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女人坐在头上被:能在女的下面放跳跳糖吗

  ‘我们会在明天的股东大会上支持将董事长和CEO职位分设……’

    收盘后,又有迪士尼股东跳出来附和高盛的建议,此时在镜头前说话的老白男是加州公务员退休基金的管理者,这种极少公开表态但影响力巨大的机构都放话了,基本意味着大势已定。

    这老白男以前好像是艾斯纳的铁杆支持者,以前称得上蛇鼠一窝,但迪士尼市值十个交易日跌掉百分之三十,一百六、七十亿……再好的交情也不管用了。  女人坐在头上被:能在女的下面放跳跳糖吗    

    而且高盛董事长保尔森很可能在幕后使了手段,时间已不够搞清楚了。

    由于明天的股东大会并没有一个讨论分设董事长和CEO职位的议程,意味着股东们会用集体否决掉艾斯纳连任董事长兼CEO的方式表达愤怒,即:不信任投票,意义基本等于前任大统领丑闻爆发后遭到的两院弹劾。

    本方的钱虽然进去了,但那都是在股东大会登记日之后买的,所以在明天的会上根本帮不上忙。

    A+版权和资产管理公司和新泽西第一银行目前总共拥有迪士尼百分之零点八六的股份,也就是说短时间内丢进去三点五亿刀,第二天迎头遭遇海量砸盘后发现事不可为才收手止损,按今天的收盘价计算,大约三千万刀已蒸发。

    又是那该死的保尔森……高盛这十个交易日赚了多少!?

    思虑及此,宋亚揪住一前一后的雪琳芬和米拉头发,大开大合,对她们不停拍打自己大腿的求饶动作置之不理。

    “艾斯纳同意了吗?你觉得你自己在明天股东大会后有多大希望?”

    系好睡袍腰带,匆匆赶到比弗利山庄的宋亚龙行虎步走出卧室,继续干正事,他问林顿:“既然分设董事长和CEO已成定局……”

    救市一仗小输,但眼前又出现了个败中取胜的机会,艾斯纳既然必定要吐出俩职务的一个,那么林顿岂非正好可以借机上位?

    他当铁杆保皇党的终极目标不就是这个么?

    要不这么多年舔艾斯纳舔那么累干嘛!?

    “我在尽力……是的,CEO职位更好可能性也更大……但董事长也能接受,总之我在尽力。”

    现在已经很晚了,林顿依然很亢奋地在客厅里不停走动,“几成把握?五五开吧我觉得,艾斯纳如果想退守董事长,那么我当CEO等于他依然保有对迪士尼的绝对控制权,我们联手演个戏给外界看。如果他想退守CEO继续牢牢把持公司经营……那我的机会要小一些,我年龄、资历和业绩都有点难以服众,外界必定会疯狂质疑,而且艾斯纳那种权力狂心里也清楚,如果我真当上了董事长,他以后就很难挟制住我了……”

    “你的竞争者还是那些老面孔。”宋亚倒了杯烈酒给他。

    “是的,是的,罗伯特艾格几乎不可能一步当上董事长,但让他接任CEO的呼声最高,ABC系是他的坚强后盾,乔布斯已经用行动暗示了会支持他,那么他掌握迪士尼经营权后皮克斯动画很可能和我们达成一定程度妥协,解决当前迪士尼最大的隐患,股东们肯定乐见。”

    林顿接过酒杯但根本想不起来喝,“乔治米切尔是政客,完全不懂经营,他接董事长有个最大的优势,就是他也快满七十二岁了,而且没精力也没势力将手插进迪士尼各部门具体管理,难保艾斯纳心里不打算先将乔治米切尔推出来当挡箭牌缓两年,等这轮危机过后,再把乔治米切尔赶走,重新独揽大权。他以前不是没这么干过,比如赶走卡森伯格后找来昔日好友奥维茨,等心脏手术成功后再无情赶走。”

    “罗伊迪士尼没可能回来吗?”宋亚问。

    “也有可能,但罗伊回来等于艾斯纳已经完全失去了斗志,打算向敌人低头为退休生活铺路了。”

    林顿回答:“设身处地,艾斯纳的最优解还是让乔治米切尔接董事长。”

    “加上韦恩斯坦兄弟也支持乔治米切尔。”宋亚冷静地提醒:“这就意味着乔治米切尔在迪士尼的管理事务上并非完全没有影响力。”

    “对!”

    林顿愈加兴高采烈,“但我的看法和你不同APLUS。这!才是乔治米切尔目前为止最大的败笔!哈维兄弟俩的公开支持会使艾斯纳对乔治米切尔的真正实力心存疑虑,而且艾斯纳极为厌恶哈维,哈维公开放话造反后更是如此。哈维兄弟俩的米拉麦克斯和帝门影业在公司内部只是小角色……”

    两人讨论来讨论去,最后一致认为胜算很大,林顿背后是自己的唱片和A+娱乐系,加上他直接管理的迪士尼版权公司,争取过来的博伟影业、试金石影业、布鲁克海默电影工作室等真人电影帮,实力不可轻侮。

    两人于是又下决心给艾斯纳致电,提出连夜拜访,但那边的答复是艾斯纳已经吃过药睡了,明天会直接去股东大会现场。

    无论罗伯特艾格、乔治米切尔还是罗伊迪士尼,这种时候已经无法劝退,那么……就只剩下等待了。

    “各位!请尽快就座谢谢……”

    二零零四年三月三号,穿着浅色西装,大背头一丝不苟的艾斯纳坐在主席台中央,目光默默扫视会场。

    迪士尼股东代表们已在陆续就座,大佬们不会亲自来这种场合,都是派代理人,加上好事的小股东们,所以他看到的绝大部分是生面孔。

    他今天的状态很好,不是强撑的,精神、身体确实都感觉在近年巅峰,对身经百战的君王来说,压力越大,迸发出的斗志反而越强。

    “请不要携带无关物品……”

    “不!不不!”

    这时会场发生了点小骚动,工作人员想收走一名穿着夹克、蓝领模样的中年白人股东代表手里由硬纸壳制作的标语牌。

    那中年白人死死抱着不撒手,争夺之下,标语牌的背面被掀开,‘迈克尔滚蛋!’字样非常清晰地映入艾斯纳眼帘。

    “迈克尔滚蛋!迈克尔!滚蛋!”

    标语牌最终被工作人员抢走,那中年白人干脆举起拳头开喊口号,应该是有所预谋的,很快又有一些代表集结在他周围,越来越整齐,声音越来越大。

    “不用,不用……”

    小儿科!艾斯纳打开麦克风,阻止工作人员将这拨闹事者赶出会场,“让他们留下吧,保持安静就行。”又坦然和那名中年白人目光对上,说:“会有你们说话机会的,我保证,但请按股东大会章程向工作人员提出申请谢谢。”

    董座这么大气的态度,再闹就过分了,那群人扎堆坐下,终于消停了。

    这时有人递过来一份文件,艾斯纳拿在手上随意看了两眼,数据显示今天与会的所有股东代表持股总和高达迪士尼总股本的百分之五十二,这一比例非常惊人,也代表着几乎所有人都想在今天看到改变。

    “咳咳!女士们,先生们……”

    股东大会不知道主持过多少次,一到时间,艾斯纳驾轻就熟地清清嗓子开始。昨天他在看到加州公务员退休基金管理人跳出来公开放话后,就切断了一切外部联系,他知道,幻想在今天依靠什么激情演说之类手段就得到戏剧性反转的概率已经不存在了。

    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独自舔伤口,专心思考,好好休息了一整晚。无论如何,今天要保住体面,然后……

    其实被通过不信任票又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呢?股东大会毕竟代替不了董事会,而掌握董事会离真正掌握公司经营权又是两说,高级经理人的所有玩法他都了然于胸。

    处境再艰难,也总有办法的。

    “我很高兴的看到,去年公司财政总收入二百七十亿刀,净利润为一二点六七亿……”

    他先报喜,“我们的电影业务和ESPN体育台继续创纪录的提供着业绩增长……我们的唱片发行业务是所有同类公司中表现最好的。”

    “我们的负债规模也非常健康,有理由相信将很快被反映到股价上……”

    会场内和在全米各地看直播的大佬们都安静的听着他各种暗示迪士尼市值不止当前的这个价,至于权力过于集中在他个人身上的焦点问题,他一个字没提,也没法提。

    但毕竟要面对的,枯燥的一个议程接一个议程后,关于他连任董事长兼CEO的投票便将开始。

    “董事长先生,在你的连任投票之前我想与你一同回忆已故的弗兰克威尔斯先生,在一九八四年,你和弗兰克来到迪士尼时,我记得当时的媒体上称呼你们为‘救火队长’,因为当时迪士尼市值不足二十亿刀,你们也确实做到了,现在的迪士尼拥有数百亿市值,是一家伟大的综合传媒公司……我代表所有股东向您,以及已故的弗兰克威尔斯表达敬意。”

    一位老白男代表上来就大拍马屁,还带动全场鼓掌。

    “谢谢,谢谢……”

    艾斯纳挤出带着点悲戚的笑容,似乎也在缅怀因为飞机失事身亡的老搭档弗兰克威尔斯,但他心里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这名代表不是自己安排的,而且真为了帮自己,没必要提一个十年前就已离开的人。

    果然,老白男代表话锋一转,“但在九四年弗兰克离我们而去之后,所有股东,我想至少大多数陪迪士尼一路走来的股东都能感觉到你越来越独断专行。”

    艾斯纳感觉到自己那不安分的心脏开始在胸腔里加速跳动了,他偏头看了眼负责提问环节秩序的手下。

    “还记得以前,我们总叫弗兰克为‘好人弗兰克’,我也知道迪士尼内部有些人戏称弗兰克是‘艾斯纳的刹车’,他总会及时纠正你的错误,安抚被你冒犯的高级经理人或者合作伙伴们,在弗兰克意外离我们而去后,你在十年间先后赶走了卡森伯格,卡森伯格他后来参与创立了梦工厂并亲手将梦工厂的动画部门打造为一家全新的,后来居上的一线动画电影公司……”

    “请注意提问时间。”手下插口提醒。

    “好的,我马上说完。然后是你的朋友奥维茨,我同意奥维茨几乎没在迪士尼干过一件好事,但在他短暂的迪士尼生涯结束后,全体股东为他的遣散费支付了上亿米元……”

    “你到底想说什么!?”

    皇帝陛下真正的支持者们在后面开始鼓噪。

    “我想说的是:董事长先生,我们尊敬你,但我们也认为必须要为你在迪士尼的个人权力套上新的笼头,迪士尼需要一副新的‘刹车’,比如首席运营官罗伯特艾格先生,我们一致认为他的工作方式、人格品德和性格都非常酷似弗兰克威尔斯……也是唯一有希望将皮克斯动画留在迪士尼的人。”

    “是的!是的!”另一部分人起哄附和。

    “这也是我将罗伯特提拔为首席运营官的原因,我比你更喜欢他。”

    好了,明白了,艾斯纳笑着从容接过话头,“在迪士尼收购ABC电视网之后,我就和他成为了好朋友,虽然ABC电视网一直是我们财政平衡上的一个不安定因素,但我同意,交给罗伯特的每一项工作他都完成得非常出色。每一位跨国公司的掌舵者都需要经过精心的培养,我保证,这些年我对罗伯特提供了一切我所能及的帮助和指引,我相信,如果他是那副刹车,当将他放到合适的地方时,他会发挥出你们预期的作用,他能胜任。”

    “这老狐狸!”看直播的一位乔布斯手下愤愤骂道。

    “没用的,一切还要看投票,而投票大局已定了。”拉里埃里森说。

    “休息时间结束后就投票吧。”

    在一位真‘托’帮忙敲完边鼓后,艾斯纳宣布临时休息。

    乔布斯拿出手机等着,果然没一会儿就等来了艾斯纳的来电,“迈克尔。”

    “史蒂夫,我如果不选择罗伯特艾格作为CEO,你会续约吗?”艾斯纳单刀直入。

    “不会。”最后的谈判了,乔布斯斩钉截铁。

    “你能去哪?皮克斯和迪士尼已经快融为一体了,玩具总动员系列、海底总动员系列,那些所有的续集计划,汽车总动员那些开发中的项目,所有这些……”

    艾斯纳威胁:“米高梅濒临破产,其他好莱坞五大这些年也建立了自己的动画制作发行体系,环球和梦工厂、福克斯影业和蓝天工作室……”

    “你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迈克尔。”乔布斯打断他,“如果我害怕冒险……”

    ‘嘟嘟嘟……’手机传出忙音。

    “乔治。”艾斯纳又打给乔治米切尔,“我让你当董事长,你保证你和哈维能从大卫格芬和斯皮尔伯格那将卡森伯格的梦工厂动画部门带回迪士尼?”

    “我不想骗你,但我承诺我会尽力。”乔治米切尔回答。

    “这个答案似乎无法令人满意……”

    “你等等,保尔森先生要和你聊两句。”乔治米切尔将电话交给了身边的保尔森。

    “今天的股东大会也有乔治连任独立董事的投票议程对吗?”保尔森没有废话,直接问。

    “是的。”

    “好的,我支持他,我会让你看到我们在迪士尼的影响力的,你需要乔治,而非反之……迈克尔。”保尔森说完便挂断电话。

    “林顿接任CEO当然好,我在迪士尼的朋友不多艾斯纳先生。”

    宋亚也表态:“我可不想我的生意被暴露在乔布斯或者保尔森的枪口下,所以……是的,如果那种情况发生,我会走。你了解我,我从来不是个纯粹的利益动物。”

    “林顿。”他回去前,把林顿和几位亲信叫到身边,“让我们的人全力阻止乔治米切尔连任。”他没对露出难以置信神色的手下们解释:“立刻去办!”

    “是!”

    林顿压抑着喜色溜去打电话了。

    他清楚林顿百分百会拉上APLUS一起干这件事,加上自己人的票……

    罗伯特艾格和乔布斯一方……也许……至少应该不会刻意全力支持乔治米切尔。

    他需要一个答案。

    心事重重地返回主席台,自己并没注意到他的形象要比去休息之前委顿很多,他不时偏头,看向正紧张计票的审计人员。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看到审计师越来越阴沉的脸色,他的心情仍然难以自抑地随之往下坠落。

    审计师得到最终数字后,也扭头看了过来。

    对方目光中那种不太好意思的为难情绪差点引燃了他的心脏,他点点头便移开目光,人头攒动的会场似乎变得越来越模糊,于是强撑着镇定取出怀里的药,用桌上的矿泉水冲服。

    “关于迈克尔艾斯纳先生连任董事长兼CEO的动议,全部有效票数为……赞同票数为……反对票数为……由于反对票比例为全部有效票数的百分之六十八,该动议……未获得通过!”

    “YES!”

    刚才闹事的那拨人立刻跳起来大肆鼓掌,会场里的大多数代表也跟着鼓掌,一些好事份子纷纷用得意、挑衅的目光注视主席台上的迪士尼皇帝。

    “OK,OK!请安静!”

    在掌声和起哄声中,光速调整过来的艾斯纳抬起双手,微笑着下压,“我听到了,也看到了你们的诉求,我保证,明天的董事会后会给出让你们满意的处理结果。但是现在,请不要干扰到会议的正常秩序……”然后扭头吩咐工作人员,“进行下一个议程吧。”

    “关于乔治米切尔先生连任独立董事的动议……反对票为全部有效票数的百分之四十三未达到半数,该动议获得通过!”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855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