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校长办公室辣文纯肉(少年的占有欲)最新章节列表

   资本世界大战快有结果?

    周司长一行人听这话都简直惊呆了,都露出了不满的表情,觉得这小同志有点得寸进尺的表现了。

    就连周司长也难得的皱起眉头:“周铭小同志,你这是什么意思?刚才我的话你是一句也没听进去吗?虽然我承认你在美国的关系网很厉害,就连美隆这样的豪门都能联系,但你仍然要戒骄戒躁,一定要保持谦虚谨慎的态度才好,你不要嫌我啰嗦,因为这很重要!”    校长办公室辣文纯肉(少年的占有欲)最新章节列表    

    其他几个年轻人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用武之地一样纷纷开口:“周铭同志我劝你还是要谦虚一点的好,没听就连国家都无法预测这场资本世界大战的形势吗?你凭什么说快有结果?”

    “你是不是总觉着自己什么都懂?说什么就是什么吗?那我只能说你这样的想法着实自大到可笑!”

    “周铭同志不会认为自己在美国看了几天电视,知道哪个大企业破产,就认为是资本世界大战了吧,我告诉你资本世界大战就没有那么简单,你知道南联盟战争吗?那其实就是资本世界大战的一部分,是美国为了打压新生的欧元而发动的一场战争,这是不是你永远想不到的?”

    “这个世界很大,绝对大到超乎你的想象,很多事情如果你不是得到了确切的消息,你根本想不到他的背后联系!知道周铭同志你很要强,但也不要看到什么说什么,这只会像井底之蛙一样可笑……”

    几个年轻人居高临下的说着,就好像拥有这些消息的他们,终于在周铭这里找到了多少优越感一样。

    周司长见周铭满脸纠结的表情,也拍拍周铭的肩膀对他说:“其实周铭小同志你也用不着气馁,毕竟这是全世界最大的秘密,也是所有媒体都不可能播报的,你不知道再正常不过。而且你还年轻,国家的未来还是要靠你们,也就是一个现在还是将来知道的问题……”

    周铭有些不好意思的摇摇手:“周司长,其实刚才你们说的这些我也都知道,不管是南联盟战争,还是后续对欧元的打压,我都很清楚,因为这些都是我参与的方案。”

    “胡说八道!”

    周司长当即怒道,表情也变得严肃:“周铭你这个小同志怎么回事?原本我看你还是中央领导看重的小同志,我对你还有所期待,结果你就是这样给我吹大牛说大话的吗?你听听你刚才说的那叫什么话,南联盟战争是你参与的,那你怎么不说互联网泡沫是你戳破,纳斯达克是你弄崩,安富汗战争也和你有关系呢?”

    周铭搔搔头:“如果不那么严格的说,周司长你说的这些还的确都和我有关系。”

    “越说越离谱了,我看呀,中央对你这个小同志的评估应该重新进行了,是不是你以前所做的一切都有夸大吹牛的成分!”周司长十分气恼的敲打着桌子,根本不相信周铭的话。

    周铭无奈的摊开双手:“我知道周司长你不相信,但这的确是真的。”

    莱斯在旁很适

    时的帮腔道:“我可以为周铭先生证明,对欧元的打压是当年的威灵顿总统邀请周铭背后策划的;互联网泡沫也是周铭先生看出了纳斯达克股市的泡沫情况,联合几大豪门一起动的手,还有安富汗战争,以及现在非常红火的地产金融,也都是周铭先生设计的……”

    这下周司长他们全傻眼了,因为这是最出乎预料的结果。

    要是别人说,周司长他们还会认为那是故意给周铭帮腔,可偏偏眼前这位是联邦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她的话他们就不能不信了。

    而且惊讶过后,他们更加想到了自己刚才的话,自己刚才居然在周铭面前不断说着关于资本世界大战的问题,却没想到周铭居然就是亲身经历者,这回想起来只能让他们无比尴尬;还秀什么优越感,现在只想让他们恨不能马上挖个地缝钻进去。

    虽然刚才周司长一行人在自己面前秀了一波优越感,但周铭不认为自己非要秀回去。

    因此周铭只是很轻巧的带过了话题:“至于我刚才说资本世界大战快有结果了也很简单,因为通过我在达拉斯成立的地产协会,小沃尔什总统已经稳住了过的房地产,那么接下来他就该主动出击了。”

    “而对小沃尔什来说,他们首先对付的仍然是以试图走国际化的欧元,他会发动伊兰克战争,一方面掌控油价,另一方面也震慑其他有益拿欧元结算的国家,让他们不敢轻易这么做。”

    周铭接着说道:“而在老美借助这次出击,如果运作的好,基本能让欧元一蹶不振,以后回归美元霸权,这同样也是我想看到的!”

    说着周铭摆摆手:“不过相比这些,我倒是没想到中央领导也能利用这个窗口期,尽可能的承接西方发达国家的工业转移,这是非常有眼光的,毕竟一旦错过了这次机会,未来迎来的很可能就是美国持续的封锁和压制了。”

    周铭是真的一点也没有嘲讽的意思,相反还非常敬佩这个年代的中央决策者们。

    因为回过头来看看,华夏真正就是从九十年代末到千年初这段时间,开始疯狂的大规模引进西方发达国家的工业系统,最终在08年以后开始爆发,直到未来有了和世界第一强国平等对话的资格。

    这个决策可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的,要知道就是周铭自己,前世的时候也跟着网上一起嚷嚷过搞那么多工厂闹的环保问题,可想而知中央顶着多大的压力,尤其是这些产业引进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出成绩可能是十年二十年后,等于是骂名你全背,功劳全给后人,这份觉悟可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就单说眼前这位周司长,下到地方就是一个副省长,每天坐办公室里舒舒服服的不好吗?谁见了他都得客客气气,到处都是求他办事的,可结果你来了美国,反而还得受老美的气,随便一个人都能冲他大呼小叫的。

    “周铭同志,这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刚才我们一直在批评你,结果我们自己才是真正的井底

    之蛙,没想到你这么厉害……”

    周司长尴尬的向周铭道歉,但周铭却打断了他:“周司长,如果你这么说,我可要看不起你了,咱们的格局得放大一点,总是纠结在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上可不行。”

    周司长先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起来:“周铭同志你说的没错,我们就是应该将我们的眼光放远一点,不该停留在这点小事上。”

    周铭也说就是这样,周铭接着告诉周司长,让他面对威斯丁的时候可以稍稍强势一点:“因为现在并不是一味的我们在寻求他的帮助,而是他更需要我们!”

    对于周铭这个说法,周司长一行人简直都惊呆了,这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的:明明是他们希望引进美国的产业,怎么反而还成了威斯丁更需要自己呢?

    “因为这就要从资本的内生逻辑说起了……”

    周铭随后给周司长他们解释,说美隆的生产线在这边是如何利润低下到甚至亏钱的,尤其是人力成本的飙升。

    除此之外,周铭还讲了关于美隆家族内部的权力迭代,包括才继任族长的理查德,以及可能在家族内部失宠的威斯丁。

    “虽然这大量的工厂都在亏钱,但掌握这些工厂股份的美隆家族成员,他们都是家族老人,在家族内部拥有很高的话语权,因此不管是刚刚接任族长的理查德,还是现在的威斯丁,他们都急于要尽快转移产业,让自己得到这些美隆族老们的支持。”

    “而全世界现在有能力承接如此大规模的产业转移的,就只有咱们国家,但要是反过来说,我们所能承接的产业转移,就未必只能是美隆了,还有芝加哥和克利夫兰,只要条件合适,我们都可以谈。”

    “所以周司长,你们接下来在面对威斯丁的时候,完全可以不必将身份摆的那么低,他其实并没那么大的心理优势。”

    听周铭这么说,几个年轻人当时就高兴到要跳起来。

    “这可太好了!我早就不想再受那些美国佬的气了!”

    “我也是没想到,原来我们自己也可以这么厉害,这些美国佬总忽悠我们不行,其实根本是他们不行!”

    “以后我们也可以让他们等我们的消息了,总算可以扬眉吐气一次啦……”

    对于这些年轻人的兴奋,周司长仍然训斥了他们,告诉他们这也不是说就可以狂到没边了,而是告诉周司长可以在允许的条件下,为国家争取最大的好处。

    “周铭同志帮我们打好了基础,可不是让我们更轻松,而是我们肩膀上的担子更重了,我们不能辜负周铭同志为我们创造的好条件,知道吗?”

    几个年轻人异口同声的表示知道,随后他们也都在周司长的带领下,一齐向周铭鞠躬致谢,周铭连连摇手表示太客气了,自己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没有那么大功劳。

    当周司长再一次抬头起来,满脸都挂上了笑容,毫无疑问周铭这时帮了他的大忙。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159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