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腿张开再深点好爽_待在里面不出来h

    狂风蓦然停滞,连带着空气都为之凝固。

    高空中。

    身穿灰袍的李道一,打量唐明片刻,平静道:“老夫自认为和唐道友没有恩怨,为何处处针对老夫?”     腿张开再深点好爽_待在里面不出来h      

    唐明脸上的笑容收敛,反问道:“那港岛普通民众,与你李道一有恩怨吗?”

    李道一沉默下来。

    他并没有径直否认。

    因为事到如今,口头否认已经没有半点用处。

    唐明再度发问:“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你李道一好歹也是港岛人士,修风水之道,吞纳本地之灵气,又为何要恩将仇报,将整个港岛陷入险地?”

    李道一眉头微皱起来,浑身气息涌动,神魂之力弥漫而出。

    心境不稳,则神魂失控。

    这下,反倒是轮到唐明有些诧异,他以为李道一已经坠入魔道,可从对方的反应来看,好似还尚存一抹良知。

    否则,不会出现如此自相矛盾的情况。

    但很快。

    李道一紧皱的眉头就舒畅开来:“我辈修士当放眼前路,前方多坎坷,后路不可阻我……”

    “愚蠢!”

    唐明呵斥,打断对方话语:“没有后路哪来前方,立道之本在于道心,道心根源在于你以往的经历感想,若抛弃这些,别说前路,你连维持现在都是痴人说梦。”

    李道一眉角一挑,不甘示弱道:“我主修风水之道,辅修神魂之道,风水为舟,神魂为浆,无需前路曲折,我自岿然不动。”

    两人交谈语气平静。

    可随着话语声响起,虚空中却响起阵阵嗡鸣之音。

    这便是道韵之争!

    论道。

    “李道一,你真的懂风水吗?”

    唐明语气幽冷:“风水之道在于蕴意,意之根本,在与风俗。”

    “风水风水,说到底,这条道路的本源在于红尘世俗,没有人间繁荣,哪来风水昌盛?”“神魂之道说到底就是鬼修之道,你知道幽冥鬼界长什么样吗?你知道鬼修是否能飞升仙界吗?没有人间繁荣,幽冥鬼界将会枯竭,界域轮回将会停滞,介时,才是真正的

    毁灭之灾。”

    “我知道那人给了你变强的承诺,但我提醒你,那些承诺都是废话。”

    唐明语气肃穆,沉声开口:“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受人恩惠而飞升者,就算去仙界也只是鸡犬之流而已,任人宰割。”

    “唯有自己得道,才是真正的王道。”

    轰隆!

    一番话语完毕,李道一浑身震动,苍老眼眸中闪过一道惊骇之色。

    这下。

    他不由得重新打量起面前这位冷峻的青年。

    片刻后。

    李道一皱眉道:“你口口声声说我师尊的承诺是废话,可你想过自己的话吗?听你这话,好似自己知道幽冥鬼界长什么样一般,好似你自己亲自去过仙界观看一般。”

    唐明耸耸肩,意味深长道:“你用不着套我的话,总之,该说的我已经说了,言尽于此,信不信在你。”

    “总之一句话,你若执迷不悟,我必杀你!”

    轰隆!

    一股磅礴杀机从唐明身上迸裂。

    铮!

    修罗飞剑激荡而出,暴戾杀机充斥整片虚空。

    而在杀意最中心处的李道一,却丝毫不受影响,眼眸中好似有星河流转,无比璀璨。

    翻手间。

    风云激荡,一片乌云瞬间凝聚在李道一头顶,将周围的杀机尽数驱散。

    “逆天之路难行,我李道一不求长生,只求踏足巅峰,纵使昙花一现也足以。”

    “有些路,一旦走上便不容后悔。”

    李道一周身灰袍鼓动起来,气息节节攀升:“我欲问道,朝达夕亡亦不足惜。”

    这话,已经是表明态度。

    唐明也不废话,意念一动,修罗剑域从天坠落,凛冽剑气将方圆千米虚空尽数斩得粉碎。

    一步踏出。

    唐明瞬息出现在李道一身前,拳劲轰下。

    “嘭!”

    空气中出现气爆声,拳劲如同流星话落,噙着凶猛力道震碎虚空。

    李道一脸色平缓,好似根本不在乎当头袭来的拳劲,周身灰袍闪过一道光芒,身形诡异泛出涟漪。

    轰隆!

    拳劲落下,李道一却消失不见。

    唐明眼眸中迸出精芒,丝丝缕缕的紫色电光瞬间弥漫开来,只听哗啦一声,五百米内尽数被紫电弥漫。

    “咦?”

    虚空中响起一道惊疑声,李道一被迫逼出身形,皱眉看向唐明:“雷霆融于神魂,这是极道之境。”

    唐明没有理会,单手朝着声源出一抓。

    轰隆隆!

    虚空震荡。

    一尊庞大闪烁金色光芒的巨掌轰然凝聚,裹挟煌煌天威朝李道一抓来。

    面对上古摘星手,李道一的脸色也变得凝重下来,这一次他没有躲避,双手结印,口中念叨道决——

    “天法地法,道法无垠。”

    “道灵之躯,加持己身。”

    “呔!”

    一声轻喝。

    从天坠落一道金色光芒落入李道一体内,周身金光灿灿,背后更是凝聚出一尊高大的虚灵之体。

    上古摘星手轰然拍下。

    虚灵之体抬手轰拳。

    “咚——”

    一道震天巨响炸响,虚空震荡,一股肉眼可见的涟漪荡漾开来。

    咔嚓!

    咔嚓!

    咔嚓……

    虚空寸寸崩碎,连带着周围的阵法也轰然崩塌,两人交手不过片刻,可散发出来的战斗余波却直接击碎阵法。

    不远处,两栋还在建设中的大楼被余波波及,径直炸裂。

    这两栋大楼,是位于维多利亚剧院的附属大楼,这地方寸土寸金,被港岛李氏掌控着。

    现在,仅仅是被战斗余波扫过,轰然炸开。

    “轰隆!”

    水泥砖头溅射开来,庞大的高脚架轰然倒塌,甚至还有好几个高脚架径直砸向大剧院。

    唐明眸光冰寒,反手一抓,将沉重无比的高脚架擒住,将其缓缓放入地面。

    大剧院是苏雨柔演唱会的场地,若是此时被砸坏,就会导致演唱会延误。

    “军部战者,庇护四周!”

    唐明冷喝出声。

    唰!

    唰!

    唰!

    破军、贪狼、朱雀三人拔地而起,三名化神强者气劲涌动,可就算三人联手,也鼓足全力才将这股战斗余波拦住。

    场中气氛,无比紧张。

    李道一矗立在高空中,脸色无悲无喜,淡漠道:“老夫今日不愿与你纠缠,真要大战起,你觉得单凭这三人就能隔绝波澜?”

    唐明眉头微皱,看向前方:“你要如何?”李道一同样注视着他,沉声开口:“半个月后,你来大雾山与我一战,此战,既分胜负,也决生死。”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875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