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同房舒服姿势108种_被陌生人做了一个小时

 焦青青派“桃园star”的刘关张去猎捕丧病魔人和露体魔人,几日来毫无收获。

    冬山市不像帝都那样遍地摄像头,魔人们又从杨刃手里拿到了大量金钱,可以在见钱眼开的不需要身份证的地方住宿。

    在床上睡得安安稳稳,绝不把疲劳带到下一天,养精蓄锐后再继续他们的变态使命。    同房舒服姿势108种_被陌生人做了一个小时  

    陆瑟不觉得“桃园star”有能力抓住丧病魔人和露体魔人,换成焦青青在春水市的不良少女手下,倒是有可能遇见露体魔人……

    “青青,我推荐另外三个人给你用。其实冬山市也有不良少女组织……”

    听了陆瑟提供的情报,焦青青半信半疑。

    “冬山市玫瑰组?我稍有耳闻,但是我听说这个组织已经解散了啊!”

    “没有解散,只是元老们引退导致领导层青黄不接。”陆瑟说,“之前我得到消息,身为元老的「玫瑰三杰」从韩国回到了冬山市,她们是用来对于露体魔人的最好人选!”

    “色诱之术吗?所以说你是让我收买她们出卖色相,来诱捕露体魔人?”

    陆瑟脸上浮现一言难尽的笑容。

    “这三位才俊去韩国留学,原本是想顺便做整容手术的。但是韩国疫情控制不太好,也耽误了整容医院的运作。因为她们所在的学校提前放假,所以暂时回来避避风头……”

    “整容手术?也就是说她们本来长得不太好看咯?”

    “何止是不太好看……”

    ※※※

    语文课上,老师在黑板上解析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

    刚当念到第一句“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下面就有人小声起哄到“芜湖起飞!”

    “真是幼稚!爱丽丝是外国人都不觉得这种同音字笑话有意思!”

    因为阿雪腿部受伤缺席,爱丽丝鸠占鹊巢地坐在了陆瑟右侧的空位,她一边体验高中生活,一边在陶渊明坐船图的上方画一点也不幼稚的涂鸦。

    基本就是《指环王》中的“双王之门”巨大雕像半沉在水中,这样一来,陶渊明和撑船的船家,倒像是要远征去末日火山销毁魔戒的……

    陆瑟一目十行,可以轻易背诵整篇《归去来兮辞》,不过他身为班长还是装模作样地偶尔动动笔记笔记。

    诶?文具袋里的尺子和橡皮粘在一起了啊……

    没办法,到夏天了嘛。

    橡皮和尺子都是高分子聚合物,橡皮中还添加了增塑剂,使得橡皮内的分子更加活跃,很容易扩散。

    当橡皮和尺子接触久了,橡皮中的增塑剂就会向尺子靠近并逐渐相融,最后出现牢固黏在一起,气死单身狗的物理现象。

    温度越高,分子运动越快,所以在夏天他们更容易如胶似漆。

    上课时不能交头接耳,只好在心里普及科学原理,把陆瑟憋得难受。

    “咯啦——”

    用力分开橡皮和尺子的陆瑟,不小心把橡皮掉到了地板上。

    “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

    在语文老师摇头晃脑的读书声中,陆瑟弯腰去找橡皮。

    “!!”

    夏天会出现的风景,绝不仅仅是粘在一起的格尺和橡皮啊!

    从桌下的角度,陆瑟发现自己能看到前座的林怜,校服裙和白衬衫遮掩不住的丰满曲线,不管是凸出还是凹陷还是白丝过膝袜和裙边之间的绝对领域,处处充满来自天国的感召力。

    啊,感到身后有尖锐的视线袭来,貌似是理香身为风纪委员在盯着同学们有何异动——自己钻进桌下半天不起来,下课后恐怕要多费唇舌解释了。

    于是陆瑟马上闭上眼睛清除“孽障”,回到正常坐姿之后还故意把橡皮稍微举高,让理香看到自己是去弯腰捡橡皮了。

    午休时间,陆瑟去科技社,带领社员们修理被穿山甲破坏的设备,顺便大扫除。

    理香主动要求去帮忙,在食堂同一张饭桌上的爱丽丝也表示不能撇下自己。

    “也好,”陆瑟做托腮思考状,“科技社有很多低矮的地方不容易插上手,有爱丽丝就方便多了……”

    “胡说!爱丽丝才不是又低又矮的!爱丽丝是监工!中国古人云:一个监工顶两个干活的!”

    三人去科技社的路上还遇到了焦青青,彩虹小马立即表示她也要去帮忙(添乱)。

    果不其然,有了焦青青和爱丽丝抢指挥权的胡乱指挥,社员们疲于奔命,终于有不结实的支架倒下来,使得陆瑟被锋利的边缘划破了拇指。

    陆瑟当时正半跪着检查地板插口,冷不防上方有东西掉下来,下意识地用右手一挡。

    “陆瑟君不要紧吧!流、流血了?”

    理香第一个跑过来握住陆瑟受伤的手腕,她不顾地板还有没擦干净的地方,以跪坐的方式查看陆瑟的伤口。

    “没关系,我裤兜里有创可贴……”

    话还没说完,理香忽然将陆瑟的拇指含入了口中。

    左臂上带着风纪委员袖章的单马尾少女,仅仅隔着一层过膝袜跪在地板上,闭着眼睛表情温柔,用口中的唾液来帮自己清理伤口……

    理香的嘴唇好柔软……里面也好暖和,如此人妻向的服务……

    “躲开!陆瑟的手指应该由我来吸!”

    焦青青冷不防从侧面用力,轻易把理香推倒在一边,理香害怕咬破陆瑟的手指才没有硬抗。

    “胡说!顾问的手指爱丽丝一个人就能应付!”

    “别逞强了,那可是拇指,对你来说太粗了!”

    “爱丽丝已经是大人了所以没关系!”

    焦青青和爱丽丝,一个中国人和一个人英国人,在理香这个日本人面前你推我搡,表演起了相扑。

    科技社社员们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毕竟不是每天都能见到中国女孩和英国女孩在日本女孩面前表演相扑的……

    “这有什么可抢的?”陆瑟把已经止住血的拇指举高,“反正这里已经先被理香吸过了,你们再来吸就相当于和理香间接接吻,你们要来吗?”

    “……”

    “……”

    焦青青和爱丽丝面面相觑。

    “陆瑟你先去把手洗干净,我再帮你吸!”

    “你是傻子吧!顾问都洗了手,就不需要再清理伤口了!”

    “你才是傻子!谁说吸手指是为了清理伤口了!”

    两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相扑,焦青青倒是也没有以大欺小,她知道弄哭了爱丽丝陆瑟肯定要生气,所以基本没用上什么力量。

    焦青青和爱丽丝分别问候对方是“傻子”,歪倒在地板上的理香紧张地摸了摸自己颈间的项圈。

    跟林琴打赌谁先摘下来谁就输的电击项圈,会对佩戴者说脏话起反应,曾经用日语说过“八嘎”而遭到电击的理香心有余悸。

    “不用怕,我扶你起来。”

    非常快速给自己贴上创可贴的陆瑟,向地板上的理香伸出了手。

    “电击项圈会记录识别佩戴者的声纹,只对本人说脏话有反应。而且还会检测喉部运动,如果别人播放你的脏话录音,也是无效的。”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076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