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粉嫩 紧窄 未发育:同时被两个男人轮流舔

    “我——”

    她还没说话,傅瑾城就将她放了下来,眯起眼睛看着两个孩子,“怎么可以让妈妈爬树帮你们摘果子?要是妈妈不小心摔倒了怎么办?”

    两个孩子垂着小脑袋,“对不起爸爸,我们知错了。”    粉嫩 紧窄 未发育:同时被两个男人轮流舔  

    傅瑾城没理会他们,教训了两个孩子,又开始教训高韵锦,“你别什么都顺着他们。”

    说着,把她脱掉,放一边的鞋子递给她,“穿上。”

    高韵锦一边穿鞋子,一边小声的说:“你别怪孩子们,是我很久没爬树了,想试一下——”

    她话还没说完,傅瑾城就眯起了眼眸,“我怎么不知道你还喜欢爬树?”

    “我——”

    她也只是忽然来了兴致而已,谈不上喜不喜欢。

    不过,她没想到傅瑾城会这么紧张。

    他看上去,好像真的怕她会出事。

    想到这,她心一动,最后没有再反驳。

    一旁的欧董有些懵,他没想到高韵锦只是爬个树,傅瑾城都紧张成这样。

    他还没说话,傅瑾城又将视线落在了高韵锦身上,问道:“要摘哪个果子?”

    高韵锦指了指上面最大最红的那个。

    傅瑾城没动,又问:“你想要,还是两个小坏蛋想要?”

    两个小家伙听到这话,瞪了瞪眼睛。

    他们怎么就成小坏蛋了?

    高韵锦注意到两个孩子的表情,心情忽然好了起来,笑了,跟傅瑾城说:“是我想要。”

    傅瑾城看到她脸上的笑容,没能挪开视线,高韵锦注意到他的视线,看了过来,他才恍然转移了视线,淡淡道:“撒谎。”

    高韵锦:“……”

    虽然知道她在撒谎,但傅瑾城还是脱掉了鞋子,爬上树,轻松的帮高韵锦把果子摘了下来。

    两个小家伙也不瞪眼了,跑了过来,刚想伸手去拿高韵锦手里的果子,傅瑾城就看了眼过来,“你们这是想跟妈妈抢吃的?”

    小家伙们:“……”

    所以,这果爸爸不是为了他们摘的,是他为妈妈摘的?

    还不许他们碰?

    高韵锦正想说话,傅瑾城就瞥了眼过来,高韵锦注意到他的眼神,忙识相的闭了嘴。

    傅瑾城去穿鞋了,高韵锦见他没注意,偷偷的给了两个孩子一个眼神,从身后把果子给了两个孩子。

    傅瑾城眼尖得很,高韵锦刚动了动手,他就发现了,也看了她一眼。

    被抓包的高韵锦红了小脸。

    两个孩子拿到了果子后,赶紧的藏在了身后,还以为傅瑾城没发现,笑得跟偷腥了的猫似的。

    傅瑾城注意到了,没好气的笑了下。

    高韵锦看到他的笑容,心情更好了,也慢慢的笑了起来。

    有眼睛的人都能看的出来,他们一家四口感情是非常融洽的。

    欧董看着,讪笑了下,多看了眼高韵锦。

    他跟傅瑾城也认识了十多年了。

    早些年傅瑾城有多宠高韵锦,他都看在眼里的。

    他本来以为他们夫妻之间都要离婚了,感情估计好不到哪去了,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傅瑾城对高韵锦还是跟过去这么好。

    甚至是比对两个孩子都好,什么都有限考虑她,而不是两个孩子。

    难道说他们虽然要离婚了,但彼此之间还是有感情的,只是那种感情跟过去的感情不太一样?

    可夫妻之间,如果没了感情,还能剩什么感情?

    亲情?

    现在网上也有很多人也说,夫妻之间相处久了,没了爱情,但在日积月累的相处之下,演变成了亲情。

    所以,他们现在或许就是这个状态?

    傅瑾城跟高韵锦年少时就认识,并且在一起了,距离现在已经过了十多二十年,也互相陪伴了十多二十年。

    这种感情一般人是替代不了的,所以,他们之间变成了亲情,也是正常的。

    欧董怎么想,傅瑾城他们并不在意。

    就在两个孩子偷笑的时候,傅瑾城忽然跟高韵锦说:“侧边那边有一片花海,挺漂亮的,过去看看?”

    高韵锦还没说话,两个孩子也想起来了,“对对对,那边超级漂亮,妈妈我们带你去!”

    说着,又拉着高韵锦跑了。

    傅瑾城:“……”

    他看了眼身后跟着的欧董,“你要有事,就去忙自己的事吧,不用管我们。”

    欧董是人精,哪能不知道傅瑾城是不想麻烦他,他这是嫌他碍手碍脚。

    欧董笑呵呵的说:“好,那我先去忙了,你跟韵锦还有孩子们要是有什么想吃的,记得跟我说一声,我让厨房去做。”

    “嗯。”

    欧董走了,傅瑾城才转身上山,跟上高韵锦和两个孩子的步伐。

    那片花海还真就不是欧董他们特意让人种的,是野生的。

    所以可以随意采摘。

    小煊各种颜色的花都摘了一点,塞高韵锦的怀里,说送给她。

    高韵锦摸摸两个孩子们的小脑袋,“妈妈给你们编花圈好不好?”

    “好!”

    高韵锦就在花丛中坐了下来,一边看着孩子们玩,一边给他们编花圈。

    傅瑾城一上来,就看到高韵锦坐在花丛中的样子,脚步骤然顿住,情不自禁的掏出了手机,将这一幕拍了下来。

    高韵锦似有所感,回头看到他在拍照,才想起自己也还没拍照。

    这么美的地方不拍照,确实有点可惜了。

    想到这,高韵锦也放下了手中的花,掏出了手机,看着两个正在前方玩耍的两个孩子,拍了好几张照片,拍到了满意的,就收回了手机,继续坐下来编花圈。

    傅瑾城见她眼中只有两个孩子,压根没有想象到要给他拍一张,就抿了薄唇。

    但是,看到此刻她脸上的笑容,傅瑾城叹了口气,没再纠结这个问题,低着头拿着手机发了一条朋友圈:“花美,景美,人更美。”

    配图是只有高韵锦一个人坐在花海中,并没有两个孩子。

    傅瑾城平时很少发朋友圈,也不会关注朋友圈。

    高韵锦也是。

    不过,他们身边也还是有人会关注朋友圈的,比如覃竟叙,也比如雷运。

    他朋友圈一发,覃竟叙正好在刷朋友圈。看到他的配图,覃竟叙挑高了眉头,回复道:“一把年纪了还秀恩爱,恶不恶心?”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886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