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了解女生神秘花园(贯穿 求饶h)最新章节列表

  正在拜着三清神像的那家伙神情有些激动。

    一个劲的跪拜。

    还时不时看着门外。  了解女生神秘花园(贯穿 求饶h)最新章节列表    

    似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只惊的面色更为苍白,跪拜的更加勤快。

    秦宁顺着他的目光向着门口看去。

    灯光照耀下的深夜街道上空无一人。

    静悄悄的也没有丝毫的声响。

    甚至连阴气和怨气都没有。

    秦宁皱了皱眉,在看向这短命男子,其面相依旧是黑云压顶,只是祸从何来,又从何而终,却是看不出丝毫迹象。

    鬼王有些不耐烦,道:“老二,你想什么呢?一个疯子而已,估摸受什么刺激神经了,丢出去就是了。”

    秦宁摆了摆手。

    而后走到了门口。

    望着外面寂静的街道,冷风在黑暗中吹拂而来,他晃了晃脖子,双眼中破妄符文闪烁。

    须臾间。

    一抹红色在眼角中闪过。

    秦宁转动目光,顺着这红色消失的方向看去,却依旧是寂静的空无一物。

    “老二?”鬼王又喊了一声,打断了秦宁的思绪。

    秦宁想了想,道:“我身边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他边说着,还指了指四周。

    鬼王道:“开什么玩笑,你们天相门的破妄术堪称当世一绝,你觉得能有什么玩意藏在你身边而不被你发现?你说对吧?飞仔?”

    司徒飞忙点头:“师父,我觉得九爷说的有道理。”

    “有道理个屁。”秦宁没好气道:“我就纳闷了,你真就一点长进都没有是吗?这要是真没什么东西,你觉得这老鬼会这么说吗?”

    “那应该咋说?”司徒飞小心的问道。

    秦宁咳嗽了两下,学着鬼王的语气道:“老二,看错了吧?有什么不长眼的玩意胆敢在本尊面前放肆?”

    鬼王:“……”

    虽然很想反驳,但不知该从何说起。

    司徒飞想了想,道:“九哥,我觉得我师父说的有道理。”

    鬼王身上的鬼气哆嗦了两下。

    想一巴掌呼死司徒飞。

    而秦宁则是收了破妄术,道:“请吧。”

    “老二,我是为了你好。”鬼王沉声道:“这滩浑水比你想的要浑的多。”

    “你知道我的脾气。”秦宁道。

    鬼王顿时呲牙咧嘴。

    只是迎上秦宁的目光,只得无奈道:“做哥哥的太难了。”

    边说着。

    他双手一阵挥舞。

    只瞬间的功夫,整个大厅内鬼气弥漫,阴气嘶吼。

    那一直在跪拜三清神像的男子吓的面无血色,浑身冷汗直流,脑门是砰砰的往地上砸。

    鬼王嘴中此时念念有词。

    那四散的鬼气化为一层层的黑幕,将整个天相阁大厅笼罩。

    一切好似陷入了寂静的深渊。

    四周桌椅沙发均是隐入黑暗当中。

    倒是那三清神像还在,只是背后墙壁被黑幕笼罩,看上去像是高悬于空中。

    那跪拜男子瞧见这一幕,更是不敢停下,嘴里更是一个劲的念叨着漫天神佛的名字。

    只是等他磕的头破血流之时。

    尖锐的笑声骤然响起。

    这笑声刺耳,好似是直接在灵魂深处炸响。

    而就是随着这笑声响起,三清神像无风自燃,化为一片灰烬。

    男子惨叫了一声。

    却是直接昏死了过去。

    司徒飞被这笑声吓的浑身鸡皮疙瘩,躲在秦宁和鬼王身边在张望四周:“我怎么这么瘆得慌?”

    秦宁和鬼王没搭理他。

    而是直勾勾的盯着一处。

    司徒飞察觉后,忙是顺着二人的目光望去。

    只这一看。

    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但见在那黑暗中,一个猩红的身影由远及近。

    这是一个小女孩。

    看起来不过一米五的身高,穿的花花绿绿,有些杂乱,却能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

    它的四肢有些不规则的扭曲,行走起来一步一顿,像是提线木偶一般。

    脸上亦是浓妆艳抹,大红嘴唇一直蔓延到耳后,一张一合间也不见牙齿,似哭似笑。

    “这是什么玩意?”司徒飞瞳孔一阵骤缩。

    自打认识秦宁后。

    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也见识了不少。

    但今儿个见到这般怪物,却依旧是感觉后背一股子凉气直冲天灵盖。

    “魙。”鬼王的大红眼死死的盯着面前的怪物。

    “可它身上也没有魙气。”秦宁皱眉道:“我之前斗的那只,不是这样的。”

    “那说明它是寄托在别人之身。”鬼王沉声道:“真正的魙,除非自己现形,否则人不能察,鬼不能觉,我也是偶然学到过这门显形之法,方能见其真身。”

    秦宁点了点头。

    而后右手剑指一点。

    一道斩煞符凭空而现,向着这只魙便是激射而去。

    只是斩煞符却是打了个寂寞。

    穿过这只魙的身体,没兴起半点浪花。

    “没用的。”鬼王摇了摇头,道:“你现在所能看到的只是在借助我的眼睛,真正意义上来讲,你依旧没有看到它,你连它在哪都不知道,怎么可能伤的了它?”

    “那它到底在哪?”司徒飞见这魙越来越近,忙是问道。

    “我说了没用,只有自己的眼睛看到才行。”鬼王道。

    “那你他妈能看到,你动手啊。”司徒飞忙道。

    鬼王没好气道:“我要是能动手我还在这跟你俩哔哔?这玩意免疫所有鬼术和绝大部分玄门术法,除非它寄托在别人之身,否则我拿它一点办法没有。”

    “那我们就眼睁睁看着?”司徒飞瞪大眼睛:“不会死吧?”

    “不会,当我们能真正看到它的时候,才代表被它盯上。”鬼王摇头,道:“现在见其真身只不过是借住特殊的法门,它不会伤我们的。”

    “人死为鬼,鬼死为魙。”秦宁看向鬼王,道:“这么说,它真是鬼死之后的产物?”

    “狗屁。”鬼王冷笑连连,道:“这只不过是一些野史传闻的小道消息,鬼死之后自然回归天地,哪有成魙一说,不然这套娃下去没完没了了,我曾经调查过魙的来历,最后思来想去,也只有一个地方能有这种特产。”

    “哪?”秦宁问道。

    鬼王沉默了片刻,而后苦笑道:“我最不想让你去甚至不想让你知道的地方,玉京山。”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055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