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换7吧论坛(美女被吸)最新章节列表

    跟表哥商定好计划之后,孙权其实很想咬指血书,让吴奋夹带在衣带里拿出去。

    不过又怕晚上被妻子看到他身上有新的伤口、引起怀疑,孙权不得不改一个主意。

    毕竟历史上刘协血书的时候,好歹还有伏皇后跟他同心,还帮他缝衣带诏呢。孙权的妻子可是个定时炸弹。  换7吧论坛(美女被吸)最新章节列表    

    不过,好在孙权也很快意识到一个问题:舅舅死了,他本来就该歃血致祭。

    他就拿出小刀,稍稍刺臂取血,草草写了区区几十个字的简要命令,尺寸也很小,吴奋轻易就藏好了。

    当天晚上,曹茱果然看到了孙权有点形销骨立,很是憔悴,还注意到他手臂有出血的伤口。

    问了一下,才知道孙权是为舅舅死了不能及时奔丧,所以哀伤过度,觉得自己大不孝,不配做人外甥,所以自己刺臂取血致祭。

    曹茱听了也是大为感动,觉得这确实是人之常情,刘勋管得也太宽了。

    孙权好生抚慰了妻子一番,当夜提出了他想好的计划,要三天舅舅后头七之日去城东遥祭,当天就会回来。

    曹茱看得不忍,觉得这点小孝道还是该支持的。次日就去跟刘勋对质请求。

    ……

    次日一早,孙权一家去招刘勋陈情,刘勋第一反应当然是不肯答应这种无理请求了。

    他可是五天前刚刚被曹仁下了命令,要求这段时间把孙权软禁在城内、不让内外沟通。

    曹仁这是需要留足时间调动淮泗旧部,按曹操的指令拉去豫州前线增援。

    只有把新附降卒拉到异地防区,才能确保他们的战斗力和战斗意志,而不是因为故乡被敌军占领了,就立刻战斗意志崩溃。

    这个过程也不会有太久,前前后后软禁孙权半个月也就搞定了。

    如果孙权胸无大志又观察不仔细,这半个月里本来就没太想出城的话,那说不定都能“无痛软禁”,压根儿没注意到自己遭受过不公正待遇。

    这么点拘束都不能忍么?

    当然,有些话刘勋不能说,甚至曹仁都不能说。

    孙权也乐于装无知,只是一味显示他的纯孝演技。

    曹茱见状很是愤怒,斥骂刘勋:“刘勋!你不过是袁术降将!这事儿处于突然,再说你怕担干系,派人去请示子孝叔叔便是!我们不是要三天后才出城遥祭么?

    我不信子孝叔父会这么不近人情!我夫君自从与我们曹家联姻,温良仁孝、恭敬纯厚,便是我父亲自过问,也不至如此!

    说不定子孝叔叔只是觉得如今道路不靖,怕我们乱走有危险,撞见敌军斥候渗透罢了,到你嘴里,就狐假虎威,连我都敢管了?事后待我告知父亲……”

    刘勋被一顿斥骂,简直一个头两个大,哪里还敢还嘴?

    别看他曾经也是带过几万兵的将领,不过袁术完蛋后他降曹之前,受他控制的嫡系兵马一万都不剩了。一个不受待见的降将,怎么可能跟曹操的女儿叫板。

    刘勋心中暗忖:孙权三天后就要出城,吴景的丧事也不可能是假的。虽然三天之内从合肥派人快马去寿春请示,应该也能打个来回,但是太赶了。

    他自己倒是可以派日行四五百里的快马送信,可曹仁会那么积极处理么?

    凡是混过官场的人都知道,下面的人上奏汇报得很急,领导批复却未必是第一时间处理。曹仁现在每天很紧张,不知道李素究竟有哪些路虚张声势、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会真的发动进攻,哪有时间处理这些家务事?

    万一最后请示结果和曹茱需要的不一致,或者是耽误了、曹仁的回信没有在吴景头七这天之前送回来,刘勋还枉做小人。

    请示了之后不照办的罪过,可是比不请示更重。

    你不请示,好歹还可以说是自己疏忽了。请示后没等到领导回信、结果选了个不合领导意志的选项,那就是知法犯法。

    何况,从全国来看,曹操的局面已经有些岌岌可危,这是很多武将都心中有点数的。这种时候,真要是实在办错事了……那就弃官跑呗!说不定不弃官也做不了多久了。

    而且曹操今天会猜忌孙家投过来的淮泗将领,让他们先当消耗战炮灰。

    这摆明了形势进一步恶化的话,这种遭遇还会蔓延到袁绍旧部、袁术旧部,这是个兔死狐悲的关系。

    而投降刘备这种事儿,刘勋倒是不敢的,因为袁术曾经是称帝反贼,袁术那些部将除非是一开始就归顺、没有参与袁术的弑君之战,否则其他都没有好下场。

    连桥蕤那样两个女儿被掳走为奴的,就因为当年挡过刘备救驾的道,都被刘备罚入左校苦役了一两年。

    只能说,曹营内部现在是人心惶惶,除了绝对嫡系依然死忠,其他都是各怀鬼胎,只想保存实力。

    树倒猢狲散,就在目前。

    “既如此,还请务必当日回返,侍卫也要谨慎小心。”刘勋最终只能是语言上警告一下,然后放孙权曹茱出城。

    ……

    三天后,据说是吴景的头七祭日(实际上在广陵的吴家府邸里,吴景还没断气呢,但是府门口早已提前把白幡挂出来了)

    孙权战战兢兢,总算是脱离虎口,出得城来。这三天里,他演得非常辛苦,好在是没有让妻子起疑。

    这种演技是非常难的,因为要让妻子听你的话,就得各种安慰。

    但作为一个孝敬长辈的模范,听说舅舅死了,孙权就是该不近女色的,所以也就不能用夫妻之间的生活来安慰讨好妻子,这个尺度实在非常难以把握。

    好在,曹茱嫁给他两年半多了,如今可巧肚子里怀了四个多月,还不显样子。孙权本来就不能和曹茱做那些事情,才让他没有露出丝毫破绽。

    曹茱和孙权出城,当然也会带三百个侯府的护卫,其中多半还是曹家派来监视的,孙家自己的嫡系侍卫、老仆不过数十人。

    出城的时候,刘勋不放心,怕有意外,还另外带了几百个卫兵跟着,人数比孙家的还多,名为保护实际上就是监视。

    孙权出城东足足三十里,已经濒临涂水(就是唐朝以后的滁水),他这才按计划找了一处山陵高峻之处,开始摆设祭奠。

    曹茱对于他要出城那么远遥祭,也有些怀疑,但三十里毕竟是可接受范围内,也就忍了。

    合肥之地,自古有两大水系,一为淝水,起于芍陂、经过合肥、向南流入巢湖。

    其次就是滁水,在合肥东郊(今肥东县)一路东流,在金陵对岸才注入长江,河口已经是广陵郡地界了。后世欧阳修写“环滁皆山也”那个《醉翁亭记》,就是在这个地方。

    因为滁水上游不再联通其他水系,所以那地方自古也不算兵家要地。曹仁防守淮南,也从来不在滁水里驻扎水军、战船。

    曹军在淮南的所有战船,都集中在邗沟和濡须水-淝水。因为只有那些河道,可以连接长江和淮河,是李素一旦打进来之后可以继续深入进兵的。

    所以滁水上的“制河权”,基本上属于谁都不在乎,事实上则是由广陵郡的吕范、吴景等控制着。

    他们这几年里原先给孙权送信联络,也基本上是派人坐船到合肥城东几十里,没有水路可走了,就在码头登岸,然后骑马走最后三十多里陆路进城。

    孙权对舅父的祭祀礼仪很是繁琐,足足拖了个把时辰。就在刘勋派来“护送”的卫队军官都有些不耐烦、但又不好开口斥责孙权太孝顺的时候,

    东边滁水两岸忽然烟尘滚滚,舟船并进,陡生变故。

    “怎么回事?哪来的乱兵?”因为刘勋本人并没有跟着孙权来,他也没那么空,所以负责监视孙权的只是一个军司马,见状自然是有些手忙脚乱。

    仓促之中,他逼迫孙权快快上马,立刻奔驰逃回城内。

    孙权也不刻意反抗,只是冷静了一下,说道:“来敌是何处旗号?看着有骑兵随行,此处离城三十里,大队人马奔逃目标明显,若是被追上岂不反而弄巧成拙?

    不如化整为零上山躲避!此处荒野之地,纵有大军路过,不会刻意搜山!若是担心刘将军未作戒备,可派斥候快马回城报信敌情!”

    那监视的军司马听孙权说得还挺有道理,加上犹豫之间,东边远处沿着滁水而来的乱兵旗号已经愈发明显,刻意确认不是己方的溃兵,

    反而堂而皇之打着“汉丞相李”和甘宁等将领的旗号,莫非是汉军终于对淮南动手了?可是滁水不通,李素为什么不让甘宁沿着广陵境内的邗沟故道、中渎水往北攻打,却来打滁县、阜陵这些犄角旮旯?

    不管怎么说,现在已经没得选择了。那监视孙权的军司马,带了总共七八百人,就近爬上山偃旗息鼓固守,只想等突然入寇的汉军过去。

    然而,一炷香的时间之后,“汉军”大队滚滚而过,到了肥东后全部登岸,却不往合肥城池而去,反而把孙权藏身之山团团围死,然后开始攻山!

    “活捉刘勋、孙权!”攻山士卒呐喊冲杀,山上只有几百人的曹兵根本抵敌不住。

    所有人都还在懵逼中,就已经尸横遍野,双方血腥互砍死者各有数百,加起来竟然近千。

    孙权借口他身边那些仆从之人不精武艺,只占据了一个小山头瑟瑟发抖,请曹茱身边的曹家死士当先抵敌突围。

    曹茱身边的护卫都是曹操派给亲女儿的勇士,武艺和战斗意志当然都是很强的,这才靠几百人就给攻山之敌造成了这么多伤亡,否则换些普通曹军士兵,被数倍敌人围着狂殴怕是早就崩溃投降了。

    随着曹家亲卫几乎全数战死后,曹茱瑟瑟发抖地跟孙权抱团恐惧,准备投降受辱。

    便在此刻,曹茱忽然小腹剧痛,惊愕间低头一看,竟是丈夫抽出佩剑,一剑把她小腹捅穿、透背而出。

    “曹贼这几年吞并我旧部、还软禁于我,当年我真是瞎了眼,居然还投降曹贼!若非我跟你虚与委蛇、逢迎讨好,哪能活到今日!

    他杀袁尚,不日还会杀袁谭,最后岂不是就要来杀我了!茱儿,到了地下别怪为夫,为夫只是为了自保,这是先下手为强!”

    孙权表情狰狞扭曲地退开,一跃之间顺势拔出宝剑,戒备护身?

    “你……竟能装这么久,就你这么阴鸷的活法,做人有什么意思!要是早让我知道我夫君是这样的人,我都羞于久活!”曹茱被拔出之后血如泉涌,没说几句便满眼不甘倒毙在地。

    打扫干净场内的曹家心腹余孽之后,几个淮泗将校立刻上来请命确认情况。

    “主公无恙否?末将周善/丁奉,奉吕长史之命,两日前从广陵滁县启程,倍道兼程来接应主公,昨日过了阜陵后,今晨才敢打起李素、甘宁旗号,诈称敌军入境。

    幸得吕长史多谋,此法果然骗过了曹军,得保主公无恙。还请主公速速与我等回返阜陵,与广陵的吕长史本部人马会合,据城死守。”

    周善丁奉三言两语把情况说清楚,请孙权宽心。丁奉如今还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在军中也只是屯、曲级别的基层军官,之前因为太年幼,没有参加过保卫江东的任何战役。

    要不是孙权旧部凋零,也不至于让丁奉这么年少的人爬那么快。历史上他可是要到六七年后打赤壁之战时,才刚刚爬到中层军官。

    孙权出言宽慰了前来救护的众人,这就要匆匆逃亡,想了一想后,才回身把妻子的首级割了,一并带走。

    他知道自己如果将来要再投降刘备保命的话,必须证明他和曹操家人是彻底划清界限的。

    这几天曹茱帮了他一些忙,而且他也知道妻子一介女流本身是无辜的,但有些事情没办法,必须杀妻明志。而且曹茱肚子里四个多月的孩子也绝对不能生下来,否则那就是曹操的外孙,会给孙家引来更大的祸患的。

    大丈夫何患无妻子?孙权觉得自己才十九岁,在娶妻生子的事儿上,还有的是机会洗白重新开始。

    ……

    孙权成功逃出合肥后,当天刘勋还不明情况,因为天色已晚不敢乱上报。

    但只拖了一天,第二天清晨,他派出的斥候就彻底掌握了肥东那场“李素、甘宁军入寇”的惨烈厮杀,还找到了地上的累计上千尸首。

    而毫无疑问,此前东边滁水下游的阜陵县,可没有上报汉军入侵。所以这支汉军肯定是诈称的、进过阜陵之后才忽然冒出来的。

    淮南、庐江、广陵三地,短短两三日内掀起了一股连环巨震,朱治、吕范纷纷据城自保,杀了曹仁派去监督调兵的使者,把自己还没被调走的部队,全部收拢起来自立。

    当然了,之所以说“还没被调走”,自然是因为前面这些日子里,已经有一小部分淮泗将领旧部被调走了。谁让他们做局需要时间,通知孙权统一思想、布局救出孙权也需要时间。

    为了拖住,他们只能是先派一点不太嫡系的兵给曹仁,应付住曹仁,才避免了曹仁直接发飙。此刻随着淮泗将领重新自立,至少两万人的淮南军从曹军的序列中被割裂出来。

    曹仁剩下的可以用来防守淮南诸郡的嫡系人马,已经降低到了堪堪只剩五万人。谁让他之前也有抽调一部分人、奉曹操之命支援上游的汝南战场呢。

    对岸的李素一番那么久的拉扯、反间,在听说淮南终于爆发了内乱后,李素才惠而不费地把他的十万大军,如泰山压顶一般,以五牙战舰为先锋,直接逼进濡须口,狂攻曹仁麾下守军。

    李素有顾雍为他打理后勤,兵力从八万临时涨到了十万。

    曹仁却只剩五万,还有两万倒戈自立的孙家军随时可能反咬曹仁一口。

    李素站在五牙战舰船楼上凭高而望,他身边,是刚刚赶到扬州战场的诸葛亮。

    李素自信满满地摇着折扇,做了个往下干净利落的挥舞:“入秋之前,我要看到曹仁首级。”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987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