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吃壮阳药弄了一晚上/我和体育老师互摸裆部

    肖冬忆呆愣着站着,任凭水流从自己指缝中穿过,陆时渊帮他关掉水龙头,拍了下他的肩膀,“别愣着,去你家吃饭。”

    坐在车里,肖冬忆还一脸懵逼。

    什么情况啊,为什么周小楼会出现在他家里?  吃壮阳药弄了一晚上/我和体育老师互摸裆部    

    而此时陆时渊正和苏羡意打电话。

    “……还没开始吃,你们什么时候到?”

    “二三十分钟。”此时已过了晚高峰,并不会堵车,“对了,小楼怎么也在。”

    “我们原本约好一起逛街的,她陪我来接猫,然后就……”苏羡意余光扫了眼,此时正在厨房跟肖妈妈学厨的周小楼。

    “阿姨,这个大盘鸡好香啊。”

    周小楼站在肖妈妈身边,得到特权,率先尝了一块鸡肉,烫得舌头发麻,呼哧呼哧的。

    “你慢点吃。”肖妈妈笑道,“很烫。”

    “太香了,没忍住。”

    “今晚做得多,你喜欢就多吃点。”

    “我可以吃下两碗米饭。”

    “你一个人在外面,平时怎么吃饭啊?”

    周小楼哪儿好意思说,自己经常点外卖,之前苏琳还在时,她还会做饭,自从某人出去旅游,她就只能吃外卖。

    肖妈妈看出她的窘态,笑着说,“你以后有空啊,可以常来我们家吃饭。”

    “这怎么好意思。”

    “没关系,冬冬平时忙,也不是经常回来吃饭,就我跟他爸两个人。”

    “冬冬?他是出生在冬天?”

    “不是,我跟他爸相识在冬天,为了纪念我们之间的美好回忆,给他取名叫冬忆。”

    “……”

    苏羡意明明就在厨房里,她都不知道,这两人是什么时候聊上的。

    周小楼本就热情讨喜,肖妈妈似乎格外喜欢她,相处得意外和谐融洽。

    甚至让苏羡意觉得,自己留在厨房有点多余。

    干脆到客厅逗了会儿猫。

    肖爸爸看起来就是比较传统的父亲形象,威严话少。

    至于挂了电话后的陆时渊,看着局促不安的肖冬忆,忍不住询问,“小楼去你家吃饭,就让你这么紧张?”

    “我没有。”

    “你昨晚跟她一起看电影了?”

    “……”

    这事儿除了父母,只有许阳州知道。

    肖冬忆咬牙:

    许州州,你这傻缺!

    **

    当两人抵达肖家时,饭菜已摆上桌,肖冬忆进门就看到周小楼与自己母亲相谈甚欢,把他吓得够呛。

    他这一路担惊受怕,回到家,就借口把母亲支开。

    “妈,你没跟她说什么吧?”

    “说什么?”肖妈妈一脸茫然。

    “我和她真的没什么!”

    “我知道啊。”

    “那你干嘛留她在家吃饭。”

    “我看你是最近写论文,把脑袋写瓦特了,脑子坏掉喽。”肖妈妈皱眉,“两个小姑娘是一起来的,难不成我只留一个吃饭,让另一个走?”

    “你放心吧,我跟你爸做事都有分寸的。”

    “那就好。”

    肖冬忆也担心父母行为举止,让周小楼觉得为难。

    “不过啊,那小姑娘的大概情况我都帮你打听清楚了,家里几口人啊,父母是做什么的,我都一清二楚。”

    “……”

    自己儿子是个什么性子,她比谁都清楚。

    看着脑子也不笨,还挺聪明的。

    就是追女生这块,好像总也不开窍,眼看着他身边的陆时渊、谢驭都有了女朋友,肖家父母自然有些着急。

    肖妈妈询问:“你就不想知道她的情况?”

    “我打听这个干嘛?不合适。”

    “那待会儿吃了饭,你送她回去。”

    “时渊可以送她,他们居住小区距离不远,很顺路。”

    “你给我滚——”

    肖妈妈头疼得厉害:

    简直是猪队友,带不动怎么办!

    肖妈妈倒不是认定周小楼,执意强硬得想撮合两人,毕竟拉郎配肯定不行,生气的是自家混小子的态度。

    即便不是周小楼,换做任何姑娘,他都得玩完!

    “妈……”

    肖冬忆再想开口,肖妈妈抬手阻止,手指按压着太阳穴:

    “你闭嘴,我现在不能听到你的声音,我怕自己会气到中风。”

    ——

    待两人回到餐桌,肖冬忆又懵逼了。

    周小楼居然坐在他爸身边,两人也不知在聊什么,然后……

    他就看到自己父亲笑了。

    肖冬忆的父亲,在设计院工作,可能与他工作有关,是个话不多的严父,和肖冬忆交流都很少,现在倒和周小楼聊上了。

    周小楼注意到肖冬忆回来,随即乖巧坐好,还冲他笑了笑。

    “小楼,做阿姨这里。”肖妈妈拍了拍自己身侧的椅子。

    肖家父母待周小楼极好。

    有那么一瞬间,

    肖冬忆甚至觉得,自己像个外人。

    “小楼啊,你看到自己朋友谈恋爱,你自己想谈吗?”

    肖冬忆愣住,难不成他母亲要开始了?

    周小楼笑了笑,几乎是本能的扫了眼肖冬忆,只垂头扒拉着米饭没说话。

    “你这年纪啊,除了好好工作,也该有自己的生活,谈个恋爱,多和朋友出去玩玩,别被工作捆绑了。”

    “我知道。”周小楼点头应着。

    “阿姨认识很多帅气的小伙子,二十出头的,跟你年纪相当,年轻又有活力,你要是喜欢啊,阿姨回头可以介绍。”

    肖妈妈特意强调【二十出头】,惹得肖冬忆嘴角狠狠一抽。

    您有必要吗?

    肖妈妈直接无视自己儿子。

    某人这臭德性,她可不打算助攻。

    喜欢就自己去追,既然不喜欢,她也不会生拉硬凑。

    再说了,

    小姑娘年轻漂亮,热情活泼,独自美丽多好。

    花一样的年纪,干嘛插在她儿子这坨牛粪上。

    此时,肖爸爸又补充了一句:“我们设计院也有二十多岁,优秀的年轻小伙。”

    陆时渊:“我们医院也有。”

    肖冬忆瞪向陆时渊:

    关你什么事儿?你掺和进来做什么。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110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