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欲乱小说系列合集_晚上真空在小区散步

   “妹子。”

    卡鲁兹揉了揉鼻尖,毫无敬畏地对旁边这位虽然确实是自己货真价实的学妹,但几乎在战地行军之外所有科目全都碾压他的特蕾莎做了个鬼脸:“说点儿我能听懂的,咱俩可歇不了多一会儿,设备收拾完就得放下一组进来了。”

    特蕾莎轻轻点了点头,随即便一边手法娴熟地清除指令卡上的命令一边轻声道:“用韦伯先生你能理解的话说,就是那位拉莫洛克主祭全程只出过两次手,嗯,两次。”    欲乱小说系列合集_晚上真空在小区散步    

    说到最后,少女甚至还努力加重了语气,虽然因为她那纤柔干净的声线效果并不显著,但却依然让做为特蕾莎少数好友之一的卡鲁兹感受到了这份凝重。

    “两次……”

    卡鲁兹眯起他那双特别适合勾搭小姑娘的天蓝色眸子,沉默了好几秒才同样凝重地说道:“没听懂。”

    “哎呀!”

    听到这个回答的特蕾莎险些摔到地上,幸好她眼疾手快地扶住了旁边的高背椅,才……连人带椅子一起摔倒地上,呆呆地抱着椅子在地上傻坐了好一会儿才被卡鲁兹抓着制服的后领扥了起来,回过神来后一脸无奈地小声尖叫道:“就是拉莫洛克在刚才那场推演中只指挥了两次!”

    卡鲁兹用力一拍手,恍然道:“嗨,你早这么说我不就明白了嘛。”

    特蕾莎柳眉微蹙,一脸怀疑地看着卡鲁兹:“你真的明白了?”

    “那必须明白了啊。”

    卡鲁兹哈哈一笑,露出了一个八颗牙的闪亮微笑:“简单来说就是拉莫洛克从头到尾都基本就没认真过,就认真了两次呗!”

    “你果然完全没明白啊!”

    特蕾莎沮丧地垂下小脸,深深地叹了口气。

    “啧,如果这样都算是错的话……”

    卡鲁兹也跟着叹了口气,眼中闪过了一丝精芒,语气也随之变得低沉了下去:“那么我只能理解为,在特蕾莎你的眼里,那位拉莫洛克先生全程只下达了两次命令,除此之外根本毫无作为了。”

    特蕾莎依然垮着小脸,有气无力地说道:“请不要装作一副早就搞明白的帅气模样,我知道韦伯先生你是刚刚才想明白我最开始那句话的。”

    卡鲁兹立刻恢复了刚才那副毫无深度与知性的画风,恼羞成怒道:“你这小鬼除了长相之外还真是哪里都不可爱啊!”

    “韦伯先生才是!反应迟钝也应该有个限度吧!”

    “什么叫我反应迟钝啊!别把所有人都当成跟自己一样的怪物啊!还有还有,叫我一声学长你会死吗!整天先生来先生去的就好像我很讨人厌一样哎!”

    “还不是因为韦伯先生身上完全没有值得学习的地方!还经常对梅丽学姐进行性骚扰!”

    “放屁!我俩那是两情相悦!”

    “才不是呢!算上前天的两次,梅丽学姐这个学期已经拒绝你一百七十二次了!”

    “大人的事小孩别插嘴!”

    “特蕾莎才不是小屁孩!”

    “啊哈哈,真对不起,在大家眼里,像你这种又自闭又爱闹小性子的矮冬瓜就是小屁孩!”

    “特蕾莎只有因为有八分之一的白银精灵血统才会发育得比较慢!根本就不是矮冬瓜!”

    “矮冬瓜!”

    “色情狂!”

    “矮冬瓜!”

    “花心怪!”

    “矮冬瓜!”

    “酒品差!”

    “矮冬瓜!”

    “小气鬼!”

    “矮冬瓜!”

    “……”

    特蕾莎终于不说话了,尽管她在知识层面能碾压卡鲁兹三十条街,但如果论脸皮厚度的话,这位花季少女甚至连给后者提鞋都不配,这一点从卡鲁兹能在半年内对好友持续表白近两百次还屡败屡战这件事中就能看出来。

    “所以呢?”

    卡鲁兹却跟没事儿人似的挠了挠头发,好奇地对被自己狠狠欺负了一通的少女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哼!”

    特蕾莎气呼呼地扭过小脸,不理他。

    “今天的沙盘善后我包了。”

    卡鲁兹轻描淡写地抛出了筹码,虽然他本就没指望这位笨手笨脚的学妹去做些什么,不过为了利益最大化,姑且还是这么说了。

    果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压根就是个笨蛋的特蕾莎立刻多云转晴,望向卡鲁兹的眼神就跟在看救世主一样:“真的!?”

    “真的。”

    卡鲁兹咧嘴一笑,莞尔道:“只要你好好把那位拉莫洛主祭的事儿跟我讲明白,让我能好好在梅丽面前装辶,今天你就可以只负责裁判和评分工作咯。”

    “好!”

    特蕾莎开心地拍了拍手,然后很是乖巧地坐在椅子上,一边看着卡鲁兹懒洋洋地清空指令卡,一边笑盈盈地说道:“拉莫洛克主祭其实一直在利用咱们主办方分配给他的参谋,就是汞金学院那边的实习讲师戴森先生,虽然看起来像是他自己指挥的一样,其实无论是规划还是思路都不是他自己的。”

    卡鲁兹当时就惊了:“啥?!”

    “很不可思议吗?在韦伯先生看来可能是这样吧,但这种事其实是可以做到的,韦伯先生你可不要忘记哦,为指挥官提供思路与参考,本就是一位参谋的分内之事。”

    特蕾莎俏皮地笑了起来,莞尔道:“这样一想,是不是就觉得有些顺理成章了呢?”

    虽然确实在【丹奴军事学院】就读,主修科目却是【军用工程器械】与【战地魔导学】专业的卡鲁兹用力摇了摇头:“不觉得,一点都不觉得,我看那个戴森基本都没咋说话。”

    “并不需要说太多话。”

    特蕾莎看着卡鲁兹手中的那沓指令卡,轻声道:“他只要在整合与汇报的过程中流露出一点点倾向性,就足以被拉莫洛克主祭直接拿过来补完并利用了。”

    卡鲁兹撇了撇嘴,哼道:“是吗?那他补完的也不是很好嘛,打成那个样子。”

    明明只是个小姑娘的特蕾莎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无奈道:“因为他的补完对象是戴森老师,韦伯先生你还不明白吗,拉莫洛克参谋是在瞬间推断出戴森老师心里认为是‘正确’的战术,而不是用戴森老师的思路践行自己的战术!他的那些命令根本不属于他!”

    “这……”

    总算弄明白的卡鲁兹瞪大了双眼,愕然道:“这真的能做到吗?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儿?!”

    “可以的。”

    然而特蕾莎则平静地点了点头,轻声道:“我就可以。”

    卡鲁兹虚起双眼瞥向特蕾莎,干声问道:“真的?怎么做?在戴森把情报递给你的时候盯着他的眼睛看吗?”

    “你难道没有注意到么,韦伯先生。”

    特蕾莎摇了摇头,幽幽地说道:“那位拉莫洛克主祭,从头到尾基本都是在听戴森老师口述这台沙盘反馈出来的情报啊。”

    卡鲁兹翻了个白眼:“区别在哪里?”

    “先后顺序、语气与主观意愿等所有元素。”

    特蕾莎一边无意识地玩着自己的麻花辫,一边平静地说道:“只要拥有足够的洞察力……别摆出这副表情,韦伯先生,你知道我说的不是你那种在七百米外用研究部那架试制品打碎汞金学院初代校长像领结的洞察力,而是另外一种东西。”

    “哦,然后呢?”

    卡鲁兹撇了撇嘴,哼道:“剩下的你也别跟我解释了,直接告诉我那位拉莫洛克大佬图什么吧?好玩吗?”

    特蕾莎这次确实沉默了,一直到卡鲁兹已经彻底收拾好设备,并点亮了示意下一组选手入场的绿灯后才轻声道:“不,虽然只是隐隐约约的直觉,但我觉得……”

    ……

    “拉莫洛克恐怕是想要在最短时间内熟悉这种推演对抗中参谋所能发挥出的作用,甚至……那组设备的运行机制。”

    墨檀微微侧过身体,小声对莫名其妙突然对这种事感兴趣的语宸说道:“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罢了。”

    为了不破坏布莱克‘天才少年’的高大形象,所以墨檀在之前的几分钟一直在跟语宸窃窃私语,并没有让其他人听到自己对刚刚那场推演的看法。

    虽然不知道语宸为什么会忽然对推演对抗产生浓烈的兴趣,但是对当下这个从各种角度来说都堪称花季男青年的家伙来说,想在心上人面前展现自己的长处也是人之常情。

    “参谋……能发挥出的作用啊……”

    语宸下意识地绞起了手指,轻轻点了点头,语气有些复杂地苦笑道:“总觉得有些跟不上节奏呢。”

    “跟得上的。”

    结果墨檀却突然冷不丁地来了这么一句。

    “诶?”

    语宸愣了一下,有些惊讶地转头看向一脸严肃的墨檀:“黑梵你说什么?”

    “我说,跟得上的。”

    就在刚才,忽然反应过来语宸为什么一直在问自己那场比赛问题的墨檀点了点头,对少女露出了一个朴实无华的微笑:“准确的说,是我认为你一定能在比赛中跟上我的节奏,参谋殿下~”

    “什么参谋殿下呀,乱七八糟的!”

    语宸对墨檀甩了个小小的白眼,嘟着小嘴说道:“而且刚才那场比赛我根本就没看懂……”

    墨檀莞尔一笑,轻快地说道:“相信我,看不懂那场比赛的人绝对不止你一个,事先说好,这不是在安慰你,也没有在玩文字游戏,我敢说在这里看比赛的绝大多数人,甚至包括那些裁判在内,也没有多少人能看懂刚才那场比赛。”

    “哦。”

    语宸点了点头,看上去似乎释然了一点,但总体给人的感觉还是一副忐忑不安的模样。

    “这么说吧。”

    墨檀挠了挠头发,组织了好一会儿语言才继续道:“拉莫洛克刚才那番操作,对我们来说根本没有半点借鉴价值,我个人觉得,他似乎是在准备些什么。”

    语宸眨了眨眼,好奇道:“准备什么?”

    “不知道。”

    墨檀摇了摇头,微微眯起双眼:“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应该很快就会知道了……”

    ……

    接下来的三个小时,战火联赛的第一轮正赛可谓是如火如荼、百花齐放,各种或阴间或阳间、或接地气或接地府、或滴水不漏或特立独行的战术层出不穷,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得大呼过瘾,就连语宸也被现场的气氛所渲染,开始小声给几个颇有眼缘的女选手加起油来,菲雅莉、伊莉莎和布莱克看得也是津津有味。

    卢娜也看的津津有味,只可惜她看的是炼金笔记,而不是比赛。

    终于,就在临近中午的时候,战火联赛的正赛第一轮才宣告结束,总计一百零八个选手脱颖而出,获得了为下午的第二轮正赛做准备的资格。

    其中,墨檀认识的巴蒂·阿瑟与李察·莱恩都顺利晋级,前者是以较大的优势取得了胜利,后者虽然也赢了下来,但却并不轻松,至少在语宸看来是这样的,因为她旁边那人至少从那场比赛中调出了李察同学八十几个致命漏洞。

    “小心眼。”

    终于,一直到头昏脑涨的少女终于忍无可忍,没好气地瞪了墨檀一眼后,这家伙才老实下来,不再嘀嘀咕咕地挑毛病挑个不停。

    顺便一提,在这三小时中,墨檀曾经被自己顶号了一次,不过鉴于顶号的‘混乱中立’人格也对战火联赛比较感兴趣,所以竟然难得地直接退出游戏,回到现实中把精神状态给调整回去了。

    在语宸的掩护下,墨檀那短短十几分钟的瞌睡并没有被旁人察觉到,嗯,准确的说是并未被卢娜之外人察觉到。

    而汤姆和斯普拉达在确信今天绝对没可能打到三十二进十六便离开了,同为正式成员,他俩跟成天摸鱼的菲雅莉不同,还是比较尽责的。

    然后——

    游戏时间PM13:45

    正赛的第二轮,一百零四进五十二的对抗正式打响,在赛制规定下,所有选手都将重新抽签。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196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