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学长淦我的全部过程,第章喂饱下面的嘴

   “申请?”

    天魔分身解释,“地仙界王朝强势,对一般的修士来说,高手如云,宗门都得依附王朝,否则容易被剿灭。”

    李静虚好奇,“阐教金仙都没有立宗门吗?”    学长淦我的全部过程,第章喂饱下面的嘴    

    天魔分身笑道:“宗门都是因果,谁敢?所以你只是阐教弟子,将来峨眉也是道门弟子,这样因果少。”

    “原来还有这一层。”李静虚摇头苦笑。

    ……

    收了飞梭,由李静虚带着,一起御仙剑,化光飞行。

    嗑着仙丹补充法力,几个时辰就飞行了千万里,抵达王宫。

    天魔分身领他们进王宫,代为引荐,介绍给凌锦棠。

    同为漂亮的妖,宝相夫人对凌锦棠大有好感,而有这个玲珑的人儿在,会谈气氛大好。

    李静虚也决定把洞府安置在王宫附近,北偏东三千里外的群山里。

    具体再定,不过山脉先占了,就叫青城。

    ……

    根据凌海国的律法,凌锦棠与李静虚签订了契约,规定青城的势力范围。

    人员数量不得多过十万,包括妖、鬼等,结丹的役使妖兽不得超过一万。

    不可随意打猎开伐,按人数配给数量和面积。

    等等。

    ……

    没急着走,继续聊天。

    了解这些年发生的这么多事情,七人不胜唏嘘,尤其是李静虚,对于长眉真人的遭遇真是感慨万分。

    又等了几天,到十月十五日夜,等到了山黛,她来带凌锦棠等人修行。

    “哟,李道长你们也来了?”

    “道友,有礼了。”

    “有礼有礼,有话就说。”

    李静虚感慨,“也没什么,就是见一面,还有,我这里有些法宝仙丹。”

    山黛摆手,“是阐教的吧?都是因果,没有什么好看的。”

    “你们没事多去修行,要知道,你们就是阐教的炮灰,能不能过完劫数,是你们的运道,也要看你们的实力。”

    李静虚行礼,“道友说的是,那我等这就告退了。”

    宝相夫人拱手,“不知道友还有何叮嘱?”

    山黛想了想,“嗯,你们是阐教的,有根底知根底的人,不敢惹你们,但地仙界大妖巨怪不在少数,你们怀宝其罪,而且红颜祸水,自个要小心。”

    “多谢提醒。”宝相夫人参拜。

    李静虚等人走了,山黛收了凌锦棠三人,带去空中,让他们借着月华星光修行。

    同时联系山崎,告诉他,李静虚来了。

    ……

    不周山,大周王都。

    山崎听得皱眉,因为阐教这么做,让整个局势都清楚了。

    他与山黛的所作所为都在天意之中,无意间推动了整个局势的发展。

    凡界还不好说,离尘界的小白与青丘扯上了。

    一个青丘,便挑动天地大战,把他逼成了世外高人,把山黛逼出了地仙界。

    紫微帝君失势,大周将亡,天下开始轮转更替。

    地界,他们与青城峨眉结因果,青城入阐教,成了阐教此时的棋子。

    峨眉将来肯定也会过来,肯定成为道门首尊的棋子。

    而许飞娘如今是截教二代弟子,虽然不是棋子,但也不会差太多。

    算起来,凌锦棠可以说是女娲娘娘的棋子,因为凌海国尊崇伏羲大帝与女娲娘娘。

    地府的凌海阳可以说是后土娘娘的棋子,因为没有后土娘娘许可,他便不能留在阴山。

    哦,这么算起来,山黛在凡界遇上何仙姑与道济,怕是那个时候,他们兄妹就入局成棋子了。

    一路走来,把局势推动成这样。

    人道变得昌盛,无穷的因果牵扯,令地道也能维持向好。

    天庭的威势降低,内部的矛盾凸现,玉帝的威望降低,对天庭实际掌控力就更低了,多的是耍滑的。

    道门没什么大变故,实际上有等于没有。

    佛门踩着玉帝和天庭,有了声望,但万佛入世,实力真是空虚了些,不知道多少年才能补回来。

    因为佛门入世,只是宣扬佛法是不成的,还得做些有功于各个势力的事情,也就是帮助各个势力破周。

    而这个因果,天知道会有多恶德,哪怕后半生天天做善事,也难以在死后成为人,不知道要轮转几世。

    换句话说,此时,由于佛门为了将来未知的更加强盛,自作的搞了个万佛入世,暂时反而没那么强盛,与道门的距离反而拉近了。

    呵呵,这盘棋局,真够诡异的。

    还有那太上老君收八仙为徒,道门首尊不仅仅是无为,只是布局太过遥远,出手了也没有人看出来。

    如今嘛,八仙撞缘法,恐怕就是欺负佛门那些入世之佛,与他们结因果。

    有一个算一个,阻止佛门更进一步。

    山崎琢磨着,是不是可以让山黛找机会把与佛门道门的因果给结了。

    不过一时也没头绪,慢慢琢磨。

    ……

    10月20日,新青城。

    大赵国师卜算着找到了仙器下落,也明白仙器是有主的,而且比他厉害。

    遥望那片道观,心中着实有些羡慕。

    不甘心就这么退去,慢慢推算其中的机会,发现十日后有一关隘,不知好坏,犹豫着决定等上一等。

    ……

    三日后,心情越发激动,因为有大妖来了。

    一只三头鸟破空而来,化为人形直落在了道观之前。

    速度之快,李静虚刚感应到妖气,人家已经就落地了。

    李静虚不敢怠慢,第一个冲了出去,面对这阴森的家伙。

    “何方道友大驾光临,贫道有失远迎。”

    “哼,本座乃截教门徒,识趣的让出仙器,滚吧。”

    “道友休要诓我,截教门徒俱亦死于封神之战,如今只有一位仙子在地府修行。”

    “嘎……本座专治不服!”

    禽妖怪笑,推掌便是一个魔气大手!

    大手足有一人高,虽是漆黑的魔气构成,却犹如实质,其中泛着血气与无尽的怨毒之气,带着勾心摄魂的哀嚎。

    李静虚陡然变色,因为对方的法力太强了,少说也有万年以上。

    他对付过万年的妖怪,但那只是缺乏智慧的妖兽,更不用说系统的修行之法了。

    而眼前这个,虽然不是真的截教门徒,但恐怕是得了截教门徒的传承,还是魔道。

    至少万年修为的妖魔,哪怕他是金仙,也没有太大把握杀了对付,最多是打败对方。

    身上新穿的仙衣自发升起护罩,整个人被魔气掌推得打飞出一里地,才拉出距离。

    他的几千年法力,不够看啊。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828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