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放荡的丝袜女总裁 (妺妺的脚h)最新章节列表

  虎平涛听得目瞪口呆,摇头叹道:“你们这是把郑千山往死里整啊!”

    张立根的声音很低:“本来就是要他的命……郑千山骗了我的钱,娶了我的女人,我这么做,也是应该的。”

    ……  放荡的丝袜女总裁 (妺妺的脚h)最新章节列表    

    廖秋和李建斌看过笔录,立刻派人抓捕何玉仙。

    她在审讯室里的表现很泼辣,各种哭闹,捶胸顿足,口口声声“你们抓错人了”。

    虎平涛摆出各种证据,何玉仙顿时呆住了。

    “张立根那个憨杂1种,老娘眼睛瞎了,居然会看上他。”何玉仙咬牙切齿骂了一顿,实在躲不过去,终于开始交代。

    “当年我嫁给郑千山,的确有赌气的成分,可说到底……还是因为钱。”

    “那个时候,两万多不是一个小数。郑千山虽然名声不好,可他不缺钱。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只要有钱,能过上好日子,别的事情根本算不了什么。”

    “再说了,我是个女的,在家里没地位。我爹也是个死要钱的。只要有人出钱,就算是街边的叫花子他也能把我嫁过去。原本想着张立根是个好的,在外面挣了钱回来跟我结婚,没想到他一把就在赌桌上输了个精光……这种男人,根本就就是废物,要了干什么?”

    “后来才发现,郑千山也是死要钱。他很抠门,就顾着自己出去花天酒地,手缝里都漏不下几个钢镚。我日子过得是真苦啊!老娘自己都吃不好穿不好,凭什么要对你的闺女上心

    ?所以上学什么的都是屁话,只能自己顾自己。”

    “后来跟张立根好上,是看着他平时干活有把力气,每年卖粮食,口袋里也有几个钱。反正已经和郑千山睡过了,多睡几个男人也不是问题。我就暗地里跟着张立根,老娘出身子,他出钱,大家各取所需。”

    “什么情啊爱啊的都是屁话。老娘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年轻小姑娘。我也不给张立根太多的机会,每次睡觉他至少给我五十块钱,后来涨到一、两百,再后来就更多了。这男人手里真不能有太多钱,有钱就花心,花心就变心,变心就不顾家……我得帮张立根管着钱,否则就落到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手里。”

    “孩子是张立根的。其实什么男孩之类的说法,都是我骗他的。无论男女我都要,必须把孩子生下来。他和郑千山不一样,有个孩子才能栓住他。那时候我没想太远,只是觉得有了孩子做借口,以后才能继续往张立根哪儿要钱。”

    “我毕竟老了,岁月不饶人。年轻的时候看着漂亮,张立根也喜欢我的身子。可上了年纪,男人就不这么想。只要手里有钱,年轻的小姑娘到处都是。就算张立根是个老实人,可老实人一样控制不了屁股底下的那二两肉。”

    “我可不是什么男人都要。这么多年,也就只有张立根一个。不信你们可以去查。”

    “我想过,这辈子就这么过了。反正是个农民,穷点儿苦点儿也就算了。”

    “可没想到天上掉馅饼,拆迁改造,不仅是新房子,还有一大笔补偿款。”

    “郑千山是个挨千刀的,他拿了钱,一分都不给我。我去拆迁办闹,人家说了:房子和地都在郑千山名下,他才是正主儿,所以款子直接打到他的账户上。就算我是他老婆,这事儿也只能在家里自己解决。”

    “我找过村委会,村长说这事儿他管不了,也没法管。”

    “那可是好几十万啊!加上新房就是两百多万。”

    “我豁出去了,跟郑千山好好谈了一次。威胁他:要是不分钱,就把他那些事情全都说出去。主要是扒寡妇门,还有在外面赌钱。可他压根儿不怕,说他这些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还说什么他被警察抓进去又放出来,政府都拿他没办法,扒寡妇门算得了什么?他嚷嚷着让我去找那些女人,看看有谁愿意出来证明他乱搞男女关系……我也是没办法,遇到这么个臭不要脸的混蛋,只能说我命苦。”

    “没错,郑洽刚的确不是郑千山的儿子。我当年瞎了眼,没看出郑千山是个吝啬鬼。他把钱看得比命还重要,他就是个要钱不要家的混账王八蛋。他可以每天不回家在外面鬼混,可我不行啊!就算我不愿意养闺女,可总得管儿子。上学、找工作、娶媳妇……这些事情哪一样不要钱?”

    “说句不好听的,要不是这些年我一直跟张立根睡觉,从他手里拿钱,这个家早就撑不下去了。”

    “尼玛的,老娘苦死苦活,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要陪着张立根那个老丑鬼……你当我愿意啊?”

    “我早就想要郑千山死了。只不过,以前一直没下决定。可这次不一样,新房加上补偿款,他爹妈死的早,也没有兄弟姐妹,只要姓郑的两腿一蹬,这家里的一切都归我。”

    “我可不想坐牢。所以从一开始,我就寻思着找机会让郑千山好好受下刺激,心脏病高血压什么的一起发作,到十八层地狱里跟他爹娘做伴儿。”

    “他平时吃的降压药是复方罗布麻片。小片,圆的那种。郑千山买药都是自己去,他对别人不放心。而且买了药还要当场拧开盖子看看,确定没有问题才付钱。”

    “郑千山小心归小心,却是个没脑子的白痴。我早就看好一种药,那是复方丹参片的小剂量款,外形跟罗布麻片一样,都是小圆的,中间鼓起来的那种。外表没有区别,放在手里很容易混淆。”

    “还有速效救心丸,我也提前准备,用的是复方丹参滴丸。反正速效救心丸就装在一个小葫芦瓶里,我趁着郑千山不注意,偷偷给他换了。都是黑色的小芝麻丸子,他老眼昏花,就算能看到也分不清楚。”

    “我让张立根约了王庆国、杨达富和陶兴正。只要他们三个约郑千山打麻将,先输后赢,或者在约定的时间突然玩个诈糊,要不就是花猪什么的,给郑千山一个惊喜,张立根再把巡逻的警察带过去,用“抓赌”的名义吓唬他,郑千山就算不死,也得活活脱层皮。”

    “以前我见过村里的老人中风。什么打电话送医院根本不管用,说不行就不行了。其实郑千山也差不多快躺棺材了。他早年把身子都掏空了,现在稍微走几步远路就气喘心跳。照理说,我耐心等上几年,他肯定走在我前头。可我……可我实在是没办法。郑千山那个老杂1种花钱如流水,一个晚上就能撒从去好几千。照他这种搞法,就算是死,给我们娘仨也剩不下多少。”

    “反正我没杀人。我承认郑千山的药是我换的。我在家里忙,给他拿错了药,他自己眼瞎,死了活……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警察看着办吧!反正我也上了岁数,好歹我儿子以后能住上新房,还能得到一大笔遗产,我这个当妈的也知足了。”

    ……

    午餐时间,陈信宏从食堂打来饭菜送到办公室,可无论是虎平涛还是廖秋,两个人都没心思吃饭。

    “我在派出所待了这么多年,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见多了,可是像这种案子……还是第一次。”廖秋抽着烟,发出长长的叹息。

    虎平涛拨弄着摆在面前的饭盒:“赌博这种事情,害人害己。可话又说回来,张立根这个人……挺能忍的,让我想起了德川家康。”

    这话实在太意外了,而且两者之间毫无关联。在旁边边吃饭边听的陈信宏不由得愣住,过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小虎,德川家康跟这事儿有什么关系?”

    “德川家康也是个能忍的主儿。”虎平涛笑着解释:“这家伙与信长和丰臣秀吉是一个时代的人。就因为能忍能熬,信长死了,猴子也死了,所有能制衡并对他构成威胁的人都死了,于是轻松松松上位,从大名摇身一变,成了幕府大将军。”

    “我以前玩过《太阁立志传》,感觉张立根的情形跟这个差不多。这人表面上看起来老实,实际上很有心计。当年两万多的巨款被郑千山骗走,他没去派出所举报,就是怕被连带着进去。而且那时候的政策法律跟现在不一样,说不定这笔钱被当做赌金没收,张立根就真正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陈信宏心中一动:“你的意思是,张立根这些年一直在村里默默无闻,其实是在等待机会报复郑千山?”

    虎平涛摊开双手:“说不定他早就跟何玉仙谋算好了。何玉仙之所以在那个时候主动嫁给郑千山,就是为了谋夺郑家家产,顺便以合法合理的手段,拿回那两万块钱。”

    陈信宏皱起眉头:“这怎么可能?”

    “万事皆有可能。”虎平涛认真地说:“在很多人看来,“爱情”这个词是可以出卖的。张立根喜欢何玉仙,他也的确为此付出了努力。可他很贪心,在赌桌上输光了一切。何玉仙呢,表面看似人畜无害,实际上也是个贪心的女人。她之所以愿意和张立根在一起,喜欢只是次要原因,主因是张立根老实,容易控制,叫他往东不敢往西……我估计他们俩以前好的时候,搂搂抱抱甚至越界的事情没少干。诸位,那时候可不比现在,男女关系没那么开放。在街上手牵手都会被纠察队抓起来,以“流氓罪”论处。”

    “然而何玉仙就那么做了。不是胆子大,就是真的傻。”

    廖秋摇头道:“她可不傻,她是真的很聪明。不过小虎啊,你说张立根在等待时机……证据呢?”

    虎平涛坦言:“我没证据,可是从目前掌握的线索和整个案件走向来看,张立根的确是隐忍不发。”

    “背着丈夫睡人家的老婆,这是什么行为?而且不止一次,这是活脱脱的给郑千山脑袋上种草,何玉仙还生了张立根的儿子……何止是几根草啊,根本就是一片大草原。”

    “郑千山偏偏还毫无察觉。我觉得这事儿要分开来看:第一种情况,郑千山早就知道张立根与何玉仙之间有猫腻,可他没说没管也没问。他可能是个在这方面很看得开的人,只顾着自己在外面吃喝玩乐,反正娶何玉仙这个老婆是为了面子,事后对郑千山也毫无影响。”

    “第二种,郑千山是真的呆,什么都不知道,一直蒙在鼓里。”

    “无论是哪种情况,张立根都达到了报复的目的。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

    “所以说,千万不要欺负老实人,老实人都很危险。”

    “再说何玉仙,我是真的很惊讶,一个农村妇女,竟然谋划得如此详细。她处心积虑更换郑千山的常用药物,甚至对人心的掌控也非常透彻。如果不是张立根现场把控能力糟糕,急急忙忙想要脱罪,把王浩坤和孟辉拖进来,这案子根本就无法查清。”

    “这倒是。”陈信宏点了下头:“王浩坤和孟辉还没到现场,麻将馆里的人就冲出来拽着他们不放。如果当时他们的反应慢一些,只说郑千山被吓死,跟咱们没关系,说不定何玉仙他们就逃过去了。”

    “是啊!说起来都是“贪心”两个字闹的。”廖秋冷冷地说:“何玉仙眼睛里只有钱,她想趁着机会,讹咱们一笔,没想到把她自己给坑了进去。”

    虎平涛转向廖秋:“廖哥,这案子会怎么判?”

    “应该是故意杀人。”廖秋回答:“考虑到郑千山早年的赌博涉及故意欺诈,法官可能会酌情在责罚方面予以减免。但入狱服刑是少不了的,尤其是主犯何玉仙……唉,都这个岁数了,还稀里糊涂做这种事,她儿子女儿以后在村里日子难过了,说不定过几年还得到监狱里给她收尸。”

    廖秋随即转向虎平涛:“丁胖子在这件事情上帮了咱们一个大忙。回头好好谢谢他。”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094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