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亲爱的我就蹭一下不动(多男干一女)最新章节列表

    “李郎……”大周氏真的吓昏了,脸色苍白,可怜巴巴的望着李中易。

    李中易明白大周氏的忌讳,知道她怕叫亲妹妹,撞破了J情。

    正在培养感情的时候,李中易也希望过二人世界,便吩咐带刀侍卫:“你去告诉她,就说我在此地,叫她先回去吧。”    亲爱的我就蹭一下不动(多男干一女)最新章节列表  

    侍卫领命出去后,大周氏的脸色这才稍有些缓和。

    也许是李中易的表现令大周氏很满意,她居然主动拉了拉男人的手。

    小手冰凉,李中易知道她怕得厉害了,便含笑用眼神安抚她,乖,别怕,有我在呢。

    小周氏不是一个人来的,甄氏、何莲月以及西威侯世子夫人贾婷芳,也跟着来了。

    牌友四人组,全员到齐,一个不落,可见姊妹情深了。

    这几个女人,除了小周氏之外,都是全职夫人,家里也没有那么多事需要她们处理。

    既然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扎堆出来逛逛街,吃点美食,买点东西,逛逛珠宝铺子了。

    小周氏的车驾刚刚停稳,就被皇帝身边的带刀侍卫给拦住了去路。

    带刀侍卫亮了腰牌之后,小周氏身边的人不敢怠慢,赶紧禀了她。

    皇帝的行踪,是不可能随意泄露出去的。

    带刀侍卫直到在车窗边见了小周氏本人,这才拱手道:“回娘娘,官家说了,请您先回去。”

    “哦,官家就在里头?”小周氏原本兴致很高,她听说皇帝也在,立时就有些不乐意了。

    “是的。”带刀侍卫们的嘴巴都极严,不该说的,打死也不敢说。

    “除了官家,还有谁?”原本没心没肺的小周氏,史无前例的起了疑心。

    如果不是陪着女人逛珠宝,从来不喜欢进珠宝铺子的男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带刀侍卫不敢说假话,怕穿帮。更不敢说真话,担心惹火烧身。

    他犹豫了一下,拱手答道:“不瞒娘娘,宫里的规矩重,官家身边的事儿,小的怎敢多嘴多舌?”

    “哼,居然拿宫里的规矩压我?”小周氏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皇帝已经很多天没去找她了。

    大周氏,从小就按照王妃的标准进行训练。这是周宗的私心,指望女儿可以嫁入皇家,以维护周家的既得利益。

    小周氏出生后,就像是野马一样,玩得无忧无虑,无拘无束,周宗也懒得管她。

    自从,小周氏被李中易捉住之后,李中易因为无法立她为后的遗憾,也放任她随心所欲的去玩。

    这么一来,小周氏的性子,难免有些娇纵了。

    “你去告诉官家,就说奴家有些日子没见他了,怪想的。”小周氏其实只是试探一下而已,并没有真想去见李中易。

    带刀侍卫再怎么心腹,又哪敢去管官家和小周氏之间的闲事,他只得回去禀了李中易。

    李中易一听就知道了,有些日子没去看小周氏了,她反倒惦记上他了。

    如果是平日里,这自然是件好事了。

    今儿个,若是让小周氏撞见了李中易和大周氏的J情,小周氏顶多哭闹一番而已,不会有什么大事。

    然而,面子很薄,又喜欢端着架子,性子还很刚烈的大周氏,会整出什么妖蛾子来,那可就完全说不准了。

    大周氏实在是怕极了,忍不住伸手拽住李中易的袖口,颤声道:“李郎,千万别让她进来。”

    李中易何尝见过大周氏如此的楚楚可怜,他想了想,便吩咐道:“你再去告诉她,若是闲得太厉害了,就马上进宫受册。”

    害怕被关进皇宫里,变成可怜的金丝雀,一直都是小周氏的死穴。

    李中易拿捏的十分精准,带刀侍卫转达了他的意思后,小周氏马上蔫了。

    甄氏等人担心小周氏作出傻事,得罪了皇帝,都在旁边劝她。

    就这么着,小周氏被李中易无情的撵走了。

    大周氏长吁了口气,再看向李中易的眼神,便柔和了许多。

    李中易借机拉住大周氏的小手,一边轻轻的抚摸,一边温柔的说:“别怕,有我在呢。”

    经过这个小插曲之后,大周氏待李中易的态度,明显温柔了许多。

    男人当众拉她的手,她也不像以前那样,立即就要甩开,而是温顺的由着他去了。

    逛开封城,除了沿街的各种商铺之外,最吸引人的地方,其实是桑家瓦子。

    桑家瓦子是东京汴梁最大的娱乐场所,里面说书的、唱戏的、耍杂耍儿、卖艺的都有,每天吸引着成千上万的人前去消遣解闷儿。

    当然,那里买卖铺户的生意也火爆得不得了,同时许多摆摊儿、挑担的商贩也去凑热闹,使得那里从早到晚人头攒动,场面异常壮观。

    李中易刚当上执政王的时候,开封的丁户数,大约在七万户左右。

    如今,十余年过去了,据开封府的初步统计,开封府的丁户数已经超过了十二万户。

    一户,四到五口人,是比较普遍的情况。也就是说,除开大量的流动人口,定居于开封的总人口,大约在五十万到六十万之间了。

    人都是逐利的。

    李中易上台之后,统一了全国的商税,由原来的二十税一,改为现在的十税二。

    看上去,商税涨了许多倍。实际上,由于执行的是全国范围内的一次性征税的原则,而放弃了逐城收税的陋习,商人们的负担,反而显著的减轻了,纳税的积极性也非常之高。

    朝廷的财政收入之中,商税占据的比例,也越来越高。由原本的无足轻重,达到了现在一千多万贯的水平,极大的充盈了国库。

    人流聚集了过来,钱流和物流,也必然会跟着过来,这是商业规律决定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女人既然想去逛逛桑家瓦子,李中易就索性陪她去了,反正已经出来了,就由着她玩个尽兴好了。

    大周氏虽然当过南唐的皇后,金陵也是繁花似锦,商户云集。可是,金陵却没有桑家瓦子。

    一群人走进桑家瓦子里,大周氏的眼睛全不够用了。

    大周氏又哪见过这种市井场面,看哪儿都新鲜,看哪儿都挪不动步儿,害得李中易不停地拉她,如果不是侍卫们盯得紧,好玄没被人挤丢了。

    瓦子里,人挤人,人挨人,人流如潮水般川流不息。

    李中易暗暗点头,商业规律决定了,只要聚集起了人流,就不愁钱流的涌来。

    他们很快来到象棚。

    象棚的门口,有几名壮汉把着,旁边还竖了块木牌,上写着五个大字:每位二百文。

    李中易出门,身上从来不带钱。他看上了啥,直接拿走便是,自有侍卫们掏钱付帐。

    大周氏以前当皇后的时候,自然没有出宫花钱的机会。等她成了违命侯夫人,虽然管着家,每日要和钱打交道,但是,她也是从来不摸钱的主。

    李中易领着大周氏,往象棚里走的时候,被一个壮汉伸出手臂拦了下来。

    “每位二百文,先钱后进。”那壮汉的意思很清楚,不先给钱甭想进门。

    李中易贵为天子,却从来没有吃霸王餐的习惯。只要不是欺诈的明码实价,掏钱看马戏,天经地义。

    侍卫掏钱的时候,旁边有人嘟哝道:“这也太贵了吧,真是吃人不吐骨头,啥玩艺儿就要这么多钱?”

    收钱的壮汉用鼻子哼了一声,道:“嫌贵?那你听书去,那儿只要两文,变戏法儿的才一文,你去那边啊!我跟你说,这可是真狮子、真老虎、真大象!没这机会,你上哪儿看去?山里有的是,你敢去看吗?”几句话说得那人哑口无言。

    李中易不禁莞尔一笑,所谓的真狮子、真老虎和真大象,后世的动物园里多的是,电视上也是每天都有,他都看腻了。

    只是,大周氏对象棚里的动物,很感兴趣,李中易也就陪着她来看个新鲜罢了。

    进到场子里,台底下已是人山人海,台上有个身着彩衣的青年男子正抱拳讲话:“各位大官人,诸位大爷大娘大叔大婶,诸位兄弟姊妹们,今日之猛兽,乃真猛兽也,望大家切勿大声叫嚷,以免惊扰了它们,恐生不测……”说完场面话,冲台下施一礼便下去了。

    时间不大,有个青衣少年牵着头大象出场了。

    此时,台下众人不禁惊叫起来。就见那头象真大啊,简直能装得下四五头牛,那高度比普通房檐还高,那身上的皱褶也太皱了,有些部位简直跟搓衣板似的。

    就在人们饶有兴趣地议论时,忽闻乐声响起,那象竟随着音乐的节拍动起脚来,那身子也在扭动。

    把众人看得眼都直了,未等那头大象表演完,便纷纷叫好,气氛异常热烈。

    大周氏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头大象,李中易则含笑看着美人儿,各得其乐,互不干扰。

    大象牵下去后,台上竖起了一个由无数燃烧点组成的圆形火圈,浓烟火苗一窜一窜地飞腾着。

    这时,只听一声怒吼,如巨雷一般,一只斑斓猛虎突然跳到台前。

    “呀……”大周氏陡然看见了吃人的猛虎,吓得芳心乱颤,瑟瑟发抖,不由自主的往李中易的怀里钻。

    李中易搂紧了女人,心下暗爽,带她来象棚里,等的就是这一刻呢。

    这感觉,就像是骑摩托车载着女友,猛的加速之后,突然刹车,女友的胸部直往背上挤的那种滋味儿!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962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