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我用丝袜脚帮你弄出来,透明内内

   众人:“……”

    皇帝静妃:“!!!”

    铁慈:“……”    我用丝袜脚帮你弄出来,透明内内  

    怎么办,现在把这大侄女塞回鬼岛还来不来得及?

    显然是来不及的,萍踪已经确定这几个男人中都没有小姨夫,皱眉瞪着铁慈道:“你和他不在一起了?那他在哪里?告诉我我去找他。”

    铁俨道:“慈儿,什么小姨夫?”

    静妃道:“殿下,您在外头已经……了吗?”

    铁慈:“这一看就是缺心眼的娃随便扯一句你们也信?”

    萍踪:“你才缺心眼!”

    铁慈:“你们看!”

    铁俨看一眼萍踪,再看一眼铁慈。

    就是因为缺心眼,问出来的话才可信。她怎么不喊其余人小姨夫?明显是真有这么个人,且见过。且慈儿和对方十分亲热。

    再看看那几位青年才俊脸上古怪的神情,除了容溥淡淡微笑仿佛根本没听懂,其余几人可都有些古怪。

    但是帝王城府终究还是有的,当着臣属的面,不好追究皇储这些事,铁俨也便笑笑,并不追问。

    倒是静妃忍不住,轻声道:“殿下,您若还有好友,如何这次没一起邀来……”

    她有点忧心地看一眼容溥,暗示已经给出去了,这再冒出个太女意中人来,容家会怎么想?

    铁慈淡淡道:“不过萍水相逢,为了掩护身份,假冒夫妻逢场作戏。不必当真。”

    静妃又看向丹霜赤雪,这两位可是一直跟着太女的。

    丹霜僵硬点头,赤雪微笑道:“娘娘,殿下在外出生入死,遇见过很多人很多事,为了生存,也做过很多事,您要一一细细听吗?”

    她这么一说,铁俨就立即不舍地道:“成了,一句玩笑,何必追根究底。”

    赤雪垂下头,唇角温柔笑意淡淡萧瑟况味。

    静妃只得按下,想了想忍不住道:“既然萍水相逢,倒也无须在意。还是得珍惜眼前人。”

    铁慈心不在焉嗯了一声。

    之后气氛便莫名有些冷。

    皇帝陛下最近比较忙碌,“含饴弄孙”了一会儿,也便提前离场。

    他离开玉琇宫后,和身边总管太监道:“派人去请夏侯指挥使……不,还是派人私下去查查太女这一年在外历练的情形吧,详细些,大小事都不可错过。”

    “是。”

    铁慈还有些事要和贺太傅商量,便带了容溥等人一起去拜见今日当值的太傅。

    留下萍踪在宫中安置,让静妃好生招待。

    人都走了,静妃便觉得自在起来,她倒是记得皇帝嘱咐,亲自带着萍踪去逛御花园,奈何她说的盛都流行的首饰妆容,萍踪不懂,也不大感兴趣。萍踪和她说的鬼岛生活,她听得连连皱眉,两人话不投机半句多,不一会儿萍踪就只顾玩园子不理她了,静妃也觉得无趣——这哪里来的茹毛饮血的野丫头,竟然说鱼生吃最鲜!

    静妃越想越觉得恶心,甚至觉得这姑娘身上散发出一股鱼腥味儿,越发待不下去,眼看此地离自己点芳殿不远,便道要换身衣服,留下两个宫女陪着萍踪,自己先回去了。

    萍踪也不在意她怎么想,在园子里晃荡,又顺着夹道往西边走,她嫌两个宫女脚程慢,走得快一些,两个宫女转个弯,一抬头,发现人不见了。

    两个宫女只得到处寻找,走着走着发现前面不远是慈仁宫,她们不敢接近慈仁宫,只得转回去报信。

    这边萍踪只觉得这宫中院子一座一座,屋子一间一间,都长得差不多,绕来绕去,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她便跳上围墙,想从高处找到方才那座院子,却发现脚下也是一个大院子,里头无数宫殿,前方一间屋子,屋子窗户都用黑布遮挡着,里头传出些似有若无的呻吟。

    她好奇心起,便跳下墙,往那屋子去。

    还没接近那屋子三丈之内,就听见咔嚓一声响,一道裂痕闪电般从那屋子里延伸出来,眨眼间便抵达她脚下,面前三丈青砖地面齐齐粉碎,碎砖堆在她脚前。

    这是不许她前进一步的意思了。

    萍踪生性骄傲,一步宗师之后更是视天下为无物,喊外祖父也不过是看在钱的份上,遇上武力示威可不怵。抬手一划,一柄冰棍瞬间成型,直直地便往那屋子里捅去。

    里头人咦了一声,道:“宣琼?”

    话音未落,冰棍崩碎成万千晶棱,呼啸化为巨大的手,向萍踪当头抓来。

    萍踪半步不退,冷哼一声,指尖蹿出火焰如无数鲜红小蛇,在冰棱之雨中穿梭,所经之处,白汽纵横,化了一场冷雨。

    里头人又咦一声,道:“池凤郦?”

    原本萍踪能感觉到那场冷雨正拔地而起,半空里被拉长拉细,化为无数水针逆冲而来,但随着这个名字报出,那水针在半空一顿,又变成无数凝固的雨。水晶帘一般矗在眼前。

    这个名字让萍踪心底一酸,硬声道:“你认识我娘?”

    凝固的雨在空中又一顿,转眼消弭,那声音诧声道:“你是池凤郦的女儿?那你怎么会宣琼的武功?”

    这让萍踪更是恼火,大声道:“关你屁事。”

    里头的人沉默了一会,自言自语地道:“池凤郦的女儿会宣琼的武功……宣琼那假清高这么多年,还赖在归海生身边么?你怎么能冰火双生?你应该活不过双十……不对,你体内真火充沛,流转无休,绝非你这年纪可以练成……池凤郦是不是已经死了?”

    萍踪没想到他人都没见,竟然就能推测出这许多事来,心中悚然,嘴上却绝不输,冷冷道:“我娘死了,可她的功法还在,你再胡言乱语,我先杀了你。”

    “池凤郦把她的功法都给了你,所以她死了?”里头的人道,“火凤凰这样的人,也会为了孩子牺牲如此么?但火凤凰这样的人,不晓得你不能练宣琼的武功么?她脑子被火烧坏了?”

    “你才烧坏了!我娘不知道宣琼教我练了寒渊真气,所以她也把宣琼杀了!”

    “杀了啊,杀了好啊,早该杀了,宣琼那么个假惺惺的妖艳贱货,你娘当初还能容忍她在归海生后面师兄长师兄短的,真是脑子都被电麻了。”

    萍踪听得他嫌恶宣琼,心里舒服了些,好奇地道:“你对我爹娘好像很熟,你为什么不出来?”

    “都是当年一起混的人,能不熟么。”里头人道,“不过,一朝惊变,豪杰星散。叱咤风云都如旧梦,只剩下一群无人记得的老货,各自龟缩着苟延残喘。出来,出来做什么,出来看昔人白骨,橘皮老脸么?”

    萍踪忍住哽咽道:“我爹被雷电劈死了,我娘杀了宣琼,把功力都渡让给我,也死了。”

    “都死了啊。”里头人淡淡道,“三狂五帝遭了天谴,跌落云端,之后这许多年都是白活,死了也好。可恨我死不掉,也走不了,不得不留在这里看永远黑的天,看一张浓妆艳抹的橘皮老脸。”

    萍踪看着那黑布,道:“你不能见光吗?”

    里头人不说话。

    萍踪抬手,掌心冰雪啸聚,幻化飞舞,渐渐凝结成墙,墙面闪电般向前延伸,四面周折,越垒越高,最后成了一座四四方方的冰屋。

    在这初春乍暖还寒的日光下,浅绿初绽的杨柳下,琉璃瓦砖红墙间,冷光流转,晶莹剔透,墙体还凝结无数六瓣霜花,美若幻梦。

    她道:“我给你建一座冰屋,很亮,很厚很白,不怎么透光,你就不用一直呆在黑沉沉的地方了。”

    里头一阵沉默。

    萍踪道:“多好看,渴了都不用喝水,舔一舔冰砖就好了,只是小心不要被黏住了舌头。”

    里头人还是不说话,也不道谢。

    萍踪本也无所谓这些,她只是因为这个人想起自己父母,想着父母也多年因为不得知的原因僻处海岛,离不开那片海域,想起母亲早早瘫痪了下肢,最终两人都死在那片海域。

    她记得母亲临死前在火海里看向那片天空,眼底凝固着飞翔的渴望。

    母亲一定是很想很想自由的。

    现在,冲着这个人也不喜欢宣琼,冲着他那句火凤凰,她愿意送他一座冰屋子。

    从黑暗中走出来,看见亮。

    “冰屋子如果化了,我就来给你再建一座。我最近都住在这宫里,来帮忙保护几个人的。”萍踪挥挥手就走了。

    她走后,殿门无声无息开了。

    黑色袍子无声迤逦而出,趁着日头被遮掩的一刻,无声地游入冰屋中。

    萍踪冻成的冰不是透明的,乳白色,还有很多冰花,某种程度上确实遮光。

    黑暗中却会晶莹闪亮。

    他靠在冰屋上,这里很冷,但确实没有光却很亮,这里他还不用小心翼翼倒水,摒弃所有带水的东西,不用忍住干渴一整天不喝水,就如这小姑娘所说,渴了,舔一舔就行了。

    他难得舒展地躺下来,盯着屋顶各色霜花,发现竟然每朵霜花都长相不同。

    瓣型,花样,千变万化。自然如此神奇,生成不同模样,却都一般的精致美丽。

    这么多年了,他还是第一次脱离黑暗,于亮光之中细细揣摩出人生里处处细微之美。

    才发现万象之间,一花一叶一天地。

    沉沦灰暗的心境似乎也透了光,心深处浮尘翩跹,光影离散,渐渐凸显出淡淡人影来。

    他伸出手指,无意识地写写画画。

    冰墙之上渐渐出现简笔的肖像,人似玉立,缁衣轻云,温柔含笑,萧萧举举。

    ……

    萍踪继续往前走,这个大院子她觉得也很好看,想仔细逛逛。

    前头有一座花园,有人在修剪花朵,那是一个娇小的妇人,看着不年轻了,肌肤却是雪白的。

    萍踪很是羡慕,她海岛出生长大,以前觉得自己无比美貌,可今日连遭打击,这宫里随便一个宫女,都比她白,连这个老妇人,都比她白。

    那老妇人见了她,怔了证,眼底有奇异的光芒一闪而过,随即便笑了,道:“你是瑞祥殿那边请来的客人吧?”

    “什么瑞祥殿?”

    “哦,不是皇太女请你来的吗?”

    萍踪呆了呆,忽然蹿了起来,大声道:“啊,她是皇太女,黄台女!”

    她虽然明白了刚才那是皇帝一家,这里是皇宫,但是还没将这些和“黄台女”联系起来,此刻才反应过来,啊地一声呆了。

    老妇人看她一惊一乍,眉头一皱,心想派人打听来铁慈请来的人,一边冰雪一边火焰的很是唬人,却原来是个傻子。

    萍踪发了一阵呆,黄台女之谜解了,那还揍不揍呢?

    她心里想着,嘴上不知不觉就喃喃说了出来,老妇人听着,眉头一挑。

    却原来这位并不清楚铁慈身份?

    关系也似乎不怎么样?

    那倒是可以试试。

    她手中的花剪始终没放下,笑意里多了几分亲近。

    “你和皇太女不熟吗?”

    “啊,皇太女啊。不啊,很熟,她很仰慕我,特地请我从海岛来玩的。”

    “我瞧着你一看也不寻常,果然是皇太女的客人。”老妇人放下花剪,微笑道,“我很喜欢你,愿意来我这里玩吗?我这里有比瑞祥殿更多的点心,更多的好玩玩意,更好的衣裳首饰,只要是你喜欢的,我们这里都会有。”

    萍踪盯着她,双手慢慢抱了起来,偏头道:“奶奶你是想把我从瑞祥殿那边抢走吗?”

    老妇人脸微微一抽,但还是笑着,道:“你这样优秀的姑娘,我一见如故,想抢你来玩不成吗?”

    萍踪得意地笑笑,道:“算你识货。我觉得成。”

    老妇人这回便笑得更温柔了几分,伸手要召唤避在一边的宫人,萍踪摇摇头道:“但是我不会随你去的。”

    老妇人:“……?”

    “瑞祥殿先请我来的,我接受了邀请,也接受了人家的礼物,就该有所回报。看见谁给的礼物更好,对我更好,我便换一家,我成什么了?一根肉骨头就能唤来的狗狗吗?你们皇家,都喜欢这样对人吗?”萍踪摇头,“再说我不相信你会对我好,后院那位大叔是你请来的吧?你给人家住黑屋子,人家怕光你就让人家住黑屋子吗?你不会想想办法吗?”

    老妇人脸色一变,厉声道:“你见过桑棠了!”

    “他叫桑棠么?名字挺好听的。”萍踪得意洋洋地道,“我给他建了一座冰屋子,以后他就能呆在亮堂的地方了,你去瞧瞧,学一学到底该怎样对别人。”

    她看着老妇人,觉得她的脸色一瞬间似乎变得很可怕,但是那可怕的脸色也一眨眼就不见了,老妇人还是平和地笑道:“这样啊,那我去看看,我年纪大了,你扶我去好吗?”

    萍踪不太愿意,她觉得这老妇人身上太香了,熏人。

    “你不是说让我学学怎么对人真正的好吗?”

    萍踪自认为是个很讲理的人,这话她觉得很有道理,便伸手过去,那老妇人立即紧紧握住了她的手腕,她手上戴着华丽的珐琅护甲,尖利的顶端划过萍踪的手腕。

    萍踪:“你划痛我了!”

    “对不住。我不是有意的。”

    萍踪教训道:“以后不要戴这种东西,碍事,又不好看,鸟爪一样。”

    老妇人脸皮子又在抽搐了,“……你说的是。”

    她慢慢地往后头走,远处宫人都在避开,萍踪耐着性子陪她挪,心中一万个后悔。

    老妇人并没有走到冰屋附近,只远远地看了一眼,日光下那冰屋很耀眼,隐约看见里头黑黑的,萍踪很高兴,“他住进我的屋子了哎!”

    忽然她觉得手中又是一痛,低头一看老妇人的鸟爪子又抓在了她腕脉上,这回抓得比先前更用力,萍踪不高兴了,“哎你这人怎么回事,又抓!”

    老妇人醒过神来,歉然道:“见这屋子实在美丽,又觉得有点惭愧,一时失态,你莫怪我。”

    她一把年纪这样道歉,萍踪也不好追究,嘀咕道:“就说不能和老太婆打交道。”

    老妇人:“……”

    两人走过回廊,老妇人道:“我请你去喝杯好喝的茶,吃点点心道歉吧?”

    萍踪造了一间冰屋,耗费不小,也觉得有点饿了,便跟着老妇人进了主殿,她一边坐下一边批评殿内陈设,“这里不好,太暗了,东西太多,用色太老气,不如刚才那间宫殿敞亮大方。”

    “你说的是。”老妇人笑着亲自给她倒上一杯澄碧的茶水,茶水里的茶叶却是红色的,萍踪十分以之为奇,老妇人笑着介绍,“这是洛洲红螺,以茶叶形状如螺闻名,泡出来的茶水却清亮澄碧,莹如翡翠。入口香气浓醇,其味回甘,对武人有极好功效。”

    萍踪喜道:“这个好看!”端起来就喝。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789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