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我故意暴露给别人看小说/坐着吃饭还连在一起

  “都把军械收起来,李好问弑君谋逆,你们也跟着弑君谋逆?李家百万家财怕被抄了,你们用得着给李家卖命?”

    王首辅举着冒烟的短枪,一脸威严的对着那些民团喝道。

    他从黄花岗下来后,一直在愁着怎么才能进城,正好梁云龙带着佛山民团赶到永清门,然后城内开门他们进去,这支民团总计五千,而且还有几支地方士绅的保安队之类,乱哄哄一起涌入永清门。他带着手下那些雇佣军趁机混入,虽然不乏认识他的,但问题是这时候局势混乱,谁也不知道他是哪一头的,他和梁云龙前脚后脚而已。  我故意暴露给别人看小说/坐着吃饭还连在一起    

    那些军官还以为王首辅也是一伙的。

    也没人拦他。

    他就这样带着雇佣军进入永清门,然后一直又跟着进了正南门。

    就那么突然出手打死了李好问。

    那些民团面面相觑……

    “别听他的,他是苏州人,他是狗皇帝一伙的!”

    一个民团军官焦急的吼道。

    他这一说,那些民团士兵就更不敢动手了,弑君谋逆这种事情超出他们的想象啊。

    之前没搞清局面,胡乱开枪也就开枪了。

    可现在……

    “韩某可是广东人?”

    王首辅后面一个红袍官员喝道。

    那些民团赶紧看着他。

    “某乃户部尚书,博罗韩擢,天子在此,何人敢无礼!”

    他喝道。

    实际上不只是他,他后面还有一大批红袍青袍,之前一直躲着的官员们终于登场了。

    这机会把握的可以说正好。

    不愧都是饱读诗书,深明大义的,从来都是在最需要时候出来。

    在韩擢和这些不少都是本省官员的呵斥下,那些民团士兵赶紧收起武器。

    王首辅一指那军官……

    “将这逆贼拿下!”

    他喝道。

    他手下雇佣军立刻将那军官按倒。

    然后王首辅整理一下衣冠,稍微等了一下韩擢等人,他们就这样在拱北楼上的许孚远,何维椅等人悲愤的目光中,昂然走过了拱北楼,一直走到了皇帝陛下的玉辂前,一个个俨然忠臣般跪倒行礼……

    “臣等救驾来迟,还请陛下赐罪!”

    他们齐声高喊。

    “起来吧,城内逆党尚未肃清,立刻打开北门,命勤王军入城搜捕,此番谋逆者颇多,为免有人逃出,除了北门外其他各门暂时封闭,另外不少逆党家在别处,尤其是佛山还有不少。荆石公乃首辅,德高望重,由荆石公率领滇军前往佛山等地搜捕,所有逆党三族一律封门等待处置,这广东要好好整顿一番,朕这些年就是过于宽仁,才使得天下至此!”

    皇帝陛下喝道。

    “臣遵旨!”

    王首辅赶紧说道。

    这意思就是要兴起一场大狱了。

    皇帝陛下过去太心慈手软,这以后就要心狠手辣了。

    这……

    这是好事。

    他再心狠手辣又辣不到王阁老头上,王阁老家的几十万亩良田,这时候早就已经被杨丰给分了。

    韩擢等人心情复杂的默默低着头……

    这就意味着以后广东士绅的日子不好过了,他们也是其中一份子,不过好在他们不是逆党,所以不用担心抄家灭门,但要说像过去那样逍遥快活,那是肯定不可能了。

    “奸臣,你们这些奸臣,暴君,你这暴君,当抉吾眼悬之……”

    他们背后许孚远嚎叫着。

    “你要看谁来灭朕?”

    万历无语的说道。

    “呃?”

    许孚远也茫然了。

    对呀,自己眼睛挖出来挂城门容易,可是要看谁来灭这暴君?

    “弘光吗?他恐怕是自身难保,再说也没这兴趣!杨丰吗?那他来比朕还狠!那剩下还有谁?”

    万历笑着说道。

    许孚远悲愤的仰天长啸,然后突然发疯一样冲下来,转眼间到了废墟下,紧接着爬上女墙,带着他那破灭的理想,一头栽了下来,转眼间砸在下面,然后抽搐了一下,最终咽气了。而在他后面,何维椅颤巍巍拿出一支和王首辅同款的燧发短枪,用怨毒的目光看了看皇帝,紧接着对准自己脑袋就是一枪,剩下那些耆老们哭着面面相觑。

    “陛下饶命啊!”

    “陛下,老臣是被何维椅逼的啊!”

    ……

    然后他们全都跪下求饶了。

    “举铳!”

    皇帝陛下喝道。

    他身旁的那些新军士兵默默支起斑鸠铳,然后将枪口对准了这些曾经高高在上的人。

    “放!”

    皇帝陛下喝道。

    下一刻所有枪口全都喷出了火焰。

    那些耆老们在密集的子弹撞击中血肉飞溅,他们的死尸在拱北楼的废墟上堆积着,虽然数量不多,但因为底下就是个馒头状,所以俨然一座京观。

    “将这些逆贼在此曝尸三日,然后挖个坑一起埋了,再立个碑,上面刻上他们的罪行,其三族全部抄没,田产仿效应天民兵例,分与其佃户为皇庄,一切皆依应天民兵例。

    韩卿!”

    万历喝道。

    韩擢赶紧上前。

    “朕需五百万两赏赐军民,卿为户部,可能筹措?”

    皇帝说道。

    “呃?”

    韩擢趴在地上忧郁着。

    “能,还是不能?”

    皇帝阴森森的问道。

    “能,能,臣当竭尽所能,以筹措五百万两,只是陛下需给臣些时日。”

    韩擢战战兢兢说道。

    “给你一个月,一个月后筹措五百万两,若一个月后办不到,那朕就带着此处军民去你家讨要,你们也都听到了,韩尚书承诺了,一个月后他必然筹措五百万两,那时候若他筹措不到,朕带着你们去他家,你们知道他家在哪里?”

    皇帝对着军民们喊道。

    “知道!”

    “博罗韩家,一等一的大户人家!”

    ……

    军民们欢乐的高喊着。

    韩尚书趴在那里擦着头上的冷汗。

    “赏赐之事就这么定了,传朕旨意,广州城内新军,民团,佛山民团,全部整编为御营,连同勤王滇军,原广东官军,朕要仿效京营,建天子六军。黔宁郡王沐昌祚为逆党杀害,谥忠武,以世子袭爵,并袭云南总兵,挂征南将军印镇守云南节制贵州。

    四川总兵刘綎赐爵秦国公,总督川陕军务,节制四川,陕西。”

    皇上说道。

    旁边李凤赶紧记下。

    他因为之前跟着皇帝当人形拐杖,所以幸免于难,实际上贺世勋和张举也没死,那些侍卫,御营还有滇军,也至少三分之一幸免,现在这些人可是成了皇帝的真正心腹。尤其是许心素和活下来的侍卫,那可以说是跟着皇帝从北到南真正生死与共的,他们背后其实是李旦,李旦的南洋公司不管别的,只要皇帝的南洋贸易授权就行。

    而这份授权也能给皇帝带来分红,他本来就是南洋公司大股东。

    只不过过去这个分红,在广东就被地方官截下,这以后就直接给皇帝了,另外何维椅这些人里面,也有不少是南洋公司股东,本来这家公司就是闽粤两省这些主要世家合伙的,李旦就是个股东兼职业经理。但这一轮抄家后,皇帝手中拥有的股权骤增,基本上已经可以达到三分之一了,万历皇帝堪比几万里外的那个老女人了……

    呃,他俩倒是越来越有共同语言。

    “朕今日始知为君之乐!”

    皇帝陛下颇有些得意的说道。

    然后他就在百姓的欢呼中转向北,不过现在皇宫正烧着,所以他还得找个新住处。

    看着他的背影,韩擢等人长出一口气。

    不过紧接着就一个个欲哭无泪了。

    “五百万两,这一个月如何筹措?”

    一名官员低声问韩擢。

    “抄家能抄多少?”

    韩擢说道。

    “真要是抄了都归户部,那五百万的确不成问题,可是照规矩也就是三成能归户部,这三成还得看那些骄兵悍将的脸色,找王荆石这个老不死的求求情,让他帮忙约束一下,估计能收四成,毕竟那些骄兵悍将也不懂。”

    那官员说道。

    抄家这种事情大家都是清楚的。

    过去锦衣卫抄家,太监抄家,到头能有多少归户部都是有大致比例的。

    当然,文官抄家也是一样。

    谁抄家不是奔着中饱私囊?

    只不过现在由过去的文官,太监,锦衣卫,变成了这些骄兵悍将,后者可能不熟悉套路,那么王锡爵这个带队的就能操作了。

    “那就有两百万了,去钱庄借一百万,不借就动用点手段,让李廷机自己去福建弄一百万,不去就找陛下告密,他和李开芳都是有份的,这种事情福建也不能一毛不拔。”

    韩擢说道。

    “这倒是可以,但还有一百万如何筹措,总不能真咱们自己掏吧?”

    另一个官员说道。

    “自己掏是肯定不行,派兵包围濠镜,让那些蕃商拿一百万,不然就直接把他们逐出濠镜。”

    韩擢说道。

    “一百万少了吧?他们的贸易船队还没开始返航,昨日又有四艘从南洋过来的。”

    “那就两百万吧,这皇宫还得修缮,虎门要塞也没修完,陛下说不定什么时候还得要钱,留一百万备用也好。”

    “如此算来吕宋那边也能要出些来,毕竟他们那里的蕃兵也参与谋逆,他们有两艘大船在屯门贸易。”

    “扣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100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