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老村长双飞女知青(汤芳带毛阴部)最新章节列表

  面对厉成苍的质疑,谢驭几乎是咬牙切齿说了句:“是我。”

    “我还以为是他。”

    “他还早。”    老村长双飞女知青(汤芳带毛阴部)最新章节列表    

    “……”

    陆时渊的想法也很简单,近段时间,他也观察了姐姐与谢驭的备婚情况,比他想得复杂许多,他平时工作很忙,以后与苏羡意的婚礼提上日程,怕是没这么多时间陪她挑挑选选。

    既然苏羡意喜欢,穿着又好看,不如趁早定下来。

    试了礼服,谢驭请客,除了厉成苍来去匆匆,大家又相聚吃了顿饭。

    吃饭时,陆识微还调侃许阳州:“你怎么这么弱啊?你这样,我和谢哥儿结婚时,你能做伴郎吗?”

    “我哪里弱?”

    “那你连女生都打不过?”

    “我那是让着她!”

    许阳州虽然嘴硬,心下却暗暗发誓,一定要证明自己。

    最起码在谢驭婚礼上不能丢人,便私下联系了俱乐部的教练,准备搞个突击训练。

    准备在婚礼当天,做个最让人惊艳的伴郎。

    结果,还出了点小插曲,搞得他很崩溃,这就是后来的事。

    ——

    此时,用餐期间。

    徐婕还打电话过来,问她晚上回不回家吃饭,听说在陪陆识微试礼服,就顺嘴问了句,“试的怎么样?定下来吗?”

    “还没有。”

    “试婚纱是这样的,有些婚纱看着漂亮,适不适合,还得上身看效果,不是一次就能成的事,你让你哥多照顾她一点,别让她太累。”

    “我知道了。”苏羡意点着头,“妈,二哥帮我买了一套婚纱。”

    “什么?你俩准备结婚了?”

    徐婕皱眉,这又是什么情况?

    “还没有啊。”

    “那你们买婚纱干嘛?”

    “他说:备着。”

    “……”

    徐婕挂了电话,竟有些哭笑不得。

    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的心思。

    “怎么了?意意不回家吃饭?”谢荣生近来容光焕发,本就是新婚,儿子又要结婚,一年解决了几件大事,整日都精神抖擞。

    徐婕点头。

    “这丫头,自从时渊搬到外面,她就三不五时的不着家,等她回来,我得好好说说她。”

    苏羡意一开始,只是隔三差五去陆时渊那里,近段时间,几乎住到了那里。

    有一次,说去看猫。

    结果,

    一个晚上都没回来。

    也不只是看猫,还是看人。

    “两个孩子感情好,你瞎掺和什么啊。”徐婕笑道。

    “我是想着,程家二老过几天就过来了,他们肯定是住在大院里,我想着那丫头回来住,也跟这两位多接触接触。”

    “他们什么时候到啊?”

    “说是还有一周左右。”

    “那确实很快了,我让意意吃完饭就回来,和她好好交代一下。”

    ……

    伴随着程家二老到京日子渐近,大家似乎都格外忙碌,陆老更是连压箱底的陈酒都搬了出来,说要和老亲家好好喝一杯。

    苏羡意近来忙着加班,抽空才关心了一下周小楼找工作的情况。

    “正在找,不急。”

    周小楼嘴上这么说,实则满腹委屈。

    她自然想找与之前工作差不多的职业,这样的话,也能进尽快适应。

    找工作,比她想得更加顺利,大概是快到年底,各家公司都忙,人手紧缺,投简历,面试都很顺利。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有个公司,已经通知她去上班。

    在去上班的前一天却临时通知她,让她不用去报道,已经聘用了其他人。

    一家如此就罢了。

    接连两家公司都如此,她心里便有底了。

    因为她之前的领导说了:

    【会让她在这行混不下去。】

    她以为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是动真格的。

    其实通过苏羡意,她认识的人,几乎都是京圈大佬、

    就是许阳州,在圈内可能是食物链的底层,到了外面,也是横着走的主儿。

    随便找个人处理,事情都能解决。

    周小楼不愿麻烦他们,也是憋着口气。

    她就不信,自己那个领导还能在燕京只手遮天?

    难不成,就没一家公司肯要她。

    当她继续浏览招聘网站时,有新闻弹窗跳出来,她下意识要关掉它,只是【铭和医院】四个字,映入眼帘,让她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点开新闻。

    【铭和医院草菅人命,推卸责任,殴打恐吓家属。】

    周小楼蹙眉,翻看新闻。

    这日期,是自己生病住院那日。

    这都是好些天的事了,事情怎么突然发酵起来。

    视频中,医护人员的脸与患者家属的脸都被打码处理。

    一开始,只能看到患者家属坐在地上控诉微创手术要了患者的性命,直至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

    “……没病,来医院干嘛!”

    好像是肖冬忆的。

    脸被打码,看不清样子,但周小楼听得出。

    他的声音来得突兀,也显得十分冷血无情。

    “责任也是你们承担!”

    这……似乎是陆时渊的。

    然后就发生了争执,有个全身打码的人冲上来,直接把患者摁在地上,而新闻上说得字眼是,这是医院人员,暴力殴打患者。

    视频显然是经过剪辑的。

    在医患本就紧张的当下,视频快速传播,瞬时引爆了网络。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181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