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校花娇躯耸动(甜宠sm调教h)最新章节列表

   九州很大,方圆万里;九州很小,狭路相逢!

    方白羽做梦也想不到,除了炎天倾这个曾经将他狠狠踩在脚下的邪恶男人,居然还有同龄人能够碾压自己。

    整整两年时间,距离炎天倾剑指蜀山整整两年时间,他本以为自己已经成长了很多,成长到足以和对方对抗的地步,却哪里想得到居然又出现了一个人,一个区区和尚能够轻松碾压自己。    校花娇躯耸动(甜宠sm调教h)最新章节列表  

    在净灵和尚面前,自己甚至连抬抬手指都做不到。

    “和叶飞比起来,你真的差的太远了;和叶飞比起来,你真的差的太远了;和叶飞比起来,你真的差的太远了……”净灵和尚临走时所说的话宛若梦魇,令方白羽头痛欲裂,倍感煎熬。

    为什么!为什么!

    我方白羽惊才绝艳,本该君临天下,为什么,为什么一败再败,一败涂地。

    炎天倾、净灵和尚,甚至连一路走来的叶飞都凌驾于自己之上,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不是独一无二的,为什么我不是举世无双的,为什么,究竟为什么。

    方白羽很痛苦,方白羽在黑暗中挣扎紧紧地缩成一团,方白羽根本不知道净灵和尚是个活了几千年的妖僧,真刀真枪的对敌连掌教都未必是对手,何况是他。

    方白羽只觉得痛苦,他觉得自己是个失败者,明明大好的机缘接踵而至,明明掌门师尊苦心栽培,可为什么,可为什么他就是无法成材。

    败给炎天倾证明蜀山输给了魔教,败给净灵和尚证明蜀山输给了佛宗,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丢尽了蜀山的脸,丢尽了师父的脸。

    为什么,为什么叶飞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事情自己无论怎样做不到呢!难道自己不是惊才绝艳的,不是独一无二的,不是天下无双的?难道自己根本是个自视过高的狂妄之辈。

    那么一切的努力还有什么意义,至今为止的所有坚持还有什么意义,长久的自恃还有什么意义?

    他方白羽,难道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而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方白羽紧紧地蜷缩成一团,在黑暗的夜里默不作声,泪水止不住的从眼睛里流下来,“为什么,这悲哀的命运为什么会降临在自己身上,为什么!难道我方白羽一辈子只能屈居于人下吗。”

    这乱世间,有些人为名而来,有些人为利而来,方白羽对这两者都不看重,他所在在意的只有四个字——天下第一!

    不是第一,他方白羽便失去了存在的价值,便失去了生存的意义,便愧对了死去母亲的殷切寄托。

    既生瑜,何生亮啊。方白羽只有一个感觉,他输了,输的彻彻底底。

    “爹爹,爹爹,你还没输呢,别伤心了。”伤心欲绝的时候,一个声音出现在方白羽的耳畔,是彩儿的。

    “不必安慰我,彩儿。”

    “不,爹爹,彩儿说的是真的,你还没有输。”

    “呵呵。”

    “爹爹,彩儿可以让你变得更强大。”

    “你想把我变成怪物吗。”

    “不是的爹爹,彩儿知道一个秘密,这个秘密能让爹爹变强。”

    “秘密,你说说看!”

    “爹爹,顺应乾坤之道术是有局限性的,练到极限也就像蜀山掌门那样,彩儿知道更厉害的法术。”

    “你说说看。”白羽仿佛意识到什么,从蜷缩中睁开一只眼,看着彩儿,看它一边笔画一边说道:“彩儿是从星空的那一边过来的,彩儿是不被允许出现在九州上的存在,彩儿知道逆转乾坤的秘密。”

    “逆转乾坤?”白羽纯白一色的眼睛迸发出一道光,脑海中瞬间闪过钟离师兄逆天而起,与天一战的画面,那是连最最崇拜、敬佩的掌门师尊都无法到达的高度。

    “现在的九州,无论是和尚、道士还是魔徒实际上都是在遵循九州现有的规则成长,他们成长的过程就是领悟更多存世法则的过程,领悟的越多越强大。

    但是逆转乾坤之道术却可以跳脱到九州之外,可以强行改变九州的法则,这样一来,你就是法则本身,所以才强。而且不需要领域之类的束缚,不需要一生只追寻一种法则的极致,你想改变多少法则,就改变多少法则,你是无敌的,只有天道能消灭你。”

    “可是,我身上的天启之眼本来就是天道的东西。”

    “爹爹,天启之眼能给你力量,却不能给你胜利!在那些真正的强者面前,天启之眼根本一无是处,不是吗!”

    “那么倾听万物之声呢。”

    “那也只是一件华丽的摆设而已,炎天倾不也会吗。”提起炎天倾,方白羽的目光明显动摇了。

    彩儿继续规劝道:“爹爹,我们可以一点一点的学,先试试看,掌门真人不会发现的。”

    “可万一我像钟离师兄那样身形崩溃该如何是好。”

    “放心吧爹爹,不会的!钟离睿是自己领悟,你是我彩儿教的,有着本质区别。”

    “你既然了解逆转乾坤的秘密,为什么不自己使用。”

    “人家已经使用了啊,否则为什么能长出那么多的嘴巴。但是人家是有局限性的,因为逆转乾坤之道术在人家的世界里本身就是正常的法则,只是到了这边才变成逆转之术的,因此人家施展这股力量实际上也是局限在法则之内,只有九州的人施展逆转乾坤之道术才能获得真正的强大。”

    “原来如此。”

    “老爹,要不要试试看,我们偷偷进行不告诉任何人。”

    “那好,就按你说的。”

    天道使者修行逆转乾坤之道术?九州大地真的乱了。

    ……

    金陵城灯火通明,它的郊外却黑漆漆的,距离城池很远才能看到茂密的树林。

    净灵和尚是黑暗中唯一的光,平静地走着,肩膀上趴着一条白色的小蛇。他早已看穿一切,点化净通,重创白羽,一夜之间完成,一石二鸟。

    他蓦然止步,茂密的森林连风声都没有,安静地有些恐怖。

    “出来吧,女施主。”

    净灵和尚对着虚无发声,过了一会儿,一道艳丽的身影从大槐树下走了出来,“冷宫月!”

    “施主,你并不适合跟踪,只有失去五感的人才感受不到你身上的寒冷。”

    “多谢提醒。”

    “施主有何赐教。”

    “大师你似乎能够看到很多东西。”

    “方施主的眼睛叫做天启之眼,是上天赐予的瑰宝;小僧的眼睛叫做轮回之眼,是与生俱来的,能够看穿一个人的前世今生。”

    “这么说你知道我是谁喽。”

    “明月峰冷宫月!”

    “我是说我真正的身份。”

    “阿弥陀佛,命运要自己追寻,魔障要自行攻破,天机不可泄露。”

    “如果我非要知道呢。”

    “你以为可以用强?”

    “我想知道自己的身世。”

    “果然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小僧看穿天意,强行出现在斗技场内与方施主产生交集,注定带来一系列既定未来中没有的变化,冷施主你的出现便是变化之一。”

    “我只想知道自己是谁。”

    “真实的身份要自己寻找才能得到,不过小僧可以提示一下,往北走,一路走下去,那里有你需要的答案。”

    “谢谢。”得到答案后冷宫月转身欲走。

    净灵和尚却道:“冷施主请留步。”

    “还有何指教。”

    “冷施主,你知道自己的身世后会做些什么。”

    “没必要告诉你。”

    “你说的对!冷施主和小僧并无交集,但你对叶飞和方白羽却很重要,可千万要保重身体才行啊。”

    “无聊的和尚,你虽然宁静而优雅,但真的很让人讨厌。”

    “小僧自然是让你讨厌的,因为痛快说出了答案破坏了你此行的本意!冷施主,你跟过来以后迟迟不现身,是不是在盘算着怎样才能名正言顺地和小僧开战,一来为方施主出口恶气,二来能够测试一下自身的实力。”

    “呵呵,你以为自己能够看穿一切?”

    “不如小僧满足你的愿望如何?”

    “较量一下?”

    “较量一下,针对你半觉醒的实力,小僧就拿出十分之一的力量好了。”

    “狂妄自大的妖僧,佛宗里怎么出了你这样的人。”

    “因为佛祖想要看到小僧将九州化作净土。”

    “疯子!”冷宫月举起手中剑,“砰砰砰砰砰!”巨大的寒冰柱从她脚下出现,延伸向远方的净灵和尚,后者双手合十,全身被宁静的光笼罩。

    “砰!”结晶柱在他脚下炸裂,净灵和尚纹丝不动。

    冷宫月也不动,她心念所至,寒冷的气流从冰层中上升,旋转着包围了净灵和尚。

    后者不知是故意卖弄,还是别有目的,寒冰之力到达腹下仍然不动分毫,保持双手合十的姿势,身上释放宁静的光,“净通,你先去躲躲。”缠在肩膀上的白蛇听到净灵和尚的劝告,嗖的一下,窜入林中,爬到树上观战。

    寒冰之力到达胸口,净灵和尚终于有所动作,他双手合十,口中念了一声阿弥陀佛,下一刻,宁静之光如花绽放,寒冰之力溃败如潮。

    与此同时雪尘剑出鞘,一道寒流急速冲刷过地表,将方圆十里的所有生物全部冰封,仅仅一瞬间,便让所有生物永远停留在生前的最后一刻。

    正在求爱的松鼠,趁夜狩猎的狼獾,倒地酣睡的野猪,这种种生物根本都没有意识身边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便被永远冰封起来,他们的生命会在寒冷的侵蚀下消亡殆尽。

    拔剑之威以至于斯!有了一次能量暴走的经历,冷宫月从中找到了自己真实的力量,原来,她冰封一切的能力并不是雪尘剑赐予的,而是属于她自己的能力,包括身上的冻伤也是冷宫月为了成为一个实实在在的人而刻意营造出来的,当她放空心灵拥抱事实真相的的时候,冻伤自然而然的消失了,她的身体变成了冰晶的颜色。

    “刷”冷宫月高高跃起,双手持雪尘奋力斩下:“轰!”冰之刃所过之处,巨大的结晶柱蜂起,一股极寒之力冲向净灵和尚,后者终于出手,合十的双手同时分开,一手向下归于腰,一手向上格挡:“砰!”宁静之力与冰封之力来了个硬碰硬,之前结成冰的所有生物全部被袭来的风暴**成了冰渣,轮回无全尸。

    十里之内万物皆灭,一片萧条!冷宫月和净灵和尚站在原地,净灵和尚慈眉善目,气息不乱,冷宫月面如金纸,受了暗伤。

    “冷施主,你赢了。”

    “你说谎。”

    “开战之前,小僧承诺使用十分之一的力量迎战,开战以后才发现十分之一的力量并不够用,为了保全自己只能多用出一分力,所以,是小僧输了。”说话的时候,白蛇游弋过去,从裤腿爬上净灵的身体,直到肩膀,它是那场风暴中唯一的幸存者。

    “输就是输,赢就是赢,我冷宫月不需要他人的怜悯。”

    “你体内的力量真的很强,凌驾于万物之上,是一种极致的力量,你活着对于九州来说是一种威胁,但你又不能死,你死了,轮回宿命就进行不下去。”

    “你到底想说什么,别欲言又止的。”

    “阿弥陀佛,小僧苦恼啊,苦恼于到底该如何对待你。”

    “不要以为可以操控他人的命运,操控命运连天道都做不到。”

    “或许。”

    “不想将真相说出来我便要走了。”

    “请留步。”

    “何事。”

    “再给你一个提示好了。你要找的地方不在人国,在塞外。”

    “谢谢你的提醒。”

    “不必谢,这是你应得的。”

    目视冷宫月御剑而起,消失在视线里,净灵和尚重新合十双掌:“阿弥陀佛,佛祖你在天上看到了吗,徒儿终于等到了,终于等到了建立净土的绝佳时机!这一世徒儿的宏愿一定可以达成,徒儿可以肯定。”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808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