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男主清冷矜贵的宠文(爱的交换)最新章节列表

    喜儿一到,九条骨龙拉着铜棺,便缓缓飞上了高空,渐渐消失在贪狼星上众人视线之内。

    三界众生,最初身故时,葬便葬了,又或者任由飞禽走食啃食,谓之重归天地,本没有棺。

    棺之形制、来历,就来自于这冥界第一棺。      男主清冷矜贵的宠文(爱的交换)最新章节列表    

    可这冥界第一棺天生地长,乃洪荒宇宙刚刚形成时,就出现在冥界的一件法宝,自然不仅仅只是一具棺椁那么简单。

    它是一件防御至宝。

    它还是可以穿梭阴阳两界之宝,

    它更是可以穿行于时光长河之宝。

    只不过,陈玄丘不是北阴大魔王,不是这冥界第一棺的主人。

    就算是,以他现在的修为法力,也驾驭不了冥界第一棺穿越时光长河的能力。

    就算穿梭于空间,以他现在的能力,也一样驾驭不了。

    但是,他聪慧。

    九尾狐的智商,岂是常人可以比拟的。

    他现在能完全驾驭的,是这冥界第一棺穿梭阴阳两界的能力。

    于是,他把冥界第一棺穿梭阴阳的能力,运用到了极致。

    他先使这冥界第一棺穿入冥界,进入冥界的位置,就已事先定好。再从那个位置穿梭到天界,就正好是天璇星所在的位置。

    虽然麻烦了些,也比飞行快了无数倍。

    距离越远,这个穿梭优势就越明显。

    铜棺巨大,铜棺中的屋舍也很多,此时,陈玄丘就独居主室,而在侧室中,喜儿正坐在桌前,双手托着下巴,就像两片绿叶托着一朵小红花,好奇地睨着龙吉公主。

    而邓婵玉,则坐在侧面,盘弄着她的五光石,跟玩用羊骨头做的“嘎拉哈“似的。

    现在陈玄丘不用再隐藏身份了,她的五光石也不必再幻作断肠花的模样。

    她还是觉得掷石子够飒,掷断肠花太娘。

    虽然这两者的实质并没有区别。

    不过,做为一个英姿飒爽的武将,她喜欢的就是这种干净俐落的感觉。

    就算是在床榻之上,她也是不失武将作风的好么,对着陈玄丘,那是屡败屡战,愈挫愈勇,哪怕完事儿就酥作一滩烂泥,也从不认输的主儿。

    她不喜欢掷花。

    龙吉公主被喜儿盯着,微微有些心虚。

    “你看什么?”

    喜儿啧了一下舌:“你什么时候跟我们家小丘丘勾搭上的呀?”

    这句话一说,邓婵玉立即看了喜儿一眼,马上又扭头看向龙吉,跃跃欲试的,像是看着她战场上的对手。

    龙吉公主嘴角微微一撇:“我和陈玄丘,只是合作的关系,我虽为天庭公主,却比谁都憎恨天庭!”

    “是么,那你现在已经反了天庭,也回不去天庭当公主了,就没想过……”

    喜儿挤眉弄眼的,她有帮陈玄丘撮合后宫的喜好,大概……这离不开她本体是一只鸡的本能。

    九头雉鸡,终究也是鸡,在她的理念中,一只雄鸡,就是要妻妾成群,那才是一只成功的、威风的、不叫人鄙视的大公鸡!

    当然啦,她也是有私心的。

    她被青丘山的那帮蠢狐狸一口一个“二娘娘”的唤着,实在不好意思对一个晚辈下手啊,会被人说她‘老鸡啄嫩虫儿’的吧?

    要是陈玄丘的后宫足够大,是不是就没人注意到她了?

    龙吉公主“嗤”地一声:“你不必担心,我可没有觊觎你们家小丘丘的意思,本姑娘心中早就有人了。”

    “这样啊!”

    喜儿一听,顿时对龙吉公主失去了兴趣。

    不能成为她利用目标的女人,她没兴趣。

    邓婵玉目中的敌意却是迅速变成了不服气。

    邓婵玉冷笑道:“什么人,能比公子更好?”

    龙吉公主有些傲慢地睨了她一眼,不屑地道:“或许在你心中,陈玄丘就是世间最完美的男人。可在本……宫心中,他比那个男人差远了呢。”

    “谁?”

    “他……”

    龙吉公主险些脱口说出“紫微”之名,话到了嘴边,心思电闪,才说出一个也能说得过去的人物。

    “东华帝君!”

    龙吉公主微微扬起了下巴,骄傲地道:“东华帝君丰神绝世,成熟睿智,我对帝君,一见钟情。”

    后世中上洞八仙之一的吕洞宾,就是东华帝君分身转化,用的形貌,就是东华帝君的形貌。

    “龙吉公主”(陀罗使者)是见过东华帝君的,在她心中,东华帝君是仅次于紫微帝君的天界美男子,容颜、身份、地位,样样都是仅仅逊于紫微帝君的人物。

    这时把他拿来搪塞,倒也是因为一时之间,只想到了他。

    喜儿道:“东华帝君啊,他跟我们是盟友呢,听你这般倾慕,到时候倒要见识见识。”

    龙吉公主暗暗冷笑,等你们见到东华帝君时,本使者早已功成身退了,而那时候,你们就算不死,只怕也已成了我天庭的阶下囚了。

    这时,一只羊头一顶,“吱呀”一声,将门顶开了来。

    羊头中间,长着一根弯曲的独角,然后羊驼就踢踢哒哒地走了进来。

    龙吉公主立即噤声,不再言语。

    她可是识得獬豸神兽的,这东西惯识谎话,当着它的面儿,龙吉可不敢多言。

    言多必失啊。

    ……

    陈玄丘一到天璇星,便带着喜儿飞驰而去。

    已然占领了天璇星的众妖仙与星君纷纷闻讯赶来相迎。

    十天君、火灵圣母、五方痘神、九龙岛四圣……

    邓婵玉跃出冥界第一棺,一眼看见父亲邓九公,立即欢喜地迎了上去。

    黄耳领着他的六女二男八个侍妾,被一帮小兔子精围在中间,抻着脖子看:“陈大哥呢?陈大哥怎么还没出来?”

    “龙吉公主”微笑地说道:“陈公子带着喜儿姑娘,刚刚一到,便匆匆离开了,他在忙什么事呀?”

    霸下带着宝贝女儿龟灵走了过来,一见陈玄丘刚到便匆匆离去,女儿有些失望的神情,便有些不高兴了。

    一瞧这女人腼着个脸还在询问陈玄丘的去向,真是莫名其妙。

    你跟他一起来的,你都不知道,老子知道他去了哪了?

    霸下便没好气地瞪她一眼,粗声大气地道:“就算你是陈玄丘的女人,也要懂得规矩!不该听的别听,不该问的别问!”

    “龙吉公主”被他呛了一句,只气得七窍生烟。

    龟灵悄悄拉拉父亲的衣袖,怯怯低声道:“阿爹,别这么说话,我师父会不高兴的。”

    “龙吉公主”冷笑呛声道:“我跟陈玄丘,半点关系都没有!”

    “哦!”

    龟灵一听,马上扭开头儿不理她了。

    原以为她是师父的女人,龟灵这个好徒弟才怕得罪了她,既然和师父没关系,那就不用搭理了。

    妖祖大人家的小公主,其实也是挺傲娇的好么?

    她的乖巧,都是只在她师父和师父喜欢的人面前,才会装一装的。

    天璇星上,一座巨大的湖泊。

    喜儿托着七情碗,悬停在湖泊上空:“小丘丘,这个位置下边,距地核应该是最近的,七情碗的感应,最为强烈。”

    陈玄丘眉梢一挑,道:“我们下去!”

    二人使个避水法儿,便向湖中投去。

    二人的位置,正在湖心处,由此向下潜去,直潜下去近两千丈,方才停住。

    此处水下压力,已如山岳一般,若非已经到了地底,再想往下潜,没有避水法宝辅助的话,就算陈玄丘也要稍显吃力了。

    这么深的湖底,阳光难以透射而入,也没有什么水中生物了。

    这么大的湖,又是在灵气充裕的天界,湖中自然是有妖物的。

    但妖物通灵,一位大罗金仙在此,气息透出,早就让他们避而远之了。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喜儿,十首鬼车的精神念力强大无匹,稍稍放开神识,只从神识之强大判断,那些妖兽还以为这是一个三尸准圣呢,更是吓得面儿都不敢露,一个个

    伏在水中,收敛神识,生怕被她注意到。

    所以,也没什么妖物前来打扰。

    陈玄丘急于提升自己的实力,北极天一旦被他彻底占领,与天庭的斗争就要白热化了。

    虽然他人多势众,可他若战力不够强大,如何统领群雄?

    这是仙侠世界,个人武力十分重要,只懂得调兵遣将的人,是无法统驭群雄的,更不要说是一群桀骜不驯,只看谁拳头大的妖魔鬼怪。

    之前,他得了一式“貔貅吞天式“,便拥有了叫准圣也为之头痛的强大修复能力,他也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这天璇星上,他能得到怎样的奇遇。

    “我们开始吧!“

    陈玄丘对喜儿说了一句,喜儿点点头,将七情碗小心翼翼地放在湖底淤泥之上。

    陈玄丘则盘膝坐下,汲取了上次险些受貔貅神兽本身贪婪实质的影响,这一次,他盘膝坐在七情碗上方,悬空三尺处。

    这样,一旦汲取出此星镇压神兽的力量,其负面气息,先被七情碗吸收过滤,他所承受的压力就小了。

    陈玄丘盘膝瞑目,勾动地心真元。

    这一次,不是在地心之内,以他的修为,本不足以汲取星核真元,但他此时已经修得“貔貅吞天式“,吸收吞噬真元之力,无人能及。

    立时,地心已被吞噬消化的神兽真元,喷薄而出,化作土黄色气息,汩汩地从地底冒了出来,宛如一股泉水。

    土黄色真元气息先经七情碗过滤,吸收了一道黄色气息,再被陈玄丘吸收的真元力量,便从土黄色,变成了金黄色。

    闭目瞑神的陈玄丘识海之中,轰然出现一条巨蛇,一条土黄色的巨蛇。

    它的头颈下方,伸出两只膜状的皮翼,模样说不出的狰狞凶戾。

    识海之中,那条土色黄、生有皮翼双翅的怪异巨蛇,用它的蛇身,缠住了一条大蛇,盘旋缠绕,正在交尾。

    只这一个交合过程,似乎便有十二万年,近乎一个元会。

    尽管有着七情碗疯狂吸收着那土黄色真元中的杂质气息,陈玄丘还是多多少少受了些影响。

    一时间,种种欢好极乐的画面,在他脑海中层出不穷,就连喜儿度入他脑海中的曾经云霄三姐妹施展过的幻境中的画面,都跃跃在目。

    “不好!“

    陈玄丘毕竟已是大罗金仙巅峰境界,又有七情碗吸收了绝大部分负面气息,他把舌尖一咬,籍着疼痛,一下子就从心猿意马中清醒过来。一俟清醒,陈玄丘倒惊出一身冷汗,太可怕了,如果不是有这七情碗吸收了绝大部分这神兽真元的力量,只怕他就要陷入无法挣脱的幻境之中,在极乐感觉中泄尽元阳而

    死。

    这是……腾蛇!

    太古莽荒时代,十大凶蛇中排名第三,仅次于烛九阴和相柳的第三大凶蛇,主贪淫色欲的腾蛇?

    陈玄丘深深吸了口气,收摄住心神,再次开始疯狂地吸收腾蛇真元。

    上古异兽,各有秉性。之前的贪婪,现在的色欲,就像他们的性情嗜好,但是能成为太古凶兽,它们还有各自的能力。

    貔貅的贪婪被七情碗吸收了,强大的吞噬能力,却被他掌握了,还吸收了貔貅神兽的雄厚真元之力。那么,这主色欲贪淫的腾蛇,除了它不逊于貔貅的雄厚真元,所拥有的特异能力,又是什么呢?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798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