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宝贝看着我是怎么要你的(兽性诱惑)最新章节列表

  “啊?”

    我微微一怔:“你们星联还在啊?”

    “……”  宝贝看着我是怎么要你的(兽性诱惑)最新章节列表    

    炼阴被我这句话弄得有些窒息,此时,另一道身影从天而降,是一个身穿白袍的引导者,手中握着一柄白玉般的权杖,不用想,这位就是星联真正的掌舵人了,那个传说中的“大执事”,就连炼阴、林露都必须要给面子的人。

    大执事眉头紧锁:“欧阳陆离,没有想到你们真的凿开了天之壁,创造出这等旷世功勋,属实不易。”

    “嗯。”

    我点点头:“许多三千世界的人杰都为此殉界了,好在我最后不辱使命,最终还是走完了天之壁的最后一段路。”

    “现在要如何?”

    大执事皱眉:“之前,星联与你为敌,是否现在就要清算了?”

    “你说呢?”

    我双臂抱怀,冲着他们露出了一抹自以为十分和煦灿烂的笑容。

    “大执事!”

    一瞬间,数十名引导者从天而降,林露也在其中,一群人都是力量较强的引导者,有手握雷电的法师,也有肉身力量十分狂暴的战士,在游戏世界中显化力量。

    ……

    “陆离。”

    林露皱眉,道:“真要对我们星联大打出手不成?毕竟,我们当初虽然为敌,但也各为其主,我们星联想要做的事情,也是为了大道复苏,为了拯救整个世界。”

    “知道。”

    我点点头:“话确实是这么说的,但你们之前的做法……是不是该商榷一下?你们星联的一意孤行,让多少人横死?你们推着星联母星撞击地球,让地球上多少人惨死?这笔账真的不用算,就因为你们是高高在上的引导者?”

    我冷笑一声:“何况,林夕于星联的计划何干?你们为什么要对林夕下手?”

    “一人做事一人当!”

    炼阴提着流年尺缓缓踏空向前,皱眉道:“你杀我可以,但是不要再对星联痛下杀手了,可以吗?流放林夕的事情,是我和樊异做的,如今樊异已经自爆神魂谢罪了,只剩下我一个,你杀我一人,就算是报林夕的仇,可以吗?”

    “不可以。”

    我缓缓摇头:“你我要杀,其余身上有血债的人我也要杀。”

    “陆离!”

    林露咬着银牙:“你如今是三千世界第一人,是天下天上与人间的第一飞升境,你如今游走天下,就为了大开杀戒?”

    “倒也不是。”

    我淡淡道:“只是天下公道蒙尘,大道未必会惩戒你们,只好我亲自动手了。”

    ……

    说着,“唰”一声掠至,整个天地之间都竖起了一座飞升境的小天地,整个天幕都变成了我的个人禁绝天地,浑身萦绕着一缕缕的金色飞升境气旋,甚至连一双眼眸都镀上了一层金色光辉,猛然一拳落在了炼阴的胸前!

    “蓬——”

    炼阴都来不及惨嚎一声,身躯直接被轰得支离破碎,精神力量急速崩溃。

    “炼阴!”

    大执事一惊,急忙扬起法杖指出,顿时法杖尖端一缕缕雾霭疾射而出,捕捉住了炼阴的一缕缕元神,想要故技重施,再次复活这个极其恶心的引导者。

    “还会有第二次机会吗?”

    我一步踏至,身躯自上而下急坠,五指张开,飞升境神力爆发,直接一掌轰在了大执事的头顶之上,顿时轰然又金色瀑布降临,直接将大执事的身躯连同权杖一起轰得变成了一堆碎渣,而炼阴的元神也被一并吞噬、湮灭了,与大执事一起落了一个身死道消。

    “你……”

    林露咬着红唇。

    “你什么你?”

    我瞬间降临在她面前,道:“当初深渊一战,你入侵星眼系统,想要禁锢地球上的玩家,想要杀人,玩得很开心,是吗?”

    我一扬眉:“你林露仗着自己面容姣好就觉得不会有人杀你?自己所做的事情就都可以被原谅?你想错了,女人国色天香的外皮下,有的丑陋不堪,如你,有的善良柔软,如林夕,所以你要死。”

    “你……”

    林露急忙扬起手掌,在胸前凝聚出数十道金色壁垒以护体。

    但下一秒,“蓬”一声巨响,我的一拳连续穿透数十道壁垒,直接将林露的身躯轰散。

    “混账!”

    一群战斗系引导者怒吼,有人扬起战斧劈落,有的横起长矛疾刺,有的张开战弓,射出直击灵魂的箭矢,一瞬间,数十名引导者一起动手。

    “成全你们。”

    我一步踏出,脚印落在虚空上的时候“叮”的一声,顿时整个世界的时间都停止在了这一刻,紧接着出拳如电,“蓬蓬蓬”的在空中将一个个引导者的身躯轰成碎渣,而且出拳的时候裹挟飞升境神力,痛下杀手,全部都是一击必杀,连同精神力一起碾灭!

    转眼间,数十名引导者尽数化为尘埃,而我则一个响指命令整个世界的时间重新运行。

    星联对幻月的围攻,就此完全解决了。

    ……

    “唰!”

    身躯笔直落下,落在了西岳华山的山巅之上,我面朝云海与高山,双手负于身后而立,斗篷猎猎,一派顶尖高手的风范。

    “千帆过后意未尽,人间已是不同天。”

    一道纯白身影出现在身旁,正是西岳山君风不闻,他一袭白衫,手握折扇,气度翩翩,笑道:“此时,应当已经是天上地下第一人了吧?”

    “嗯。”

    我缓缓颔首:“身前再无旁人。”

    “不错……不错……”

    他看向我,道:“但心结依旧还在。”

    “林夕她……”

    我皱了皱眉:“我已经找不到她的踪迹,哪怕是掌控天地间的一切,依旧不行……”

    “林夕是跟着神月剑一起走的。”

    风不闻眯起眼睛,笑道:“神月剑是一件真正的神器,会护主,会自行规避危机,或许……短时间内不可能回来的,除非……林夕真的能完全炼化神月剑,当她能驾驭这柄主宰光阴长河的神剑时,自然会找到你,你不觉得是这样吗?”

    顿时,我心头如释重负,冲着风不闻一抱拳:“虽然听起来只是安慰,但或许真的有这种可能,多谢风相了!”

    “不客气。”

    他微微一笑:“走,去我祠庙里喝酒去?”

    “不了不了。”

    我转身看向山上,笑道:“祠庙里阴气太重,我这纯阳之躯可受不了啊,走走走,山上明月皎洁,我们去山巅上喝酒去?真心姑娘,你可别跟着啊,也别管,男人之间喝酒的事情不能管的,不然的话,会越管越坏的。”

    风不闻不禁失笑:“怎地,逍遥王是要给我风不闻安排个姑娘还是如何?”

    我哈哈大笑:“姑娘没有,人间的佐酒小菜有一堆!”

    “哦?”

    下一刻,两人一跃落在了山巅之上,往常风不闻跟沐天成下棋的地方,当风不闻长袖一拂时,石桌上已经摆满了美酒,而我则抬手丢出几枚金币,从附近郡城的小店里随风取来了一碟碟的佐酒菜,有盐水花生米,也有猪耳朵、夫妻肺片什么的,看得风不闻眉开眼笑。

    两人一番痛饮,喝到一半的时候,南岳沐天成、北岳关阳、东岳南宫亦都到了,于是坐在一起,一个个喝到极为尽兴的时候,各自散去。

    风不闻返回山君祠,我则一步踏出,来到了一座洁白的山门之下。

    ……

    白溪宗。

    循着山路,一步步的拾级而上,进山门后也无人阻拦,有年轻弟子急忙御剑上山通传去了,而我则加快步伐,飘然而上,踏着林间的竹叶一步步的上山,身法天人合一,不是一般的飘逸,转眼间就来到了灵隐峰上。

    月光下,美丽少女盘膝修行,就在一阵声响之后,她猛然睁开眼睛,顿时美眸中充满了难以置信:“陆……陆公子?”

    “宁姑娘,好久不见了。”

    我飘然落下,抬手递上了两壶酒,笑道:“刚刚从西岳山君那里特地为宁姑娘借来的。”

    “谢了,陆公子。”

    宁寒起身,笑着说:“我这就去给陆公子取一点小菜!”

    “啊,不用麻烦啊。”

    “要的要的。”

    就在宁寒去了之后,一侧阁楼中一道身影飞掠而至,是少年青白,可惜他的剑法刚烈,身法也刚烈,实在是谈不上飘逸,落下来的时候差点把宁寒的楼板都踏穿了,一脸笑意:“陆离兄长,你来了啊,太好了太好了……”

    我哈哈一笑:“青白,最近修炼可有懈怠?”

    “没有没有,我很快就要成内门亲传第一弟子了!”

    “哦,听起来有点像是在吹牛啊……”

    “没有的,没有的!”

    ……

    不久后,三个人相对而坐,一人一壶酒,吃着、聊着,说一些趣事,而就在不久后,一道道身影落在阁楼前方,白溪宗的宗主、长老等等都已经到了。

    我急忙拍拍屁股:“走咯走咯,各位白溪宗的朋友,就不寒暄了。”

    众人齐齐抱拳拱手,脸上满是敬意。

    ……

    起身,化为一道金线直飞上天。

    再次落下的时候,已经身在一处荒野村落,就在一户人家的前方,而此时,正在门外的架子上晾晒鹿肉的小女孩转身就看到了我,顿时一脸惊喜:“大哥哥……你来看麋鹿儿了?爷爷!爷爷!大哥哥来了,大哥哥真的来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132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