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伪装学渣肉车*头埋在双腿 吸

   曹操的遗体从海路返回,到琅琊上岸再经陆路回长安。

    接到消息,太子曹晟带着邓艾桓范等东宫属官乘坐飞机赶到琅琊在港口耐心等待,足足等了三天。

    这天中午,震耳的轰鸣声终于传进港口,曹晟几人火速赶往码头,隔着老远便看见巨大的游轮朝这边驶来。    伪装学渣肉车*头埋在双腿 吸  

    游轮驶入港口,就绪之后许褚夏侯尚与众亲卫亲自抬着一口金丝楠木棺材缓缓走出船舱。

    “爷爷……”曹晟远远看见噗通跪地,当场哭出声来。

    这些年他在地方任职,曹操在游山玩水,祖孙俩最后一次见面还是在五年前,那年他任郡守,曹操亲自跑来看他,没待几天就离去,原以为回到长安之后便能重逢,谁知再次相见却是天人永隔。

    棺材离他们越来越近,邓艾几人将曹晟强行拉起,带着他来到棺前,替下亲卫亲自抬棺。

    棺材没在港口停留,直接登机返回长安。

    现在飞机也改进了,可由琅琊直达长安,不用再中途周转。

    长安

    曹昂带着文武百官及宗室子弟早已在机场等候,放眼望去,皇帝百官及值守侍卫皆身穿孝服,就连机场建筑也搭着白色帷幔,视线之内尽是雪白。

    飞机安稳降落,舱门打开,曹晟等人亲自抬棺走下台阶。

    众人没有多言,分列左右将棺材围住,抬着棺材步行赶往皇宫,沿途道路早已戒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士兵全都身穿孝服,就连枪尖上也缠着白布条。

    短短数日便生产出如此多的孝服,可见大魏目前的生产力有多恐怖。

    现在却没人关心这个,众人心情沉重的赶回皇宫,将棺材放入灵堂,开始安葬事宜。

    纵观曹操一生,事业上打下了大魏江山,家庭上更是厉害,凭一己之力创造出一个庞大家族,妻妾成群子孙成堆,妻子儿子,女儿孙子孙女,儿媳女婿,孙媳孙女婿一大堆,灵堂里都快站不下了。

    普通人去世,遗体要停留三到七天才下葬,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个时代的人比较迷信,认为人刚去世灵魂尚未离开要回来看看,也就是所谓的头七。

    皇帝与普通人不同,死后尸体要停留整整三个月,为防止尸体腐烂,朝廷有专门的郁人处理尸体,郁人处理的非常仔细,不管是牙缝里的残留物还是指甲上的脏东西都会清理的一干二净,之后再撒上用草药熬成的白酒,以免滋生细菌,除此之外他们还会在皇帝的尸体旁放上香包和草药,经过处理的尸体好几年都不会腐烂。

    曹昂亲眼见证了郁人处理尸体的过程,看的那叫一个头皮发麻,再想到他死后也要被人这么糟践,心中不自然的对死亡生出一股恐惧。

    曹操尸体回京的第三天,燕王曹彰和赵王曹冲带着家眷同时回京,兄弟俩刚到灵堂门口便同时跪地,嚎啕大哭道:“父皇……”

    哥俩一把鼻涕一把泪,跪着爬进灵堂,爬到供桌前看着遗像上曹操温和的笑脸哭的越发伤心,最后还是曹昂劝着着才停止,上完香换上孝服跪到一边。

    跪好之后曹彰向同样身穿孝服,跪着守灵的曹昂问道:“大哥,二哥四弟他们呢?”

    曹昂答道:“他们在曹洲离的比较远,恐怕过几天才能回来,不过时间足够。”

    曹洲与中原的航路也通了,不过只有颖国一座机场,曹丕曹植夏侯充等人要先到颖都转机才行,不过三个月时间来得及。

    又过了十天,曹洲专机终于飞回,曹昂命太傅刘晔与大都督徐晃亲自前去迎接,若只是曹丕等人自然不需如此重视,关键是与之同来的还有颖公荀彧,这就由不得曹昂不重视。

    荀彧可是当今大魏资格最老的存在,离开中原三十余年终于返回,朝廷岂能不给他应有的待遇。

    与荀彧一起归来的除了曹洲藩王还有藩王的家眷,近百人的队伍浩浩荡荡赶往皇宫。

    曹昂亲自出殿迎接,荀彧看见带着曹丕等人快速迎上,行礼拜道:“老臣荀彧拜见陛下。”

    荀彧也已年过七十须发皆白,不过身子骨还算硬朗,声音中气十足的,再活个七八年不成问题。

    曹昂伸手将他扶起,温和笑道:“颖公不必多礼,您能回来朕非常高兴,相信父皇也很高兴,咱们以后再叙,先进殿吧。”

    说完朝曹丕曹植等人点了点头,转身踏进殿中。

    进殿之后曹昂跪回原位,荀彧在太监的指引下上香退后,曹丕等人这才找到机会噗通跪地,嚎啕大哭起来。

    子欲养而亲不待,曹操突然离世,做儿子的也是真伤心,但也不能一直哭啊,见哭的差不多了曹昂向跪在左后方的曹睿示意,曹睿上前扶住曹丕安慰道:“父王起来吧,皇爷爷一生英明,最见不得咱们哭哭啼啼的。”

    大学毕业之后曹昂便向曹睿讲明了身世,并让他前往鲁国拜见父母,之后返回长安准备分封之事。

    曹丕顺着儿子的手臂站起,换上孝服退到一边。

    又回来一群儿孙,灵堂显的更挤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不可能一直跪在灵堂,一直跪着铁人也熬不住啊,鉴于此曹昂与礼部商议排了值班表,让大伙轮流休息,只要保证灵堂一直有人就行。

    三个月时间终于过去,安葬之日到来,下葬这天全城戒严,通往玄陵的路上满是值守士兵,为防止敌人在远处狙击,沿途所有的制高点同样安排了人,就连天空也有武装直升机来回巡逻,保证不出一点岔子。

    做好防护之后出殡队伍才离开皇宫,曹昂抱着曹操遗像走在棺材前方,曹丕曹彰等人则抬着棺材走在后方,曹晟等人及文武大臣则扛着引魂幡走在两旁,再加上不断哭泣的女眷,送殡队伍看着比出征大军还庞大。

    左慈已逝,安葬之事由其弟子葛玄主持,施法祭祀,各种流程逐一操办,折腾整整一天才盖上陵门安葬完毕。

    陵寝大门设有机关,一旦关上便再也无法打开,可最大程度的防止盗墓贼入侵,但防贼也只是相对而言的,人家用炸药强行破开你怎么办?

    鉴于此,典韦许褚强烈要求为曹操守陵,曹昂不太愿意,毕竟两人年事已高,又征战一生理应安享晚年,但两人执意如此他也无法拒绝只好同意,并命人为两人安排住宿事宜,不能让功臣受苦啊。

    至此曹操的丧事处理完毕,众人再不愿意也不得不接受曹操彻底离开的事实。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933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