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病态宠爱:接吻的时候摸xiong

    原以为完美的计划,被残酷的现实给击粉碎,蒙嫂心中万念俱灰,知道无论如何伏低做小如何示弱都没用了,慢慢地站了起来。

    2023年的8月8日立秋,季节刚进入秋初,天气干燥,天天艳阳高照,而中午的太阳最灸热,照在人身上,感觉像是坐在火炉旁,热气灼得人面部发烫。

    蒙嫂跪在村道的水泥路面,曝晒在阳光下,就那么小会儿,后背衣服都被汗湿透,刚站起来时,被强烈的太阳光晃得眼前一阵片炽白。  病态宠爱:接吻的时候摸xiong    

    她定了定睛,视野才完全清晰起来,茫然地看了看人群,最后目光又落在了周村长身上,眼里又簌簌地滚出泪来。

    在周家作媳妇日期虽短,周家几位长辈对她是真的好,周村长周扒皮夫妻多次提醒她,让她管教好小妍,她要是听了长辈的话,想必就不会落到这般地步。

    视线从周村长身上移开,蒙嫂看向了自己的孩子和婆婆,她也清楚的知晓她有现在的结果,婆婆和小妍才是主要原因。

    可是,一个是自己的亲骨肉,一个是相依为命多年的婆妈,无论哪一个,她都怨恨不得。

    乐韵也是造成她不幸的人之一,乐韵既然同意了她带着女儿嫁进周家,为什么就不能原谅小妍一次,为什么不能再给她和小妍一次机会?

    只要乐韵说原谅小妍,周夏龙就不会那么决地和她离婚,如果乐韵再给小妍一次机会,小妍肯定会痛改前非。

    只要乐韵大度一点,不计较小妍的过错,小妍就能有个好前程,她也不会被扫地出门。

    得了胃癌,还打输了官司,蒙嫂心里积着一腔怨,也不甘心,拼上了最后的脸面孤注一掷,以为要么能逼得乐韵不得不救自己,要么也能将乐韵拉下水。

    她有自知之明,想拉乐韵作垫背的是不可能,至少可以毁了乐韵的好名声,如果乐韵不救她,她万念俱灰之下撞死在乐家门前,乐韵也要背上见死不救,心狠手辣、冷血无情的骂名。

    可谁知道乐韵她竟然悄悄救了那么多人,还免费救治孤儿,就算她今天一头撞死在乐家屋外,也不会有人同情她,于乐韵的名声也毫无影响。

    原本打定主意孤注一掷,不成功就成仁,自己活不了,就以命坑乐韵一次,如今连最后的一点机会也没有了,心里除了绝望还是绝望。

    蒙嫂心如死灰,又茫然地望了望前方,目光与晁家少年的视线对上,在少年深邃的眼神注视下,眼睛像针扎似地痛了一下。

    她艰难地挪开了视线,慢慢转身,拖着软绵绵的双腿走到了身躯在微微发抖的女儿面前,伸出颤抖的手,拉住了孩子的手,强挤出的声音干涩无比:“小妍,我们回家吧。”

    处于惊恐中的李小妍,被拉了一下,如触电似的颤了颤,手里原本一直攥着太阳伞差点拿不稳。

    她想哭,没哭出声,眼泪滚了出来。

    蒙嫂拽着女儿的手转了身,又走到了婆妈旁边,拉了婆妈一把。

    李婆婆腿软得厉害,也知道再留下去没有好果子吃,就着蒙嫂的拉拽巍巍颤颤地爬了起来。

    娘仨的腿僵僵的,走路一脚高一脚低,都不怎么稳当。

    高考生与家长们看着李家三人垂头丧气地转身朝路口走,都没吱声。

    美少年瞅着李氏祖孙仨转了身,幽幽告诫身边的小青年们:“你们可别学刚才这位妇女的作派,做人要厚道,不要以为自己有病自己就是弱势群体,更不要以为自己弱就有理,更不要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搞什么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小伎俩威胁人,那些小手段只会让自己掉价,践踏地的其实是自己的尊严。”

    “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不是情侣之间或夫妻之间才有的吗?”有小青年小声嘀咕。

    “不一定,”美少年耐心的现场教学:“并不是只有小情侣和夫妻之间才会一器二闹三上吊,刚才的妇女的行为就是在实力演示‘一哭二闹’,她一来就朝着周村长老爷子跪了下去,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这就是哭和闹,照她的行为推测,她的下一步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第三步。”一

    “啥,她不会想在乐姐姐门前上吊吧?”一群小青年差点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

    “她不是想上吊,她是想撞墙。”美少年并没有遮遮掩掩,将自己的推测说给众人听:“她刚才跪下去就不起来,一双眼睛不停地打量墙和墙角,观察着我们这些人,她是在计算应该撞墙还是柱子,撞哪里才不会被人拦住,撞哪里才能撞得头破血流,最好能保证一头撞死。”

    “嘶-”倒吸凉声四起。

    一群高考生小青年和家长们惊骇地望向了李家仨人,盯着蒙嫂的目光更是一片骇色。

    小刘的妈妈一阵阵的心惊胆颤,艰难的=地咽了咽口水:“她……不会真的想寻死吧?”

    “正常情况下她不会寻死,但是,我妹妹拒绝她,不给她看病的话,她就会寻死。”

    美少年耐心解释,小青年们又吸了一口凉气,有人问:“为什么要在乐家门口自杀?”

    “她想害我妹妹啊。”美少年平静地给小青年们释疑:“她今天要是一头撞死在乐家门前,到时别人以会认为是我妹妹不给她看病才令她走投无路绝望之下所以想不开寻了短见,别人会说我妹妹见死不救冷血无情。

    她得了癌症,反正活不长了,我妹妹不给她治病,她想用她的死来报复我妹妹,给我妹妹泼脏水,让我妹妹背上骂名。”

    小青年们脸色都变了,李小妍妈妈竟然想用死来害乐家?

    罗少等人听到晁少在分析蒙某人的行为时,都没觉意外,他们之前也观察到了蒙某人下跪哭诉时,眼神一直往乐家墙根飘。

    再说,他们那样的勋贵老家族,经历过大风大浪,什么阴谋诡计没见过?他们从小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并不是傻白甜似的小绵羊,没有害人之心,却有防人之心。

    像蒙某人那样的人,都不是擅于隐藏情绪的人,有什么小心思小算计几乎显露在脸上眼里,很容易看出来。

    他们一直当吃瓜群众,也是因为现场有晁家哥儿,他们在晁少面前耍心眼儿都瞒不过他,何况是一个没见过什么大场面的妇女。

    在晁少面前耍心眼,等于是关公门前耍大刀,晁少那家伙最擅长揣摸人心,只看蒙某人的眼神就能将蒙某人的心思给揣摸个透。

    学生家长们也暗吸气,李小妍妈妈……她竟然有那种恶毒心思?

    蒙嫂在晁家少年说她想一哭二闹三上吊时后背皮都张紧了,当晁家少年猜到她想撞墙,整个人都僵住了。

    她的腿僵硬得像铁柱子一样钉在了地上,再也挪不动,一股子寒气从脚底蹿上后脊骨,直达天灵盖。

    明明地面热得发烫,太阳光也是热的,蒙嫂却感觉四周都在冒寒气,冷得牙齿都在打颤,冷汗大颗大颗的从脸下往下掉。

    李小妍听到后头的对话,手脚都不听使唤了,只想赶紧离开,不想妈妈突然站住,被拽得打了个踉跄。

    她好不容易站稳,挪头看向妈妈,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要站住,却看到妈妈的嘴唇白得跟纸似的,汗淌了一脸。

    她害怕起来,拽了妈妈一下没拽动,立即去推,都哭了:“妈,我们回家,快回家好不好。”

    被推了两下,蒙嫂往前一个踉跄,腿又能动了,被动的被女儿拽着往前,脚像踩着棉花似的,没有半点感觉。

    来的时候,因为孙女要给她妈打伞遮太阳,李婆婆地戴着孙女买的潮流太阳帽,她也想赶紧离开,走得比较快。

    当发现小蒙走路像在数蚂蚁似的,她觉得太慢了,缓了缓,等孙女拽着小蒙来了,她也帮了一把,拖着小蒙赶紧走人。

    李家娘仨最初走得较慢,越走越快。

    顶着太阳的李家娘仨,逃也似的小跑着跑过了弯道,才稍稍缓了缓,当沿路到了村道与地坪相连的路口,不期然的与周奶奶周天明曹冰月不期而遇。

    周天明因下半年要去M国留学,要办一些签证,上周周末就去省府向某大使馆递交材料,直到拿到了签证才回来。

    周奶奶去赶集,再去曹婆婆家一趟接曹冰月到周家来住几天,然后顺便等孙子回到乡街再一起回家。

    曹冰月因为缺父爱,周家的大哥哥对她挺好,她最初叫“天明哥哥”,后来就叫“哥哥”,也很粘哥哥。

    曹冰月比较小,不用在意什么男女有别,周天明对曹冰月也挺好的,因为小继妹粘着他,天气又热,他撑着太阳伞给奶奶遮太阳时便没法给曹冰月遮太阳,干脆将曹冰月给抱起来。

    曹冰月被哥哥抱着,开心得像只小麻雀,叽叽喳喳得说个没完。

    周奶奶挎着竹篮,笑咪咪地听曹冰月和大孙子说话。

    当赫然发现李婆婆娘仨人时,周奶奶愣了一下,那仨跑梅村来干什么?

    李婆婆看到直面走来的周家祖孙,手脚又僵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162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