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我闺蜜揉我下面gl\他要了三四次还想要

   如今网络与各种新媒体发达,媒体渲染,一些网红红人与大v的争相转发,事件在网上快速发酵。

    这段恶意剪辑,掐头去尾的视频在网上快速传播。

    【铭和这种大医院,居然也会出这种事?】    我闺蜜揉我下面gl\他要了三四次还想要  

    【店大欺客,就是欺负老百姓呗,看家属哭得那么凄惨,他们居然好意思说责任家属承担,敢情他们医院就一点责任都没有呗。】

    【这么冷血,这么配做医生。】

    【家属讨要说法,反而被殴打,简直没天理了。】

    ……

    这里面也夹杂了些不同的声音。

    【大家冷静点,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好几天的事了,根本不是网上说得那样,视频里那几位医生都特别好,是家属狮子大开口。】

    结果,

    刚冒出一个人,就被群起而攻之。

    【医院给了你多少钱,让你说这种违心话?】

    【有钱大家一起赚啊。】

    【还是这位医生给了你很多钱?】

    苏羡意看到新闻时,怔愣良久。

    她以为这件事已经在警方的主持和调解下得到解决,她快速浏览着评论,一边倒的在声讨院方与医生,要求他们给个说法。

    事情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周小楼还特意询问苏琳这件事,因为那晚她后来也回到医院,后来还是陆时渊送她回来的。

    “具体细节我不清楚,应该是协商好了。”

    “那为什么事情会发酵成这样?”

    苏琳也觉得困惑。

    ——

    铭和医院,手术室内

    “吸引器。”

    灯光下,戴着口罩的侧脸精致立体,周围医护人员有条不紊得配合他。

    他说话语气,似乎总是波澜不惊,听不出什么特别的情绪。

    另一侧的观察室,有些来进行临床实习的医生。

    “血压只有四十了。”护士忽然说到。

    陆时渊抬眼看了下负责这场手术的麻醉医生,“把容量加上去。”

    “我知道。”

    肖冬忆增加液体容量的同时,陆时渊看向一侧的辅助医生,“再去多要点血,应该不够用。”

    随着手术室内监护仪器的持续异常,所有人都眉头紧皱。

    当病人情况再度恶化,失去心跳。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陆时渊将双手伸进了患者打开的胸腔,在胸内直接进行心脏按压,看得观察室的实习医生都跟着高度紧张。

    “心跳有了。”

    “有了有了……”

    围观的实习医生同时舒了口气,在学校能看到的东西,远不及真实的手术抢救过程来得震撼。

    “主刀医生是陆时渊?他好稳!”

    “简直是神好吧,我们学校的学长,人走了,学校还流传着他的传说。”

    “他的老师也牛逼啊,是林老。”

    惹得不少医生艳羡,毕竟这位老先生在医学界,太负盛名。

    “手术剪。”陆时渊的声音似乎素来都没什么起伏。

    他在完成主要手术,将缝合工作交给辅助医生时,这场手术已持续近6个小时。

    “你怎么样?撑得住吗?”肖冬忆看着他沾满血的手套。

    “还行。”

    ……

    手术结束,患者被送入了重症监护室,陆时渊则去找了患者家属。

    亲朋好友,大概五六个人都等在外面。

    见他出来,全都快速围拢过来。

    “陆医生,我爸怎么样?”说话的是患者女儿,大概几天没合眼了,显得格外憔悴。

    “手术很成功。”

    “谢谢。”家属连声道谢。

    陆时渊摘了口罩,又和他们说了下后续的注意事项。

    “真的谢谢您,陆医生,我们对铭和医院是百分百信任的,你们人都很好,根本不是网上说得那样。”

    “谢谢你们的信任。”

    陆时渊心下有些困惑,网上说了什么?

    在见到肖冬忆后,就瞬间明白了,他火急火燎得将新闻拿给他看,“现在不仅是圈子里,就连我那些八卦群都传遍了。”

    “怎么回事?”

    “谁知道啊,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天了,不知怎么就在网上传开了。”

    “先吃饭吧。”

    八点多进的手术室,如今已下午两点,水米未进。

    “视频里有你,而且网友正在扒你,你还有心思吃饭?”

    “我有什么值得他们扒的。”他又没做过任何丧良心的亏心事。

    “那你也太淡定了。”

    作为一只合格的吃瓜猹,肖冬忆早已上蹿下跳。

    因为那天陆时渊是在最前面直面死者家属的,自然就被枪打出头鸟。

    他摘下眼镜擦拭,声音平淡:

    “我饿了。”

    “……”

    肖冬忆愕然,你这理由:

    好正当,好合理!

    我特么都不知该说什么!

    “三点我还有一台手术。”

    两人去食堂就餐,肖冬忆正暗恼事情不对劲:“尸检结果快出来了吧。”

    “应该是后天出。”

    陆时渊拿着筷子,吃东西都慢条斯理。

    就在此时,肖冬忆所在的八卦群里,有人转发了一则新闻视频,标题是某媒体独家采访到了铭和医院事件的死者家属。

    肖冬忆点开视频,接受采访的是死者儿子。

    先是简短的自我介绍,“我叫李德正,死去的人是我父亲。”

    “您父亲是何时住院的?”

    “这个月10号,做微创肺叶切除手术。”

    “既然是微创手术,手术风险应该很小。”

    “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的父亲会死在手术台上,医院方面就觉得我父亲的死与他们关系不大,前一天手术,第二天就死了,而且微创变成开胸,能没关系吗?”

    ……

    而医院则在随后发声明,大意是:

    已委托专业机构进行医疗事故尸检,而发生争执,是因为患者家属提出了不合理的诉求,并且说与他动手的人,并非医院员工。

    警方已介入,会配合调查。

    甚至公布了完整视频。

    这里有家属索要500万的说辞,把舆论搅和得更浑。

    【要500万?疯了吧。】

    【家属可能就是情绪激动,不过医生也太冷静了。】

    【动手的不是医院员工?那肯定是医院的临时工吧,还真会找借口。】

    网友分成了三派:

    声讨医院的;支持家属的;还有吃瓜看戏的。

    肖冬忆看向陆时渊,“是家属联系了媒体?”

    “不清楚。”

    “是知道尸检结果快出来,准备借媒体向医院施压,多赔点钱?这儿子还真是孝顺。”

    “我去准备接下来的手术。”

    陆时渊吃完就离开食堂。

    中途给苏羡意打了电话,说医院方面没什么事,让她别担心。

    只是他不知道,这把火,很快就烧到了自己身上。

    ——

    此时的公安局里

    休息之余,大家也在讨论这件事。

    “这位临时工身手还真不错,干净又利落。”

    “我也这么觉得。”

    “你们不觉得这身影很眼熟?”

    所有人目光落在厉成苍身上,某位正拿着保温杯,正在研究高考数学题的大佬。

    带娃,养生……

    这居然是一个未婚男人的日常。

    “你们说,队长这样的状态,有生之年,我们还能嫂子吗?”

    “悬!”

    “要不要打赌,我赌队长这辈子都会打光棍。”

    “卧槽,这么诅咒队长,你不想活了!那我也赌他单身一辈子。”

    “你们不懂,这世上有句话叫一物降一物,保不齐就有人能收了他。”

    “那个人可能还没出生。”

    “……”

    “嗳,铭和医院的事又有新进展了。”一位民警翻看着新闻,忽然扭头看向厉成苍,“队长,出事了。”

    他撩着眼皮看向那人,“怎么了?”

    “陆医生的个人信息被人挂到了网上。”

    厉成苍将手中的数学题放在桌上,眉眼冷厉。

    “陆时渊的信息?”

    “对,现在网上全都在讨论他。”

    他的手指轻叩着桌子,若有所思。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192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