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书记的又粗又大张书记;电梯里电梯里高H文

    从昆仑山上,往四处看去,原本还能够隐隐看得到人间的城市,看得到那些高楼大厦。

    而此刻风雪骤起,愈演愈烈,渐渐地连那城市的虚影都看不清楚,加上附近山海裂隙透出的虚影,竟给人一种人间和山海早已经融合的感觉,仿佛此处并非是人间的昆仑山,而是山海界的昆仑墟。

    而在前方,隐隐约约在风雪之中能够看到一处幽邃之地。  书记的又粗又大张书记;电梯里电梯里高H文    

    如同水波之上倒影的星光,仿佛不属于人间。

    威压正从其中覆盖出来。

    女娇拦在卫渊身前,风雪就不能再落在卫渊的身上,看着前方的神灵,冷笑道:“哦?什么时候,区区的昆仑神众也能够代替西王母执行神罚了,我怎么不知道?”

    袖袍仿佛风雪的神淡淡道:“王母不在,我等自然暂时接管人间昆仑。”

    另外又有一道声音道:“此等罪人,不可以登昆仑,速速下去。”

    女娇手中多出一柄墨绿色长鞭,背后垂落的白发微微扬起,仿佛当场就要出手,道:“我要是不下去,你们又能怎么样?”

    昆仑神众和涂山神女彼此逼视。

    气势氛围一时尖锐。

    而几乎是同时,女娇手中的神农鞭手掌握着的区域已经亮起。

    右手手腕以无法察觉的幅度动了一动。

    这是曾经在山海行走时候的战术,抢占先机,不知道多少山神凶兽曾经在这一招下吃了苦头,女娇本身的法力不算雄浑,但是执掌的神农鞭,是神农尝百草这一传说的起源,一鞭下去,可以让神灵中必死之毒。

    动作却微微顿了顿。

    卫渊在后面拉了下她的袖口。

    女娇收敛了自己的力量,转头看向卫渊,后者轻轻摇了摇头,女娇气结,传音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要考虑和西王母和西昆仑的关系么?”

    而那边诸多昆仑神众似乎也不想要和涂山关系太僵,彼此以特殊方式交流片刻,现身出来的神沉默了许久,语气僵硬道:

    “虽是罪人,但是仍有一线生机。”

    “只要预先通过我等的考验,便可拥有参与人间昆仑的角逐。”

    “此等考验,分有三重。”

    祂袖袍一拂,风雪骤然止住,而后凝聚。

    先是凝聚成了大片大片的花海,人间百花皆在其中,只是每一种花都是如同雪一样晶莹剔透,浩瀚繁盛,美不胜收,“第一重考验,须得在这百花之中,寻找和别处花朵不同,别有奇异之花,考验凡人耐心眼力,如果不能在寻常中见不寻常,无有仙缘。”

    又以风凝聚成了盘旋的白鹤。

    白鹤舞于空,让这昆仑山有了更多的神仙景致。

    “第二重考验,驯服白鹤,这些白鹤是风雪之物,风雪本无心。”

    “能够让无心之物归服,那才有资格登上第三重。”

    最后出现了一重重白玉般的冰壁,每一个都有一丈有余。

    寒意凌冽,挡在了卫渊和昆仑山顶那一处幽邃之地中间,神灵嗓音平静:“第三重考验诚心,人间有孝子卧冰求鲤,你要求的是仙缘和神缘,以你自己的温度,让冰壁融化,就可以登上此地,刻下名字,参与第三重。”

    “但是我要提醒你,这里天寒地冻,没有手段的话,融化寒冰的速度还不如它重新冻结来得快,不自量力的话,小心在这里丢了性命。”

    说完这些话,这个袖袍风雪的神灵站在卫渊和女娇一侧。

    这是为了防止女娇帮忙,但是却似乎不愿再看一言,侧身而立。

    卫渊咳嗽了两声,眼睛扫过三种考验,默默道一句真是有唐传奇色彩的神仙考验,想了想,道:“我想问一个问题,你们一直都在昆仑山沉睡,之前许许多多的凶兽从昆仑这里的裂隙出来,为祸人间,你们不去管吗?”

    虚空中有其他声音回答:

    “我等沉睡。”

    “况且,凶兽和人族同为山海众生,彼此争斗,神自不参与其中。”

    “哦……中立,也是,毕竟西王母不在,如果她在的话,会做的是均衡,而不是这样和木头人一样的所谓中立。”

    卫渊道:“那么这针对于我的考验是不是不太合适?”

    神灵冷笑一声,不予作答。

    卫渊第二次耐心道:“你们是昆仑众,既然选择中立平等,至少不该做得这么明目张胆吧?”

    风雪神灵冷笑道:

    “本该将你捉拿留罪,能给你留下机会,已是极限,还不知足吗?”

    “当年就应该直接把你打入轮回。”

    “若是不愿考验,那么就速速下去,或者,你想要强行闯关?”

    祂这样的动作让卫渊回忆起来,当年似乎就是这神灵押送他上山。

    卫渊看着这漠然神灵,“好啊。”

    没有第三次询问。

    他吐出一口气,在隐去身形的众神眼中,这显然命不久矣不可能通过考验的男人站起身来,身上的石膏和医疗器械被震碎,伸出手,风雪山神瞳孔收缩,却没能躲开,被一只手拎着脖子,拖在地上往前踏去。

    卫渊右手多出一柄战斧,左手拖着山神,脚步不停。

    花海被斩碎。

    白鹤被打得四散粉碎,最后以左手上的神砸在丈余的寒冰上,用后者的身体砸穿了一道道寒冰,走在昆仑的山路上,最后把山神砸落在地,后者猛地咳出鲜血,卫渊已经踏前一步,猛地一斧劈斩。

    风雪猛地扩散。

    山神瞳孔收缩,回忆起了当年那个闯上山来的男人。

    刹那间被煞气惊到的恐怖让他四肢冰冷,大脑和思绪一片空白,过去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卫渊掌中的战斧斧刃就劈斩在他脸颊一侧,斧刃上有着浓郁到散不去的血腥味道。

    “但是我不同……我宽恕你。”

    “这是人对神的慈悲。”

    卫渊回应道。

    整个昆仑风雪,已然散尽。

    他站起来,右手提着刑天斧,看向前面,客气道:

    “过关了吗?”

    一片无声。

    最终卫渊前面出现了一道道路,代表着的是昆仑神众的答案。

    不知道为什么,卫渊这个时候,反倒很看不上这所谓的昆仑山主的位置,心气起来,很想要就此一走了之,可最后还是按下了自己心里的秉性本性,因为身体爆发力量的痛苦咳嗽了几声,在女娇的注视下老老实实地重新坐回轮椅。

    刑天的战斧低沉肃杀,散发出的煞气让人心中颤栗,卫渊随手把斧头放在一侧,然后看向那呆滞坐在地上的昆仑神众之一,道:“巫女娇你稍稍等一等,这位神众,你来给我推一下轮椅,我现在不想走路。”

    那神众面容涨红,咬牙切齿:“……我,我乃神灵……”

    “知道了,是要客气些是吗?”

    卫渊揉了揉眉心,道:

    “这位神众,您来给我推一下轮椅,因为我现在不想走路。”

    “谢谢。”

    “你……”

    神众咬着牙,最终还是不得不去推轮椅。

    脖子上还在刺痛,斧刃没有落下,但是却似乎也已经落下了。

    在心底留下了一道再无可能痊愈的裂痕。

    一瞬间仿佛将祂拉回了遥远的过去,让祂现在手掌还在微微颤动着。

    一个念头在祂的心底里翻腾着,那是一个名字,一个禁忌般的称号。

    卫渊看着前面那空洞之地,那里应该是西王母留下考题,考核后来者有没有资格继任人间昆仑的地方,也有着昆仑神众的神性在,等到卫渊进入其中,女娇立于昆仑山上,周围有其余昆仑神性出现,化作身穿白袍的男男女女。

    “要写参与者的名字。”

    其中一名老者手中握着玉璧和刻刀,解释道。

    “刚刚是忘记了。”

    女娇没有点破刚刚没有神灵敢阻拦在卫渊前面的事情,只是看了看玉璧,前面有一个个名字,又一个个被划掉,这些都是曾经尝试挑战西王母留下难题的人,甚至于是神灵,不过显而易见,他们都已经失败了,被划掉名字。

    诸界之中都有昆仑山。

    也都有对应的山神和神众留下。

    各自有对应的玉璧。

    参与考核的生灵可以留下名字,失败后名字将会被划掉,而一旦完成考核,成功就任某一界的昆仑山主,那他的名字就会在诸界昆仑玉璧上浮现出来,这代表着昆仑的认可。

    “他不在的话,那我们就代他写了。”

    女娇颔首之后,其中一名和涂山关系不错的神众取出刻刀,按照归程落笔。

    “凡,人,卫渊。”

    凡代表其并不是神灵,而人则是代表其种族。

    这位神众自古以来已经刻录了不知道多少名字,笔锋很好,如果在人间的话,是足以流传千古的名匠,不知道多少人愿意一掷千金以求一印。

    可是最终这名字却缓缓消失,玉璧上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这代表着玉璧并不承认此人有资格挑战。

    一阵沉默。

    旋即神众哗然。

    彼此对视,窃窃私语,一时间掩盖过风雪的声音。

    那位捧着刻刀的石匠神众更是不知所措。

    祂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女娇皱眉,抢过刻刀,大步走来,气势煊赫如火,倒是让那些神众一时间不能多言,一一看着这位涂山神女要做什么,难不成第二次刻就能把名字刻上去不成?可偏偏这位神女却还是握着刻刀一挥,重新留下了名字。

    这一次没有消失。

    神众下意识看去,忽然屏住呼吸。

    风雪骤大,压不过那一行字带来的冲击。

    人族·战神,渊。

    昆仑,认可。

    PS:今日第一更………三千两百字。

    更新时间好像又要开始慢慢往后偏移了,头痛……控制作息,这是第几天了?第五天还是第六天

    苟住,苟住就是胜利,至少维持住一周再说……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866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