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他发疯似的占有她_你知不知道你大了好多

    这次是庞志华带人过来的,一看这个情况,暗暗皱眉问道:“知道这是谁干的吗?”

    “是……”有人刚说一个字,就不敢说了。

    昨天大家觉得铁手没有什么能耐,纷纷在警察面前说铁手的坏话。    他发疯似的占有她_你知不知道你大了好多    

    铁手他们一声不吭地就离开了,大家觉得以后就这样抵抗铁手。

    可没想到,今天一早大家来开店铺,就发现老青的店铺出问题了。

    现在老青的店铺一片狼籍,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损失东西。

    反正老青想进去里面,都进不了,这把他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

    庞志华见没有人回答,转头问老青:“你得罪了什么人?”

    “昨天铁手他们过来收保护费,我还报警了。但警察来了也没有用,铁手非常狡猾,只是说过来我们店铺买东西,另外,他从来没有在我们面前说过保护费,只是说我们需不需要帮忙,他们可以帮我们干活,只要我们出点劳务费就行了。”老青小声地说着。

    “是铁手他们……”庞志华的脸上露出怒容。

    上次就是胖老板和铁手想弄他,本来是要把他调离岭水镇。如果不是李快来刚好认识市里的记者,报道网吧的消息,他现在就不在岭水镇了。

    由于他上了《湛海日报》的报道,那些人也不敢拿他怎么样,所以他就留在岭水镇了。

    胖老板灰溜溜地离开岭水镇,铁手他们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现在庞志华听到这个消息,当然想着要对付铁手了。“你有他们动手的证据吗?”

    “没有。”老青摇着头说道。

    “那威胁你们的证据呢?”庞志华继续问道。

    “还是没有。昨天警察过来问过我们,可一点证据都没有,铁手他们太狡猾了。”老青气愤地说道。

    庞志华不出声了,什么证据都没有,怎么抓人呢?

    庞志华是有铁手的手机号,立即给铁手打了电话。

    “咦,华哥,你怎么给我打电话?”手机里传来铁手的声音。

    “铁手,听说你昨晚对付人家店铺?”庞志华故意说道。

    “你这是什么话?昨天下午我就在县城,现在都在呢。如果不信的话,你可以开警车过来县城找我,我还有证人。”铁手笑道。

    庞志华警告铁手:“你不要以为叫别人做,就没有人知道,小心被抓,到时你不是进拘留所十五天那么简单了。”

    “哎呀,华哥,你不要冤枉我,我现在改邪归正,没有干那些事情了。如果不信,你现在来县城,我真的没有回岭水镇呢。”铁手笑着。

    庞志华挂了手机,铁手现在变得狡猾起来,让手下动手,找不到他的麻烦了。

    老青见庞志华与铁手通完电话,着急问道:“庞警官,铁手怎么说?”

    “唉,还能怎么说,他有不在场的证据,估计是叫别人干的。”庞志华生气地说道。

    “那现在怎么办?”老青问庞志华。

    庞志华想了想,道:“只能是我们多派人在这里巡逻,以后他们过来,你就悄悄给我打电话。”

    老青不说话了,昨天那个警察也是这样跟他说的。

    但一点用处都没有,因为铁手他们现在不再问他们要保护费,而是直接在凌晨报复了。

    “老青,你叫开锁师傅过来开锁吧,估计你是打不开的了。”庞志华劝道。

    老青见是这样,只得开摩托车去找开锁师傅。

    不久,开锁师傅过来了,查看了锁孔,说是被人用铁线堵住的,开不了了,只能是把原来的锁搞坏。

    老青见是这样,只得点头答应。

    但开锁师傅说了,这次开锁要一百块钱。

    老青生气地说道:“哪要这么多钱?一把锁也不要这么贵了。”

    “一样吗?”开锁师傅冷笑道,“我以前帮别人开锁,只要几十块钱。可你这个是要弄坏锁,要开钻头才行。你这是铁门,我还怕弄坏我的钻头呢,到时得不偿失。”

    老青见是这样,只得答应下来。

    他也不可能把门给砸了,那需要更多的钱。

    开锁师傅见老青同意了,开始用电钻钻着那把门锁。

    半个小时后,门锁被钻坏,然后也钻开了。

    老青苦着脸,看来人家开锁师傅也不是乱叫价的,既要不把他的门弄坏,又要把锁弄开。

    那个钻头钻了这么久,估计也有损失一些的。

    而以前的那把门锁坏了,他又要花几十块钱买一把,心里就有点疼了。

    开锁师傅拿着钱离开了,老青推开门走进去,一股难闻的臭味扑鼻而来,让他都站不住了。

    “他们往我们店铺泼屎尿。”老青的婆娘气愤地叫着。

    今天,他们的店铺根本不能开张做生意,两夫妇在忙活了一天,才把店铺里面的脏东西清理掉。

    而一些商品也沾上屎尿不能用了,只得扔掉。

    而铁门和外面地面的那些沥青,估计一时半会也清除不掉。

    被打坏的窗架已经不能再用,老青又叫人装了一个窗户框,要几百块钱。

    老青夫妇算了一下,他们今天的损失起码有一千多块钱。

    那些沥青还不知道能不能清除得掉,就怕明天也不能正常开店营业了。

    这一算,可能就损失了几千块钱。

    下午的时候,一个混混样的男人走到老青夫妇的店铺里面。

    老青认得对方,那是铁手的手下,叫长毛。

    “你想干什么?”老青警惕地盯着长毛。

    “呵呵,老青,你这店铺是怎么回事啊?我还想过来买东西呢,看你这个样子,买不了东西。”长毛故意大声地说着。

    “这是你们干的,你还敢过来说这样的话?”老青婆娘气愤地跳了起来。

    长毛冷笑道:“你们不要乱说,我们可不会干坏事的。谁知道你们惹了什么人,才会出这样事情。还有啊,窗户好了,门锁也好了,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再坏呢。”

    老青听长毛这样说,气得脸色发青。

    如果再把他店铺的门窗给弄坏,到时又要花不少钱,那他们家的生意还怎么做呢?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老青生气了。

    而老青的婆娘拿出手机,似乎想打电话。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845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