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子宫都被捅开: 王爷在书房含乳尖h

    “而且什么?”叶青好奇的问道。

    “而且这家伙还没到房间,还在酒店门口的时候,看到一个别的美女,非得说是他家萌萌,死活要让人家抱他回房间。”游强笑着应道,嗯……眼泪花都笑出来了。

    “是啊!”王忠勇接过游强的话,笑着说道:“那个美女让他吓得跑得飞快,看到人家跑了,这家伙就在地上滚,说什么萌萌不要他了,哭得那叫一个惨啊!”    子宫都被捅开: 王爷在书房含乳尖h  

    “哈哈!”叶青也不由的大笑起来,看着伍锦岩说道:“你小子的酒品这么差啊?”

    “这算什么?”张萌萌也笑着说道:“他喝醉后的丑事多了去了,我都不好意思说出来。”

    “萌萌,他都有些什么丑事啊?说给我们听呗!”游强眨着眼睛说道。

    张萌萌笑着说道:“有一次啊,这家伙喝醉了,去上厕所,半天没出来,我就去厕所看了一眼,你们说我看到了什么?”

    除了伍锦岩外,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的问道:“看到了什么?”

    “这家伙坐在便池中,手里还端着一个杯子,看到我进去,还嚷着要我与我喝交杯酒。”张萌萌应声说道。

    “这有什么好笑的啊?”游强撇着嘴说道。

    张萌萌一脸嫌弃的瞥了一眼伍锦岩,说道:“可问题是那个杯子是漱口杯,里面不知道被这家伙挤了多少牙膏在里面,浑浊得很,这家伙就这样一口给干掉了,哎呀,别提有多恶心了。”

    “呵呵!”王忠勇笑着说道:“还好牙膏没毒,喝了没事,就当是用牙膏来洗一洗肠胃了。”

    “是啊!”游强看着伍锦岩,眨着眼睛,说道:“还好只是牙膏水,要是他在便池中舀的一杯水喝下去,那才是真正的恶心。”

    “滚蛋!”伍锦岩白了一眼游强,没好气的说道:“你这个混蛋喝醉了才会去便池时硕舀水喝。”

    随即,他又看向张萌萌,一脸幽怨的说道:“萌萌啊,你可是我的人,怎么能接我的短呢?这家丑是不能外扬的啊,你连这个道理都不知道吗?”

    “他们可是你的兄弟,我跟他们说可不是外扬家丑。”张萌萌眨着眼睛说道。

    “呃!”好吧,伍锦岩哑口无言了。

    “哈哈……”看到他一脸生不如死的样子,所有人又是一阵大笑。

    还好,这时服务员推门进来,开始上菜了,所以大家也没有继续揭伍锦岩的老底了。

    嗯……现在是真有外人在了,就家丑不外扬了。

    等服务员离开后,席涛拿出两瓶酒打开,给大家倒酒。

    在场的几个女人都是不喝白酒的,所以她们也只能点得饮料来喝了。

    蒋心影抿了一口饮料后,看向伍锦岩,努着嘴问道:“小锦岩啊,你不是说有我的礼物吗?现在礼物呢?”

    伍锦岩是几人中年龄最小的,叶青他们也都一直叫他小锦岩,所以蒋心影现在也跟着这么叫了。

    “这不是吗?”伍锦岩朝着席涛手中的酒瓶努了努嘴。

    “我又不喝酒。”蒋心影撇了撇嘴,说道:“就算你们给我的是这个礼物,但都没有交给我,就打开了,这合适吗?”

    “都一样嘛,反正你男人也会喝的。”伍锦岩笑着说道。

    倒是席涛有些尴尬的说道:“那个……嫂子,我来的时候,还真不知道您在,所以就没准备,回头我一定补上您的礼物。”

    相对来说,席涛与蒋心影并不熟,嗯……只是第一次见面,所以并没有看出蒋心影是在跟伍锦岩开玩笑。

    “我和这小子开玩笑的。”蒋心影笑了笑,说道:“自己兄弟,说什么礼物不礼物的啊,我告诉你啊,回头你也别给我准备什么礼物,就算你送来,我也不回收的,明白吗?”

    “好吧!”席涛点头应道。

    “就是啊,嫂子怎么可能要我们的礼物呢?”伍锦岩笑着说道。

    “忠勇、游强和席涛不用给我送礼物,但你小子刚才可是说了给我带礼物的,所以我只问你要。”蒋心影眨着眼睛说道。

    “嫂子啊,你刚才听错了吧!”伍锦岩应声说道。

    “我听错什么了?”蒋心影看着伍锦岩问道。

    “我只是说带了礼物,但并没有说带给你啊!”伍锦岩眨着眼睛说道。

    “呃!”蒋心影翻了翻白眼,然后看着叶青,说道:“你这个小兄弟怎么可以如此无耻呢?”

    “他向来如此!”叶青耸着肩应道。

    “我觉得啊,和无耻的人接触多了,你也会无耻的,所以以后少和他交往。”蒋心影眯着眼睛说道。

    “我也觉得。”叶青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说道:“这好是绝交。”

    “小叶哥,你怎么可以和我绝交呢?”伍锦岩撇了撇嘴,说道:“你一向不是威武得很吗?什么时候变成一个妻管严了呀?这可不是我认识的小叶哥喔。”

    叶青抿嘴一笑,问道:“我为什么不能与你绝交呢?再说了,我是不是妻管严又如何呢?嗯……听老婆的话的人有福气呀,我也希望我是一个有福气的人。”

    “呃!”伍锦岩白眼翻了一翻,叶青是什么人?

    他的福气还需要靠老婆?

    “呃什么呃?”叶青努了努嘴,说道:“我们不认识你,你坐在这里干嘛?嗯……你可以走了,别影响我们的晚餐。”

    “我不走!”伍锦岩摇了摇头,说道:“我说过,今后萌萌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就算你们都和我绝交了,只要萌萌在这里,我也不走,嗯……谁赶我走都不行。”

    “呵呵!”众人又是一笑,王忠勇笑着说道:“这小子不仅无耻,还挺无赖。”

    这时,席涛给所有人都倒上了酒,包括伍锦岩,什么绝交,那只是开玩笑而已,当不得真的。

    叶青也没有再逗伍锦岩了,而是举起酒杯,说道:“什么也别说了,兄弟们,干了!”

    兄弟聚会自然不会向和领导喝酒一样,喝前还得搞一套说辞,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一顿饭,六瓶酒全见底,大家都有了醉意,就更不用说伍锦岩了,这家伙醉得不省人事,是被王忠勇和席涛抬着走出酒楼的,估计也不会出什么丑事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765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