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尺寸太大了弄不进去小说(晨勃顶弄h)最新章节列表

  公寓门外过道,穿堂风萧瑟而过,夜凉如水。

    肖冬忆倚门而坐,耷拉低垂着脑袋,额前碎发遮了脸,只有露出的耳廓与下颌棱角隐隐泛着红。

    酒味被凉风掰开揉碎在空气里,吸入鼻间,淡淡的辛辣感将周小楼思绪唤回。    尺寸太大了弄不进去小说(晨勃顶弄h)最新章节列表  

    她走过去,低声唤他:

    “肖医生?”

    肖冬忆大抵是醉得昏沉,没理她。

    周小楼走到他身侧,半蹲下身子,伸手推了推他的肩膀,试图以此唤醒他。

    “唔?”肖冬忆抬眼看她。

    眼底被酒精烧红,似火,半眯着,浓颜五官,被衬得更加分明深邃。

    脸上泛着不自然的潮红,打量着她,“你……”

    “肖医生,你怎么在这儿?”

    “我?”肖冬忆神智也是涣散的,打量着周围,“回家。”

    “……”

    周小楼知道他近来与自己父母住在一起,“你爸妈家住哪里?”

    肖冬忆一听这话,潜意识里抗拒,说不想回去之类。

    打量着他这模样,估计一时半会儿也问不出什么,周小楼就思量着,先把他带回家再做打算,总不能让他一直蹲在过道里。

    “那你自己能站起来吗?”周小楼问。

    “能。”

    肖冬忆双臂撑着后侧的门,踉跄着身子,居然真的站了起来。

    只是猫着腰,脚步虚浮,直不起腰。

    周小楼低头从包里翻找钥匙,却瞧见他东倒西歪。

    身子晃来晃去。

    “肖医生……”

    眼看他要摔倒,周小楼本能的伸手拽他,只是没想到:

    下一秒,

    他整个人居然顺着这股拉扯的力度,直接朝她栽去。

    周小楼即便个子高,力气大,终究是女生,敌不过突如其来的压迫,急急往后退了两步,这才稳住他。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

    待她反应过来时,肖冬忆整个人几乎都靠在她身上,下巴抵在她颈窝处。

    呼吸之间,酒精热度烫人。

    “抱……抱歉,腿麻——”

    嗓子被酒水浸泡过,嘶哑且沧桑。

    只是说话吐息,靠在她颈窝处的热意就更加烧人了。

    这地儿本就敏感。

    周小楼身子僵着不敢乱动,任由身前人高热的体温不断侵袭。

    呼吸急促,心脏狂跳。

    而她的双手扶在他腰间,本能的抓紧他腰侧的衣服,大抵是感觉到腰侧突如其来的紧缚感,肖冬忆还略显不满的哼哼了两声。

    两个人身子挨着靠着……

    周小楼的身子刚被凉风吹透,此时又被他体热烫着。

    这般冷热交织,让她小脸都瞬间烧红,低低唤他:“肖、肖医生?”

    肖冬忆这腿似乎是恢复了知觉,身子虚晃着,竟也慢慢直起了身子,周小楼如蒙大赦,这才发现钥匙都掉在了地上,急忙捡起,打开门。

    只是她还没开口邀请。

    某人凭借肌肉记忆,居然直接就进屋了。

    到了玄关处,居然还不忘换拖鞋。

    只是如今摆在那里的拖鞋,是周小楼的小棉拖。

    然后她就看到,某人将自己四十多码的大脚,愣是挤进了自己的小拖鞋里,拖鞋被挤得有些变了形,而某人的后脚跟还露在外面。

    他就趿拉着拖鞋,径直朝着卧室走去,吓得周小楼急忙阻止他。

    “肖医生!”

    “唔?”

    肖冬忆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朝着书房走去。

    书房里,保留着他的旧物,周小楼没怎么用。

    然后,

    她就瞧见肖冬忆居然打开了电脑,然后开始噼里啪啦的敲击键盘,周小楼走过去询问。

    某人回答:

    “我在写论文。”

    “……”

    这是平时被荼毒成什么样了,居然喝醉酒,还不忘写论文?

    周小楼去烧了点热水,等待热水煮沸的间隙,就站在书房看着“认真写论文”的某人,忍不住笑出声。

    肖爸爸喝醉酒,未免太可爱了些。

    她心底想着,还是给苏羡意打了电话。

    只是苏羡意此时正被陆时渊缠着。

    枕席之间,相濡以沫。

    深尝浅磨时,苏羡意已被某人勾了魂。

    就像一只温驯的猫,一举一动都由他支配掌控,并未注意手机震动。

    至于苏琳,电话早已调成静音睡着。

    再打给苏呈时,某个寿星,今日被迫签了卖身契,如今正跟许阳州在借酒消愁。

    周小楼认识的人有限,全都联系不上,她盯着还在“写论文”的肖冬忆,难不成……

    今晚要留他过夜?

    周小楼看似大大咧咧,和异性独处的经验有限。

    莫名的,有些紧张。

    大概是醉意再度袭来,周小楼端着烧好的热水回来时,他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唤了两声,没反应,她只能把杯子放在一边,去给他寻了个毯子披着,顺手把书房空调开了。

    给他披上毯子时,周小楼又仔细打量了他好几眼。

    说真的,

    长得还挺好看。

    比学校里那些稚嫩的小男生有味道多了。

    当她洗完澡,躺在床上时,辗转反侧,心底暗忖:

    肖爸爸半夜,会不会突然来卧室?

    她是不是该把门反锁了!

    他喝多了酒,会不会想吐?毯子掉了怎么办?

    一夜之间,数度起身去书房查看,直至后半夜才入睡。

    ——

    翌日

    肖冬忆完全是生物钟本能苏醒,脑袋疼得厉害,半睡半醒得睁开眼,瞧见周围格局,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毕竟这是他自己的公寓,装潢布局很熟悉。

    直至他直起腰,披在身上的毯子滑落。

    粉色的,上面还点缀着爱心。

    然后他又看到自己穿着一双女生拖鞋。

    意识回笼,

    整个人就炸了!

    满脑子都是卧槽两个字。

    在瓜田里上蹿下跳,满脸抓狂。

    他昨夜喝多了酒,居然回到了公寓?卧槽,这不是要疯吗?

    他昨晚都干了些什么?居然想不起来了……

    肖冬忆,你特么要不要脸!

    你居然跑到了这里?

    正当他抓耳挠腮,不知如何应对时,突然听到外面传来金属碰撞声,紧接着一声尖叫,完全是人性本能,他直接冲了出去!

    一股焦糊味儿扑面而来,周小楼正收拾厨房。

    兵荒马乱,简直可以用战场来形容。

    肖冬忆极少下厨,也不太会做饭,但是……

    我把房子租给你,你这……

    属二哈的吗?

    这是要拆了我的厨房?

    听到开门动静,周小楼偏头看他,“肖、肖医生,你醒了?”

    “你、你在干吗?”

    “煮粥。”

    “……”

    肖冬忆走过去,看了眼锅里黑乎乎的一团东西,难以置信得看着她,“这玩意儿……叫粥?”

    “我刚才就是去洗了把脸,然后就……”周小楼也挺尴尬!

    生平第一次为异性洗手作汤羹,结果就翻车了。

    若是寻常,肖冬忆肯定炸锅了,毕竟被他厨房搞成这个模样。

    但想想自己昨晚擅自过来,人家还收留了自己,还是低咳一声,“那、那个什么……我请你去外面吃吧。”

    “好。”周小楼自然是高兴的。

    两人出门时,肖冬忆换鞋时,才发现人家小姑娘的棉拖被他的大脚撑了一夜,严重变形,“抱歉,鞋子我会重买一双赔给你。”

    周小楼笑笑没说话。

    “昨晚小呈生日,我喝多了酒,抱歉,下次不会了。”

    对方一个单身小姑娘,无论从什么角度想,都觉得不太合适。

    “没关系。”

    “我昨晚没给你添麻烦吧。”

    “你一直在写论文。”

    “……”

    两人到了肖冬忆以前常去的早餐铺吃东西。

    老板对他很熟,还调侃,“肖医生,好久没看到你来吃饭了。”

    “我最近不住这里。”

    老板忽然看到他身后的小姑娘,笑着说,“是跟女朋友搬去大房子里住了?”

    两人齐齐愣住,肖冬忆让他别乱说,只是朋友,而周小楼则笑着没说话,竟也有些不好意思。

    **

    这边的两人吃着早餐。

    另一边的会所内

    苏羡意昨夜和陆时渊疯了大半宿,一晚上加起来,可能只睡了三四个小时。

    天色大亮时,苏羡意还窝在他怀中沉睡,天气渐凉,他身上又暖和,便不断往他怀里拱,这一大早的,本身就容易……

    陆时渊哪儿禁得住她这般蹭来蹭去。

    天都亮了,两人竟又来了一次。

    直至苏羡意一遍遍求饶,方才罢休。

    陆时渊也只能笑着,用身子与被子,将她纳入怀中,裹紧。

    苏琳起床吃早餐,开门出去时,倒是意外碰见了许阳州。

    他正站在房间门口,将一堆衣物交给工作人员清洗,瞧见苏琳,冲她笑得灿烂,还挥手打招呼。

    许阳州刚睡醒,整个头发,宛若稻草般蓬松。

    很像一只炸毛狗!

    苏琳在外面装得好,不咸不淡得颔首,就像是领导视察,冷淡得很。

    待她离开,许阳州才摸了摸鼻子:

    真高冷!

    不像妹妹那么温柔,更不如弟弟可爱。

    这三个人,真的有血缘关系吗?

    “小许少爷,衣服里面的东西还要吗?”服务生从一个裤兜里,掏出一张纸,被水浸泡过,已无法展开。

    许阳州还盯着苏琳的背影,视线从那张纸上略过,不咸不淡的说,“不要。”

    “那我立刻去帮您清洗。”

    “谢谢。”

    许阳州回房后,看到只穿了一条裤衩呼呼大睡的人,头疼的要裂开。

    昨晚他就不该带苏呈去酒吧。

    他喝多了酒,居然开始耍酒疯。

    白楮墨和池烈见状,也不帮忙,说什么要让他体验一下他们平时照顾自己是个什么滋味儿。

    两人直接跑了!

    许阳州只能照顾苏呈。

    结果这小子,喝多了酒,还不老实,路过密室逃脱的鬼屋时,还嚷嚷要去玩。

    许阳州本就害怕这些,却又控制不住他,只能由着他。

    然后就发生了在密室里面,人追鬼的一幕!

    扮鬼的工作人员都要疯了,到底是谁把一个醉鬼放进来的。

    好不容易把他摁回房,许阳州长舒一口气,给他倒了水。

    他没伺候过人,哪里知道该喂水,直接把水杯塞给苏呈,结果水洒了……衣服裤子都湿了。

    深更半夜的,许阳州又开始给他脱衣服!

    扒得只剩一条红色裤衩,他也惊呆了!

    “弟弟,你穿红色内裤啊。”

    这么骚气?

    最主要的是,苏呈因为军训被晒黑,他皮肤成两种状态,大腿和屁股蛋子特别白,穿着红色内裤,特别惹眼。

    “过生日,喜庆。”

    苏呈醉醺醺的,居然还回答了他。

    “……”

    喜庆个鬼,骚里骚气的。

    衣服、裤子都湿了,这才有了许阳州一大早,将送衣服去清洗的事儿。

    “小呈,起来去吃早饭了。”许阳州晃着他。

    “唔,不去!”苏呈裹紧被子,将自己裹成一个蚕茧。

    “你的衣服我给你拿起洗了,待会儿会送过来,要不要我给你带点吃的?”

    “不用。”

    苏呈闷哼应着,意识还是混沌的,许阳州则叹了口气,感慨照顾孩子真不容易。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968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