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没有穿内裤在公园被陌生人*美妇翘臀前后耸动

    就在苏羡意觉得自己快撑不下去时,某位大佬垂眸看了眼腕表,起身,“我该走了。”

    “这就要走?”

    苏羡意脸上诧异,心里却乐开了花,您老赶紧走吧!      没有穿内裤在公园被陌生人*美妇翘臀前后耸动  

    “高三下晚自习的时间到了。”

    “那我就不留你了。”

    厉成苍说着,看了眼苏琳,“需要我顺路送你回去?”

    陆时渊那边可能一时半会儿不会结束,苏羡意是等男朋友,而苏琳是他带来的,自然要问一句。

    “谢谢,不需要。”

    待厉成苍离开,苏琳看向苏羡意,“厉家那个小堂妹是什么情况?”

    “她怎么了?”

    “感觉是这位厉警官带大的,帮她找家教,下晚自习也是他去接,上次去厉家也没见到她父母,这孩子的事,她父母都不管吗?”

    “不清楚。”厉家的事,苏羡意知道的不多,也没特意打听过,“可能爸妈都很忙吧。”

    “他工作那么忙,还又当爹又当娘的,挺不容易。”

    “……”

    苏羡意一时间,竟不知该说点什么。

    ——

    苏琳陪着她,一直等到院方与死者家属调解结束。

    期间,周小楼一个病号在群里上蹿下跳,说苏琳太够意思,等她发工资,一定要请她吃饭。

    苏羡意:【只请我姐?】

    【也请你。】周小楼说着,还让苏琳多留几天再走。

    “你明天不走,那准备什么时候回康城?那边的工作没问题?”

    苏羡意看着苏琳,从苏呈生日前就来了,确实待了很长时间。

    “辞职了,我现在属于无业游民。”

    “爸和阿姨也没催你?”

    “没有,两人还想让我在燕京找工作,说康城是小地方,留在那里,以后可能没有大的发展空间。”

    “我觉得可以啊,要不你就留在这里,大家还能有个照应。”

    苏羡意巴不得苏琳能留在燕京,她却只是笑了笑,“再说吧。”

    想来,父母态度挺奇怪。

    前段时间,还时常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去,近两天却一反常态,让她留在燕京多玩几天,说孩子都不在,两人落得清静。

    陆时渊回到办公室时,已接近十二点。

    当苏琳回到公寓,周小楼吃了药,早已入睡。

    当她第二天起床时,餐桌上摆放着包子,还有周小楼留的便签纸:

    【我满血复活去上班了,记得吃早餐,电饭煲里还有粥,等我晚上下班,给你带脆皮烤鸭。】

    苏琳低笑出声,只怕是她自己想吃烤鸭吧。

    她一个大病初愈的人,还想吃这么油腻的东西。

    她在三人组小群里发信息:

    【@周小楼,晚上别买烤鸭,我下厨,给你炒点菜。】

    周小楼差点哭出声,【姐,自从你走了,你都不懂我过的是什么日子!】

    【你想吃什么,我待会儿出门去买菜。】

    【糖醋排骨,油焖大虾,小炒黄牛肉……】

    苏羡意:【周小楼,你以为自己是在下馆子点菜吗?你把我姐当厨子啊?】

    【等会儿聊,领导叫我。】

    **

    周小楼原本在休息,并不是工作期间摸鱼,忽然被领导叫到办公室,还有些忐忑,她的上司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平时待她也挺好。

    “小楼啊,身体怎么样。”

    “谢谢丹姐关心,已经好了。”

    她还有些咳嗽,但不影响上班工作。

    “你来我们公司也有几个月了吧,工作挺勤快的,也肯学上进,这点我都看在眼里。”曹丹示意她别站着,“坐吧。”

    “好。”

    “听你说话,嗓子还不太舒服,喝点水。”她说着,还给周小楼倒了杯温水。

    周小楼受宠若惊,双手接过。

    “近些年生意不好做,燕京这地方,公司多,竞争大,多亏了有你们这些年轻员工,这么积极努力。”

    “现在有些大学生,吃不了苦,干点时间就辞职了,像你这样能吃苦的姑娘不多了。”

    “又是一个人在燕京打拼,我也知道你不容易。”

    周小楼端正坐好,觉得领导是要跟她聊转正的事。

    这批实习生中,她表现不能说最好,也是数一数二的。

    所以转正的事,她私心以为,没有太大问题。

    果不其然,接下来就说到了重点。

    “昨天你不在,我和部门其他人商量了一下,虽然你很优秀,但我们公司发展有限,怕耽误你,所以实习期满后,就不打算继续聘用你了。”

    周小楼傻了眼,好似被人当头一棒。

    彻底懵了。

    握着杯子的手轻轻颤了下,差点把水给洒出来。

    “丹、丹姐,您不是说我表现很好嘛?”

    “可其他人表现比你更好啊,我这也是心头剜肉,迫不得已,而且昨天领导来视察,你不在岗位,所以……”

    “我是生病啊,您知道的!”

    “你给我假条了吗?”

    她当时意识都是糊涂的,哪有精力关心假条。

    况且是她主动提出让自己回去休息的,现在又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放心,你为公司工作这么长时间,虽然是实习,在你离职时,工资方面也会给予一点补偿的。”曹丹看着她,“行了,出去工作吧。”

    周小楼整个人都是懵的,呆呆愣愣的回到工作岗位。

    有老员工见状,低声询问,“丹姐没让你转正?”

    “你怎么知道?”

    “这批实习生里,有几个是托关系进来的,其他的多多少少都给丹姐示好送过东西,或是私下请她吃过饭,就你傻不愣登的,什么都不表示。”

    “我……她平时对我很好啊,还经常夸我干得好。”

    “不对你好,你怎么肯卖力为她加班。”

    周小楼如遭重击。

    “你还是外地人,一个人在燕京对吧?”

    “没亲人在旁,又没背景,肯定欺负你啊,你这傻姑娘,以后去了别的公司,可别这么木了。”

    “转正名单早就内定了,就是你不知道而已。”

    她以前听苏羡意聊起自己上班的事,说什么职场霸凌,还觉得自己很幸运。

    进了家不错的公司,领导也很好。

    如今看来……

    自己简直像个傻子。

    周小楼性子直爽耿介,昨天她还和苏羡意、苏琳夸自己领导体恤员工。

    如今看来,自己这几个月的辛苦付出,简直是喂了狗。

    她呆愣得坐在工位上,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搞懵了。

    无法转正,她需要另觅工作,这哪儿是容易的事。

    只怕很快房租都交不出来,她要如何在燕京生活,又该怎么和父母说这件事……

    正当她发懵时,曹丹从自己的独立办公室走出来。

    一手端着咖啡,一手将一摞文件递给她,“小楼,把所有文件影印一份,发给大家,待会儿开会要用。”

    周围同事看过去,只觉得这小姑娘太惨了些。

    曹丹说完,就喝着咖啡,走到另一个工位与其他员工交代工作。

    周小楼看着面前的资料,只觉得可笑。

    自己这么长时间熬夜加班,究竟是为了什么!

    她本身就是个急脾气的人,反正都要走,性子上来,便不管不顾,直接说:

    “我不去!”

    众人愣住,就连曹丹都扭头看着她。

    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大家都看得出,周小楼是个挺有个性的姑娘,只是工作时,却任劳任怨,挺能吃苦,所以同事对她印象都不错。

    “周小楼,你在说什么?”曹丹笑着看她。

    “谁负责这次会议,资料就该谁准备,不关我的事。”

    “你……”曹丹微皱着眉,“你目前还没离职,还是我手下的员工,我让你去影印资料,你听到没?”

    被手下的员工这么反抗,曹丹也觉得有失颜面,权威被挑衅!

    态度瞬间强硬起来。

    “我说了,不去!”

    “你再说一遍。”曹芳气得脸都青了。

    “这个月我一共工作了26天,加班17天,麻烦您让财务部将我应得的工资拿给我,至于什么离职补偿我不要了!”

    周小楼直接扯下脖子上的员工证甩向她,“去你的,老娘不伺候了。”

    曹丹为了避开甩来的工作证,身子一躲,结果手里的咖啡泼洒出来,溅湿了她的衣服,气得她着急跳脚,“周小楼!”

    “你爱找谁找谁。”

    周小楼性子上来,直接把文件也甩给了她,抓起包就往外走。

    “你……你给我等着。”曹丹气结,不停擦着衣服上的咖啡渍,周围有同事试图帮忙,也被她推了出去,“别弄了,越擦越脏,知道我这衣服多少钱嘛!”

    周小楼扭头看了她一眼,“对了丹姐,你身上的衣服是假货。”

    “你放屁,这是我托人从国外买的。”

    扯到这个问题,曹丹瞬间炸了,她毕竟是个小领导,怎么能允许被人质疑穿假货?

    “就是假的!”

    “我本来还想给你写个推荐信……”

    “你这种人写得东西,我不稀罕。”

    曹丹气炸了,伸手指着她,“你以后别想在这个圈子里混了。”

    “是吗?我们走着瞧。”

    放狠话、气死人这种事,她素来拿手。

    反正周小楼拿着东西,潇洒离开,根本不理会她是如何着急跳脚。

    怼完,心里舒服了。

    只是出了公司的门,她长叹一声,自己是爽了,可以后怎么办啊。

    可若是不出了这口气,她估计会被憋死。

    ……

    三人组群里,苏羡意和苏琳还在聊天。

    周小楼:【姐们们,我辞职了!】

    群内安静了数秒,苏羡意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周小楼,你什么情况?你不是快转正了吗?”

    “遇到个垃圾领导,我没给她送礼,转正名单没有我,我就甩手不干了。”她语气潇洒。

    “你被欺负了?”

    “谁能欺负我啊,我把她气得不轻,估计她现在高血压都要犯了。”

    周小楼回到公寓时,开门进屋就闻到了一股鲜甜的鱼汤味,苏琳正在厨房忙活,见她回来,什么都没问,只看了她一眼,“去洗个手,马上就能吃饭了。”

    “好。”

    “我给你买了烤鸭,不过你大病初愈,别吃太多油腻的。”

    人在脆弱时,大概最听不得这种话,她瞬间觉得眼眶有些发热,走到苏琳身后,轻轻抱住了她,“姐,谢谢你。”

    结果,

    在这种感动温情的时候,苏琳忽然来了句:

    “你别把粉底蹭到我衣服上。”

    苏羡意有些担心周小楼,中午下班休息时间,特意开车赶过来看看,毕竟某人刚生了病,如今屋漏偏逢连夜雨,也是可怜得紧。

    结果进去后,就看到某人气呼呼得掐着腰。

    凶巴巴得盯着苏琳。

    而周小楼在吃完饭,兑水吞药时,一次性吞服太多,还差点被药片给噎住了。

    苏羡意叹息着:“小楼,你最近是怎么回事?好像特别倒霉。”

    “我也觉得最近很惨,我准备下午去泡个澡,去去晦气,然后开开心心去帮陆姐姐试伴娘服,可不能以这幅丧气样去见她,毕竟姐姐是喜事。”

    苏琳:“否极泰来,你的好运在后面。”

    “借你吉言。”

    “因为你已经不能再倒霉了。”

    “……”

    周小楼差点哭了,姐姐,您嘴下能留点情吗?

    苏羡意则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而事实证明,没有最倒霉,只有更倒霉。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158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