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上面吃饭下面:两个腿合在一起有什么感觉

    邱天洋是真的感觉有点承受不住!这里面的弯弯和绕绕实在是有那么一些多,多的让人都不知道应该如何的来应对了!甚至于就算是事情结束了!自己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样子的事情!就好像是这一次的事情!

    所有的一切都呈现在自己的面前位置!自己看得很是清楚!

    但也就是看了一个所谓的表面文章而已!自己也就是看到了台前的那点东西,甚至连台前的这些东西都没有看得太清楚、太明白!所以说自己还是需要去学呀!而且需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不是说一说那么的简单!    上面吃饭下面:两个腿合在一起有什么感觉  

    侯师兄这边有瞒着自己的地方吗?根本就没有!所有的一切都是平等的展现在两个人的面前位置,但是那又怎么样?师兄看到的东西就是比自己更为的长远!自己呢?现在连表面之上的东西都看不明白,可见彼此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师兄,你说回去了之后,主任会不会嘲笑我们?甚至是臭骂我们一顿?”

    “嘲笑?”侯天亮抿了一席自己的嘴,“这一点倒是不至于,主任虽然是一个比较挑剔的人!但是相当程度上面,并不是一个很挑刺的人!”

    邱天洋有些小沮丧的样子!“我还真的就希望主任能够好好的挑刺一番!”

    “有进步呀!”侯天亮还真的就不是故意的说教,而是从这个话语当中,感觉到了邱天洋的不同!随即有些感叹的说到,“能够这么快的就认识到其中的问题!说明你的进步很大!”

    “相差的太远了!”从邱天洋的说话当中,明显能够感觉到他的不甘!

    “师兄,我还是有些不太明白,真的要是说起来,主任真的比我们大了多少吗?为什么主任就能够考虑的这么多!对于事情洞悉的很是清楚!”

    坐在位置上面的侯天亮微微有些失神,好一会过后才感叹的说到,“这个问题我曾经考虑过,在我看来,这里面有很是重要的一点,主任是从血与火当中走出来的!甚至走到了最后!在这个过程当中,主任并没有一味的斗勇逞狠!而是不断的在总结自己!”

    “主任成功的标杆好像让人有些绝望,甚至连看都有那么一些看不到!”

    对此,侯天亮不由的笑了起来,“你是真的没有看到主任的资料,还是忽视了?在这个问题上面?还真的就不能够这么的说,从现在的时间点来看,主任的青少年时代,绝对不能够用成功这个词来形容,甚至相当的时候,是非常失败的!连带着就算是服役的期间,也是伴随着相当的失败!甚至最后只能是以离开为代价!”

    “师兄,这么的说真的好吗?”邱天洋看了一眼过去!

    “大家对于这一点?都有那么一些忌讳莫深,这里面有着相当的原因,而且主任现在在这样的位置上面,更是没有太多的人会去谈论这一点!但是想要纵观的了解主任,这就是一个没有办法回避的事情!当然了究竟是当做教训和经验来看,还是当做笑话来看,完全取决于个人!希望你不是当做笑话在看!”

    “给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呀!”邱天洋就差叫起来了!

    “主任不是说没有失败过!他所经历的失败要是放置到其他人的身上面,简直都有那么一些难以想象,当初的时候究竟是有着什么样子的痛楚!换成是我个人的话,我要是在那样的年纪经历,我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因为是在回去的路上面,所以两个人也是有闲心,当然不是在谈论丁羽的八卦,而是从其中吸取相当的教训,这个对于邱天洋所起到莫大的作用!

    “我感觉还好!”邱天洋有点小得意的样子,“要是换做是我的话,我肯定会更好的去处理!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

    “错了!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你这个完全就是站在了历史的旁观者角度来思考问题!这是一个极其容易犯下来的错误!”侯天亮毫不客气的说到,“你需要站在主任的角度来考虑问题!把自己代入到这个角色当中,而不是说用审视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在这个过程当中,需要破除一切的客观条件和主观条件!”

    邱天洋狐疑的看着侯天亮,“代入角色当中?我好像已经带入到了角色当中!”

    “没有!你还是站在一个后来者的角度,甚至是这么多年的经验来处理相当的事情!所以你觉得如果你是主任的话,你就能够很好的去处理相当的事情,但这个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就好像是看史书一样!相当的时候,我们都会不自觉的站在一个后来者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可是这里面有着太多的弊端了!”

    “能够做到吗?这个是不是有些困难?”

    “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主任常常说的一句话,我们都是人,不是神!在现在的情况之下,就算是把你放置到一个经理的位置上面,你能够做好吗?未见得事情!不管是你还是我都是一样的!因为我们对与其中的内容,基本上知晓的都不是那么的多,当然了如果给我们一段时间,可能会有相当的好转,但也就是有相当的好转而已!你觉得呢?”

    邱天洋思考了一阵,“这个不是难不难的事情,是有那么一些做不到,我原来的老师曾经告诉过我一些情况,我觉得我做的很是不错的,但是今天的事情让我又有了新的认识,但是让我代入其中,而且跟我本人做相当的切割,这个就有些夸张了!甚至太过于的夸张了!”

    “你发现了一个亮点!”

    “亮点?”邱天洋不由的就是一愣!“这里面有什么亮点?”

    “换位思考!相当的时候大家都觉得自己能够做到作为的换位思考,但其实这是一种错觉!想要真正的做到换位思考,并不是说简单的模仿!了解相当的讯息自然是容易的,难得是如何的带入到其中!同时做相当的切割,如果能够做到这一步的话,就真的是非常的厉害了!”

    看着有点好奇的邱天洋,侯天亮不由的摇摇头,“别看我,我现在还做不到这一步!虽然一直都在努力!但是这个方面确实需要有相当的天赋,同样的也需要后天的努力,不是嘴上面喊一喊那么的简单!怎么可能的事情!”

    回到了农场这边,丁羽并不在!他跟布鲁诺两个人在外面喝咖啡!布鲁诺的邀请,桑切斯已经在回去的路上面了!至于结果究竟会怎么样?犹未可知的事情!

    至于布鲁诺邀请丁羽的原因也很是简单,绝对不是叙旧和联络感情那么的简单!确切的说还真的就是跟情治部门的事情有相当的关系!

    这个也是为什么找了一家咖啡馆的缘故,而是在丁羽的办公室,或者是别墅里面!其实彼此都清楚,背后究竟都有着什么样子的事情!

    “布鲁诺,白房子那边是不是有些反应过度了?”丁羽端着咖啡尝试了一口,露出来些许赞叹的表情,“哎呦,很是不错,什么地方来的?不像是南美的,南美的阳光有着相当的不同,所谓味道上面也有着相当的不同!”

    “丁!给我们留下来一点秘密吧!这个东西家里面也没有多少!也就是知晓你喜欢,所以才准备了一些,我一年的时间可能也就几十斤的量!”

    “好说!见面分一半,这样的好东西自己留着,太过分了!”

    说话的时候,丁羽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的声响,布鲁诺跟丁羽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就离开了!丁羽这边也没有准备做太多的停留,不过还没有起身,就看见有人朝着自己快步的走了过来!

    “哎呦,丁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老骆!”丁羽则是伸出来自己的手,跟快步走过来的人握了一下手,看着他的这个打扮,也是有那么一些好笑,“干嘛这是?这才多长的时间没见你,怎么突然之间的变成社会人了?你要是不打招呼,我都怀疑是不是认错人了!”

    看着骆齐的装扮,丁羽是真的感觉有些意外!“我说现在都已经什么时候了!你不会还穿着貂皮大衣吧!还有你脖子上面的这个金链子,你就不怕你的颈椎出点毛病?”

    “吓唬小孩的!”骆齐也是撇了一下自己的嘴,“英子带了个对象回来!这他妈的,也不打声招呼,当初的时候就不听话,现在更是不听话!我真想两巴掌给扇回去!”

    “你是真够可以的!当老丈人多高兴的事情,有你这么瞎胡闹的吗?”

    “丁生,你说家里面要什么没有?就算是给安排工作,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这个又不是什么吹嘘!就算是再不济,难不成我的产业将来的时候还能够给其他人!好吗?我都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死心眼!要说原来的时候咱们这儿穷,你们不回来,也就不回来!咱们也不强求,是不是?现在吗?非要在外面瞎折腾!”

    说话的时候,也是气不一出来的挥动了一下自己的手,对不远处的桌子招呼了一下自己的手!就看到一对小年轻很是不情愿的样子!

    “丁先生,我们家英子,我们是我那个还没有过门的女婿,叫什么来着!”

    “爸!”骆英很是不满的叫了起来!

    丁羽则是不由的笑了起来,“老骆,回去收拾收拾!不太像话!别装的跟社会人一样!本来就不是!装的也不像,让大家看到了!恐怕到时候就不是请客吃饭那么的简单了!对了!嫂子呢?就不管管你!”

    “她敢!”不过说话的时候,声音要多低有多低!

    丁羽打量了一眼小两口,点点头!“我看着还挺般配的,年轻人出去闯荡一番,也不是什么坏事!好好收拾收拾!”

    跟骆齐打了一声招呼过后!丁羽就离开了!并没有做任何的停留!骆齐看着自己的女儿和未来女婿也是哼了一声!想了想,也是把脖子上面的大金链子给扯了下来!还别说,挂在脖子上面,真的是太沉了!

    这个才多长的时间,脖子都有那么一些疼,骆齐也是有那么一些怀疑!电视里面演的不是这样的呀!看着挺气派,但是自己挂着之后,才感觉到真的不是那么一回事情!说句难听一点的话,挂在自己的脖子上面,跟狗链子似的!

    “爸,怎么不带着了?挺气派的吗?”

    骆齐哼了一声,“告诉你妈,我中午的时候不回去了!还有你!走!一起洗个澡!你别告诉我说,你身上面有哪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要是身上面有这些东西,你提前吱个声!也别说我不近人情!”

    “没有!我不喜欢哪些?就是小时候被狗咬了,留下来两个疤!”

    骆齐哼了一声,把手里面的大金链子扔给自己的闺女,“赶紧回家!算了!我送你回去吧!我回去换件衣服!玛德,都什么天了!穿这个是真的有点热!”

    看着父亲的样子,骆英是真的高兴,捅了一下自己的男朋友,等结账的时候才被告知,账目都已经被结了!上车之后,骆齐也是不由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这个事情闹腾的,都怪你!怎么能够让丁生结账?这一下子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爸!这位丁生究竟是谁呀!”

    “让你回家你也不回家!这个都多少年了!”骆齐不由的哼了一声,“现在想起来结婚了,才知晓回来!我尼玛的,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玩意?”叫骂了两句之后,骆齐才解释的说到,“既然丁生看过你们了!我也不好说什么!”

    但随后骆齐貌似也是想到了什么,“说起来,你也应该认识才对!那个你小学那个赵老师,你还记得吗?”

    “赵淑英赵老师!他是丁羽呀!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我好像听我妈提及过来着,听说农场就是他的!”

    “嗨!说起来这位丁生,可不是凡人!”说起来这个,骆齐的兴趣也是来了!“你爹我是有那么一些产业,在咱们这里一亩三分地也算是有点脸面!但也要看跟随比,跟丁生想比较!人家是龙,我尼玛的,连条泥鳅都算不上!”

    “笑话啥!我说的就是事实!”看着自己女儿眉飞色舞的样子,骆齐很是不满的瞪了一眼过去!“我就是一个粗人!本来就这样!不过赶不上你们,你们赶上了好时候,读了书,我们就是粗老帽,原来的时候就知晓一杆子到底,丁生没有嫌弃我们,还给我们指了明路出来!好歹你爹我,现在也算是有点认识!让你们回来接班也不接班,真不知道外面有什么好!”

    “我们觉得挺好的!”

    “可别扯淡了!外面再好能够有家里面好!我就不上楼了!你给我那件衣服下来!还有小孙,你陪着我!”

    因为跟丁羽见了一面,所以骆齐的心情自然有了相当的好转,对于自己的女婿也有那么一些另眼相看的意思!去洗了一个澡,还不错,身上面非常的干净,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至少从这一点来说,比较的正经!

    说起来?这个女婿从文凭上面来说,倒是跟自己的女儿比较的般配,两个人都是研究生!不过从事的职业怎么说呢?研究什么大气的,听着就来气,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想的!在这一点上面,自己也是真的无奈!

    能够说啥,当年考上了大学,就差跟家里面断绝关系了!一年回来没有几天的时间,然后就跑了!如果不是这一次要结婚了!恐怕自己连影子都看不到吧!也真的是没谁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自己家里面没有孩子呢!

    丁羽这边回来的时候,正好碰到了侯天亮和邱天洋他们两个人!随后一同的进入到了办公室!

    “主任!”

    “怎么风尘仆仆的!”丁羽哼笑了一声,“不至于吧!这么快就回来了!速度可以呀!”

    很显然,丁羽就是在故意的打趣,侯天亮倒是还好,一点都不尴尬,而邱天洋经历的稍微有那么一些少,脸都已经红了起来!

    “主任,您都已经知晓了!”

    “知晓了!刚刚跟布鲁诺一同的去喝了咖啡!还碰到了老骆,弄得跟社会人一样!有点不太像话!”丁羽说的很是轻松!邱天洋有点不理解,为什么丁羽会提及后面的那句话,很显然跟整个事情有点不太挂边!

    但是侯天亮却听明白了丁羽话语当中的意思,所以也是不由的笑了起来!

    “主任!看样子咖啡应该很是不错的!”

    对此,丁羽有那么一些牙疼!“不用想了!我现在还没有到手呢?什么时候到手了!倒是可以给你留一点,不过还不知道能够留下来多少,家里面喜好咖啡的人还真的就不少!”丁羽不由的感叹了一声!“不过还好!”

    对于其中的场景,邱天洋不管是怎么想,都没有参透其中的奥秘!但不管是主任还是师兄这边,都没有任何要指点的意思,恐怕想要解开这个谜题,一切都要靠自己吧!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072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