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嬷嬷药物调教公主 (浪妇猛男)最新章节列表

 承天门。

    “万岁爷。”

    “皇帝陛下!”  嬷嬷药物调教公主 (浪妇猛男)最新章节列表  

    ……

    伴随着混乱的惊叫声,那些正在清理废墟的民夫纷纷抬起头。

    这里有很多民夫……

    毕竟这个烂摊子摆在那里还是很夸张的。

    老百姓们又不是傻子,都是本地人,他们什么不知道啊?昨天晚上民团封锁各处街巷,禁止闲人出来活动,但却挡不住老百姓爬墙头啊,站在屋顶一样能看的很清楚,尤其是广州城内木制楼房众多,爬到顶上基本一览无余,可以说绝大多数老百姓都目睹了皇宫的激战。

    尤其是拱北楼附近的,同样也能看到耆老们在上面指挥进攻的场景。

    甚至新军里面不少士兵亲属,都知道他们进攻了皇宫,到现在为止,随着民间消息的传播,这场战斗究竟是怎么回事基本尽人皆知。

    当然,仅限于私下议论。

    对于老百姓来说,什么皇帝什么耆老,都不是自己这个世界的,自己一群被统治者不需要关心统治者们的斗争。

    不过心理上他们还是有一定冲击。

    毕竟忠君在这个时代老百姓心中,是最单纯的正义。

    无论戏曲,评书,民间故事都在告诉他们这个封建时代的最基本原则。

    忠臣是好人,奸臣是坏人,忠臣为皇帝而死,受到奸臣冤枉也要到死都不能造反,奸臣威胁皇帝,绑架皇帝,然后要谋朝篡位。

    然后皇帝在忠臣们的帮助下,终于把奸臣正法,奏响一曲浩然正气。

    这就是老百姓心中最单纯的正义和邪恶,也是整个社会道德体系评价好人坏人的准则。

    但是……

    炮轰皇宫的算什么?

    如果炮轰皇宫的是那些平日教自己忠君的人呢?

    你们平日口口声声忠义,口口声声君君臣臣,口口声声尊皇讨逆,告诉我们为皇帝交税,告诉我们为皇帝打仗,然后你们这边炮轰皇宫,把皇宫杀到尸山血海,把太庙都烧了,承天门都轰塌了,整个皇宫到处都是死尸,你们似乎也不是自己平日吹嘘的模样啊!

    不得不说他们的世界观正在崩坏。

    此刻站在承天门和太庙的废墟中,踩着昨夜战斗的血迹,清理着那些燃烧的木头和瓦砾,甚至还时不时发现一具死尸的民夫们,就这样看着金灿灿的皇帝陛下乘坐着玉辂,在两头大象的拖拽下出现在他们视野,此刻已经斜阳低垂,浑身反光的皇帝俨然天神。

    “圣驾出巡,臣民接驾!”

    李凤高喊着。

    那些民夫们一片混乱的跪伏在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

    一片混乱的喊声。

    “昨夜逆党围攻皇宫,流弹伤及百姓,朕心不安,广州城内百姓免税三年,有伤亡者赐银百两以做抚恤,有房屋受损者赐银十两以做修缮,所有在此参与清理者,每人赐银十两。”

    皇帝陛下喊道。

    真的喊。

    站在玉辂上的皇帝陛下手中还拿着个铜皮喇叭筒呢!

    既然是山寨杨丰,这种杨丰经常拿来使用的喇叭筒当然也是必须的。

    而且皇帝陛下还是用粤语,他属于蓄谋已久,早就在学粤语,要想搞事情就必须有和百姓直接沟通的能力,他跟着杨丰这些年别的不说,首先这个煽动能力算是学会了。

    现在他已经可以确定,滇军至少今天是没希望能进城了,同样今晚就算继续抵抗也没用了,就目前剩下这些士兵和弹药,也不够再撑一夜的,如果不想就此屈服,老老实实被议事会重新圈起来,那就只能放手一搏。利用自己的皇帝身份来煽动百姓,他是皇帝,他就是大义,在老百姓心目中他就是至尊,那他就走出去,拿出至尊的威严来。

    以各种承诺拉拢百姓。

    不需要在乎能不能兑现,只要他赢了肯定能兑现。

    不就是几百万两银子,随随便便抄几个世家大族就够了,估计把李待问家族抄了就差不多有一半了。

    皇帝陛下现在早就已经黑化,那颗心早就已经是黑的。

    抄家灭门什么的,对他来说毫无心理压力。

    如果输了……

    那就输了呗?

    难道士绅们还敢杀了他不成?

    如果广东议事会的那些老家伙有这魄力,他倒是会高看这些家伙,但就这些连白天都不敢进攻的家伙,哪有这种魄力,他们还想着奇货可居,到时候把他当筹码和杨丰讨价还价呢!

    所以……

    放开手干就行!

    民夫们惊喜的看着皇帝。

    “陛,陛下,此事需要群臣商议。”

    陈长祚赶紧说道。

    他就跟着万历。

    但是许孚远已经离开,估计是去通知何维椅等人。

    “朕是否天子?”

    皇帝陛下威严的喝道。

    旁边民夫们带着期待眼巴巴看着他们。

    “是,是。”

    陈长祚尴尬的说道。

    “朕既为天子,难道不是金口玉言?难道朕要赏赐百姓,还得需要谁同意?卿身为吏部尚书,难道还想抗旨?”

    皇帝喝道。

    “臣知罪!”

    陈长祚赶紧低头说道。

    “哼!”

    皇帝威严的冷哼一声。

    不过他看陈长祚的目光却颇为满意……

    这是个懂事的,知道这时候皇帝陛下需要个捧哏的。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

    那些民夫们激动的高喊着。

    在他们眼中此刻的皇帝陛下,已经一下子变成实实在在的圣主明君,而不是过去那个虽然能看见,但却与自己无比遥远的空洞符号。

    在山呼万岁声中,两头大象拖着玉辂继续向前,驶过还没清理干净的承天门。

    一身金甲的皇帝陛下站在上面,保持着那种帝王威严,看着前方被鲜血染红的五龙桥,虽然其实是三道桥,但也以五龙桥为名,这里是之前交战的最主要战场,光死尸在上面就清理出上百具。鲜血将石砌的桥面染红,经过了一天的腐坏后变成了黑色,甚至可以看到上面密密麻麻的苍蝇,随着玉辂的驶过,就像被惊吓的鸟群般飞起。

    五龙桥对面,警戒皇宫的民团一片混乱,那些士兵们全都惊慌的看着突然出宫的皇帝。

    护驾的铁骑迅速向前,在桥头列阵护卫。

    而那些民夫也跟着皇帝一起,从左右两道桥过去,桥头很快就已经密密麻麻全是人。

    然后玉辂驶过五龙桥。

    “圣驾到,臣民接驾!”

    李凤喊道。

    那些民团慌乱的跪倒……

    本能而已。

    皇帝终究是皇帝。

    一千多年来,这个名字代表着至高无上,代表着天下至尊。

    除非造反的逆贼,否则此刻面对皇帝,终究还是膝盖发软,尤其是在这种很突然的情况下,哪怕这些民团里面有人此前就参与过进攻皇宫,但在这种场合也只有本能的跪伏在他面前。一千多年的思想烙印,一千多年的道德教化,一千多年的皇权压在他们背上。

    跪伏的动作成了本能。

    就在民团跪伏在地的时候,李开芳和几个就在附近的官员匆忙赶到。

    “陛下!”

    他们赶紧走上前。

    万历没有理他们,只是看着那些民团。

    “朕欲巡视城中,尔等可为前驱,朕乃天子,可富贵汝等,城内新军及民团剿贼有功,凡护驾者每人赐银百两封校尉。”

    他缓缓说道。

    那些民团眼睛发亮的面面相觑。

    “陛下,城中逆党……”

    李开芳说道。

    “闭嘴!”

    皇帝很干脆的喝道。

    “呃?”

    李开芳愕然中。

    陈长祚瞪了他一眼,两个老狐狸交换目光,李开芳赶紧转向那些民团。

    “快,为陛下前驱!”

    他喊道。

    那些民团当然不敢说话,他们得看那些军官们。

    民团的几个军官互相看了看,这些军官都是士绅子弟,但不是那种真正豪门世家嫡系,就是宗族里面比较近的,但这种时候他们也完全懵了,谁也没想到皇帝会突然出宫。昨晚打了一晚上,死了上千人都没打开皇宫,但这时候皇帝却主动出来了,这怎么想都很诡异,同样也让人无所适从,不过他们也知道不能让皇帝说了算。

    “陛下,城外颇有逆党藏匿,陛下至尊,不宜涉险,还是等末将向议事会禀报再说。”

    一名军官毕恭毕敬的说道。

    “朕是否天子?”

    皇帝说道。

    那军官低着头。

    “回答朕,朕是否天子?”

    皇帝陛下喝道。

    那军官依旧低着头……

    “将这厮拿下!”

    万历很干脆的说道。

    几个侍卫立刻走向那军官,后者用目光向身旁士兵示意,但那些士兵却只是跪伏在那里,没有做任何表示,然后他带着一丝惊慌,看着那些侍卫的到达,后者在他部下士兵的沉默中,迅速将他按倒拖出。

    “以抗旨处决!”

    皇帝陛下直接挥手喝道。

    那些侍卫立刻把那军官按倒,一名侍卫拔出短枪顶在他脑袋上。

    “陛下,陛下,你不能杀我,我是……”

    那军官挣扎尖叫着。

    “砰!”

    枪声响起。

    他的死尸栽倒在地。

    “朕乃天子,可富贵汝,亦可杀汝!”

    皇帝冷笑道。

    “都赶紧起来,为陛下前驱,以后都是那戏文里的羽林军,以后都是锦衣卫,跟着陛下世世代代永享富贵。”

    李凤对着那些民团喊道。

    然后民团赶紧都起来,几个军官虽然表情不太好看,但这种情况下终究也没敢再多说什么,就这样民团在在皇帝的队伍前面列队,然后为皇帝开道,浩浩荡荡的队伍沿着御街向前。

    而两旁那些同样在清理废墟的百姓,也都和那些民夫一样,好奇的跟随着皇帝。

    这条御街很宽。

    就是原本通过拱北楼下面的双门底大街。

    岭南第一街。

    拱北楼。

    “乔佐公,怎么办?”

    广州知府林承芳焦急的问道。

    此刻不只是何维椅,出来找他们的许孚远,还有区大相,朱让等也都在,他们站在拱北楼的废墟前,看着向这里而来的皇帝,此刻御街上已经可以说是人山人海了。无数百姓涌入这条大街,在两旁看着皇帝陛下,一身金甲的皇帝如天神下凡般缓缓而来,伴着他的走过,山呼万岁之声不断响起,甚至还有百姓跪倒在大街旁。

    而皇帝陛下依然举着他的大喇叭,在玉辂上对着百姓喊着。

    虽然距离远听不清,但猜也能猜到,肯定是在给百姓许诺好处,不过这对于耆老们来说,不过是一笑而已。

    这是广州。

    他们是广东议事会。

    他们是这片土地上世代簪缨的世家。

    皇帝?

    就是过去的皇帝在这里都没他们说话管用,更何况是现在这个丧家犬一样的皇帝。

    “咱们都小看了陛下啊!”

    何维椅叹息着。

    “如今说这些有何用,赶紧拿个注意,到底该如何?”

    林承芳无语的说道。

    “慌什么,他都已经出宫了,难道你还怕他飞了不成?看看皇宫那边,难道你以为老夫没有安排?”

    何维椅喝道。

    林承芳愕然抬头向皇宫方向望去。

    然后就看见后宫方向突然浓烟升起,紧接着皇帝寝宫处火光亮起,然后整个寝宫就这样在他的注视下开始了熊熊燃烧,而且不只是寝宫,就在同时皇宫还有两处也冒出火光,话说皇帝陛下的第三座皇宫,终于也免不了一场大火,我大明皇帝一改落水传统,开始改成火了。

    “逆党于宫中放火,欲谋害陛下,幸亏陛下天佑神护,正好出宫巡视。”

    区大相捋着胡子说道。

    “这皇宫失火,为保陛下平安,咱们只能请陛下幸……”

    林承芳停下看着何维椅。

    “幸山川坛吧,那里周围空旷,不用担心再有逆党放火!”

    何维椅捋着胡子说道。

    “那就山川坛吧!”

    林承芳笑着说道。

    然后一帮人全都笑了起来,只有朱让再次叹了口气。

    山川坛就是后来麻哥时候修的万寿宫,那里周围的确空旷,本来就是祭祀用的祭坛,原本各地山川坛都是在城外的,只不过广州扩建了新城,所以把山川坛扩进了新城的城墙里面,环境类似这时候京城的天坛,周围大片无人区,到时候布上一圈新军,皇帝陛下的安全绝对可以保证。

    再不行就把大炮架上。

    炮口指着哪个方向就不好说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3024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