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乖乖给我好不好(边走边蜜汁h)最新章节列表

    季修璟这才明白,为什么冠九秧怒气冲冲地杀来了,却又轻轻松松饶过了他。

    原来……

    她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乖乖给我好不好(边走边蜜汁h)最新章节列表  

    嘴角漾起苦笑,季修璟抬步下楼。

    客厅里,举案齐眉都围着筠炎,颇有些给他保驾护航的姿态,一众人拿出五花八门的技艺在筠炎面前展示着。

    筠炎从一开始的不知所措,到现在渐渐适应,也有一段心路历程。

    因为他过去一直跟筠礼在一起,两人除了筠礼去盛京电视台录街舞分开过几天,就再没分开过。

    他习惯万事躲在筠礼身边。

    也习惯筠礼会护着他、子孺会依赖着他。

    从昨晚他自己斩了恶鬼之后,到现在,他能跟大家愉快融洽地交流,对于一个四岁半的宝宝来说,确实不容易。

    季修璟没走近,只远远望着他,想起他昨晚的表现,季修璟心里也有些骄傲。

    “好了,筠炎该上课了,筠炎,过来!”

    季修璟温声唤着他。

    筠炎马上转身,小跑着过来,非常听话乖巧:“师父!”

    季修璟点头,牵起他的小手。

    福寿道:“师父!刚刚师娘临走前说,让我们中午自己在这边弄火锅吃,因为柔柔娘亲回来了,主子们都挺忙,让我们不要过去打扰。”

    季修璟看了眼自家的那对龙凤胎,目光又在众人脸上一扫:“那就吃火锅。不过距离中午还有两个小时,你们想怎么玩都行,别带着举案齐眉下海。”

    齐眉往前一步,殷切地问:“爸爸!我们也跟二殿下一起学,可以吗?”

    季修璟:“我会另外为你们寻师父。”

    筠炎命格特殊,需要耗费极大精力来教导。

    原本季修璟是打算将毕生衣钵传给举案的,可是筠炎比举案更需要他。

    除此之外,福寿、柔柔都是他早就收了的徒弟,他也得对他们负责,也得认真教授他们真才实学,他还担着国师的身份,有许多分内的工作需要完成。

    齐眉听父亲拒绝自己,瞬间红了眼眶。

    但其实,大家都不想收小闺女做徒弟,一来不方便,二来还是臭小子更皮实,摔着了、伤着了也不用那么心疼。

    当下就有人建议:“掌门师兄!你就自己教齐眉吧,把举案留给我们,我们大家一起教他!”

    闻言,众人纷纷附和:“对!我们一起教举案!一人一个拿手的绝技,必然能把举案教导的好好的!齐眉是姑娘家,学点防身辟邪的本事就够用了!”

    福寿瞧着小齐眉快哭了,也跟着劝:“师父,不如师弟学的时候,齐眉就跟着旁听就是了。”

    季修璟想了想,其实他也不放心齐眉,于是点头:“好吧,那你过来吧。”

    齐眉一听,擦擦脸上的泪珠马上屁颠颠跑了过来:“来了!”

    筠炎朝她笑了笑,伸出另一只小手。

    齐眉就把自己的手放在了筠炎的手心里,然后两个小不点就跟着季修璟上楼去了。

    书房里。

    季修璟像模像样地站着,让两个孩子并肩坐在书桌前。

    他问:“筠炎,师父之前给你讲的八卦,你还记得多少?”

    筠炎马上答道:“八卦是由太极衍生而成的精妙的阵法,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分为、分为……”

    他忽然想不起来了。

    太难了,而且太拗口了。

    齐眉掩唇一笑,小声提醒:“乾为马,坤为牛……”

    筠炎眼珠子一亮,马上想起自己之前背的很辛苦的那一段:“乾为马,坤为牛,震为龙,巽为鸡,坎为豕,离为雉,艮为狗,兑为羊!”

    季修璟点点头:“虽然有外援,但能把后面都答上来,也不错。”

    筠炎看了眼齐眉:“你不是没学过?”

    齐眉:“我成天听他们背!听多了就记住了!”

    筠炎想了想,道:“我回去把这些知识录下来,循环播放,听多了,我也记住了。”

    季修璟笑:“还会现学现用了。好了,我们继续上课。”

    中午,筠炎是在这边吃的火锅。

    人多热闹,大家都很照顾他,他吃的饱饱的。

    而筠礼跟子孺则陷入了对筠炎的思念中。

    他俩怕筠炎吃苦。

    因为……

    筠炎昨晚回来后,后半夜一直在做噩梦,喊着:“鬼啊,救命啊,吃我一剑!”

    筠炎自己在梦里吓得不轻,也把筠礼跟子孺吓得不敢睡。今天大人们明显有事忙,筠炎一大早又被叫走练气去了,说是每天早上练练气,能帮助他早日御剑飞行,于是他俩就成了没人管的,早餐后到现在,就待在儿童房里,看

    动画片,玩玩具。

    午餐时,终于有人想起他们,带着他们去吃。

    吃饱了,又把他们往儿童房一送。

    美其名曰,小孩子要午睡才能长得好。

    待在睡袋里。

    子孺委屈巴巴地望着筠礼:“我们是不是被人遗忘了?”

    筠礼也觉得,但他是大哥,他必须稳住,于是侧过脸老神在在地看着子孺:“大人们有事,我们要好好照顾自己,不给他们添麻烦,等他们忙完了,就会想起我们了。”

    子孺:“我想玩遥控飞机。”

    筠礼:“午睡起来我陪你玩。”

    子孺:“我想听故事。”

    筠礼:“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给小和尚讲故事,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

    筠礼自己也不记得自己讲了多久。

    等他讲累了,回头一看,子孺已经睡着了。

    他却是睡不着的,他是皇孙,也是储脉,百里烨是太子,雄韬伟略、天文地理等等知识都能给他讲,助他越来越好,这个他可以理解,但是筠炎为什么要学斩妖除魔呢?

    筠礼总觉得这件事情有文章。

    父母向来公平,不会说偏疼谁的,筠炎学这个,他跟子孺都没学,显然不对劲。

    可大人们似乎没有要说的意思。

    就连筠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学。

    筠礼小心翼翼爬起身,摸出了房间,他们别墅跟季修璟的别墅隔了三幢,午后是岛上最热的时候,太阳特别烈,他跑到季修璟别墅里,已经汗流浃背了。

    进去之前,他回头,发现两个便衣侍卫跟着他。

    见他进了季修璟这边别墅,还对着蓝牙耳机向主子们汇报。

    筠礼皱了皱眉,心想要赶紧问清楚才好,一鼓作气就冲进去,客厅里飘荡着火锅的香气,季修璟跟筠炎已经吃完了,只剩下一些爱喝酒的师兄弟们还在猜拳吃喝。

    筠礼问:“筠炎跟国师呢?”

    福寿过来领路:“二楼书房,这边。”

    筠礼就跟着一路追上去了。

    书房门忽然被打开,季修璟、筠炎、齐眉全都愣住了。

    门口处,小小的身影,身上衣服湿透了,浑身都在冒汗,筠礼的小脸蛋被晒得通红。

    季修璟见状,赶紧起身:“大殿下先进来。”

    他去搓了条冰爽的毛巾出来,给筠礼擦了擦脸,擦了擦手,又给他拿了一瓶果汁。

    筠礼双手抱着果汁,眼睛却盯着好奇的筠炎,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完,焦急地问:“为什么让筠炎学捉妖?”

    季修璟愣住:“大殿下为什么这么问?”筠礼道:“你们大人,就喜欢把我们当小孩子,所以什么都不跟我们说清楚!我总觉得这件事情不对劲!我师父教我,那是因为我是皇储,这个筠炎子孺自然不用学的,但

    是捉妖的话,为什么只教筠炎,不教我跟子孺?”

    季修璟:“……”

    没想到,筠礼还是个小孩子,却能想的这么深远。

    其实到现在,筠炎背这些背的辛苦,却也没问过,他自己为什么要学。

    筠炎很乖巧,尊师重道,让学什么,筠炎就学什么。筠礼见他不答,上前一把抓住筠炎的手:“你不说,我们就不学了!筠炎昨晚回来一直在做噩梦,喊着见鬼了,我是他哥哥,我有责任照顾他!你们不说清楚,我们就不学

    了!”

    季修璟:“额……”

    筠礼拉着筠炎就走:“筠炎,我们走!”

    季修璟苦笑一声:“两位殿下,我可以跟你们说,但是,事关筠炎的性命,你们即便是知道了,也千万千万不能对别人说起!”

    筠礼眼珠子转了转:“你先说来听听!我分析分析,不然,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

    齐眉马上站出来维护季修璟:“我爸爸从来不骗人!”

    筠炎:“哥哥,师父不会骗我的。”

    筠礼白了筠炎一眼:“你别说话!”

    筠炎低下头:“师父真的不会骗人。”

    筠礼:“……”

    季修璟走到门口,发现福寿还在。

    他让福寿守着,死也不能说,也不能让人上来。

    然后季修璟把三个小家伙拉到自己面前,小声讲着:“当初,太子妃生产的时候,遭遇了难产,二皇子生下来的时候已经死了……”

    他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都说了。

    因为面前是三个孩子,所以他说的格外细腻,生怕孩子们听不懂。他又道:“我原想着,等筠炎长大些,就告诉他。我怕他害怕,但是大殿下既然追来,追问这个,我觉忽然觉得,你们看似是小孩子,却有着大人们也觉得惭愧的真心跟大

    爱,我相信你们一定会死守这个秘密的。”

    齐眉眼泪汪汪:“所以,二殿下很难活过20岁,除非他不停地斩妖除魔,为自己积攒功德。”

    季修璟:“对。”

    筠礼脑子马上转起来,这么说,弟弟还有十五年的阳寿,要多多斩妖除魔,才能活下去!

    筠炎自己吓着了,手脚冰凉,面如死灰。

    筠礼抱住他:“不怕!筠炎,大不了大哥想办法帮你斩妖除魔!大哥从今天起,每天都做好事,把所有功德记在你身上!实在不行,大哥就把剩下的阳寿跟你平分!”

    哥哥的话让筠炎感受到暖意。

    他忽然觉得自己昨晚,刚开始见到断头鬼的时候,吓得掉头就哭着跑掉非常可笑。

    因为他要活下去啊。

    他要活下去就要与那些牛鬼蛇神厮杀一场,哪里能还没开始打,就狼狈哭逃的?

    筠炎抱紧了筠礼:“大哥,我不怕!我一点都不怕!”

    筠礼来这边的消息,侍卫汇报给暮川,暮川已经追来了。

    主要暮川还是怕。

    如果是子孺跑来,那不用想,就是子孺想筠炎了,想过来找筠炎玩。

    但是筠礼心思深,暮川心里没底。

    没想到走到门口,就见福寿守着书房,暮川暗道不好,上前后,福寿没敢拦着,书房里孩子们的话,暮川都听得一清二楚。

    暮寒眼眶微红,敲了下门。

    进去后,两个孩子都哭着往他怀里钻。

    暮川搂住他们,温声道:“筠炎不哭,筠炎要坚强,不能让神猴白白牺牲自己,对不对?”

    筠炎点头:“呜呜……我会坚强,我一定要活下去!”

    因为他再也不想有人为了他而牺牲。

    因为他知道大家都爱他,大家都会为了他拼命,父母如此,师父如此,哥哥也是如此。

    他只有自己好好活下去,才不会连累他们。

    暮川牵着筠礼的手:“让筠炎留下来好好学,爹地带你回去了。”

    回去的一路上。

    筠礼哭的一抽一抽的。

    暮川牵着他的小手,在别墅后门口停下,找了一片有阴影、有风吹的地方,暂时没进去。

    暮川蹲下:“死也不能说,知道吗?”

    筠礼用力点头:“死也不能说!”

    暮川将他小小的身子搂入怀中,轻轻拍着:“你呀,就是太聪明了。”

    以前洛杰布跟他讲过,洛家嫡脉青出于蓝,代代卓越,令他都有些望尘莫及。

    暮川过去不懂这样的感觉。

    而今,搂着筠礼,他有些明白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了。

    既是骄傲欣慰,又是忧心忡忡。

    因为太聪明的人,背负的就越多,一生一世都不可能活的轻松。

    书房里。

    筠炎学的更用心了,注意力也格外集中,季修璟能感觉到他讲的东西,筠炎基本上当堂就能消化了。

    不仅如此,就连齐眉也拼了命地在学,课堂上讲的她如果消化不了,下了课纠缠着季修璟非要弄明白才行。季修璟挺高兴,做师父就是这样,徒弟认真学,师父才开心。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204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