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我能让你下不了床(贯穿 求饶h)最新章节列表

   晚上九点多钟。

    可可从酒店内出来,迈步上了王博士的汽车:“麻烦您了,王博士。”

    王博士也没有废话,从包里直接拿出军工科学院用的加密硬盘,伸手递给可可说道:“密码是我们见面的日子,我的学生在里面设置了一个小程序,它只能打开一次,而且内容是不可黏贴复制的,用完后自动删除。”    我能让你下不了床(贯穿 求饶h)最新章节列表  

    “明白!”可可点头。

    “我的要求很简单,必须找你信得过的人,用里面的核心技术。”王博士语气凝重的嘱咐道。

    “您放心,我说到的,就一定能做到。”

    “好,那就这样。”王博士伸出手掌:“祝你一切顺利。”

    可可与对方握手:“感谢您。”

    “都是华人不谈谢。”王博士一笑:“你走吧。”

    可可冲着对方点了点头,只拿着资料下车,摆手与王博士告别。

    女助理茗茗从酒店内走出来,语气利落的冲着可可问道:“弄妥了?”

    “坐飞机回南沪,我们离境。”可可吩咐了一句。

    “OK!”女助理点头。

    “……算了,还是坐轻轨吧。”可可突然改变了主意:“到江州在开车去南沪。”

    茗茗怔了一下:“好,没问题,我现在安排。”

    ……

    凌晨一点多钟,可可等人从燕北蹬车直奔江州。

    次日一早九点多钟,轻轨车抵达江州境内,鸿哥取了停车场的两台越野车,准备载着可可返回南沪。

    众人一上车,可可思考了一下说道:“从老中街走。”

    “那里绕远吧?”鸿哥有些不解。

    “就从那里走吧,鸿哥。”茗茗替可可回答了一句。

    鸿哥等人没在多问,驱车离开轻轨站,绕路去了江州中街。

    江州曾有两户大族,一户姓李,一户姓于,而于姓望族在多年以前就居住在江州老中街。

    后因家族关系,于姓望族先是北迁到了松江,后又中转去了川府,并逐渐达到家族势力的最顶峰。

    近两年于姓家族则是慢慢退出了川府政治舞台,再次回到江州故地,依旧居住在老中街。

    两台越野车穿梭在江州老中街上,可可扭头向窗外看去,见到了曾经的医药厂已经被拆掉,盖上了新的居民楼,她再次向北风眺望,见到了曾经的集安生活镇,那里曾经有一座名为白金汉宫的娱乐城,是她和秦禹,老猫,齐麟三人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老中街现在的景象对于现在的可可来说,是既熟悉又陌生。很快,汽车路过了于家门口,茗茗低声说道:“不然回去看看吧。”

    可可看着宅门,缓缓摇了摇头:“我很讨厌离别,见面了,话就多了。”

    茗茗沉默。

    可可怔怔的看了看家门数秒,抬头催促道:“鸿哥,直接去南沪吧。”

    “好勒。”

    “你心真狠。”茗茗看着可可评价了一句。

    可可没有争辩:“看一眼,就很好了。”

    二人正在说话间,于家的大门打开,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领着两个几岁大的孩子,迈步走了出来,正冲着一辆汽车赶去。

    可可在倒车镜内见到了她,随即猛然回头。

    三十多岁的男子叫于瑾勋,她是可可的亲弟弟,以前也是个不修边幅的纨绔子弟,而今却以娶媳生子,过上了幸福的富贵日子。

    “蛮好的。”可可看着于瑾勋笑了。

    这些年可可肯定是没有和家里断了联系的,只不过亲属并不知道,她在外面具体干的是什么生意,也不知道她因为故人茶楼的立场问题,再次和三大区政F有了过于密切的接触。

    可可不想这个时候回去,也正因为如此,见面了,话就多了,亲情羁绊加重,只能徒增那些在乎你的人担心。

    ……

    下午两点多,汽车抵达南沪。

    茗茗拿着简单的行李下车,准备进机场大厅办理手续。

    “茗茗!”可可喊了一声。

    “啊?”茗茗回头。

    “……咱姐们就在这儿分开了。”可可笑着从包里掏出一张亚盟储蓄的支票,强行塞到茗茗的衣服兜里:“这是分手费,你拿着浪吧?”

    茗茗懵了:“你有毛病啊?”

    “剩下的事情,你没必要参与了。”可可像个拉拉一样溺爱的摸着茗茗的头发:“……亲爱的,在三大区等我!”

    茗茗怔住。

    “这么多年跟我东跑西颠,辛苦了!”可可俏脸认真的看着她:“……拿着分手费,去肆无忌惮的泡汉子吧!!”

    茗茗瞬间双眼泛红,她跟着可可的年头太多了,知道对方的决定永远是不可逆的。

    可可伸手抱了抱茗茗:“……好好的,别学我,找你一个爱你的!乖!”

    “……!”茗茗双眸呆滞的流着眼泪,什么都没说。

    “我讨厌离别,走了!”可可再次摸了摸茗茗的头发,果断转身离去。

    鸿哥跟在可可伸手,连问了三句:“为什么不带茗茗?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老板?我可以保护好她的!”

    可可一脸懵圈的看着他:“……你俩……私下联系?OK?”

    过了一会,民航的安检入口处,茗茗看着众人离去,而可可连头都没回,她似乎确实讨厌离别。

    ……

    两天后。

    夏岛的欧一区舰队抵达耶门海域。

    维斯布鲁克坐在主舰上,已经彻底制定好了进攻计划,随即下达了开火命令。

    晚上5点钟左右,夏岛的第一舰队,开始集火攻击耶门内港沿岸,宛若不要钱一样的炮弹,肆无忌惮的砸在了内陆土地上!

    硝烟弥漫,烽火遍地!

    连续近两个小时的火力覆盖后,内港周边地域下的耗子,估计都不知道被震死了多少茬。

    主舰上,维斯布鲁克拿着军事望远镜观察着前沿战场的景象,话语平淡的说道:“战争开始了!登陆!”

    一声令下,直升机,轰炸机编队,从两栖登陆舰上冲天而起,开始在内港沿岸进行制空权的抢夺,用机枪和炮火洗地。

    运输船直接进港,大批装甲车,坦克,步兵团登陆!

    两百多公里外,顾言看着电子作战图,皱眉说道:“通知前沿部队,做好准备,预计三个小时左右接敌!!”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812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