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会夹会摇是什么意思(娇声浪语)最新章节列表

    医院内

    苏羡意问了周小楼事发缘由及经过,听说她拿锅把人脑袋砸得见了红,嘴角狠狠一抽。

    “这真的不能怪我,警察叔叔都说了,我这算正当防卫。”    会夹会摇是什么意思(娇声浪语)最新章节列表  

    “那你今晚还回去?”苏羡意打量着她。

    她穿着中老年款的灰格子睡衣,耷拉着一双棉麻拖鞋,披散着头发,素面朝天。

    抱着香飘飘奶茶,喝得那叫一个喷香。

    “回去啊,干嘛不回去!我又不怕他们。”周小楼轻哼,“再说了,我明天还得上班,谁都不能耽误我赚钱。”

    “把人打了,你还想着赚钱?”

    “谁也不能阻止我当富婆。”

    “……”

    陆时渊站在一侧,听着两人对话,嘴角隐现笑意。

    此时,肖冬忆恰好回来,他刚处理完一个被异物卡喉的病人,见着陆时渊,抬手打了个招呼。

    几人打了招呼就道别分开。

    陆时渊送周小楼回出租屋,她与苏羡意坐在后排,依旧捧着那杯奶茶,佯装无意的问了句,“我没想到今晚会碰见肖医生值班,真是尴尬。”

    “今晚原本不是他值班,他是和别人调换的。”陆时渊解释。

    “调换?”

    “他单身,除却上班或是跟我们出来聚聚没什么活动安排,都爱跟他调班。”

    “这不是欺负人嘛。”周小楼嘀咕着。

    手指摩挲着奶茶杯:

    原来他还是单身啊……

    苏羡意托腮,手肘撑在膝盖上看她,“小楼,你这睡衣,是从你爸妈那里偷来的吗?”

    那种灰格子,她只见谢荣生穿过。

    “你懂什么,独居女生,要穿的安全些。”

    周小楼让苏羡意摸面料,“你别看它丑,穿起来特别舒服。”

    “纯棉的,手感一流。”

    “有链接吗?”苏羡意询问。

    “你不需要穿这个。”

    “为什么?”

    周小楼靠近她耳边,小声嘀咕:“听说这样一句话吗?睡衣穿得好,老公回家早。”

    “……”

    “你的那些卡通睡衣趁早淘汰,是个男人见你穿成那样都提不起兴趣。”

    苏羡意恨不能捂住她的嘴。

    “我现在很怀疑,如果你以后有了孩子,要怎么教育他。”

    “儿孙自有儿孙福,没有儿孙我享福。”

    苏羡意被她一噎。

    “再说了,先谋生再谋爱,我都要流落街头了,哪有心思找人谈传宗接代的事。”

    陆时渊透过后视镜,瞧着两个小姑娘头靠头,也不知在聊什么。

    “对了陆舅舅。”想起流落街头,周小楼随即直起腰。

    “嗯?”

    “你是燕京本地人,能不能帮我留意一下,有没有可靠的租房信息,我想搬出去,只是平时上班也忙,没那么多时间看房子,所以……”

    “我会帮你留意的。”

    “谢谢,好人一生平安。”

    陆时渊笑而不语。

    熟人介绍的,大抵也靠谱些。

    也是不放心她独自回去,陆时渊与苏羡意还特意送她到楼上,隔壁房门紧闭,倒是有些井水不犯河水的既视感。

    **

    两人开车回大院时,陆时渊询问两人刚才偷摸嘀咕了些什么?

    “女生之间的私密话。”苏羡意低咳一声,转移话题,“感觉不会开车好麻烦。”

    “周末带你去练车。”

    “好。”苏羡意笑着点头。

    只是想起周小楼说起的睡衣话题,还是忍不住腹诽:

    自己真是瞎担心,就她的性格,只有欺负别人的份儿,哪里会被人欺负。

    苏羡意靠在椅背上,打开手机,朋友圈内,陆识微又更新了动态。

    她与谢驭不知去哪儿玩了,照片里,有烟花,啤酒,美食……看得出来,两人此番出游,玩得很开心。

    她刚点了个赞,陆识微就私聊她,说她明日就回去,还给她带了礼物。

    “跟谁在聊天?”

    谢驭从浴室出来,只在腰上缠裹了一条浴巾,手中拿着毛巾,擦拭着精短的头发。

    “意意。”

    “你该洗澡了。”

    两人刚从外面回来,陆识微忙着修图发朋友圈,谢驭便先用了浴室。

    她点头应着,从行李箱里翻找衣物。

    她平时出差,赵姐偶尔会帮她收拾行李,这次走得匆忙,赵姐特意赶到源华府,除却汇报工作外,也帮她收拾了衣服。

    哪天该穿什么,如何搭配,全都用袋子单独装好。

    因为对她太放心,陆识微也没特别检查行李。

    当她准备将第二天的衣服顺便拿出来时,这才发现一个独立袋子内,有个莫名其妙的东西。

    她摸了下面料,以为是搭配的丝巾之类。

    直接扯出……

    她傻了!

    这貌似,是睡裙?

    特别省面料的那种款。

    坐在一侧的谢驭撩着眼皮看了眼,眸色渐深。

    陆识微胡乱将睡衣塞进行李箱,下意识看了眼谢驭,发现他正低头看手机,似乎并未注意到她这边的异常,这才放心取了衣服去洗澡。

    进入洗手间,她还给赵姐发信息,问她究竟想干嘛!

    赵姐:【你们两个都太理性,太克制,我这是给你俩助助兴啊。】

    【你管得还真多。】

    【这是一个好助理应该做的。】

    【……】

    陆识微是哭笑不得,正当她和赵姐聊得热火朝天时,浴室门开了。

    这家酒店浴室,没有锁,一拧就开。

    “你……你干吗?”陆识微看向站在门口的人。

    “你在里面太久,又没动静,我开门看看。”

    “没什么可看的,我要准备洗澡了。”

    陆识微准备推他出去,只是谢驭抬手按着门。

    力气又大,整个人便挤了进来,酒店浴室本就不算大,两个人在里面,显得格外拥挤。

    “你进来干嘛?”

    陆识微后来觉得,自己问这一句,实在多余。

    这种时候,他进来还能干什么?

    自从上次谢驭折腾得狠了,两人出来旅游,白天也很累,回到宾馆,陆识微连洗澡都要做一番思想斗争,极致亲密的事,两人做得也少。

    谢驭靠近,在她耳边。

    低声靠近她,自己究竟想做什么。

    一抹娇俏的红晕,悄然爬满陆识微全身。

    声音低低沉沉,能蛊惑人心。

    “去外面?”

    浴室太小,最关键的是,正对着她的,还有一大面镜子。

    谢驭却好似充耳不闻,只低头亲她。

    他刚洗完澡,身上还残留着热意,肌肤相贴,温度都是烫人的。

    另一边的赵姐,还在不停给陆识微发信息。

    【你和谢哥儿看起来都不是主动地性子。】

    【两个人看起来,就跟公事公办一样,毫无情趣。】

    【你一定要释放自己,不要害羞。】

    ……

    信息不断从屏幕上弹出,恰被谢驭看了个正着。

    他的气息好似勾人连天的野火,说话吐息,每一寸都似撩拨。

    贴在她耳边,低声说着:

    “这样……”

    “够主动吗?”

    陆识微此时嗓子眼干热得好似着了火。

    低哑着嗯了声。

    在某些事情,他一直主动地要命。

    ——

    深夜,时钟的声音,混杂着浴室水声,总是显得格外清晰。

    直至躺在床上,四肢都有了着力点,陆识微才觉得自己好似活了过来,脑子混混沌沌的,也不知何时睡着了。

    翌日一早,日上三竿,阳光洒下碎金。

    陆识微睡醒时,发现自己正窝在谢驭怀中,而他也恰好睁开了眼。

    她掀开眼皮,揉了揉,“起来吧,要回京了。”

    “嗯。”

    陆识微先进入浴室,看到镜子上昨夜留下的手印,低咳两声,拿着纸巾擦拭。

    想着昨晚的事,还觉得疯狂。

    片段回闪,她忽然将头探出浴室,看向正在收拾行李的谢驭。

    “谢哥儿。”

    “嗯?”

    “我们昨晚避孕了吗?”

    谢驭手指一顿,看向她,一时间,空气都好似停滞了,无人说话。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834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