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女婿老是动手动脚的|喷水了,爽爆了

  叶枫第一次来到巴萨罗那这样的城市。

    在巴萨罗那待了两天之后,叶枫发现巴塞罗那的市中心很小,不过小也有小的好处,除了一个国家艺术博物馆在靠近机场的郊外,其他的景点都比较集中,步行就可以到达,还可以步行到达巴塞罗那的海滩,人不会旅游的那么疲倦。

    总体来说是一个非常值得前来旅游的城市。  女婿老是动手动脚的|喷水了,爽爆了  

    如果看腻了风景,还可以看看欧冠足球豪门,巴塞罗那队,不仅可以看到巴尔德斯,奥莱格,还可以看到足球精灵罗纳尔迪尼奥。

    罗纳尔迪尼奥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小罗。

    在这两天的时间里,叶枫几乎哪里没去,也没有管外界的事情,而是把所有时间都给了家人,陪着他们在巴塞罗那游玩。

    人都是有遗憾的。

    前世叶枫在爱情中因为自己的任性,赌气选择了不成熟的做法导致自己被东城大学退学,然后连锁效应,过的非常狼狈,以至于最后和家人形同陌路。

    这是叶枫当年很遗憾的事情。

    现在不同了,命运再给了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他凭借着先知赚到非常非常多的钱,成为东城大学的骄傲,也成为了家人的骄傲。

    今天更是来到了巴塞罗那。

    这是以前根本不可能想象得到的事情,平心而论,叶枫叶枫敢说哪怕他没有被退学,他也很难将大姐,爸妈带到西班牙看奔牛节,带到巴萨罗那旅游,开酒店民宿。

    因为这些都是需要钱的。

    不要说酒店,玩的项目了,哪怕就是四个人往返的机票都是很多人想象而不可及的开销了,更不要说一家人在这里玩了大半个月。

    ……

    巴塞罗那塔海滩上。

    叶枫穿着休闲的衬衫,短裤,半靠在沙滩椅上,看着在海边散步的爸妈以及大姐,眼神略微有一些深沉,没错,他是重生了,回到了正当青春的时候。

    但是身体的年龄可以重来,内心的年龄却不可以重来的。

    花有重开日。

    人无再少年。

    因为经历催使人成熟,经历了两世的叶枫不可能不成熟。

    潘坤就站在叶枫沙滩椅的旁边,虽然说老板也让他放轻松点,不要把自己当成保镖司机,就当做朋友,既然来巴萨罗那了,就当成是来旅游的,但是潘坤也清楚,老板让自己随意点,那是老板性格随和,自己却不能这么做的,一定要记清楚自己的身份。

    老板是老板。

    保镖也永远是保镖。

    说实话,潘坤也愿意一直跟在老板后面给他开车,给他保镖,这对潘坤来说是一件非常有骄傲感的事情,非常的骄傲。

    因为是他亲眼看到老板从一个普通人一步一步走向神坛的。

    可以说,只要老板一句话放出去,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削破脑袋想要过来当老板的司机兼保镖,所以潘坤骄傲的同时也非常的感激。

    不过潘坤看着沙滩以上的老板,心里也有一丝不解,潘坤不是没出过社会的白纸,他是当初在燕京当了十年武警的老油条,他看得出来老板的眼神里透着深沉以及沧桑,这种感觉好像老板心里藏了非常非常多的事情一样,而这些事情又像一块又一块巨石压在他的身上,让他很难轻松起来。

    不应该。

    很不应该。

    最起码潘坤觉得不应该,在他看来,老板年纪非常年轻,现在也不过28岁,可以说一路走来都是顺风顺水,没有受过挫折,不应该给人深沉,肃穆的感觉的。

    “老板。”

    潘坤想了一下,突然叫了一声。

    “嗯?”

    叶枫侧头看了一眼潘坤。

    现在的叶枫很少会跟别人沟通什么,很多事情也确实不能说出来,所以不说话看向一个人的时候会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压迫感。

    潘坤在叶枫看过来之后,也有些不自然,想了一下,试探的说道:“可以给我一根烟吗?”

    “怎么想起来抽烟了?”

    叶枫奇怪的看了一眼潘坤,然后把身边的烟和火机丢了过去,以前潘坤在他身边几乎从来不抽烟的,两年前就已经把烟戒了。

    “怎么说呢。”

    潘坤接过烟拿出一根点了起来,久违的烟味,当初在当武警的时候,部队里都是大烟枪,他也没少抽烟,没想到现在却戒了烟。

    在听到老板问话,潘坤露出难得的笑容,说道:“就突然想起来抽一根。”

    “有什么事情就说吧,别藏着掖着了。”

    叶枫烟瘾也被潘坤勾起来了,便也点了一根,一边吞云吐雾,一边说道,至于潘坤,哪怕他不问,他都看出来潘坤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跟他说。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

    潘坤想了一下,看着重新躺着的叶枫试探的说道:“就是有时候觉得老板你心里好像藏了很多事情。”

    “很多吗?”

    叶枫侧头看了一眼潘坤,突然问道。

    潘坤点了点头,然后也用上了冯三德抽烟的姿势,不是夹着烟,而是两根手指捏着烟,别人抽烟的姿势是耍帅,而冯三德抽烟的姿势是苦大情深,跟跑了老婆似的感觉。

    “其实也不是多。”

    潘坤想了一下,描述道:“就是一种很沉重的感觉。”

    叶枫看着潘坤似有所悟的说道:“你是想说我比同龄人成熟吧,在你之前已经有很多人这么说过我了。”

    说到这里,叶枫突然坐起来看着潘坤,神色认真的问道:“你觉得人应该按照什么来区分一个人的成熟呢?是按照年龄,还是按照什么?”

    “年龄。”

    潘坤下意识的说道。

    叶枫反问:“那如果说一个人30岁,是一张白纸,家境优越,从出生开始就没遇到过什么挫折,另外一个人25岁,家境贫寒,历经人间十有八九苦难事,你觉得谁成熟?”

    “25岁的成熟。”

    潘坤想了一下,补充道:“经历使人成熟。”

    叶枫又目光深邃的盯着潘坤,问道:“那我问你,如果一个人到了36岁,突然有一天,他回到了20岁这天,你说他是20岁,还是36岁?”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180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