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别拿出来就尿在里面h,女主重生变娇媚体制

    妖,其实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种族。

    人、魔、鬼、巫、神、仙之外,几乎都是妖类。

    太古四大神兽龙、凤、麒麟、天狐,其实也算是妖族。  别拿出来就尿在里面h,女主重生变娇媚体制    

    但是不要说四大神兽家族,就算是睚眦、狰、貔貅这等太古大妖,也不受妖教教主管辖,不听招妖幡号令。

    当你足够强大,你就自然而然地凌驾于一些规则之上。

    饶是如此,妖族还是拥有着庞大的群体,甚至有一些大妖,其实力已经可以抗拒招妖幡的召唤,却也因为身为妖族一份子的觉悟,愿意接受妖教教主的召唤而来。

    一时间,锦绣宫前,万妖毕集。

    尤其是一些实力强大的大妖,裹挟着一条条阴风煞气,飞抵锦绣宫前。

    妖族肉身普遍强大,尤其是那些海妖,血气更加旺盛,往宫前一站,头顶血气如精气狼烟一般,直冲云霄。

    一只神鸟远远飞来,周身黑风阵阵、煞气隐隐。

    到了宫前,敛翅落下,却是一只极丑怪的飞禽,肋下生有双翅,周身却无羽毛,有些像一只蝙蝠。

    这异种大妖,正是凶威赫赫的血蝠。

    他不入飞禽之列,不入走兽之中,独来独往,一惯喜居深山阴暗洞穴之中,吞噬精血充足的妖兽修行,所以其他妖族对他也多有忌惮。

    不过,血蝠却也不在乎,到了宫前,化作人形,大摇大摆站定,睥睨四顾,威风不可一世。众大妖中,一身形颀长、皮肤青灰、虽有五官,却连头发、眉毛、胡须都没有,一个脑袋像个画了五官的卤蛋似的男子阴恻恻地笑了起来:“血蝠兄,想不到就连你这深居

    简出之人,也奉召而来了。”

    说话的乃是一只异种海妖,翼蛇,也是一尊凶悍的大妖。

    不过,他和血蝠一在陆地,一在深海,没有什么利害冲突,关系倒还融洽。血蝠瞟他一眼,淡淡道:“如今天机混沌,显然天地劫会将起,这于你们,既是凶险,也是机遇。吾修道已近万年,如今修为停滞,极难更进一步,所以要来寻一个机缘,

    已求更近一步,翼蛇兄呢?”

    翼蛇笑吟吟地道:“我也正有这个打算,却不知娲皇圣人,想要你我做些什么。”

    正说着,远处一声苍凉的长啸。

    长啸如声波,激荡而至,许多道行浅些的妖族被震得心神恍惚,险些翻落云端。

    天空中骤然间似刮起了十二级大台风,天风浩荡而至,许多妖族要运足全身气力,方能抵挡。

    血蝠眉头一皱,冷冷地道:“我还以为天狼一族已经死绝了呢,原来还有余孽。“话犹未了,一头身躯足有数百丈高大的巨狼呼啸而至,只是一颗狼头,就像一座宅院那么大,眼睛仿佛城门的甬道,巨大而幽仄,尖利的森白獠利,似城墙上的狼牙拍子

    一样,只一根牙齿,便比一个两丈高的巨人还要庞大。他摇身一变,化作一个灰衫精瘦汉子,冷冷瞟了血蝠一眼,道:“不要以为本天狼没听见你的风凉话,要不是你血蝠一族的肉太难吃,你早成了本天狼屁股底下的一砣粑粑

    !”

    血蝠气的青灰色的脸庞变成了酱紫色,怒喝道:“天狼,你大言不惭,直当本座怕了你。若不是圣人宣召,:本蝠主现在就把你吸成狼肉干!”

    天狼嘿嘿冷笑:“亏得是在圣人宫前,方容得你大放厥词,要不然,本天狼早就一爪拍死了你。”

    “你们俩屁话忒多,要死就赶紧死一边儿去死去!”

    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忽然响起,声音狰狰,如金铁交鸣,说不出的刚劲有力,但嗓音又透着苍老。

    血蝠和天狼同时色变,立即怒气冲冲转目望去。

    就见一个老者,脸上、脖子上有浅浅的鳞片痕迹。

    他年纪已经很大了,须发皆白。

    可是一个如此高龄老人,却看不出一点善目慈眉,但魁梧强壮的身躯,似乎蕴含着极其可怖的力量,似乎一旦爆发出来,足以毁天灭地似的。

    血蝠和花狼同时脸色又是一变,到了嘴边的咒话,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这是恶蛟苍云海?

    传说,这本体为蛟的苍云海,已经活了三万六千年,乃是太古蛟龙苍龙后裔。

    真正的太古蛟龙,是肉身极其强悍,元神极其强大,性格极其残暴的,就算是一条七爪金龙,都能被它打败吞噬。

    云霄三姐妹的金蛟剪,就是通天圣人搏杀了两条修为深厚的太古蛟龙炼制而成的。那法宝杀伤力那般离开,可离不开它的太古蛟龙本体之功。

    不过,太古蛟龙一脉,人丁和凤族族一样稀少,所以苍云海的血统已经不是那么纯正了。

    尽管如此,这也不是他们两个可以挑战的人物。

    有了苍云海压制,血蝠和天狼登时都老实了许多。

    各方妖族纷纷赶来,足足又过了一个时辰,锦绣宫门开启。

    众妖族精神一振,立即整衣肃立,等着朝见圣人。

    但见宫门开处,从中走出三个娉婷少女,皆为宫中仙娥打扮。

    三人走到宫门前站定,向众妖族淡淡地一扫,左边的紫衫少女便是蛾眉一蹙,有些不悦了。

    “怎么才来了这么些,猛犸象族呢?”

    猛犸象族有个缺陷,就算化成人族形象,也很难收敛他们庞大的体象,如果他们在,这三位仙娥一定看得到,所以有此一问。

    苍云海、血蝠、翼蛇、天狼等大妖不禁沉默下来。他们以为,娲皇娘娘会亲自接见他们的,谁料娲皇圣人启用招魂幡将他们召唤而来,他们放下手头一切事情,甚至是闭了一半的关,风尘仆仆赶来锦绣宫前,不想娲皇圣

    人竟还吝于一见。半晌,方有一个生着两只长耳的妖族应道:“回禀仙娥,猛犸象族受了草原犀族鼓惑,他们说,那自在王宗与当年的截教一般,有教无类,众生平等,教授徒弟,不分出身

    根脚,便投奔西方自在王宗去了,前日才刚刚举族离开……”中间鹅黄衫子的少女皱了皱鼻子,很嫌弃的样子:“投奔自在王宗?呵呵,你们可知,四御大帝,已被我家娘娘已大神通,送往北极星域,那陈玄丘,马上就要变成自在鬼

    王了,投奔他?你们妖族,尽是些不长脑子的蠢货!”

    苍云海沉声道:“仙娥请慎言,娲皇娘娘,可也是我妖族中人。”

    那右边的白衫仙娥“嗤”地一声笑,扬起下巴,傲然道:“娘娘是圣人,一成圣人,超脱三界,高高在上,还算是妖族么?”

    众妖族尽皆不语。

    苍云海脸色阴沉,但也没有说话,就这小仙娥,他一口就吞了,渣都不带剩的,可这是圣人门下,他又岂敢得罪。

    那中间的黄衫少女不耐烦地摆了摆手:“罢了,他们愚蠢,错投了山门,愿意自寻死路,那是他们福薄。如今时辰已到,就是你们了,传娘娘法旨。”

    众妖族没有说话,只是齐齐弯腰,躬身静听。黄衫少女道:“今天庭动荡,三界不安。娘娘贵为圣人,感念三界众生疾苦,故而赐下大机缘予尔等。尔等可去昊天宫投靠天帝,协助天帝拨乱反正,镇压邪祟,事成之后

    ,当得大造化。”

    原来是给天帝抓壮丁,众妖族心中又冷了半截。

    一个妖族忍不住道:“却不知事成之后,娘娘会赐下何等造化?”

    黄衫少女冷冷瞟他一眼,问道:“你是何人?”

    那妖拱了拱手,缓声道:“在下轩辕丘,黄公望。”

    黄衫少女柳眉一竖:“娘娘赐福缘给你,那是你的莫大机遇,一个成了精的黄皮子,也敢与娘娘讨价还价?”

    那一副翩翩公子打扮的黄公望惶恐欠身道:“小妖不敢,小妖只是一时兴奋,口不择言。”

    他虽故作惶恐,可是只有惶恐的声音与动作,脸上却没看出半点惶恐来。

    轩辕丘?

    他这一说,众妖族脸上都涌出了一抹古怪的神气。

    他们想到轩辕坟了。

    娲皇娘娘这是第二次动用招妖幡,第一次就是选用了轩辕坟三妖,去坏大商国运呐。

    结果,三妖成功完成了娲皇娘娘交代的任务,赐给她们的是何等造化呢?

    那三个仙娥不谙世事,哪里会明白这刹那间,他们心中转了许多的主意。

    她们只是随侍娲皇,养得心高气傲、目中无人的一帮小丫头而已。

    眼见众妖躬身不语,三个仙娥只有更加的鄙视,宣完了法旨,便转身回宫去了,仿佛娘娘下旨叫他们去死,都是圣人青睐,他们只该感恩戴德一般。

    此时,北极星域,天河水底。那已破败不堪的天一神宫后面,同样破败不堪、只余残垣断壁的栖月小筑旁边,一身素罗衫子,清俏仙子气质的瑶池金母,带着青衣俏婢青鸾,款款走到那隐形空间前面

    。

    瑶池金母很紧张,她真的担心,自己精心筹备了无数年的大机缘,如今真的已经毁了。

    “娘娘?”

    青鸾站住脚步,向瑶池金母请示。

    瑶池金母定了定神,颔首道:“开启吧。”

    青鸾立即伸出纤纤玉指,在空中挥画符咒,一个诡秘复杂、道纹繁复的符咒渐渐显现于空中,青鸾纤纤玉掌一推,它便向前迎去。

    “啪”地一声,那流转着玄奥道纹的符咒,在空中破碎了。

    瑶池金母和青鸾同时色变。

    入口就在这里,怎么打不开了?

    青鸾慌忙回身,道:“娘娘,怕是出了变故。”

    瑶池俏脸铁青,她耗费了多少心血,筹备了多少万年,又憧憬期待了多少岁月?

    难不成……

    瑶池紧咬牙关,急急上前几步,天后风度全无,脸色已然铁青一片。

    她的心已如堕冰窖。

    这一次,她亲自画咒绘符,依旧不曾打开那青丘秘境。

    瑶池双目已赤,顾不得耗费大量修为,沉声喝道:“回天返日!”

    瑶池两只柔荑左右一分,神光洒过,面前的一切,飞快地倒流起来。

    她要逆转时空,亲眼看看,是谁毁了她的谋划,

    不管是谁?我弄死他!就算圣人来了也别想护着。我天后瑶池说的!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917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