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口述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翁熄H文)最新章节列表

  “臭小子,竟然敢去万福修域,信情也不过才到了元裔州,你比他还能折腾!”暖冬一边笑骂一边伸手柠住了朗星的耳朵。

    “四师姐你轻点,耳朵要掉了!二师姐你真多嘴,告诉她这些干什么!”朗星夸张的呲牙咧嘴,心中流淌着暖暖的温情。

    知夏幸灾乐祸的看着他道:“你让我把满满一袋子来自那边的财物分给大家,我当然得跟她们透露一点,也好让她们知道知道咱们的八仙君有多能跑。”    口述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翁熄H文)最新章节列表    

    “你就坑我吧!”朗星对知夏翻了个白眼,然后笑着对暖冬道:“四师姐,我又带回来好东西了,在二师姐那里呢,她说你修为太低,要到化羽期才能给你看。”

    暖冬顿时就心痒了,扭头看向二师姐。

    知夏把那瓶玄水递给暖冬,吩咐道:“你给我把他这只耳朵拧下来。”

    暖冬凑趣的用力拧了一把,这回朗星真觉出疼了,发出杀猪般的惨叫,暖冬挥手把他甩了出去,骂道:“你想吓死我呀!”还想再和这小师弟多亲近一下时,却探查到了玄水的神奇,脸上的嬉笑表情瞬间就消失了,风一样的冲进一旁的静室对着那滴玄水仔细的看了起来。

    知夏指了指朗星手里拿着的乾坤袋,朗星把她装进去后,自己也跟着进去了。

    “这是座上古法阵,我解不开。”知夏稍作探查就得出了结论。

    “没关系,回头我自己想想办法吧,正是因为觉得这法阵布设的极其高明,我才把它带回来的。”朗星边说边用心念安抚着里面的生灵。

    知夏沿着法阵细长的下部查看了一番后,十分肯定的说道:“这里包裹的很可能是一株巨大的灵根脉,果真如此的话,你可算是发了大财了,即便灵根脉里的灵气已全部耗尽,仅生在其上的缚灵索的价值就难以估量了,可如此巨大的灵根脉我也只在典籍上见过描述,实难相信这是真的。”

    朗星沉默了一阵后笑着道:“应该就是株灵根脉,我刚问过里面的那个生灵了,它虽然什么都不懂,但已经有些灵智了,据它的描述来看肯定是灵根脉了。”

    知夏愈发觉得他这心念神通太逆天了,面色凝重的问道:“法阵里面还有什么?”

    朗星面现凄苦道:“一片死寂,都死绝了,它的朋友也走了,只剩下它自己了。”

    知夏拍了拍他的肩头道:“好了,别过多的受其情绪影响,回头想办法把它放出来就是了。”

    朗星有些困惑是说道:“它好像……跟我挺亲近的。”

    “被困了这么多年,你是第一个能跟它说话的人,它当然愿意跟你亲近了。”

    朗星若有所思的眨了两下眼,没再多说什么,有些情感是很难用语言表达的,而且他也不太确定自己感受到的是否准确。

    “这座法阵是从哪弄来的?”知夏此刻心中有种荒唐且迫切的感觉,她很想今寸步不离的赖在小师弟身边,从上次在南靖洲分别这才几天啊?这小子就又多出了两桩重大的奇遇,若能跟在这小子屁股后面混,肯定比自己参悟强。

    一个化羽仙妃要跟着一个仅有千余岁的小屁孩混,这听起来确实很荒唐,可这对知夏而言却是求而不得的,仅管她和朗星关系极好,但也不能那么去做,或者说她没那么大的福气。

    “在北疆。”朗星把那处地点的星相位置传给了她,然后问道:“你觉得大师姐能破解开这座法阵吗?”

    知夏摇头道:“我看她也没这本事,且不说这里面包含着已经失传的上古手法,布设法阵之人的修为比我们也要高出一大截,虽不能断定其已经到了化羽中期,但估计也差不多了。”

    朗星舔了下嘴唇道:“那就看我的吧。”他取出了几枚玉简递给知夏,一脸振奋的说道,“上次拿走的禁制秘籍就剩这么几个了,其余的都损毁了。”

    知夏心头一紧,即便有着化羽心境也不免要暗自咬牙了,朗星上次拿走的那几十份玉简可都是紫霄宫所收藏的珍品啊。

    朗星大大咧咧道:“不用心疼,那些秘籍中多有谬误之处,我回头编几份新的秘籍送去藏珍阁就是了,保准比之前的那些强。”

    知夏释然道:“你若有这底气,那等你三师姐来了跟她一起参研着编几份吧。”

    “好说。”朗星豪情满满的拍了拍那座法阵道,“我一定能解开它,二师姐,如果这灵根脉中的灵气还算充足的话,就把它留在宫中吧,切分开来,不管是卖还是直接分给门人,都够用些年的了,你能不能传道法谕,给紫霄宫治下的那些人减轻些负担,让他们活得轻松一点,这事我跟大师兄谈过了,他不太赞成。”

    知夏淡然而笑道:“你要这么想,那就完全打错主意了,别说添了这么一株灵根脉,就是添十株,其结果也只能是让大家过上更奢靡的日子,人们的贪欲是没有止境的,绝不会因此而减轻对下面的盘剥,你不欠紫霄宫一丝一毫,没必要拿自己的福缘去供他们挥霍,我也不会答应让你把这株灵根脉交给紫霄宫的,你不是早就想明白了吗,只要照顾好与自己亲近的那些人就好,别管那么多了。”

    朗星叹了口气道:“我在路上碰到裴栋师兄了,从他口中得知了蒲云州的乱象,也亲眼看到了几拨反叛的人,我虽和紫霄宫的大部分人没什么感情,可毕竟是紫霄宫的弟子,不想看到将来紫霄宫有无处立足的那一天,而且也很想帮帮那些饱受盘剥的可怜人。”

    知夏轻抚着他的后背道:“你就是一只跑进狼窝里的小羊,虽然那些狼不敢动你,但你不可能让它们去吃草,蒲云州的世道就是这样的,至少在短时内是不可能改变的,那些叛乱成不了多大的气候,只要南靖洲那边不插手,蒲云州的天就翻不过来,你同情下面的那些人,可以挑选些投缘的出来,我让人给他们些照顾就是了,萍儿就是你七师兄从火坑里带出来的,虽然不能个个都给这么好的待遇,但让他们过得轻松些是没问题的。”

    朗星有些兴趣索然道:“那就是给你添麻烦了,而且也帮不了几个人,在选谁不选谁的问题上还会令我背负上良心债,算了,真碰到有缘的再说吧,这事我不管了,裴栋师兄说炼魂派现在挺苦的……”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916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