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山村秽乱妇女全文阅读(妺妺的脚h)最新章节列表

  在罗南的注视下,墨拉表现得像是一个得寸进尺的推销员:“你看,除了你已经知道的,我还可以提供一些情报,有些你不知道,有些修老师也不知道——比如有关他女儿的一些问题。

    “还有些,除我以外,你现阶段能找到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关系到……”

    后面她没有说,但她的视线,却在此时偏移,观其落点,分明是指向了一侧始终保持沉默的瑞雯。    山村秽乱妇女全文阅读(妺妺的脚h)最新章节列表  

    墨拉的视线并无掩饰,莫雅下意识伸手,揽住瑞雯肩头,眉头皱紧。

    “所以,我在这边的自由度增加一些,你不介意吧?我想扩大一些交际圈,找几个朋友,后面,我们可以再讨论情报的交换……”

    罗南便在这时摇头:“你概念里的‘自由度’,我给不起,也不喜欢。”

    不管是谁,面对随便出个价,就迫不及待要碰杯定案的强买强卖行为,都喜欢不起来。

    有修神禹这种关系,墨拉本来可以更婉转一些的。罗南相信,她如此频繁主动过来互动,对这边也必有所“求”。偏偏她选择用这种方式,只能说明她不可理喻。

    又或者,她“求”的东西,格外过分。

    赶在她再度开口前,罗南抢在头里,话题却好像跑偏了:“有个常识,你应该知道。”

    “嗯哼?”

    “人的思维记忆,在完全摆脱肉身基础前,是物质的。物质层面的信息,其实比精神层面更好把握。”

    “这个论断……”

    “我的意思是,就是把它们暂时打碎了,只要掌握‘纪纲’,也拼得回来——你是专业搞这个的,应该知道才对。”

    “喂,同门姐弟,不至于这么无情吧?”

    墨拉唇角上挑,伸手去戳罗南胸口。

    这是个看似亲呢的动作,和她刚攀上来的“师姐弟”关系搭配在一起,倒也很搭……

    然而伸到半途,罗南已经拗住她的手指,信口回应:

    “Tryme。”

    “啧!”

    墨拉咂嘴,与罗南对视,却无法确定,面前这个年轻人心底的真实想法。感觉像是“玩笑”,可连她自己都隐约觉得:

    这种方法,好像挺有趣?

    而且,罗南投射过来的眼神……

    下一秒,墨拉笑出声:“那可糟糕了!所以,师弟你的意思我明白……这次沟通失败,下回再来。”

    说话间,她身后玻璃竟如水波般荡漾。

    这种非自然现象,必然有特殊能力作用,也当即引起罗南的应激反应——莫雅等人离得这么近,他不可能把先机让出去!

    “咔嚓”一声响,墨拉被罗南拗住的指头,又一次断掉,而这回,竟然是自根处折断、离体。

    “送给你做纪念了。”

    墨拉发出格外尖亮的笑声,断指处血肉分离、血光如注,半途又迸散为稀薄的血雾。而无论是哪种形态变化,都是借机与渊区风暴形成干涉,以至于罗南掐住的断指,便如微型炸弹一般,只是小半截,威力也不容小觑。

    血雾还待弥漫,周围空气却是整个凝固。

    这时,被血腥场面刺激的惊呼声起,却都失去了后续的震动波形,变得荒腔走板。

    更早一线,墨拉的身体猛然后靠,已经“融”入了玻璃

    幕墙,如穿水波——众人一个视线恍惚的空当,便见她已经穿越过去,在演播厅上沿飞身而下。

    理所当然的,仍然忙忙碌碌的演播厅里,那些工作人员、还有未离开的嘉宾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天降美人”给惊到。

    墨拉却是平稳落地,随即脚步轻盈,快步走到演播区域。还伸出刚刚断指的手掌,和那位“偏执蓝领”,握了握手:

    “真不容易啊……后面会更不容易,准备好了吗?”

    那人本是愤怒的,却又在极大惊愕情绪下,显得茫然无措。

    完成这个动作,墨拉回眸;上层平台,隔着玻璃幕墙,罗南也注视着她。

    下一秒,墨拉挥了挥血流不止的手掌,从演播厅的出口,大摇大摆地离开。

    她那根纤长手指,仍握在罗南掌心。

    罗南翻转手掌并摊平,断指便在不稳定的血气中轰声爆燃,只是焰光局限在方寸间,难有波及。

    “穿过去了?”

    这时能问出这话,羊周已经是极大失态了。他所在的位置,正好是挨着玻璃幕墙,下意识伸手,幕墙受力,忽地绽开了无数冰裂纹路,在外膜的保护下,虽未炸开,却也无法再支撑,一下子垮塌下去。

    下方又是惊叫连连,好歹没伤到人。

    “罗南!”莫雅为避免给罗南找麻烦,一直刻意置身事外,此时却也必须要问一下。

    罗南对她笑了笑,低头看燃烧的断指:“她不怕‘减法’,就用‘加法’。可她又是靠‘加法’过日子的……确实麻烦。”

    罗南头痛的时候,墨拉也刚走出演播厅。

    也直到这时,罗南的意志、来自云端的“长索”,才真正与她拉开距离。同样礼貌保持距离的,就是灵波网的嗅探器。

    夏城的两位超凡种,暂时还没有彻底和她撕破脸。

    对此,墨拉倒无所谓。

    残缺的手掌屈伸两下,就在这个过程中,新的手指便从无到有,顶着原伤口处的血污,复原如初……

    不,不一样了。

    而且是格外有别于她认识的“不一样”!

    新长成的细长葱白的手指,在微微颤动,连带着她的手掌、手臂……分明是与那些已经保持距离的云端“长索”遥相呼应。

    罗南这个实验狗!

    “啧,麻烦!”

    再这么搞,肯定有玩脱的那天。

    要怎么办,格式化吗?

    就算是格式化……

    墨拉莫名“哈”地一声笑,便在笑声里,另一只手将这根指头握住,再一发力,血光迸溅中,自己又把它强拗下来。

    这可是公众场合,有位不幸目睹这一场面的女士,当场发出了尖叫声,引来不明究竟的路人关注。

    墨拉冲那位女士嘟嘟嘴,就握着仍在抽搐的断指,从容离开,但几步之后,步伐却越来越快。

    步履匆匆,脸上仍是习惯性的笑容:

    我的存档……在哪儿呢?

    “那位好像也有排异反应……携能观察导致的变异,也会对她造成困扰。”

    “礼送”墨拉离开,罗南并没有再启战端的意思。就在曾经是玻璃幕墙,现在已经空荡荡的参观走廊边缘,默默沉思。

    没有人来打扰他。演播厅里的嘉

    宾和工作人员们,也投过来视线,只不过受限于顶棚复杂结构,看不清什么。

    直到姗姗来迟的保安大呼小叫的冲上来,罗南才转过脸,却是去问瑞雯:“怎么样?可以吗?我是说这档节目……”

    这也算回归主题了。

    罗南这模样,倒像是前面什么事都没发生。

    瑞雯也真能配合得起来,轻轻点头。

    罗南就舒一口气:“ZM不管用,用这档节目来提高出镜率,也还行。”

    旁边ZM的CEO鲁珀特先生,张张嘴想说什么,却又被祝青黄以目示意加以制止。

    罗南都看在眼里,也不介意,视线再转向羊周:“瑞雯没有意见,可以考虑签约了。当然,今天下午只能签意向书,我们这边还要家长签字。”

    莫雅举手:“协议文本发给我吧,我转给老爸老妈。”

    一切都很正常,就像是一次顺利的现场参观及签约流程。当然大家必须忽略掉,整个垮下去的玻璃幕墙,还有下方一片狼藉的演播厅。

    作为本次节目的大力倡导者,羊周却有点儿发懵,下意识往祝青黄那里看了一眼,却无法从老狐狸那里获得任何有效信息。

    视线再转向吉商,这场节目的主策划之一,只能送给他自求多福的表情。

    对羊周明显有些退缩的态度,罗南仍不介意。正好这时候,又有人发来信息,这次是欧阳会长。

    夏城区域超凡级别的对峙冲突,不可能逃过灵波网的感应。之前欧阳会长就有介入的势头,但那是帮亲不帮理;现在没打起来,反倒要好好说道说道了。

    罗南对此的解决方案是:“这边事情快谈完了,我一会儿就去分会,见面聊。”

    成功的把欧阳会长的话堵死。

    但罗南留在这里的意义也不大了,他的视线也投向祝青黄:“主席先生,感谢你们的招待,希望我们能够利用这一次节目,做出些有意义的事情。那么……”

    祝青黄笑呵呵地附和,却又很有引介意味儿地偏脸看向鲁珀特。

    这位ZM的CEO,全程都像是一个背景板,可眼下,似是被眼神驱动,又或者是早有准备,上前一步,排出笑脸,在这个似乎并不怎么适当的时机,开口询问:

    “罗先生,我听说您名下的基金会,最近吸纳了一笔善款。有没有兴趣在传媒方向做一些保值投资?”

    “嗯?”

    “……比如ZM的股票?”

    看着鲁珀特极度真诚的笑脸,罗南这一刻想到的,是早上在朋友群里,竹竿例行张贴出来的各路新闻报道。里面好像有一条就是说“ZM的崩盘式股价曲线”

    现在入场……

    虽然罗南对相关领域的认知几乎等于零,但考虑到相关的背景,也忍不住在疑惑:

    谁给他们提了这么个鬼主意?

    “当然是我……这个投资人。”

    罗南刚到分会所在的尚鼎大厦,便把之前的事情,当乐子给欧阳辰和武皇陛下讲起。

    不料,立刻就有了解答。

    罗南愕然投去视线,正好看到武皇陛下手中书卷的封面。

    这是一部《妙法莲华经》。

    嗯,好像在哪儿看到过类似的场景。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161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