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杏花村的女人*自己扣自己的手法

   梁成当然也想到一种可能:会不会是妻子开走了自己的豪车?

    可,太阳都还没完全升起来,妻子压根就还没醒吧?

    梁成三步并作两步冲进家中。    杏花村的女人*自己扣自己的手法  

    一切都还是昨晚的模样。

    去开姜岚的房门,也依旧是打不开。

    果然还没醒。

    梁成不敢贸然拍门吵醒姜岚,心忧豪车的他,只能赶紧先开车去了小区门卫岗亭,查看车辆是否被盗。

    一查下来,发现这辆车一个小时前就开离了小区。

    所以,不是被盗。

    监控再调出一看,车驾驶座上的人,正是姜岚。

    梁成深吸一口气,不知是该继续生气还是庆幸车子还在。

    再一看,车里还坐着女儿可可……

    保安弱弱问:“不用报警了吧?”

    报警?报个屁!

    梁成冷脸开车离开。

    这么早,姜岚带女儿是去哪儿了?

    他心下一慌,该不会……是离家出走?

    梁成心虚了。这死女人,怎么这么骄纵?可别是收了钱,又要开始闹离婚吧?那自己怎么向公司交代?

    他一到家,立马给妻子打了电话过去。

    可恨,关机。

    再打,还是关机。

    他给姜岚连发了几个短信,又发出了几个微信。

    可这边他还在发,却又接连收到了三个短信。

    是交通违章信息,说他半夜在某路段,某路口三次超速,需要按规定扣分加罚款,请在XX日内处理完毕……

    他的郁闷越来越盛,果然,这倒霉是没完没了了是吧?一整夜的怒火几乎到达顶点,都在这一瞬爆发。

    他直接把手机给砸了出去。

    手机碎开,他又开始后悔。

    他又只能灰溜溜捡起电话卡,找了以前的手机给装上卡。

    好累。

    打个电话叫保洁来收拾客厅,提了瓶酒到床上挺尸。好不容易快睡着,手机却又响了。

    姜岚打来的,告诉他,自己带孩子出去玩一天,今晚不回来。

    梁成气得直磨牙。可真潇洒!不知道爸被她打入院?不知道家里一团糟?不知道他有很多话要说?这女人,太可恨了!

    可心头再恨,他也只能露了假笑:“你们在哪里,我能不能去找你们……”

    可他话没说完,传来的就是“嘟嘟嘟嘟”的声音。

    再打过去,又是关机。

    火大的梁成又咕嘟了几口酒,实在气不过,直接把酒瓶给砸了。

    他喝多了酒,昏昏欲睡。

    可保洁阿姨来敲门,又把他给吵醒了。

    阿姨表示客厅太难清理,得加钱,还得找专人过来拖走沙发,修补画框和地毯等等。

    简而言之,要钱。

    梁成半眯了眼,手指书桌:“你自己去那个抽屉里拿钱。多了退回来,记得索要维修单据!”

    阿姨照办:“哪有钱?”

    梁成一个激灵,一下酒醒一半,随后连滚带爬到了桌边。

    可不是!

    那个之前放钱的抽屉里,空空如也。

    十万块,没了!

    他的房间是密码锁进入,家里知道密码的,除了他,爸妈,就只有姜岚了。一定是她!

    开走了自己的车,还拿走了自己的钱!

    这女人,怕是真疯了!想她以前既不贪钱,也从不愿进他房间,现在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梁成再扫眼抽屉,随后心头一咯噔。

    这个抽屉里,好像原本还放有两只礼盒,里边是他参加活动时获赠的限量版皮带吧?怎么不见了?

    没想到还好,这一想到后,他突然发现,他房间里似乎这个没了,那个也没了。

    他冲进衣帽间,最顶层,几个还带标未拆的奢侈品礼盒也不见了,里边都是他的限量款包包啊!还有两双价钱近十万的限量款鞋,怎么也不见了?

    等等,首饰!

    首饰柜里,暗格里的那条钻石链子呢?那是王宝莱把他推给某影视公司大佬时,他拿到的赏金啊。至少价值两百万呢!

    怎么会?那女人怎么知道这里有个暗格的?那女人一口气把东西都搜罗干净,该不会早有预谋吧?她不是疯子!她就是个骗子!

    梁成突然一个寒颤,又想起了他那块价值不菲的手表。

    衣柜最里边,打开夹层,里边……毛都没有!

    “……”梁成一屁股坐了地。他要疯了。“姜岚!姜岚!——”他恨不得掐死她,分分钟弄死她!她拿走了价值多少钱的东西?五百万?不止!六百?七百?都是他珍藏下的好东西啊!

    梁成忍不住一拳拳砸到了柜子上。

    这时手机又是一闪,张总发来的信息。

    问:姜岚哄得怎么样了?赶紧让她把合同签了!

    梁成突然想哭。

    他发现,别说掐死姜岚,就算姜岚现在就站在他跟前,他也不但不能动手,还得露出白牙装出笑,对她点头哈腰摇尾乞怜!

    这世间,太没公道了!

    他再次打给姜岚,还是关机。

    他忍不住思考,该不会……自己是被拉黑了?

    他起身,找到保姆,借了手机,给打了过去。

    果然,这次一下就通了。

    梁成冷笑,后槽牙都被咬到酸痛无比。

    电话接通。

    “小岚,是你拿走了我的东西还有钱?”

    “我和孩子游玩需要钱。至于其他东西,既然都是别的女人送给你的,我想也就没必要留着了。你要是不愿销毁那些东西,就说明你对那些女人还有感情。那么,请你履行保证书里的种种应承。”

    电话里女人的声音冷静淡定,而她越是平静,梁成就越恼火。

    自己是在意那些东西吗?他是在意那些东西的价值!都是珍藏版,都没开封,一转手就都是大价钱啊!

    “那些东西,你要卖吗?”

    “不卖能当饭吃?”

    “我们一起去卖,我知道有家店,出价挺高。”

    “不用了。我愿意卖多少是我的事,我愿意送人你也管不着。至于卖出的钱,也和你没关系。”

    陶然直话直说。“这些东西到了我手上,就是我的。你要是不愿意,可以报警,就说我偷了你的私人物品,让警察来抓我!”

    说罢,陶然再次挂了电话。

    呵呵,他有本事报警吗?好像他能在警方跟前交代清楚这些东西的来历似的!越是奢侈品,越是容易追溯购买人,拔出萝卜带出泥,陶然巴不得他报警呢!只要他承受得住。

    几乎快被气疯的梁成赶紧再次把电话打过去,却发现再一次的,这个手机也被拉黑了。

    疯子!

    神经病!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954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