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王爷睡王妃的陪嫁丫鬟(浪妇杨雪[完])最新章节列表

    简秋虽然不认得如今这个半人半鬼的宴朝。

    但宴朝的声音她是记得的。七百年来不曾忘却。

    看着宴朝以恶堕的姿态活着,或者说是以恶堕的姿态死去,她内心是有快意的。  王爷睡王妃的陪嫁丫鬟(浪妇杨雪[完])最新章节列表    

    只是眼下,宴朝忽然出现,终究不是好事。

    白雾很强大,简秋看出来了,但简秋本身很弱小,也无法区分出白雾到底多强。

    白雾也不在意。

    宴朝,财神,钟旭,校长,四人各自踏前几步。

    白雾叹道:

    “可惜了,这个时候就该有难念的经做bgm。”

    简秋没听懂,想劝着白雾小心一些,白雾却指向三人说道:

    “你们几个一起上吧。”

    这句著名的台词没有配合乔大侠的bgm使用,让白雾觉得缺了不少味道。

    不过终究还是过了把瘾。

    当然,周围也有不少恶堕知道这几只恶堕的强大和邪恶,它们带着看戏的神情,等着看外来者是如何被恶堕蹂躏的。

    这里都是死掉的恶堕,虽然死去,却大多数人还认为——

    人类就该被恶堕暴虐。只有极少数例外。

    黑炎暴起,钟旭大喝一声道:“找死!”

    体型比之前瘦弱了许多的财神也瞬间在白雾周围召唤出了堙灭黑洞。

    恐怖的堙灭黑洞将附近的简秋也波及。

    就像是空间忽然裂开,出现了许多旋涡,无数尘土砂石被吸进去。

    田京奋不顾身,试图以肉身挡住旋涡,不让女神受伤。

    不过下一瞬,当他念头一动的时候,湮灭黑洞被一股恐怖的扭曲击碎。

    强大的完美级词条,在白雾的扭曲之力下,失去了原本的作用。

    一道黑雾墙体,将简秋田京木乃伊隔开。

    人群之中,传来了“嚯嚯嚯嚯嚯”的窃笑。

    白雾的身影一闪,在钟旭和宴朝以及校长准备发动进攻瞬间,他已经来到了财神的身侧。

    一只手将财神的脖子勾着,像是两个勾肩搭背的好友。

    但财神却只感觉到身坠寒窟,完全不像是被好友勾搭着,而是被死神的镰刀架在了脖子上。

    死过一次的人怕死么?

    事实上只要死亡的可能性还存在,他们或许会更害怕死亡。

    数十只利维坦之眼对准了白雾,这些只要被看到,就会让人力量无效化的强大眼睛,并没有给白雾造成任何的困扰。

    白雾一只手勾着财神的脖子,一只手对着一只最大的眼睛打了打招呼。

    值得一提的是,似乎除了钟旭,所有恶堕都比白雾认识的时候,要瘦削了不少。

    宴朝的体型跟皮包骨一样,利维坦之眼还有那些血管也显得细小了不少。

    白雾暂时不打算研究这个,他对着利维坦之眼打完了招呼,随即拔出了腰间的长剑。

    校长见到那把剑,心跳忽然漏了一拍。

    所有利维坦之眼猛然瞪大。

    七百年前,如果不是某个人忽然间在战斗的过程里融合病发作消失——

    或许它就会死在那把剑下!

    白雾没有融合病,他或许是半恶堕更为强大的存在。

    手中的傲慢似乎只是随意的一掷,那把剑却以仿佛能刺穿空间一般的速度……瞬间贯穿了校长诸多眼睛里,最大的那只利维坦之眼。

    同时白雾稍稍用力,财神的脖子被他弄断了。

    他的身影忽然间又变得模糊起来,

    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傲慢长剑已经回到了白雾的腰上。

    白雾忽然出现在了钟旭和宴朝的身边。

    如果不是钟旭的体型已然是巨人的等级——

    白雾大概就会像“包租公”搂住“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二人组一样,将钟旭和宴朝一左一右搂住。

    “我猜,你之所以没有和其他恶堕一样看着变瘦,是不是你来到了这个世界,依旧是百无禁忌?”

    这句话是对钟旭说的。

    钟旭诧异至极,这才过去多久,白雾的实力怎么可能进步如此夸张?

    他方才发现,自己竟然……无法看清白雾的速度。

    “老实说,我一直在想,一个人如果完全没有约束后是什么样子?大概就是你这样的样子。”

    “想吃人就吃人,想对谁发泄欲望就对谁发泄欲望,没有亲人的概念,对待众生,都是对待自己的玩具一个态度。”

    “当你吃掉自己女儿钟雪的时候,一定不会有任何愧疚感吧?”

    钟旭没有说话,某种意义来说,白雾见到的最邪恶的人,就是钟旭。

    他凌空一跃,嫉妒大剑从背后解开。

    一道足以将钟旭斩杀的强大斩击,即将到来。

    但钟旭……动弹不得。

    不久前钟旭和宴朝都是一个想法——杀死白雾应该是一件很容易很容易的事情。

    可现在,他们的想法彻底变了。

    白雾早已今非昔比。

    一个普通的人类,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提升如此巨大?

    难不成自己死后的那一年多时间……白雾一直在塔外?

    对于大多数恶堕来说,这个地方就是地狱。

    饥饿的痛苦,让恶堕们难以忍受。

    可钟旭不是,钟旭完全无视那几只传说级恶堕定下的“禁止同类相残”的规定。

    七大财团也好,恶堕也罢,对于钟旭来说,都是食物。

    这个地方,简直是钟旭的天堂。

    嫉妒大剑沿着钟旭的右肩,斜斩至钟旭的左肋。

    大剑仿佛无视了钟旭强横的筋骨,轻而易举的将其开膛破肚。

    “最后的击杀交给了你女儿紫罗兰,我其实当时也不大愿意,但是毕竟人家以援军的身份出现了,我得给个面子。钟旭,你这样的人,我是想亲手击杀的。”

    大剑不是电锯,但白雾的强大力道,将大剑当做电锯一样疯狂的挥舞。

    无数恶堕看着这一幕,后背发麻。

    这个看起来九分颜值的温柔少年,此时满脸是血,仿佛地狱里爬出来的修罗。

    “啊……这就死了吗,太没意思了啊。”

    钟旭的尸体依旧不成样子。

    杀死这个世界的恶堕,显然对现实世界是有负面影响的,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负面影响。

    财神,校长,钟旭,宴朝之流,如果不主动挑衅白雾,白雾倒也能够给他们一条生路。

    不过显然,白雾内心深处也是喜欢现在的情况的。

    他摸了摸脸上的血:

    “到你了。”

    宴朝不敢相信,他始终认为自己当初没有输给白雾。

    击杀自己的,打败自己的,不是该隐,不是宴自在,更不是白雾,而是高塔。

    可此时宴朝终于清醒过来,白雾已经——太过强大了。

    他自知难逃一死:

    “其他几家……怎么样了?”

    “你得感谢宴玖,感谢宴自在,你这样邪恶的人,却有善良如宴玖,道德感强如宴自在这样的后代。”

    白雾这次拔出了贪婪短刀。

    这把刀有几率夺走对手的一些东西,当然,白雾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

    或者就是让三把武器雨露均沾一下。

    他虽然自认是欧皇,却也通过某个不寄灵的道具,认清了自己的本质。

    第一刀,白雾斩断了宴朝的膝盖,宴家老祖匍匐跪地,疯狂的嘶吼着。

    白雾还是那副云淡风轻面无表情的样子:

    “八大家族,有几个没有站队我的,但都被我灭了,秦家,柳家,庞家。”

    “你和钟旭秦业柳龙之流的统治,在一场战争里彻底被终结,虽然高塔没有保住,但里面的人,至少觉醒了一些东西。”

    “当然,宴自在算是名义上的高塔之主了。”

    第二刀与第三刀,白雾斩去了宴朝的双臂。

    普雷尔之眼反馈出宴朝的词条,白雾为了让简秋报仇,算是提前将宴朝这只野兽的爪子和牙齿拔掉。

    第四刀……没有第四刀,最后的一击,是白雾对着宴朝的额头指了一下。

    这位将人命看做实验体的宴家老祖,忽然间意识涣散。

    与钟旭不同,钟旭是外放的恶,宴朝这样的人,是内敛的恶。

    宴朝做事,会先让自己站在正义的角度。

    将底层人拐到第五层做活体实验,或者抹去宴自在的记忆,他总是能够给出一套让宴自在这样道德感很强的人,也信服的说法。

    宴自在的内心里,很长一段时间,都以为宴家老祖做事,是为了全人类。

    直到宴自在被宴朝送去了蜀都监狱。

    白雾说道:

    “他动弹不得了,接下来,你要对他做任何事情都可以。”

    这话是对简秋说的。

    在场的恶堕,大多都被刚才白雾单方面的屠杀给镇住。

    钟旭,宴朝,校长,财神,似乎都来不及出手,这场战斗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结束了。

    虽然这个过程的确很血腥很残忍。

    但与它们料想的开头截然不同。

    简秋也一样,无法相信,白雾的实力如此恐怖。

    “你……你怎么做到的?”

    简秋说话都打颤,这还是那个嚷嚷着“队长救我”的白雾?

    白雾取出一瓶水,朝着脑袋上淋了下去,清洗了一部分血迹:

    “这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调查军团标配罢了。”

    简秋忽然间没有了报复宴朝的冲动了,她原本想将宴朝开膛破肚,让这个人也体验一下,被剖开肚子的感受。

    可当白雾斩断宴朝四肢,将宴朝的意识击碎后,她七百年的气也就消了。

    “谢谢你,白雾。可惜我做不到什么,你如今的实力……我这样的人已经无法帮到你。”

    白雾不以为然:

    “你的出现,让我少走了很多弯路。当初虽然我不可能被一直困在航班里,但是队长免于变成恶堕,也有你的功劳。我只是报恩。”

    原本哄闹的石林里,忽然安静了不少。

    于是那“嚯嚯嚯嚯”的笑声就略显刺耳。

    白雾听到这声音,下意识的反应还以为是带模仿家阿眼在作怪。

    但很快,他顺着声音源头望去,看到了熟悉的面容。

    那只章鱼变得瘦削了不少。旁边拿着铁锤的铁匠也是,因为瘦削,以至于铁匠的铁锤看着都快有铁匠那么大。

    再就是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以及身后的审批白袍的法官。

    “怎么,你们也想要试试?”

    遇到了熟人,白雾还是很高兴的,虽然这些熟人对自己的好感度是负数。

    章鱼摇头说道:

    “不不不,我可不敢与您为敌。”

    商人不是笨蛋,别说带废五如今不在,就算是在,也不可能是白雾的对手。

    方才的战斗,他们已经看清楚了,白雾的实力早已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是跨越了井字级门槛的传说级存在。

    或许也只有第三层井世界的那几个传说级恶堕,能够压制白雾。

    商人说道:

    “这个地方是做交易的,大家交易各自的资源,而我是一个商人,虽然我来的时间很短,但在这个世界的恶堕界,还算有一些名望。”

    白雾听懂了:

    “你要帮我做事?”

    “是的,说来有趣,我和铁匠一直效忠井五大人,但井五大人……在关键时刻,却抹除了我们。”

    关于那场航班里,死了又活,活了又死的经历,对于商人和铁匠来说,也挺糟心的。

    白雾笑道:

    “你们的价值是什么?”

    商人和铁匠缓缓走近白雾,后面的典狱长,医生,法官倒是没有跟上。

    “虽然我来的时间可比被你杀的那几个短多了,但我知道的却不少。您明白的,向我这种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第一时间就是建立我的恐惧钱币体系,以及了解这个世界。”

    “还有一会儿,大人物就会到来,您杀了几个不错的战力,它们或许会责怪你,但我可以将您保下来,嚯嚯嚯嚯嚯……”

    白雾不为所动:

    “这对我来说不是难事。我要自保很简单。”

    “但您总归需要一个向导的,我看得出,您对这个世界的很多事情还很迷茫。”

    “我们代表着什么,这个世界对现实世界影响是什么?”

    “这些恶堕为何而存在,我们在对抗什么。这些问题,您应该没有从航班里的恶堕身上,找到答案。”

    白雾眯起眼睛,打量起商人来:

    “我们可是死对头。”

    “我主已经不再,在这个世界,就没有了忠诚一说,我自然当追逐利益。”

    很合理的解释。

    加上这次聚集,交易是其次,恐怕接下来会见到井世界第三层里极为有分量的恶堕,白雾也不想两边树敌。

    毕竟七财团那边,他已经彻底得罪了。

    “你看起来很瘦?”白雾忽然问了一个问题。

    商人心领神会:

    “我们虽然可以通过食物补充,但是……我们很少汲取到人类的负面情绪,在这个世界……恶堕是会受苦难折磨的。”

    “什么意思?”

    “如果不汲取足够多的负面情绪,哪怕食物缓解饥饿感,我们也会变得瘦削。”

    白雾明白了,这么看来,钟旭除了杀恶堕,也杀了不少七财团的人。

    “但瘦弱,在这个世界是一种标志……您其实问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这个问题,与您自己有关,嚯嚯嚯嚯……”

    “什么意思?”

    和我自己有关?

    白雾没有明白这层意思,自己是人类,怎么可能跟恶堕扯上关系。换做是以前,白雾还能多多少少理解一些。

    但自从饮下井水之后,白雾的身体就发生了扭曲化。

    那之后,白雾虽然被很多人评价还是人类,却怎么也无法恶堕化。

    但白雾想了想,商人为何会接近自己?

    只要不招惹自己便好,为何还要主动示好?

    这里头显然有一些秘密。

    商人说道:

    “无论变得多么瘦弱,我们都不会死亡。战力也不会下降。只是瘦弱会改变我们的形体。”

    “所以呢?”

    商人发现白雾是真的不明白:

    “这个世界有着一只恶堕,比即将到来的传说级恶堕还要强大,那只恶堕因为太久没有汲取负面情绪……”

    “导致它过于瘦削,于是全身血肉都褪没了,只剩下森森白骨,仿佛从地狱里爬出来的……白骨恶魔,我有幸见过它一次,恰如……”

    商人的眼神带着光:

    “恰如,赌场时候的您,可谓一模一样。”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115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