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倒刺卡在肉里H|抵死缠锦 宝贝 别乱动

   一切,重新归于平静。

    叶星河缓缓睁开眼睛,一双眼眸居然泛着金光,一个个金色的字体在其中不停流转。

    起身而立,只感觉神清气爽,炼丹修为隐隐有突破的迹象。  倒刺卡在肉里H|抵死缠锦 宝贝 别乱动    

    “单单是一本丹经,就能让我的炼丹修为提升如此恐怖,当真神奇!”

    叶星河啧啧称赞,他现在的有足够把握,即便不用玄灵草,也能炼制出完美的一品上等灵丹。

    这——就是丹经的妙处所在。

    “怪不得,玄灵丹阁对来四层的灵丹师如此严格。”

    叶星河心中了然,这样一本旷世奇书,岂是随便人就能翻阅的?

    只怕那些资质愚钝者即便看了去,也是浪费!

    他已然打好主意,出去后就炼制几颗青云丹,让身边的亲人和朋友服下。

    未来多险途,单凭一人,还无法在天源大陆随意纵横。

    抬头,叶星河看向万书堂五楼。

    四楼的丹经就足矣让他震撼,受益颇多,第五层,又有什么样的丹经,藏着怎样的秘密呢?

    只是,四层已有如此恐怖的结界,而五层的结界又是怎样毁天灭地的存在?

    还是说,需要重新拿出更高级的灵丹作为交换条件才能进入?

    “也罢,先出来再说,再迟林天杨与空魂怕是要担心。”

    “等问过黑袍前辈,得知其中规矩后再来。”

    打定主意,叶星河转身欲要离开。

    正在此时,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自五层传来,声音不大,却似透着几分魔力,刚迈出脚步的叶星河猛然间停下脚步。

    循着声音再次抬头朝五层望去,似乎,那里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他。

    他迈出的脚步,居然在刚才那一刹那,不听使唤的停了下来。

    叶星河眉头微蹙,强行压制心神,不让其受那声音影响,再次转身。

    可正在此时,声音又一次传入了他的耳中……

    叶星河的心神一震,木讷转身。

    意志,在这一刻变得渺小。

    “不……”

    他的心底一声嘶吼,双眼猩红,道宫中命魂而出,无数道金光将其笼罩。

    即便如此,那魔音似印在了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叶星河如困兽一般极力挣扎,魔音再次响起,一道音浪直接穿过命魂的保护,摄入心神。

    猩红的眼神,不再有光,呆滞如痴,一步踏出,朝五层的入口走去。

    ……

    “不好,魔音!”

    “叶小友怕是要遭不测!”

    三层中,黑袍老者暗叫一声不好,眼睛猛然睁开,单手一挥,打开禁止飞身而上。

    来到四层,看到叶星河机械迈着步子,大骇之下赶紧出声制止。

    “叶星河,赶紧醒来,五层,还不是你现在能力所能涉猎。”

    黑袍老者话语中带着梵音,叶星河的脑海中登时清明,莫名一个激灵,看向前方,此时的他距离五层入口只有半步之遥。

    “刚才,我居然被控制了?”

    叶星河表情诧异,脚下一动想要来到黑袍老者面前。

    五层,透着诡异!

    未了解清楚之前,他还不想涉险而入!

    “多管闲事,黑袍,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虚空中,一道凌厉之声骤然响起,话音落下,四层空间瞬间被无数黑气弥漫,黑气中,一道黑影破空而出,如灵蛇箭矢般直逼黑袍老者而来。

    突袭之下,黑袍反应不及,只得侧身,将肩膀交了出来。

    噗!

    黑影直接穿肩膀而过,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伤口赫然出现,殷红鲜血如泉涌喷出。

    “滚!”

    虚空中,又响起一声厉喝,登时,魔音滚滚,掀起滔天巨浪,裹卷着黑袍老者,径直扔在了三层地面之上。

    “你来!”

    魔音,再次传来。

    声音不大,透着无上威严,不容置疑。

    “对方太强,无法反抗!”

    叶星河面色巨变,表情突然坚毅:“既然反抗不得,我倒要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

    想至此,一步迈出,直接踏入五层入口。

    这一次,他心神清明,没有受魔音所控!

    四层,黑袍老者艰难起身,吞下一枚丹药,原本血流不止的伤口登时凝固,一块块嫩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

    转眼之间,被黑影穿过的伤口全部愈合,皮肤比之以前更加细润。

    “五层的禁止已经被冲开,此事必须上报。”

    “如若再迟,怕是叶小友有性命之忧!”

    他的修为,在五层那东西面前,不堪一击。

    刚才那一击,也不过是给自己一个警告,若对方真心想要杀他,那一击,他将无处可躲,沾染魔气,唯有殒命结局。

    ……

    刚踏入五层台阶,漫天黑气径直散去,叶星河的视线之中一片清明。

    脚下一动,来到五层,打量一番,和四层的格局极尽相似,在墙壁架子之上,一本丹经静静躺着。

    和其他丹经不同的是,一股股黑气居然从它身上不断升起,在空中游走,不断变幻。

    化鬼倾盆大口,化人翩翩少年郎,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当真是神奇。

    “这……莫非就是黑袍前辈口中所说,那本吞噬丹鼎的丹经?”

    叶星河看的入迷,心中暗暗疑惑。

    “你……终于来了!”

    那个苍老的声音,再次开口。

    丹经中的黑气急速而出,来到虚空之中,凝聚成一张硕大的人脸。

    叶星河抬眼看去,人脸高一丈有余,轮廓清晰,一头白色长发飘逸,一双如碗口大小的双眼正在看着他。

    “若是真人,倒是仙风道骨!”

    叶星河不得不承认,面前这一张脸,相当完美。

    “他……认识我?”

    分明,他的话中意思,似是在一直等他的出现。尤其是那张脸,亦是带着笑意看向自己。

    “前辈,我……”

    叶星河开口,未等他说完,人脸打断了他的话,直接问出了一个让他莫名的问题:“世间万物,如何辩善恶,如何论真假,如何分黑白?”

    这——是什么问题?

    叶星河眉头微蹙,沉吟片刻,方才答道:“杀该杀之人,为善,欺凌弱小,杀不该杀之人为恶。”

    “真假黑白在本心,心向善恶之间,所论所分亦不同。”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265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