

    ,这样的生活,或许很多女人无福消受,但我想想却觉得很幸福!”

    看到金瑶的表情充满憧憬,段如霜知道让金瑶能够打消这个念头的只有珠儿能够移情别恋:“如果我不爱珠儿,她就会像皇甫雷的娘亲一样。”

    “所以,我也没有逼迫你,只是,叫你把心敞开一些,去试着探究你对珠儿的感情,到底有没有一点点是爱情,如果真的没有,那我也不舍得让珠儿成为第二个李叶苏!”

    “你到底是爱我,还是爱珠儿?”段如霜一脸无语的表情。

    金瑶伸出两根手指在段如霜的眼前一晃,扬起下巴,俏皮的说道:“两个都爱!”

    段如霜故意捂着自己的心脏:“你吓到我了!”

    “哈哈!”金瑶大笑起来,“如果珠儿嫁给他不爱的人,你也不会舍得吧!”

    “我当然不会让她随便嫁人,想娶珠儿,也得我先看过眼!”段如霜说道。

    “如果,她此生都再也遇不到能够代替你的人呢?”金瑶问道。段如霜说道:“她若是遇到良人,我定如兄一般送她出嫁,但若是遇不到……一生很长,她现在已经开始出去开阔眼界了,她会遇到更多的人,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捕头,

    论剑法,比不上秦络绎,轮才华,我比不过小不,论地位,比不上皇甫兄弟,其实我根本配不上她,天下之大,英雄辈出,总有一个,能够让她心动吧!”金瑶捏起地上的一片瓜子皮,淡声道:“一生很长,话不说满!我们,就等等看吧!”说罢,便一脸坏笑的朝段如霜的脸上丢去。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265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