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啊 舒服 好爽 红肿*抽搐翻出 撕裂

   烛光昏黄。

    萧睿一身笔挺的西装,站在满地的烛光中,手里捧着一束玫瑰,含笑看着她。

    四目相对。    啊 舒服 好爽 红肿*抽搐翻出 撕裂    

    他抬起脚步,手捧鲜花,缓步向她走来。

    “暖暖,生日快乐!”

    “……”

    安暖暖眼圈瞬间红了。

    下一秒。

    他把包裹好的玫瑰花塞进她怀里,牵住她的手,带着她进了屋。客厅里没开灯,地面上摆满了蜡烛,鲜红的蜡烛摆成爱心的形状,爱心两边是两个字母。

    字母是他们两个名字的缩写。

    烛光昏黄。

    地面上用玫瑰花瓣铺成了花路,墙壁上也有玄机,上面有满天星一样的闪光灯,灯很小,像满天繁星,一闪一闪。灯下是成束成束的五彩气球,一眼看过去,像是进了童话世界。

    安暖暖眼眶灼热,“这些,都是你让人布置的?”

    “我自己弄的。”

    “嗯?”

    “灯是我挂的,气球是我打的,蜡烛是我摆好点好的,花瓣也是我从花上一瓣瓣揪下来洒的。”

    “……”

    “喜欢吗?”

    安暖暖重重点头,哽咽,“喜欢!”

    萧睿握紧她的手,“喜欢就好。”

    “……”

    以前看电视,看到电视剧里的求婚场面,安暖暖总觉得女主角太夸张,泪点太低,很容易就感动了,可……临到她自己身上她才明白那种感动。

    有个人珍而重之地把自己放在心上,她自己都忘了的生日,他却记得清楚。

    她很多年都没过过生日了。

    四岁之后,妈妈变成植物人之后,她就再也没过过生日,一开始她还会期待安大庆会给她惊喜,她要的不多,哪怕他跟她说句生日快乐,她就满足了。

    可是。

    没有。

    他像是忘了她的生日,可他会记得安思雨和安一鸣的,每次他们过生日,他都会邀请他们的同学朋友,来给他们庆生。

    渐渐的。

    她就不期待了。

    再后来,她自己也会刻意遗忘,好像这样就不会伤心难过了。

    “萧睿,谢谢你。”

    正感动着。

    有气球从墙上落下来,落到蜡烛上,发出“砰”的一声轻响。

    像是起了连锁反应。

    接二连三的气球落下来。

    砰砰砰!

    像放鞭炮似的,声音不绝于耳。

    安暖暖傻了,萧睿脸黑了。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开灯,把蜡烛吹灭啊。”心肝大步冲进来,“萧睿你好歹把气球粘紧点儿啊。”

    萧睿,“……”

    时间太赶,他压根没来得及检查好吗!

    安暖暖也顾不上感动了,灯光大亮之后,赶紧去吹蜡烛,蜡烛和气球都不少,等几个人把蜡烛全收起来,已经是几分钟之后的事儿了。

    安暖暖看着萧睿臭得不行的脸,再看看地上的气球碎片,突然被戳中笑点,闷闷地笑出声来。

    “……”

    萧睿很不爽。

    刚才气氛有多浪漫,他现在就有多郁闷。

    他斜她一眼,“小没良心的,你还笑。”

    “不能怪我,真的很好笑啊。”他不说话还好,听到他怨念的声音,安暖暖笑得前俯后仰,最后腰都笑疼了,她扶着腰,眼泪都冒出来了,“对不起,我真的忍不住……”

    “……”

    萧睿无奈地看着她,最终也只能无奈地摇头。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放到她手心。

    “这是什么?”

    “生日礼物。”

    “……”

    安暖暖看着手里的车钥匙,笑不出来了,她瞪眼,“生日礼物你送我辆车?”

    “不行?”

    “太贵重了……”

    “这是我们俩在一起给你过的第一个生日,送礼物当然不能太寒碜,不然传出去别人还以为我是铁公鸡呢。”

    “……”

    萧睿也是想了很久,才想到送她辆车,“你最近老是市区郊区的跑,有辆车方便点,不许拒绝。”

    “……”

    这几天跑来跑去,安暖暖也觉得需要买辆车,不过她最近太忙了,没顾得上,没想到萧睿就给她买好了。

    他应该是用心选过的。

    跟他平时开的车比起来,这辆车算低调的,但跟大街上的车相比,又算是一辆豪车。

    安暖暖看着他“不收下我会很生气”的表情,轻笑一声,大大方方地把车钥匙揣口袋里了,她眨眨眼,“送我就是我的了哈,想要回去门都没有。”

    “谁要你这辆小破车。”

    她没拒绝他的礼物,萧睿还是很开心的,他搂住她的腰,“走,去吃饭。”

    “哦。”

    萧睿早就让酒店送来了晚饭,偌大的餐桌摆了满满一桌子,他知道安暖暖的口味,知道她爱吃辣,特意让酒店送的湘菜。

    他怕菜凉了,还特意让人用银色的盖子盖着保温。

    这会儿盖子一打开,热气和香味混着香辣的味道,顺着空气就飘了出来。

    “好香!”

    “坐着吃饭吧。”

    “嗯!”

    心肝和小星星也坐下来,心肝眼睛在餐桌上转了一圈,“酒呢?”

    “没了。”

    上次安暖暖喝醉之后,萧睿就让方伟把家里的酒全都拿走了,现在他家里连酒心巧克力都不放了。

    “这种日子没酒怎么行,等着!”

    萧睿想起上次安暖暖醉酒的样子,刚想叫住心肝,但她跑得太快,他还没开口,就听到玄关大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

    不到两分钟,心肝就抱着一堆的酒回来了。

    有红酒,有香槟,有果酒还有啤酒。

    她用开瓶器打开那瓶红酒,跟安暖暖说,“暖暖你今天有口福了,我跟你说,这瓶酒是我的珍藏,多少人到家里来吃饭,我都没舍得开。等会儿你一定要尝尝。”

    心肝把一整瓶红酒都倒进醒酒器里,她晃动着醒酒器里的红色液体,红酒的香味立马就飘了出来,那边小星星已经默默地去厨房拿了四个高脚杯出来。

    “好香!”

    “必须滴,跟你说了是我的珍藏,我自己都没舍得喝呢。不过红酒要醒一会儿味道才好喝,咱们先整点儿果酒和啤酒。”

    她拿了瓶粉红色的桃子味果酒给安暖暖,“这个牌子的果酒我最喜欢喝了,口感清甜,酒精含量也低,一点儿也不上头,你尝尝。”

    “这个我尝过,好喝。”

    “是吧是吧,一点都不上头是吧。”

    “对,一点都不醉人。”

    上次安暖暖喝醉了,压根不知道自己发酒疯的事儿,她还以为自己酒量挺好,根本没醉。于是,萧睿还来不及阻止,安暖暖酒已经打开果酒,给自己倒了一杯。

    萧睿,“……”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923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